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444 問心無愧地離開

方志誠為何對秦玉茗情有獨鐘,因為從她的身上能感受到如同親人般的溫馨感覺。秦玉茗為了方志誠,可以做到其他女人都做不到的事情,比如在沈薇的事情上,她盡管內心很難受,但可以毅然地為方志誠忍受一切。
  人心都是自私的,有幾個人能做到,愿意將自己的男朋友拱手讓出與別人分享,秦玉茗卻咬牙默默地做到一切,方志誠沒有將之說明,但他心中隱約清楚。
  方志誠因為宿醉,直到第二日中午才幽然醒轉,因為是周末的緣故,秦玉茗也沒去上班,早已準備好了暖胃的小米粥,方志誠陪著咸菜喝了一大碗,然后提起離開東臺的事情。秦玉茗最終還是建議方志誠去淮南中部的城市發展,畢竟淮南北部的幾個城市離東臺太遠,而且條件也十分艱苦,秦玉茗擔心方志誠去淮南北發展會吃很多苦頭。
  方志誠認同了秦玉茗的建議,隨后與宋文迪打了個電話。
  宋文迪對方志誠的選擇表示支持,道:“淮南中部城市包括三個:秦陵、漢州、梧州,三個城市的綜合經濟實力相差不大,你愿意去哪里發展?”
  方志誠毫不猶豫地說道:“去漢州吧……”
  宋文迪點頭笑道:“為什么呢?”
  方志誠早就對幾個意向城市進行過研究,所以選擇起來,才這么爽快,“漢州在三個城市之中處于中等序列,但潛力卻是最強的。首先從區位上來看,靠近瓊金,屬于瓊金城市圈的范圍之中,其次從城市名氣上來看,不弱于登昌、銀州等淮南那些一線城市群。從近兩年省里城市發展策略與資源傾斜來看,漢州也有著較強的優勢。但唯一不足的是,漢州的招商引資一直止步不前,這是我的優勢與特長。”
  宋文迪淡淡一笑,道:“你倒是夠謙虛。不過,漢州雖說是淮南中部城市,但復雜程度卻不小。漢州的官員基本都是土生土長而成,很少有從外地調入的官員能在其中立足。如果你要去漢州,恐怕還需要有一定的心理準備。”
  方志誠微笑道:“老板,我可沒這個后顧之憂,我是你的兵,如果別人欺負我,你自然你會為我出頭。”
  宋文迪哈哈大笑,道:“你的想法我已經清楚了。漢州的情況,我也早已摸過了,分為四區二縣兩市。你現在的級別為正處,可以有兩種選擇:其一,至縣級市擔任常委,職務與在東臺一樣,其二,至縣區擔任正處級二把手,擔任縣長或者區長。”
  方志誠想了想,笑道:“我選擇第二條路。”
  宋文迪頷首認同道:“與我想法一致。你在東臺處理好相關事務,估計三個月,調令便會下發。此次去漢州,可是一場硬仗,但我相信你不會讓我失望的。”
  宋文迪對方志誠可以說是用心良苦,很多事情都提前籌劃好,從他離開銀州的那日起,宋文迪便在考慮方志誠后續發展之路。在宋文迪的心中,方志誠有兩種路徑,其一,呆在自己的身邊,以自己幕僚的身份成長;其二,分配到重要位置,獨當一面。
  最終,宋文迪還是采納了方志誠的主觀意愿。
  打完電話之后,秦玉茗準備換衣服,方志誠瞄了一眼秦玉茗細長的**,笑道:“茗姐,你的身材可真好,對了,我正好有件東西要給你。”
  秦玉茗正在拉裙子,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又在想什么壞心思了?”
