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446 黨校培訓第一日

(感謝土豪書友老虎012456本月的兩個萬賞,最近太忙,準備婚事,等閑了,給大家爆發一下。另,求諸位手中的月票。)
  中途,童冠出去了幾次,方志誠知道他這是去招呼熟人。凱瑞國際酒店已經成為淮南官商界的人氣聚集之處,這也使得酒店的生意不錯。很多人來到酒店,不一定是為了吃飯,有時候是希望通過此地了解一些重要的信息。
  童冠敬完酒之后,便有人過來回敬。童冠很大度地給每個人介紹方志誠,聽到東臺的名字,不少人都會格外關注一下方志誠。
  又送走一批人,童冠笑道:“東臺現在的名氣不小,即使遠在千里之外的燕京,也如雷貫耳,他們見方市長這么年輕,恐怕都羨慕你呢。”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羨慕我什么?我覺得,大部分人都有點不以為然吧?覺得我太年輕,不是靠真實能力坐在這個位置上的。”
  童冠搖了搖頭,道:“方市長,咱們在地方的時候或許要按照年齡論資排輩,但在燕京不同,這個地方水太深,牛*鬼蛇*神,各類人物都有。尤其是官場,局級滿地走,處級不如狗,隨便蹦出一個人,身份背*景權力有可能都會嚇你一跳。特別是年輕人,動動手指頭,可能會在全國引起一陣風暴。他們看到你這么年輕便是副市長,不僅不會看不起你,甚至還在揣摩著你究竟有什么特殊的能量呢。”
  方志誠謙虛地笑了笑道:“可惜我還真沒什么特殊的能量。”
  薛蕥在旁邊微微笑道:“跟童主任關系弄好,就能呼風喚雨,哪里還要什么其他的能量?”
  童冠擺了擺手,微笑道:“好,就沖著小薛的這句話,我撂在這里一句話,以后無論方市長有什么需要,我一定赴湯蹈火、竭力幫助你。”
  方志誠連忙起身,給童冠敬了一杯酒,他心中敞亮無比,這童冠之所以表現得如此熱情,完全是因為宋文迪的緣故,但還是不免被童冠這種豪爽性格所感染,主動滿飲了一杯酒。
  薛蕥在旁邊仔細觀察,一方面暗嘆童冠收攏人心有一手,另一方面再看方志誠,處人與事態度也極為誠懇,有一種獨特的沉穩與魅力。
  薛蕥原本將接待方志誠當成一個任務來辦,如今見童冠格外看重方志誠,暗下主意,要與這個年輕的正處級干部打好關系,五年甚至十年之后,他肯定是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
  童冠比薛蕥更清楚小道消息,雖說每年中央黨校會分期舉辦多次,但方志誠的這一批卻很特殊,因為名單之中出現了幾個“榜單”人物。
  所謂的榜單人物,指的是三十五歲以下,各派系重點培養的領袖人物。而宋文迪將方志誠安排其中,顯然是有意讓方志誠與那些人搭上關系。黨校同學,這是一個極其特殊的群體,一旦有了這層關系,在未來的仕途之路中,你往往會可以將之視為拓展關系的紐帶。
  一頓飯吃得差不多了,從外面又走入三人,方志誠盯著為首的那名官員仔細看了一眼,暗嘆還真夠巧的。
  童冠走過去與之握手,笑道:“趙市長,還真夠巧的,許久沒見你來燕京了。”
  此人是漢州市常務副市長趙崚,五十歲上下,鬢發帶著斑白,膚色呈古銅,一雙眼睛炯炯發亮,異常有光。方志誠知道自己即將去漢州上任,所以對班子成員也進行了研究了解。漢州的情況有點特別,一般是市長主外政,但漢州不一樣,趙崚在燕京的人脈關系很廣,所以跑部委的工作,都是由趙崚來執行。
  童冠與趙崚合作過多次,兩人的關系不淺,彼此飲了一杯酒后,童冠與趙崚介紹了薛蕥和方志誠。
  趙崚盯著方志誠仔細看了看,淡淡一笑,道:“方市長年輕有為啊,東臺現在是淮南改革開放,發展勢頭最好的縣級市之一,若是有機會,我還想帶著漢州的干部,去東臺市視察調查呢。”
  方志誠連忙擺手,謙虛地說道:“趙市長,歡迎你去東臺看看。自古美女出漢州,有機會我也想去漢州看看呢。”
  趙崚哈哈大笑道,與童冠笑著說道:“童主任,年輕人跟我們這些老一輩官員,就是不太一樣啊,敢說真話,去漢州的人,的確大部分都是沖著美女去的。”
  方志誠笑著補充道:“一方山水養一方人,美女頻出的漢州,想必也有著過人之處,否則又怎么會成為鐘靈毓秀、人杰輩出之地呢?”
