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452 不矯情時更可愛

出了商場,沈薇重新挽起方志誠的胳膊,搖了搖,撒嬌道:“這下糟糕了,我的名聲要被你毀了,竇嬌嬌是個大嘴巴,守不住話,恐怕很快所有人都知道我包養了一個小白臉。”
  沈薇雖然年紀比方志誠大,但保養得很好,這模樣一點不突兀,反而使她原本的魅力中多了些許嫵媚可愛。
  方志誠攤開手苦笑道:“要不我主動去跟你每個朋友出聲明,我不是你的情人?”
  沈薇鄙夷地看了一眼方志誠,輕哼一聲,道:“沒膽鬼,這么簡單就放棄了啊?一點都不負責任,虧你昨天還對我山盟海誓,現在遇到一點苦難就掉鏈子,太讓人寒心了。”
  言畢,她提著紙袋子的手一松,衣服嘩啦啦地散亂一地。
  方志誠知道沈薇那大小姐脾氣又上來了,也不去阻止,知道她這個脾氣不能寵著,否則,自己豈不是跟蕭鏘一樣,始終被她拿在手心揉捏。
  方志誠從口袋里摸出了手機,佯作要打電話,嘻嘻笑道:“薇姐,你這話說得就不對了。我可是勇于承擔責任的,不信的話,我當著你的面給玉茗打個電話如何?我把我們之間的事情,一五一十,從頭到尾,絲毫不落地告訴他。”
  沈薇見方志誠要挾自己,臉色一紅,正要發怒,不過很快克制下來,無奈地說道:“你這個卑鄙小人,有種不要拿玉茗來說話。”
  方志誠收起了手機,道:“這是我的尚方寶劍,誰讓你有弱點落在我手里了?”
  沈薇嘆了一口氣,主動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袋子,苦笑道:“唉,我的命真苦,遇到了你這個冤家。罷了,再苦再痛,我都獨自默默忍受吧。”
  方志誠見沈薇不再刁蠻任性,心里也松了一口氣,與沈薇在一起相處,那種滋味可以用銷魂來形容。
  誰也不知道她什么時候會發瘋,但正因為這種未知,所以讓生活顯得無比真實,無比刺激。
  攔了一輛出租車趕往區招待所,途中,沈薇將竇嬌嬌的情況與方志誠陸續說了一些,“這個女人可以用手段通天來形容,淮南黑白兩道通吃,是個萬事通,今天你跟她見了面也是件好事,以后保不準會用得著她的地方。”
  方志誠輕嘆道:“今天與她一起的那個男人,真是她的男朋友嗎?”
  沈薇不置可否地說道:“你覺得呢?”
  方志誠摸著下巴,沉吟片刻,道:“不太像,兩人若是有感情的話,眼神交流的時候會產生一種依戀。但我覺得,竇嬌嬌看著項新的時候,很是平淡。”
  沈薇點點頭,笑道:“你的觀察力不錯。竇嬌嬌這個女人雖然風流,但選擇男朋友還是有一定的標準。項新雖然長得不錯,但不是她的菜,她喜歡像你這樣的小鮮肉。她有個習慣,只要是異性,都喜歡在外面說是自己的男朋友。項新也不例外,只是她的一個特別稱呼而已,至于張睿嘛,我估計十有八*九跟那個女人有特殊的關系,否則的話,也不會大老遠跑到漢州來,幫他擦屁股。”
  方志誠嘆氣道:“有點頭疼,男男女女的事情,讓人太捉摸不透了。”
  正說話間,沈薇的手機響了起來,她接了電話,道:“有什么事?”
  方志誠從沈薇的語氣能瞧出來,應該是蕭鏘打來的電話,便閉起了嘴巴,害怕露了什么破綻。
  蕭鏘在電話那邊問道:“你在哪兒呢?昨天聽說你回瓊金了,怎么沒見到你?”
  沈薇看了一眼方志誠,道:“玉茗托我帶了點東西給志誠,所以我直接來漢州,然后又太晚了,就沒有回瓊金。”
  方志誠見沈薇毫不避諱,無奈地苦笑搖頭,暗忖這沈薇的心理素質未免也太好了,當著丈夫的面兒說自己昨晚跟情人在一起。同時也為蕭鏘感到悲哀,恐怕他現在還被蒙在鼓里。
  蕭鏘遲疑地問道:“那你今天晚上還回來嗎?我買你喜歡吃的菜,如何?”
  沈薇嗯了一聲,似乎在猶豫不決,然后拒絕道:“還是不會來了,銀州那邊還有一大堆事情等著我去處理呢。”
  蕭鏘苦澀地笑道:“老婆,咱倆已經好久沒見面了,這有點太不正常了吧。”
  沈薇安撫道:“咱倆都有自己的事業需要去奮斗,又是老夫老妻,沒必要整日纏著對方,等忙完了這陣,傳媒集團上市之后,我就回來好好陪你。”
  蕭鏘惋惜地嘆了一聲,道:“罷了,你注意身體吧,別累著,有什么情況隨時給我打電話。”
  沈薇掛斷了電話,見方志誠沉默不語,用胳膊捅了捅他,笑問:“怎么,生氣了?”
