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448 人生常需要鼓勵

(新建VIP群:416556998,普通群:97227883,歡迎大家進入。)
  從燕京參加完縣處培訓班之后,又過了幾日,便到了年底。方志誠的工作基本交接完畢,省委的調令也已經下發,過完年后,便需要前往漢州市委組織部報道,具體的職務為漢州霞光區區委副書記,代區長,級別正處級。所以這個年,方志誠過得沒有一點壓力。
  大年三十,方志誠與秦玉茗回到她的父母家中吃團圓飯。突然提起女朋友的事情,秦母道:“秦朗,你的工作已經定下來,下一步的話,就是盡快找個女朋友,結婚生子,那么我和你爸也就徹底放心了。”
  秦朗一臉尷尬,低聲道:“媽,你就不用催我了,你還是關心一下姐和姐夫吧,他們都老大不小了,要結婚,也是他們先結才是。”
  秦母知道結婚是秦玉茗心中的傷痛,緊張地看了一眼秦玉茗。
  秦玉茗無所謂地笑道:“媽,你不會逼我結婚吧?”
  秦母笑道:“我知道你們不急,但畢竟年紀大了,總拖著不太好吧。”
  秦玉茗看了一眼方志誠,道:“媽,我現在和志誠的感情很穩定,彼此也有自己的目標與方向。最近五年,我是不打算結婚。”
  “五年?”秦母的臉色立即不好看,“到時候你多大了……”
  秦玉茗笑道:“媽,你落伍了,你看那些男明星、女明星,談了很多年,都不結婚的,比比皆是。婚姻對我而言,只是一種形式而已。”
  秦母知道勸說不了秦玉茗,低聲問道:“小方,你也這么認為嗎?”
  方志誠微笑道:“媽,我尊重玉茗。”
  秦父見氣氛不大好,擺了擺手,道:“大過年的,鬧什么鬧,這件事等以后再說吧。”
  秦母癟了癟嘴,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吃完年夜飯之后,方志誠拿著手機,一條條地回復祝福短信,秦母則將秦玉茗拖在廚房內,給她做思想教育工作。盡管離廚房有點距離,但方志誠大致聽得明白,秦母擔心時間久了之后,方志誠會拋棄秦玉茗。去年的時候,秦母不會這么想,那是有道理的,當時她以為方志誠只是個普通的公務員,秦玉茗是個大老板,相比之下,秦玉茗的條件還要更優秀一點。但秦母知道方志誠是東臺的副市長,然后明年又要調往漢州工作,兩人相隔異地,難免會生出些波瀾。
  “玉茗,我知道你有過失敗的婚姻,但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吧?我看小方挺不錯的,對你用情很深,而且一點也不介意你的過去。如果你跟他結婚,我表示完全贊同。”秦母一邊揩拭著碗碟,一邊語重心長地說道,“雖然你長得漂亮,喜歡你的男人也多,但女人到了年齡,總會衰老。再過個五年,你都變成老太太了,到時候小方說不喜歡你,一腳把你踹了,那該怎么辦?”
  秦玉茗無奈地搖頭,苦笑道:“媽,我已經成年了,很多事情,不用你來提醒,我知道該怎么做。結婚是一件大事,我要慎重考慮。”
  “有什么好考慮的?小方的條件很不錯,雖說沒有父母,但他人品、性格、工作、能力都是上上之選。以后你們生了小孩,沒有人帶小孩,我可以幫你。”秦母想得長遠,令秦玉茗忍俊不已。
  秦玉茗洗好了餐具,用干毛巾將手擦干,站在秦母的身后,輕輕地揉捏她的肩膀,低聲道:“媽,我知道你是為我好,但經過一次失敗的婚姻,我已經想通了。不需要因為別人的壓力,做一些違心的事情。我現在不想結婚,只想跟方志誠開開心心地生活。如果結婚,難免為了財迷油鹽醬醋茶,出現許多矛盾,那樣反而丟掉了愛情的本意。”
  秦母能從秦玉茗的笑容中看出幸福之意,暗嘆了一聲,道:“罷了,既然你已經想得清楚,我總不能違背你的意思,就這樣吧,你的事情我就不管了。不過,有件事,我得請你幫忙。”
  “什么事?”秦玉茗笑問。
  “秦朗女朋友的事情。”秦母嘆氣道,“我摸不準這小子的心態,長這么大,從來沒見他喜歡過什么人。我在擔心,他會不會……”
  “會不會什么?”秦玉茗有點弄不明白。
  秦母猶豫片刻,道:“會不會跟正常的男孩子喜歡的不一樣……”
  “噗嗤……”秦玉茗笑出聲,低聲道,“媽,你怎么能這么說,他可是您兒子啊。”
  秦母擔憂地說道:“秦朗在大學的時候不是喜歡搞什么音樂嗎?聽說那個圈子里很多人性取向都跟正常人不太一樣。”
  秦玉茗擺了擺手,笑道:“媽,這一點你放心吧,我可以向你保證,秦朗喜歡的是女人。”
  秦母原本緊繃的表情緩和下來,嘆氣道:“那就好,我原本以為他不談對象,是因為不喜歡女人呢。如果那樣的話,老秦家豈不是要斷香火了?”
