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45 除非你不是男人

方志誠打開客廳的燈,只見秦玉茗嘴角帶著似有似無的微笑,只覺得腹中升起一股甜香味道,彌漫在嘴中,然后往鼻腔里鉆。他壓抑著內心的躁動,盯著她那張精致小巧的臉,輕聲問道:“我都向你表白了,你為何還把我往外面推?”
  秦玉茗白皙的臉頰頓時漲紅,嬌艷得如同三月的桃花,嫵媚地乜了方志誠一眼,道:“正因為你對我表白,所以我才安心把你往她那兒推。”
  “這是什么邏輯?”方志誠坐在沙發上,故意往秦玉茗那里挪,秦玉茗卻提起腰,往遠處挪了幾寸。
  秦玉茗得意地輕聲笑道:“我知道你不喜歡她,所以才放心再撮合你們。反正,你還是會拒絕他,我又有什么好擔心的呢?”
  秦玉茗的邏輯雖然古怪,但方志誠聽得卻是怦然心動,秦玉茗這是吃定自己了嗎?這話聽上去,仿佛自己是他的私人物品,怎么折騰,終究是逃得了和尚,逃不了廟!
  方志誠佯作生氣道:“嫂子,你這也太過分了。不是欺騙徐嬌,然后又折騰我嗎?”
  秦玉茗搖頭道:“解鈴還須系鈴人,誰讓你跟徐嬌相親了,然后還讓她動心了?”
  方志誠哭笑不得,“當初可是你介紹我倆認識的,你才是那個系鈴人。”
  “所以我再次把你們牽在一起。”秦玉茗挑眉道:“要讓徐嬌死心,還得你親自來,我可說不出那話。”
  “天吶!”方志誠雙手朝頭頂撐開,嘆氣道:“這叫怎么一回事啊?”
  秦玉茗突然俯身在茶幾上取了一粒青提,出其不意地塞入方志誠的口中,笑瞇瞇道:“如果你答應嫂子這次,我會好好謝你。”
  方志誠感覺一陣香氣撲鼻而來,分不清是沐浴露的味道,還是秦玉茗身上的體香,茫然失措地點頭,等清醒過來,秦玉茗已然消失在身側,轉身將客臥的門給反鎖。
  美人計果然厲害。最終結果,方志誠還是默認了。
  不過,他總覺得有些虧,便故意站到客臥門口,輕輕地敲了幾下門。
  秦玉茗聽著咚咚的敲門聲,問道:“干什么?我睡覺了。”
  方志誠清咳一聲,道:“身上燥熱,睡不著,想進來跟嫂子再聊一會。”
  “別做夢,放你進來,會出事的。”秦玉茗輕啐道,心道你都說心燥,還把你放進來,那不是縱虎入山嗎?
  隱約能聽到秦玉茗的笑吟吟的聲音,方志誠膽子大起來,又敲了一下門,低聲懇求道:“能出什么事?我最尊重嫂子了,保證離你遠遠的,只是說話。”
  “別把嫂子當成沒見過世面的傻姑娘,安心地去休息吧,明天若是見徐嬌,一切順利,到時候或許我會回心轉意。”秦玉茗也在猶豫不決,她想去開門,但想起數墻之隔,便是自己的家,心中難免還是有些怯意與羞愧。
  道德的門檻,很難跨越,因為一旦跨過底線,誰也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么樣的人。
  秦玉茗知道方志誠對自己的心意,她也是個普通的女人,也有正常的需求,男人見到心愛的女人會心跳加速,女人遇到心喜的男人也會心潮澎湃。
  秦玉茗也曾經想過,不如豁出一切,成為墮落的女人,但總覺得頭上懸著一把利劍,一旦自己變成那種曾經厭憎的人,可能再也沒有退路。所以她必須頂住壓力。
  方志誠見敲不開客房的門,只能先去洗澡,躺在床上想起秦玉茗就在隔壁,頓時又無睡意。他打開電腦,點開文件,突然發現文件有個報錯提示,眉頭一皺,查閱文檔的打開記錄,頓時發現一個微妙的問題。自己的電腦被打開過,文件也被人閱讀過,只有秦玉茗有機會動自己的電腦吧。
  方志誠一開始有被窺破隱私的羞怒,但轉念一想,日記本來便是對秦玉茗傾訴心意,如今給她看了豈不是更好。
  豁然開朗的同時,方志誠腦海中閃過一個邪惡的念頭,他手指如飛、靈感如同泉涌,在鍵盤上敲打起來,“8月6日,天氣陰沉如墨,忙碌一天回到家中,欣喜地發現嫂子坐在沙發上等著我。嫂子問我為何這么晚回來,我如實匯報,仿佛面對戀人一般,心中開心無比。未過多久,嫂子回房休息了,我未曾能敲開她的門,無比遺憾。嫂子定是怕我入屋之后,會欺負她,其實我知道,她喜歡我的欺負,那種滋味,不用彼此交流,只需一個眼神,便能知曉。我真想大聲說,嫂子,你不要壓抑了,我們一起……”
  方志誠這篇日記洋洋灑灑寫了兩三千字,涉及到諸多大膽的妄測,臆斷、色想。寫完日記,已經到兩點左右,方志誠也有困意,他得意地保存好日記,心中暗忖或許用日記來慢慢轉變稍微有點古板的嫂子思想,或許是一個不錯的途徑。
