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450 新區長不是善茬

新來的區長不是一個善茬,這消息很快便會傳出去。因為不知有多人在關心方志誠究竟是什么樣的人,來到霞光區會有什么變化。無數雙眼睛盯著會議室,方才那硝煙味雖不濃的交鋒,足以讓許多人對方志誠這個代區長有所了解。
  鄧少群是什么人,在霞光區說一不二,即使在市里,在市委書記面前,也敢據理力爭的人。但與方志誠見面第一次,便落了下風,這充分說明方志誠的不簡單。
  會議結束之后,鄧少群在區委招待所設了飯局,一方面宴請高主任和李光耀,另一方面為方志誠接風洗塵。
  在飯局上,方志誠見到了霞光區現在的幾名常委會成員,其他還包括區政協主席劉金平、區委副書記尹學文、常務副區長莫進、區紀委書記喻金平、區政法委書記張權、區委宣傳部長余國良、區委組織部長劉明、區委統*戰部長孔富榮。除了區武裝部政委羅元慶沒有到場之外,霞光區十一名常委幾乎到了,方志誠一方面暗嘆鄧少群的號召力,另一方面也感受到了壓力。
  在鄧少群的號召之下,現在的霞光區已經變成了完整的一塊,自己若想要施展抱負,就必須要獲得鄧少群的支持。如果鄧少群不愿意支持自己,那么自己只有打破現在的局面,難度頗大。
  鄧少群在飯局上仔細觀察方志誠,越看越心驚,在待人接物上,方志誠很沉穩,哪里有半點年輕人的樣子,年輕的皮囊只是個偽裝而已,骨子里的陰狠比一些混跡多年的老油條還要更厲害。
  鄧少群意識到自己有些輕敵,原本見到方志誠只有二十八歲,所以覺得他很可能是個花架子,被突擊提拔上來的,在霞光區也只是過個場,找個跳板而已。
  但相處了一段時間,從一些細節可以看出方志誠,不是一個好對付的年輕人。
  方志誠也在打量鄧少群,一開始接觸鄧少群,會留下一個粗直、豪爽的印象,但久而久之,會發現鄧少群的內心十分細膩,處理問題極其仔細。打個簡單的比方,眾人坐在飯桌上喝酒,半個小時之后,他能夠清晰地記得,每個人喝了多少。
  與這么一個粗中帶細的一把手工作,以后還得要謹慎再謹慎才行。可樂小說網已更新大結局
  飯局上,方志誠時刻能感覺到一股冷光,來自于常務副區長莫進。這是一個正處于中年危機的男人,頭發稀疏,身材顯得臃腫。自己與莫進在政府工作中屬于一正一副,他對自己保持著敵意,這也是理所當然的。
  從頭至尾,也沒見莫進主動給方志誠敬酒,倒是方志誠主動打圈,給莫進敬酒。
  莫進瞄了一眼方志誠的酒杯,陰測測地笑道:“方區長,你轉了一圈,一斛酒都沒有喝完,要不這樣吧,等把這杯酒喝完了,我們再喝。”
  一斛酒,二兩五。莫進說話的語氣和態度放在平時有點過分,畢竟方志誠是政府一把手,他是二把手,但酒場無大小,現在大家都酒過三巡,豁得很開,也就沒什么人計較這些細枝末節。
  方志誠這下就不好辦了,自己若是甩臉子,弄得不好看,自然會被人瞧不起,但被莫進這么逼著喝兩杯,這也有點放低身段,畢竟莫進以后是自己的副手,第一次吃飯,就被副手弄得難堪,威信何在?
  方志誠搖了搖頭,縮回拿著酒杯的手,笑道:“莫進同志,你我以后就是戰友,既然你不愿意跟我喝酒,那就罷了,反正以后一起吃飯的機會多。咱們就把這份情誼暫時收藏起來,等到日后再敘吧。”
  等方志誠慢悠悠地坐回去,不少人才明白方才發生了什么。
  莫進想要讓方志誠出洋相,故意讓他多喝酒,誰想到方志誠根本沒給他面子,果斷將他晾在了一邊。
  你不是要我喝完了一斛酒再跟你喝嗎?我還不跟你喝了!