  方志誠搖搖頭,苦笑道:“我覺得蕭大哥有點可憐啊。”
  沈薇不悅地說道:“既然你心疼他,我晚上便走,回去陪他,如何?”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我不反對!”
  沈薇頓時無語,既氣又惱,但人的骨子里有賤性,方志誠越是對自己不屑一顧,沈薇越是要纏著方志誠,至于蕭鏘,他對沈薇粘得越緊,沈薇則對他越是不會珍惜。
  “沒良心的家伙!”沈薇生了一會悶氣,最終還是爆發了,對著方志誠狠狠地捏了一把。
  因為在出租車內,方志誠只能忍住疼痛,一笑而過,與沈薇在一起,每分每秒,不是痛便是快樂著。
  回到招待所,方志誠剛準備脫鞋,沈薇拉了拉他,道:“等會兒還得出去,鞋子就不用換了。”
  方志誠疑惑道:“又得去哪兒啊?”
  沈薇見方志誠有點不耐煩,問道:“你總不會打算在漢州的這段時間都住在招待所吧?這里環境和條件雖然不錯,但住起來沒有點兒人味,長期以往,總不是個辦法。”
  方志誠苦笑道:“我剛來漢州,等過段時間再去物色個住處,什么事情都得慢慢來。”
  沈薇擺了擺手,笑道:“放心吧,我早就幫你準備好了。玉茗過年的時候,專門給我打了個電話,讓我在漢州幫你找了房子,這次過來,帶你去住的地方,這才是我最重要的任務。”
  方志誠有點反應不過來,道:“你昨天怎么不說啊?”
  沈薇慢慢伸出兩根玉指,徐徐道:“第一,昨天你剛來漢州,就搬出去住,會不會太高調,引起別人的關注?第二,這是一個驚喜,必須要立下足夠多懸念,才能讓你感受到喜悅!”
  方志誠倒抽了一口涼氣,道:“薇姐,能不能不要這么玩了,你這一出一出的,快讓我瘋了。”
  沒錯,誰還知道沈薇會鬧出什么花樣?
  在沈薇的面前,方志誠永遠都不會知道她在想什么。
  不過,在沈薇的眼中,方志誠也是如此,很難駕馭,難以捉摸,兩個人心中都存著要馴服對方的想法,所以在相處的時候,才會不時地摩擦出火花。
  一個小時之后,兩人來到了漢州市中心一個高檔小區內,方志誠大概估算了一下,漢州的房價不低,雖然比不上瓊金寸土寸金,但這里的房價每平米也近萬了,房間是四室兩廳,面積約莫在一百五十平,大約要花費一百五十萬的樣子才能買下。
  沈薇開門之后,從鑰匙串上取出一枚,拋給了方志誠,道:“以后這兒就是你在漢州的新家了。你進來看看,還有缺什么,可以告訴我,我會安排人去幫你買。另外呢,每周會有阿姨過來幫你打掃衛生,你如果有一些特殊的需要,也可以跟阿姨說。”
  方志誠自嘲地笑道:“我現在確定無疑,的確被沈富婆給包養了。”
  沈薇搖頭,笑道:“這一切都是玉茗要求的,我也就是執行而已。她啊是真的關心你,什么事情都幫你想周全了。否則,以我的性格,會幫你做這么多瑣碎的事情嗎?不信的話,你可以問問玉茗,這個房子的房產可是玉茗的。”
  方志誠知道沈薇此話半真半假,秦玉茗的確交代沈薇要好好照顧自己,從家中一些細枝末節的布置上,能瞧出沈薇花費了很多心思。
  方志誠坐在客廳的軟皮沙發上,擺出一個愜意的姿勢,沈薇轉身去廚房取了兩瓶聽裝的啤酒出來。方志誠接過一瓶,拉開易拉環,遞給沈薇,又接過一瓶,自己飲了一大口,只覺得一陣舒爽的感覺在喉嚨來回游蕩,他感慨道:“我原本以為來漢州是吃苦的,你給我的感覺,倒像有種度假的感覺了。”
  沈薇輕泯了一口,淡淡笑道:“明天還有件事要做。”
  “什么事?”方志誠不解道,“薇姐,有什么事,你就全部告訴我吧。”
  “去買車!”沈薇笑道,“沒個代步工具太麻煩了。玉茗送你一棟房子,那我就送你一輛車吧。”
  方志誠怔了怔,毫不猶豫地點頭,道:“行,那我要買一輛好車。”
  誰不想開好車,住好房,睡美女……當一切擺在面前時,方志誠毫不猶豫地暴露了自己的本性。
  沈薇騰出玉指,在方志誠的鼻尖上點了點,輕浮地笑道:“你還是不矯情的時候,更可愛些。”R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