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447 仕途何處無陰謀

(3群不知不覺又快滿了,因此新建4群(VIP群:416556998),5群(普通群:97227883),大家可以入群聊天,煙斗近期會發布番外。)
  喬胖子人看上去挺憨厚,其實那只是偽裝而已。喬胖子會與方志誠主動示好,并沒那么簡單,因為他看不懂方志誠的簡歷。
  跟喬胖子帶著一樣目的來到中央黨校的人不在少數,所謂的提升自身修養尚在其次,更重要的是,他們想通過這次學習能結交來自全國優秀的官場潛力新秀。所以喬胖子提前對參加培訓班的同學都了解一番,隨后在相處的過程中,才能做到心中有數。
  方志誠的簡歷看上去十分簡單,但因為這簡單,又顯得不同尋常,畢業三年,從市委書記秘書做起,很快成為縣級市的常務副市長,若說他沒有任何特殊的資源,這肯定不可能。
  而他的簡歷,除了亮眼的政績之外,完全就是空白。
  所以喬胖子懷疑,方志誠是某個大家族隱藏起來的潛力股,動用一些特殊的手段,將方志誠的真實身份全部抹去。有這種手段的家族,實力肯定雄渾,從方志誠一些政績來看,應該與寧家有關系。
  方志誠不太愿意去應酬,但喬胖子一直守著自己,他也只能無奈地赴約。
  晚上六點半左右,一行人來到黨校附近的一間不起眼的飯館,里面裝修得很一般,但生意不錯,大廳擺著十幾桌,每個桌上都擺著頗具燕京特色的老火鍋,冒著熱騰騰的霧氣。喬胖子順門順路地來到二樓的包廂,眾人相繼坐下,然后喬胖子開始點菜。
  方志誠坐在喬胖子身邊,也不說話,他仔細打量著同行的五人,四男一女,都非常年輕,還有一個顯著的特點,均來自各地,沒有燕京本地的學員。
  方志誠也曾了解過,這次參加中央黨校縣處班的學員資料,雖說各地的學員不少,但來自燕京一帶的學員占據了百分之三十的比率。
  方志誠從今天的陣勢,也揣摩出了幾分,縣處班也是分派系的。地方派系和京派的關系一直不好,現在已經蔓延到縣處級的層次,讓人不僅感到意外。
  喬胖子點完菜,跟其余幾人笑著介紹道:“我們其余幾人吃過好幾次飯,唯一比較陌生的便是志誠了。他來自淮南東臺市,現在是常務副市長,年輕有為,比我強多了。”
  喬胖子話音剛落,坐在方志誠正對面的那位唯一女性,名叫涂枚,淡淡地笑道:“東臺,這可是個了不起的地方,最近兩年風生水起,自從九七年之后,再也沒有城市能夠撤縣改市,東臺竟然能夠破格升級,讓人太意外,引起不少城市也在籌備升級事宜呢。”
  坐在涂枚右手邊,是一個相貌老成的男人,名叫趙曉,輕哼了一聲,陰陽怪氣道:“撤縣改市好大的手臂,方市長也借此往上更進一步,運氣可真好。”
  聽話聽音,方志誠哪里瞧不出這趙曉對自己有敵意,抿嘴一笑,沒有放在心里,喬胖子用胳膊捅了捅方志誠,湊到他耳邊,低聲道:“趙曉就這個性格,我也看他不爽,但他說話有底氣,也是有道理的,南粵趙家,不知你聽過沒?唯一一個敢在南粵跟省委書記叫板的地方勢力。”
  方志誠倒是有所耳聞,去年年底,南粵省出現了窩案,一度被壓了下去,據說省委書記原本要求詳查徹查,最終發現動靜太大,會導致社會不穩,終究還是大事化小,沒有激化矛盾。但此事也助漲了趙家在南粵的底氣,現在中央已經有領導關注到南粵的問題,但強龍壓不過地頭蛇,動了趙家,等同于動了南粵的根本,于是一直沒有下決心處理,只能通過調整省委書記的方式,試圖改變南粵現在地方勢力太強,有點逃出中央控制范圍這個困境。
  除了趙曉之外,還有一個男人長得人高馬大,名叫劉博,來自鄂北省。他性格比較沉悶,不太愛說話。
  等老火鍋上桌之后,包括涂枚在內,都喝白酒,方志誠也不好拒絕,好說歹說,只要了一瓶二兩五的二鍋頭。二鍋頭的味道很沖,但入喉之后爽辣,與火鍋的鮮香中和一下,別具一番滋味。
  涂枚二十九歲,已經結過婚,喝了幾杯酒之后,舉手投足有點風韻。
  喬胖子見趙曉不停地與涂枚敬酒,低聲笑道:“趙曉怕是看上涂枚了,最近這幾天經常這樣纏著她呢。你現在知道他剛才對你為何那么說話了吧?”
