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445 縣處培訓班過渡

方志誠最先接到的不是調令,而是中央黨校發來的進修通知,參加中央黨校的縣處級培訓班,時長為三個月。方志誠知道用意所在,完畢之后,會調整職位,再調入一方受到重用。另外,進入中央黨校學習,機會十分難得。經過簡單的調整之后,方志誠踏上北上之路。郭勁遠及詹耀兩人一直將方志誠送到安檢口。
  上了飛機,正準備關掉手機,方志誠接到一條短信,是由吳海燕發來的,“保重!”
  方志誠想了想,簡單回復道:“放心。”
  路途不是很長,從銀州到燕京也就一百分鐘,到了首都機場,淮南省駐京辦早已安排了人來借機。方志誠遠遠地便看到接機牌,托著行李箱走了過去。接機的是一名少婦,看上去二十七八歲,身材高挑,化了略濃的妝。她見到方志誠之后,微微一怔,疑惑道:“你就是方市長?”
  方志誠摘掉墨鏡,點頭笑道:“是的,您是省駐京辦的薛主任吧?”
  薛蕥見過方志誠的照片,但沒有注意他的年齡,照片看上去很年輕,但薛蕥誤以為那是很多年前方志誠拍攝的照片,沒想到本人比照片上更顯得清秀。薛蕥尷尬地笑了笑,道:“方市長,對不起,我還以為你應該差不多四十歲呢,沒想到這么年輕。”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我一直為此事煩惱,年輕在官場上可不是一件好事,因為大部分人都以貌取人,覺得年輕的官員就沒辦法做好事。”
  薛蕥知道方志誠故意緩和氛圍,才自嘲自己的年齡,道:“方市長,你這話說得有些不對。中央黨校的縣處班有一個特點,并不是年齡越大的學員受到重視,相反,年紀越年輕的處級干部才更有潛力。”
  中央黨校舉辦的縣處班特點便是年輕化,提拔全國各省有能力的年輕干部的搖籃,方志誠能入選這個名單,未來的前途不可限量,所以薛蕥已經打定主意,要跟方志誠打好關系。
  方志誠雖然是縣級市的常務副市長,但省駐京辦正常是與副部級干部打交道,所以方志誠一個正處級干部來到中央黨校學習,享受的待遇只能算是一般。薛蕥是接待辦的正科級辦事員,由她來接待方志誠,也談不上怠慢。整個淮南正處級的干部那么多,省駐京辦哪有精力一個個的接待。
  按照正常的情況,方志誠的人事編制在銀州市委,他并不是省直管的干部,若是來燕京辦事,應當由銀州市駐京辦進行接待。但方志誠此行比較特殊,是前往中央黨校培訓,受到省委組織部的委托,省駐京辦替方志誠安排在燕京的所有行程。省駐京辦安排一個正科級辦事員接待方志誠,也算是合情合理。
  等方志誠坐在轎車的后排,薛蕥手機突然響了起來。薛蕥看了一眼號碼,臉上露出疑惑之色,捂著話筒,低聲說道:“童主任,請問有什么事情嗎?”
  童冠,瓊金市駐京辦的副主任,正處級干部,燕京的風云人物。在淮南省有這么一個說法,就是省長辦不到的事情,他童冠也能辦到。童冠在五年前來到燕京,人脈很廣,辦事靈活,幫助瓊金市委辦好了許多事情,他的一些奇跡事情被人口口相傳。
  薛蕥跟童冠并不是也別熟稔,在某次飯局上兩人交換了手機號碼,沒想到這就被童冠記住了,每到逢年過節,童冠都會發一條特別的短信,給自己問候。這也說明童冠能夠成功,也是有著過人之處,至少在與人相處上面,他尤為用心,只要他接觸過的人,都會被他納入關系圈之中。。
  童冠微笑著問道:“我也不拐彎抹角了。小薛,你是不是正在接待一位來自東臺的年輕干部。”
  薛蕥快速地瞄了一眼方志誠,暗忖他莫非與童冠有著什么特殊關系不成,難怪這么年輕便能成為縣級市的常務副市長。薛蕥如實說道:“童主任,你的消息沒錯,我正在與方市長在一起呢,剛從機場出來,現在正在往酒店趕。既然他是你的熟人,那我把電話給他,你與他直接聊,如何?”