  方志誠找到了自己的皮包,從里面取出一個紫色的袋子,抖了抖,將里面的東西拋給了秦玉茗,笑道:“茗姐,這是我托人從國外帶回來的,你試試。”
  秦玉茗接過一看,臉色潮紅,啐道:“果然不出所料,你啊,花花腸子太多了。”
  原來方志誠丟給秦玉茗的是一盒進口絲襪,包裝袋上寫著島國文字,她拆開包裝之后,用手指肚捻了捻,絲襪薄如蟬翼,黑中帶著金亮,微微閃著絲光,摸上去滑滑的,“這在國內的確很少見,恐怕要不少錢吧?”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這就是島國女人平常使用的絲襪,質量比國內高一個檔次,但價格很普通,只比我們國家的絲襪貴一倍左右。從一些穿戴物可以看出,國內現在的生產制造業還是落后太多。雖然現在全世界都感覺到了華夏制造的壓力,但華夏制造的質量的確還需要進一步完善。”
  秦玉茗笑了笑,道:“職業病又犯了,又開始憂國憂民、長篇大論了。”她一邊說著,一邊疆右腿搭在坐腿上,右手按著右腿,彎下腰身,將左手的拇指伸入原本穿好的絲襪內,很快地往下推,當推到小腿位置時,腿又稍稍地往上一翹,絲襪在腳踝位置轉了一個圈,她再用手指捏著襪尖一提,便將絲襪給脫了下來,然后用同樣的方法,褪下了另外一條腿上的絲襪。
  秦玉茗光著腳站了起來,先把右腿抬起,放在椅子上,優雅地取出一只新絲襪,絲襪很長,垂了下來,秦玉茗皺起眉頭,慢慢地將它向上卷,直到把絲襪卷成了一圈。
  五根瑩白的腳趾并攏,絲襪慢悠悠地套了上去,再用雙手拉了拉襪頭,再拖著卷曲的圈箍往膝蓋位置拉。秦玉茗穿絲襪的動作,呈現出一道漂亮的幅度,帶著一種獨特的韻味,未過多久,絲襪便將右腿全部裹住,秦玉茗再矮下身,慢慢地拉弄、撫摸褶皺處,等下方全部妥帖之后,再猛然一提最上面的襪口,黑金色的絲襪便完全穿好,形成一道令人心曠神怡的風景線。
  秦玉茗隨后慢慢地將另外一條腿上的絲襪如法炮制地更換,等收拾完畢之后,又套上了一雙油亮的紅色尖嘴高跟皮鞋,從腳尖到大腿根部,宛如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方志誠在旁邊托著下巴,仔細欣賞著方才的美妙,笑道:“茗姐,你不覺得穿絲襪跟一件事很相像嗎?”
  “什么事?”秦玉茗輕蹙眉頭,不解地問道。
  方志誠嘿嘿一笑,伸出一根左手手指,然后右手大拇指和食指成環狀,對著左手手指比劃了一個動作,秦玉茗露出怒容,走過去提著方志誠的耳朵狠狠地揪了一下,道:“以后看你還敢不敢跟姐胡說八道。”
  方志誠即將離開東臺市的消息不脛而走,盡管方志誠刻意低調,但還是大范圍的傳播開來。得知方志誠離開,心情最為復雜的無疑是邢繼科。他對方志誠可以用又愛又恨四字來形容,愛,是因為若不是方志誠的話,邢繼科早就得從東臺卷鋪蓋走人,哪里還能往上更進一步,成為東臺市長;恨,是因為在方志誠的面前,他至始至終只是一個傀儡,看上去權力在握,但事事必須得征詢方志誠的意見。
  不過,方志誠離開之后,邢繼科還是主動找到他,表達了惋惜。
  “志誠,你離開東臺,這對于班子而言是個重大的損失啊。”邢繼科感慨道。
  方志誠笑道:“邢市長,現在東臺剛撤縣改市為多久,百業待興,正好是你一展抱負的時候,我離開,對于你自身的發揮,豈不是好事?”
  邢繼科微微一愣,暗忖這方志誠還是太直白,毫不掩飾地說出自己的心里話,他苦笑著搖頭道:“志誠,你對我很了解,我的能力有限,若不是你一直在背后支持我,恐怕我很難取得現在的成績。聽到你離開的消息,不瞞你說,喜憂參半。孫偉銘雖然離開了東臺,但情況卻變得更加復雜,我恐怕難以適應環境,早晚得從東臺走人。”
  方志誠笑道:“真是意外啊,沒想到你竟然還舍不得我。”
  邢繼科尷尬地笑了笑,道:“畢竟共事這么久,人心也是肉長的嘛。”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邢市長,對于你未來之路,我有一個建議,那就是守拙。”
  “什么意思?”邢繼科緊張地問道。
  “既然不善應變,那就不再應變。不管外界的環境條件如何變化,不管人們對你的看法如何,藏起鋒芒,守住自己的本心。”方志誠輕聲道,“官場是是非之地,既然沒能力爭,那就不爭。以守拙求進。”
  邢繼科似懂非懂地笑了笑,道:“有點高深,但我大概明白的意思,讓我不要主動挑起與他人的斗爭,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