  方志誠這才恍然大悟,趙曉之所以對自己表達敵意,并非針對自己,只是因為涂枚夸了一句東臺如何有潛力,這便引起趙曉的嫉妒之心。
  方志誠無奈地搖頭,感慨道:“女人真是禍水啊。”
  喬胖子抿嘴一笑,道:“明知是禍水,卻總有人愿意飛蛾撲火。”
  方志誠琢磨著喬胖子的弦外之音,很快理解其中的意思,趙曉對涂枚表現出濃厚的興趣,涂枚又不傻,哪里不知道,但依舊對趙曉不時地拋出誘餌,這涂枚顯然也有心借此抓住趙曉的心。至于涂枚最終目的,恐怕只有局外之人才能猜出,肯定是利用趙曉,圖謀什么。
  這一對男女關系曖昧,最好還是繞道而行。
  一頓飯吃了近兩個小時,劉博是個慢熱的人,逐漸與方志誠和喬胖子話多起來,至于趙曉與涂枚,兩人有種過二人世界的意思。喬胖子故意開兩人的玩笑,趙曉很享受這種感覺,沒有了那種傲氣,不時地嘿嘿一笑。
  喬胖子道:“這次來燕京培訓,我最大的收獲,便是相信有緣千里來相會這句話了。趙曉,你可要好好把握與涂枚這難得的機會啊。”
  涂枚瞪了喬胖子一眼,沒好氣地說道:“喬胖子,你胡說八道什么呢?”
  趙曉笑了笑道:“涂枚,他說的沒錯啊,我們相識不就是緣分嗎?人生就這么一次,既然在人海茫茫之中相遇,咱們必須要珍惜情分才是。”
  喬胖子哈哈大笑,道:“涂枚,趙曉都這么說了,你如果再拒人千里之外,可就不禮貌了啊。”
  涂枚嘟著嬌艷的紅唇,嘀咕道:“你們這兩人聯合起來欺負我,不睬你們了。”
  一個正處級的女*干部撒嬌,這可是極少見的場面,惹得趙曉臉上的笑容更盛了。
  劉博湊到方志誠耳邊,低聲冷笑道:“一對奸夫淫婦,這算是徹底勾搭上了。”
  方志誠淡淡笑道:“劉兄,你倒是真性情。”隨后兩人碰杯,飲了杯中之酒。
  經過這一頓飯,方志誠也算是在中央黨校有了朋友,涂枚與趙曉兩人勾搭成奸,平常上完課之后,便不知所蹤。喬胖子混事能力一流,很快便處了不少兄弟哥們,偶爾也拉著方志誠參加一些聚會。
  不過,方志誠還是將精力放在理論學習上,很少參加一些活動,跟古板的劉博走得很近,兩人經常一起看書、吃飯,針對當下國內的某些現象,探討各自的觀點與看法。
  縣處培訓班,總體而言,還是很嚴格的。每天的課程都排得很滿,上課的老師都是一些專家學者,甚至還會邀請一些封疆大吏給他們上課。因此這三個月的時間,方志誠過得非常充實。
  培訓班結業,方志誠以全班第五的成績順利通過,讓不少人頗為意外,因為方志誠一直保持得很低調,沒有引起別人的注意。喬胖子大部分精力都放在與別人拉關系的上面,考試結果自然也就有點寒磣,全班倒數第三。
  喬胖子一臉苦笑,看著自己的成績單,道:“這次臉丟大了,成績排名會下發到全國各省組織部,我這么差的成績,怕是要被人笑掉大牙了。”
  方志誠安慰道:“成績不算什么,你不是處了一群兄弟嗎?”
  喬胖子無奈搖頭,道:“都是狗肉朋友,大家天南海北,下次相遇還不知道什么時候呢。”
  方志誠伸手在喬胖子的肩膀上按了按,笑道:“雖然天各一方,但我把你當成我的兄弟,以后到淮南,一定要通知我,到時候我會好好招待你。”
  喬胖子灑然笑道:“去了豫州也一樣,我肯定接待你。”
  其實,方志誠并非不知道處好人脈關系的重要性,但挖空心思地想要與許多人處好關系,還不如盡心盡力地與一兩人成為至交好友。喬胖子的人脈關系很好,方志誠只需要處好與喬胖子的關系便可,至于與其他人,做到點頭之交便足以。
  這次縣處培訓班對方志誠而言,算是順風順水告一段落,不過,其間還是發生了一個小插曲,那就趙曉與涂枚在賓館開房被人捉奸在床,雖說最終被趙家給壓了下去,但趙曉吃了個大虧,三五年內想要被提拔,幾乎沒有可能。
  仕途何處無陰謀,為了設計陷害趙家,有人利用涂枚作誘餌,這其中的手筆也太驚人了一些。方志誠琢磨,如果換做自己,恐怕會跟趙曉一樣,難免被引入彀中,畢竟誰能想到一個正處級的女*干部會愿意以自己的前途為代價,從而陷害另外一人?
  官場之中,沒有達到一定的級別,往往只是棋子而已。R1058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www.booksr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