  趙崚暗嘆方志誠反應極快,不經意之間將自己的玩笑,用一種極其有內涵的話送還給自己,滿意地點頭,笑道:“方市長,雖然年輕,但說話很老辣,滴水不漏,佩服了。”
  見趙崚和方志誠相談甚歡,童冠旁觀了一陣,突然心中一片敞亮。原先過來敬酒的人也有不少,但方志誠都是一笑了之,應付一般,但如今趙崚過來之后,方志誠與之的態度有點不大一樣,之所以產生這么大的區別,很有可能方志誠在黨校參加過培訓班之后,會調任漢州。
  童冠想明白這一切,也就樂于幫方志誠一把,笑道:“趙市長既然和方市長這么投緣,要不多喝兩杯。”
  趙崚對童冠很了解,這是一個人脈很廣的人,既然他對方志誠格外看中,單獨邀請他吃飯,方志誠肯定有過人之處。他之所以能在燕京人脈很廣,也是因為性格熱情的緣故,比較善交朋友,便爽快地與方志誠飲了兩杯。
  等出了包廂之后,趙崚原本笑瞇瞇的臉突然變得凝重,低聲與身邊的秘書道:“盡快調查一下,剛才那個方市長究竟是什么來頭?不僅有省駐京辦的人陪同,還讓童冠單獨宴請,肯定有過人之處。”
  秘書連忙點頭,將趙崚的要求牢記在心中。
  這就是趙崚的風格,對于任何能引起他注意的人,從來不會放過,這也就奠定了他能在漢州坐穩位置。市委書記都無法拿到手部委項目或者政策,他出馬之后,巧妙周旋能夠拿到,在任何位置上,想要坐得穩,必須要有競爭力,趙崚便是這樣的人。
  當然,在凱瑞國際大酒店,這類人不只是趙崚一個,他們對信息很敏感,比如過了今晚,童冠單獨邀請方志誠的消息便會擴散出去,然后,方志誠的履歷會被調查,繼而引起許多人關注。
  方志誠在凱瑞國際酒店住了一天之后,便拎包進入中央黨校,與下面的市委黨校相比,中央黨校的氛圍顯得肅穆許多,校園主干道兩邊種植著高大的水杉,樹林內可以見到學生坐在石凳上認真讀書。路上的人不多,各個年齡段的人都有。沿著主干道向北走,首先看到的是莊重、大氣的主樓,一座七層高的灰色建筑,墻體上有幾塊巨幅浮雕。
  主樓背后是一個廣場,中央擺著一尊刻著實事求是的長方形巨石。石碑的北面,矗立著仿窯洞設計的大禮堂。這是中央黨校多數重大活動的舉辦場所,也是當年“實踐是檢驗真理的唯一標準”大討論的發起地。黨校學員的開學典禮、畢業典禮都在此舉行。
  方志誠暗嘆,這黨校正是活到老學到老的地方,即使部級官員,也要定期來到這里,學習理論知識,完善知識結構,提升自我。
  宿舍樓是一棟中國傳統式樣的4層老房子,磚墻、琉璃瓦經過多年的風吹雨打,已經褪色,外表顯得有些陳舊。
  方志誠進入之后,有點意外,發現宿舍有點像有點像火車的臥鋪車廂,北邊靠墻是一條長長的走廊,走廊墻上有一格一格的窗戶;南邊是學員宿舍。每間宿舍是一個大通間。門口一側是衛生間,一側是衣柜。往里是一個客廳,擺放著沙發、電視機和幾件簡單的家具。再往里就是臥室,擺著一張單人床、一把椅子和一張寫字臺,還有一臺臺式電腦。
  方志誠將衣物擺在衣柜內,發現盡管地方比想象中要簡陋,但打掃得極其干凈。不過,因為方志誠有怪癖,所以他還是仔細將宿舍打掃了一遍。隔壁有一個三十來歲的胖子中途進來借了一次打火機,等方志誠打掃完畢之后,又將打火機給還了回來。
  一來一往,方志誠便跟胖子聊了起來。胖子來自豫州省,名叫喬金鵬,二十七歲,跟自己一樣大,現在擔任縣長職務。喬胖子盡管說話很幽默,但方志誠看得出來,外表之下,隱藏著很深的城府。
  不過,兩人一個在東南,一個在東北,彼此沒有太多的利益,很快便熟悉下來。
  喬胖子悠然地抽著煙,笑道:“老方,你來的算是晚的了,咱們班的同學,我大部分見過,而且拼了好幾天酒了。晚上要不你也參加吧?”
  方志誠連忙擺手,笑著拒絕道:“我就算了吧,酒量不行。”
  喬胖子擰起眉頭,堅決不同意,笑道:“這可不是理由,就這么定了,晚上到時候我來喊你。這可是拉近同窗情誼最好的方式,我這是在幫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