  方志誠有點任性的做法,讓莫進尷尬無比,方志誠雖然是代區長,但名義上是他的頂頭上司,被上司徹底無視,以后自己的工作該如何做?他面紅耳赤,恨不得鉆地洞。
  鄧少群將方才的情況一字不落的看在眼里,誰也不能說方志誠做錯了,因為一開始都是莫進將位置擺得太高,方志誠好心好意地過去敬酒,他應了一杯酒,就罷了,還故意玩花招。
  方志誠是很年輕,但他畢竟是區長,莫進讓他難堪,也就別怕方志誠以牙還牙,給他難堪。
  飯局結束之后,眾人散去。方志誠和高主任被安排在招待所,有專人將他們送到了房間。
  莫進在飯局上吃癟,隨后一人喝悶酒,竟然有了醉意,拉住鄧少群,抱怨道:“老板,那個姓方的是什么東西,嘴上毛還沒長全呢,就敢跟老子吹胡子瞪眼睛。老子還就不服他了。”
  鄧少群挑了挑眉,周圍人不少,莫進這話肯定要落入他人之耳,口中罵道:“莫禿子,你酒喝多了,狗屁話少說一點,也不怕丟人。”
  莫進雖然醉了,但心里懼怕鄧少群,打了個酒嗝,竟然不敢繼續抱怨。由此可見,鄧少群的威勢有多足。
  方志誠回到房間之后,第一時間先掏出了筆記本,然后將今天在酒桌上見過的那些人,全部謄寫在筆記本內,然后逐一寫下對這些人的印象。寫到莫進的時候,他給出四個字“自不量力”。
  自己來到霞光區,極有可能占了他企圖得到的位置,盡管心中有怨,但也不能表現出來,今天在飯局上,自己沒給他面子,但落在別人眼中,大家都會覺得是莫進有錯在先。
  合上了筆記本,方志誠轉身進入浴室洗澡,中途手機響了起來,而且還接連響了好多次,方志誠便加快了洗澡的速度,一出門就匆匆地打開手機。
  點開未接來電,方志誠嘴角露出笑容,回撥過去,那邊傳來沈薇的聲音。
  “急死人了,怎么不接電話,害得我差點把手機給摔了,哼!”沈薇一邊跺腳,一邊急躁地抱怨道。
  方志誠回到浴室,去了一塊毛巾,擦拭著還滴水的頭發,苦笑道:“我剛才在浴室洗澡,可不是有意不接你電話呢。還請薇姐息怒。”
  “這口惡氣消不掉,你死定了!”沈薇咬牙切齒地說道。
  “怎么個死法?”方志誠歪著頭哈哈笑道,“也罷,只要能讓薇姐你消氣,隨便怎么樣都行!”
  沈薇哼了一聲,道:“這可是你說的,現在我命令你:開門!”
  “什么?”方志誠疑惑道,“我為什么要開門?”
  “因為我在門外等你很久了!笨蛋!”沈薇氣憤地說道。
  方志誠苦笑道:“你不是故意耍我吧?你知道我在哪里?”
  沈薇不屑地笑道:“想調查你的行蹤,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你要知道,漢州緊鄰著瓊金,我的大本營在瓊金,漢州也有不少眼線。”
  方志誠愕然無語,同時心中也有些感動,因為沈薇能特地來探望自己,這原本就是帶著一種濃烈的感情。
  沈薇穿著一件白色的風衣,脖子上圍著淺粉色的絲巾,頭發束成一團,白凈清秀的臉蛋透著光潤瑩白。有一段時間沒見沈薇,她似乎有點不同,又似乎從來沒有改變,一對水潤的大眼睛,動靜之中透著靈氣與活潑,雖然隔著一段距離,但能夠清晰地嗅到她身上傳來的陣陣香氣。很多女人都喜歡噴香水,但并非所有的香水都能讓男人感覺到悸動,沈薇身上的香水似有似無,隱隱約約,能勾起人體內的饞蟲,仿佛一顆心臟都要呼之欲出。
  方志誠進屋給沈薇泡了一杯茶,沈薇端起茶杯泯了一口,又放下茶杯,歪著臉蛋,調笑道:“還記得嗎?剛才某人可是說了,只要我消氣,隨便我怎么樣折騰你。”
  方志誠尷尬地撓頭,暗嘆一口氣,只是玩笑而已,原先只是暫時地安撫一下沈薇,哪里知道沈薇就在門外,這么快就得兌現了。
  男子漢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
  方志誠嘆氣道:“行吧,你想讓我怎么樣,我遵命便是。”
  沈薇俏皮地鼓著腮幫子,許久方道:“你用左手捏住自己的鼻子,再用右手握住左腳,蹲在地上,原地轉圈,轉二十個。”
  “……”方志誠腦門瞬間出現數道黑線,自然沒有想到沈薇會用這么幼稚的方法來折騰自己。
  見沈薇火辣辣地盯著自己,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按照沈薇所要求的,蹲在地上打起了圈,轉了好幾個之后,只覺得天昏地暗,眼前直冒金星,分不清東西南北,又轉了幾個之后,他腦袋空白一片,只聽見沈薇那清脆的讀數聲音,“十八、十九……不要停啊!”
  方志誠也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完成要求,好不容易站起身,只覺得重心一丟,往旁邊歪了過去,沈薇驚呼一聲,懷中頓時多了一個人高馬大的大漢,與此同時,只覺得胸口一陣酥麻,這家伙竟然毫無廉恥地將臉貼在了自己的敏感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