  童冠連忙擺手,笑道:“小薛,你搞錯了,我跟方市長并不認識。不過呢,我受到市委辦的指示,方市長在燕京的這段時間,我要配合好省駐京辦,做好對方市長的接待工作。”
  薛蕥心中一驚,疑云滿腹,童冠這話很難理解,他是瓊金駐京辦的副主任,為何要配合省駐京辦的接待好一個來自銀州的官員。而且,以童冠的語氣,似乎對方志誠頗為尊重。
  薛蕥也是人精,知道要改變對方志誠的態度了,自己肯定接待了一個了不得的人物,同時暗嘆省駐京辦辦公室的人員,在分配任務時也太潦草了,竟然沒有提供關于方志誠足夠的信息資料,讓自己有點措手不及。她笑著打趣道:“童主任,莫非你不相信我的接待能力?”
  童冠哈哈笑了兩聲,道:“話怎么能這么講?我跟你吃過一次飯,覺得你很不錯,甚至還動了念頭,將你挖到我們辦事處來。之所以跟你打這個電話,不是不認同你的能力,而是要給你提個醒,這方市長不是一般人,以前是我們宋書記的秘書。宋書記對他格外看重,讓趙秘書長親自給我打電話,囑咐我再三。”
  薛蕥聽童冠這么說,才終于明白為何童冠會主動跟自己打電話,關心一個來自下屬縣市的官員。童冠平日接待的都是副廳級以上的干部,甚至省里有時候來人,也是童冠統籌安排。
  童冠問道:“你準備把方市長安排在哪個酒店啊?如果是淮南大酒店,那可不行,雖然也是四星級酒店,但裝修太老,又緊靠著主街,很不安靜。”
  “那您的意思是?”薛蕥嘴角泛著苦澀,瓊金辦事處在去年收購了一個五星級酒店凱瑞國際酒店,淮南省來的領導,基本都安排在那里,淮南大酒店雖說也是星級酒店,但比起凱瑞國際酒店,檔次低了不止一籌。
  童冠徐徐說道:“我已經安排好了,你現在將車開到凱瑞國際酒店,晚上還要請方市長吃飯,到時候你也參加。”
  薛蕥見童冠這么安排,不禁嘆了一口氣,不久之前下面某地市的副廳級干部來燕京辦事,因為與省駐京辦某個主任的關系不錯,所以便想著提高標準,安排到凱瑞國際酒店,好說歹說,才安排了一個房間。
  現在童冠主動為方志誠安排了房間,同時還準備了晚宴,這種待遇可是差了很多。
  薛蕥在車內打了電話,一舉一動都被方志誠看在眼里。他自然知道,定是老板宋文迪早已幫自己的燕京之行做了完全的準備,心中已是五味雜陳,他知道自己在宋文迪的眼中,自己的身份已經悄然變化。
  方志誠以前是宋文迪的秘書,他事事為宋文迪考慮,為宋文迪處理好細枝末節,提供完善的后勤服務;如今宋文迪將方志誠看成自己的徒弟,作為師父,為徒弟考慮前程,籌謀瑣事,完全顛倒了身份與關系。
  方志誠暗自琢磨,下次若再見宋文迪,不能喊他老板,或許喊他老師才妥當。
  燕京的交通不暢,并非高峰期,七八公里的路也行了半個小時左右。因為童冠打了電話的緣故,在薛蕥對方志誠的態度有所變化,車停下之后,她主動來到后備箱幫方志誠取出行李。從地下停車場來到大廳,一個身材中等,差不多四十歲的中年男人微笑著走過來,薛蕥連忙介紹道:“方市長,這是瓊金駐京辦的童主任。”
  方志誠與童冠主動握了握手,童冠隨后遞了一張名片給方志誠,笑道:“在燕京,遇到任何問題,都可以聯系我。”
  方志誠小心收好,道:“早就聽過童主任的能量,東臺之前不少事情,都是在你的幫助下才獲得成功的。”
  東臺的綜合保稅區及撤縣改市,燕京這方面主要負責協調的人,便是童冠。雖然沒有見過童冠此人,但先前在對接信息的時候,通過一兩次電話。
  童冠謙虛地說道:“那都是思源書記的功勞,我只不過是跑跑腿而已,怎能貪功?”
  薛蕥在旁邊聽得明白,暗忖怎么又跟前任省委書記,現在的國務院副總理李思源扯上關系,心中越發認定方志誠不簡單。
  晚餐并不豐盛,但獨具匠心,均是燕京的名菜。方志誠和童冠都是能言善辯的人物,薛蕥樂得輕松,旁觀兩人高談闊論,倒是長了不少見識。
  童冠待人客氣,平時接觸的人物頗多,所以練就了雙晶晶火眼,與方志誠同桌一頓飯功夫下來,隨著對他的認識與了解加深,心中難免唏噓、感慨,方志誠不愧是市委書記宋文迪重點關注的年輕官員,見識過人,處人與事老成穩重,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