  五點左右,方志誠被一陣爭吵聲驚醒,他揉著惺忪地睡眼,來到陽臺,發現爭執竟然來自于隔壁。方志誠轉過身,已然發現秦玉茗面色略有些蒼白地站在身后。
  方志誠輕嘆道:“好像是程哥跟程老太在吵架,沒啥好聽的,嫂子還是繼續睡覺吧。”
  秦玉茗臉上沒有表情,輕哼一聲,戳穿道:“我的耳朵沒聾,程母的聲音怎么可能變得如此清脆,你睜眼說瞎話的本事,越來越高了。”
  方志誠訕訕笑道:“程斌跟那個女人在爭吵,你或許應該感到高興。”
  “那一對奸夫淫婦在我的房間里爭吵,你讓我怎么高興?”秦玉茗抖動著嘴唇,壓抑著心中的憤怒,沉聲道。
  方志誠面露苦笑:“既然你要聽,那我就陪著你聽,希望你冷靜一點。”
  秦玉茗點頭,淡淡道:“我已經足夠冷靜。”
  秦玉茗的確很冷靜,若是換做其他人,可能立馬去敲隔壁的門了。丈夫與小三在自己的房間里吵架,這是多么荒唐的事情。
  程斌的聲音越來越高,他指著小虹,怒道:“你趕緊給我出去,我不希望看到你。”
  “我不出去,我有了你的兒子,你必須對我負責。”小虹的聲音很尖,似乎可以刺痛耳膜。
  “放屁!”程斌跺腳道,“你跟過那么多人,誰知道你肚子里是誰的野種?”
  小虹發瘋了,她瘋狂地揪打著程斌,氣急敗壞道:“你這個沒良心的東西,我跟你在云滇旅游一個多月,那段時間除了你這個狗日的,還有誰能碰我的身子,不是你的,還能是誰的。”
  程斌堅決地否認道:“不可能,定是你那段時間,出去招惹了其他的男人。”
  程斌這話說完,小虹見什么順手,便都拿到手上砸起來,頓時傳出“咔擦咔擦”的碎裂聲。
  小虹瘋夠了,蹲在床邊,哭起來,哽咽道:“我怎么看上你這個沒種的男人。”
  程斌很疲倦,倚在陽臺與臥室的那道門上,啞然失笑道:“是啊,我沒種,怎么可能有孩子。”
  小虹突然愣住了,道:“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程斌咬牙道:“我早就檢查過,我的精子活性太弱,所以很難有小孩,即使能有,那也是萬中之一的概率。”
  小虹堅持道:“可是,它真是你的孩子,我可以發誓,任何毒誓。”
  程斌盯著小虹的眼神,知道這其實并不是一個會騙人的女子,他感覺雙腿一軟,依著門框癱坐在地上,痛苦地用手抓頭發,道:“為什么會這樣,你讓我這樣怎么面對我的妻子。”
  小虹聽到程斌的哭泣聲,挪步到他的身邊,將他攬到懷中,低聲道:“原本是一件錯的事情,如果否認它可能一錯再錯。”
  程斌良久抬起頭,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隔壁陽臺上,秦玉茗雖然面無表情,但已是淚如雨下。
  方志誠挪到她的身邊,秦玉茗將身子歪倒在他的身上。方志誠輕聲嘆息:“原本就是一件錯的事情,只有現在走對了,那才不會一錯再錯,那女人倒是說了一句人話。”
  秦玉茗泣聲道:“可是我不甘心。”
  誰能甘心?一個陌生的女人侵入自己的家庭,然后橫刀奪愛,不僅得到了自己的男人,還把自己苦心經營的家庭,全部奪取了。
  方志誠感覺到肩頭傳來的濕意,繼續勸說道:“其實程哥也面臨著選擇,他也不甘心,任何人都會為過去的付出而感到不甘心。但若是始終原地踏步,又如何獲得解脫呢?”
  “解脫?”秦玉茗從方志誠的懷中離開,她凄美地說道,“或許,我應該先踏出一步,否則,他們都出去了,我反而會獨自囚在籠中。”
  方志誠從秦玉茗軟糯的話中聽出果決之意,目送她回到客臥。現在秦玉茗需要獨自冷靜,方志誠知道自己不能打擾她。
  方志誠坐在沙發上,等候兩個小時,直到秦玉茗推門而出,他才豁然起身。秦玉茗換了一身鵝黃色連衣裙,裙角及膝,露出嫩藕般的小腿,臉上依稀抹上一層淡淡的粉脂,盡管掩不住微腫的雙眼,但從氣色來看,并沒有想象中那般楚楚可憐,卻是有種豁達的優雅。
  秦玉茗露出笑意,她輕松道:“對不起,讓你擔心了。從今天起,我開始做正確的事情。”
  方志誠好奇道:“什么是正確的事呢?”
  秦玉茗嘴角上揚,道:“讓自己開心的事,便是正確的事。比如,和你假扮情侶時,我便很快樂。”
  方志誠聽得這話,如同被雷電擊中,恍若在夢中,竟然就這么呆呆地放任金絲雀般的秦玉茗逃出了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