  秦玉茗暗嘆關心則亂,為了讓秦母放心,道:“其實啊,秦朗有喜歡的人了,只不過呢,那層窗戶紙還沒有被捅破。”
  “哦?”秦母面色一喜,高興地說道,“究竟是什么人啊?他既然捅不破,咱們就去幫他捅了。”
  秦玉茗擺了擺手,一本正經地說道:“你必須答應我,不要插手他的感情生活,我才能告訴你。”
  秦母微微一怔,猶豫片刻,說道:“好吧,我答應你。”
  秦玉茗對自己母親太了解,秦朗現在還和溫靈處于曖昧的關系,順其自然發展便可以,如果秦母去橫插一腳,說不定發生變故,那樣會讓秦朗一輩子埋怨秦母。
  秦玉茗便將溫靈的情況跟秦母簡單說了一番,“那小姑娘長得很不錯,我跟她吃過幾次飯,很有教養,也有靈性,配得上你的兒子。”
  秦母點了點頭,笑道:“既然他有中意的女孩,那我就放心了。”
  秦玉茗繼續輕聲安慰道:“媽,最多兩年,秦朗一定會讓你抱上大孫子,到時候你就受累吧。”
  秦母翹起嘴角,道:“再苦再累,我也樂意。”
  秦玉茗伸手捋了捋秦母鬢角幾縷花白頭發,突然鼻子一酸,差點落淚。
  方志誠短信回得差不多,正準備起身往臥室行去,秦朗突然喊住方志誠,低聲道:“姐夫,有點事情,我想問問你,不知你有沒有時間?”
  方志誠笑道:“當然有時間,去你房間說?”
  秦朗點了點頭,走在前面,將方志誠引進了房間。
  方志誠在屋內打量了一陣,秦朗的房間有點個性,墻壁上掛著一些充滿流行元素的歌手海報,國外的居多,國內的也有幾個現在比較流行的搖滾歌手。
  秦朗撓了撓頭,笑道:“不好意思,屋里有點亂。”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很有個性,看得出來,你的大學生活很充實。”
  秦朗連忙點頭,將之前組建錄音棚的事情跟方志誠陸續續說了一番,道:“音樂是我最大的愛好,可惜愛好終究是愛好,還是得腳踏實地,回歸現實。”
  方志誠問道:“你那個歌神樂人谷錄音棚,現在弄得怎么樣了?”
  秦朗聳了聳肩,道:“所有的設備都已經專賣給我的學弟了。如果沒有百分之百的精力專研一件事,還不如不去做它。”
  方志誠對秦朗的這種態度很贊同,點頭笑道:“說吧,究竟有什么事情跟我說?”
  秦朗將語言組織了一下,緩緩道:“姐夫,你知道我喜歡溫靈吧?”
  方志誠道:“當然,你每次看她的目光,再笨的人都能瞧出來。”
  “前兩天我鼓起勇氣跟溫靈表白了,可是她這么說,覺得我們還太年輕,沒有自己的事業,現在談愛情,還為時太早。”秦朗苦笑道,“姐夫,她這么跟我說,是不是委婉地拒絕了我?”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沒錯,她的確委婉地拒絕了你,但你有沒有想過,現在拒絕又如何?她現在是不夠喜歡你,所以才會拒絕你,但你不停地接近她,感動她,誰能知道以后,她還能如此簡單地拒絕你嗎?”
  秦朗臉上露出笑容,道:“姐夫,你的意思是,讓我不要放棄,繼續追求她?”
  方志誠說這些話其實有點違心,但秦朗現在處于情緒的低谷,自己若是在他傷口上撒鹽,那豈不是有落井下石之嫌,所以他改變了策略,索性鼓勵秦朗,“我對溫靈的性格也有點了解,這是一個很要強的女孩,所以擇偶標準也很高。她喜歡比自己強的男人,如果你想要跟她在一起,那就要做到關鍵的一點,那就是比她強!”
  秦朗無奈地苦笑,溫靈的能力,自己太了解了,工作半年,便獲得了優秀員工的榮譽,在所有進入東臺招商局的人之中,溫靈無論樣貌還是能力都排在前面。不過,他轉念在想,自己之所以表白失敗,或許正如姐夫所說的,這是溫靈給自己設下的一個考驗,當有一日,自己與溫靈在工作上并駕齊驅,甚至還有超出,到時候溫靈還會說,自己太年輕嗎?
  秦朗重重地點了點頭,道:“姐夫,我知道怎么做了,我一定會努力工作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