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443 東臺市鄉鎮之變

方志誠晚上坐著中巴趕往玉茗傳媒集團的演藝學校基地,東臺市現在的交通情況比較便利,從縣城東站可以乘坐抵達任何鄉鎮的中巴,這些中巴車都是私人經營,按照下一步展規劃,東臺縣公交公司將對這些中巴車進行兼并,也就是說,全縣的公交將都歸屬于交通公司統一管理。至于這些中巴車司機,一部分采取補償返聘的形式招收進入公交公司,另一部分以市場價格收購他們的私人中巴,并給與他們一定的補償資金。
  不大的中巴車上,擠滿了人,走道中間擺放著一些長條板凳,方志誠與一個看上去不大的青年緊挨而坐,城區開往鄉鎮的道路變成瀝青路,所以大巴車飛馳的度很快,坐在上面的人很容易失去重心,旁邊的青年不時地用胳膊撞到方志誠,雖然惹得他諸多不快,但他也是一笑了之。
  雙譚鎮現在的人氣很旺,每到傍晚時分,會有不少人跟著中巴車前往影視基地,一部分人是為了就業,一部分人是為了旅游。所以,方志誠仔細觀察了一下車內的人,大部分都是年輕面孔。
  坐在駕駛員位置后面坐墊上的是一位三十多歲的少婦,長相稍顯普通,她挨個收完車費,便跟人聊起天。其中一人問道:“老板娘,去雙譚鎮的中巴車,一般什么時候停開啊?”
  老板娘用帶著地方口音的普通話,答道:“運營時間是早七點,晚七點;也可以給我們打電話,如果有特殊的情況,我們可以提供包車服務。”
  那人感慨道:“老板娘,真會做生意啊。行,我準備在雙譚鎮開一個店,到時候肯定有需要你幫忙的時候,就給我留一個電話號碼吧。”
  老板娘從錢夾內層取了一張名片遞給那人,那人仔細看了看,小心翼翼地收了起來,老板娘笑問:“你是打算做什么生意啊?”
  那人笑道:“我本來在余杭市開了一個服裝店,專門賣戲服,聽說雙譚鎮有個影視基地,便琢磨著在鎮上開一家專門賣特色服裝的門店。可以租賃,也可以零售,一舉多得。”
  老板娘連忙點頭道:“老板,你可真有商機,如果在影視基地開這么一家門店,恐怕很快便會火了。”
  那人擺了擺手,笑道:“我這次去是調研當地的情況,如果真的有市場,最遲年底便會把店開出來。”
  方志誠在旁邊聽著,沒有說話,心中唏噓不已,玉茗傳媒集團對雙譚鎮產生的影響,遠預料,現在圍繞影視基地已經形成整套的上下游產業鏈。東臺縣旅游局也借勢揮,預計在明年會啟動影視主題公園計劃。
  影視主題公園以影視拍攝場景、場地、道具、服飾、片段等為資源,以影視文化為主題的娛樂公園。國外最著名的影視主題公園即好萊塢環球影城。玉茗傳媒集團作為主要承建統籌方,負責影視主題公園的建設。項目資金已經通過了省旅游局的審批,預計在兩三個月內便能到市級財政。玉茗傳媒集團不僅可以通過這一政府項目的籌建,使得品牌影響力進一步擴散,還可以獲得一筆不菲的財政補貼,可謂一箭雙雕。
  中巴車隨叫隨停,因此十幾公里的路,過了一個半小時才走完。
  方志誠下車之后,便瞧見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路邊出嘀嘀嘀的聲音,沈薇從車窗探出頭,朝著方志誠揮了揮手,方志誠快步走了過去,坐在副駕駛位置上。
  方志誠疑惑道:“怎么是你來接我了?”
  沈薇眨了眨眼,笑問:“難道我不夠格嗎?”
  方志誠暗嘆沈薇還是一如既往的潑辣,笑了笑道:“當然不是,只是覺得有點受寵若驚。”
  沈薇吸了吸鼻子,道:“這才多久沒見,你的膽子可是變小了很多呢。”
  方志誠撓了撓頭,笑道:“我的好姐姐,我承認自己說錯話,你就饒了我吧,不要陰陽怪氣的,讓人憋得難受。”
  沈薇眨了眨眼睛,神秘地低聲道:“對了,有件事,我覺得奇怪,玉茗為何一定要讓我來接你,她今天也不是特別忙,弄得我有點心虛。”
  方志誠揮了揮手,安慰道:“別疑神疑鬼的了,玉茗可沒有那么多心眼,肯定是你想太多了。”
  沈薇點了點頭,嘆了一口氣,道:“聽說你準備離開東臺了?”
  方志誠笑道:“還沒有定,怎么?舍不得我?”
  沈薇沒好氣地看了方志誠一眼,道:“我這個人心腸很硬,倒是你家玉茗,怕是會難消相思之苦。”
  方志誠聳了聳肩,道:“如果我堅持一下,也可以繼續留在東臺。”
  沈薇微微一怔,突然眨了眨眼,道:“我覺得你還是離開東臺比較好……”
  方志誠嘴角泛起弧度,笑問:“為什么這么說?”
  沈薇的聲音突然壓得很低,幾乎聽不見,“離開東臺,我見你那就更方便了。”方志誠騰出一只手,輕輕地覆在沈薇扶著方向盤的手背之上。
  女人偷情越偷膽越大,男人偷情越偷越膽小,方志誠覺得這句話有幾分道理。
  秦玉茗平時吃住在演藝學校基地的宿舍樓內,晚上就在食堂訂了幾道菜,沈薇、方志誠、釘子、秦玉茗四人一起吃飯。釘子鬧著要喝酒,幾人便開了一瓶五糧液,方志誠沒喝多少,就覺得有些頭暈,搖手罷喝。
  釘子將方志誠好不容易扛到宿舍,感慨地對秦玉茗說道:“誠哥什么都優秀,就是這酒量欠了一點。”
  秦玉茗瞪了釘子一眼,笑著啐道:“你知道他酒量不好,還故意灌他酒,再有下次,看我饒不饒你。”
  釘子吐了吐舌頭,秦玉茗性格比較隨和,但動起怒來,也足夠讓人喝上一壺,他連忙離開了宿舍。
  秦玉茗關上門之后,來到方志誠的床邊,慢慢地給給他借衣服。方志誠借著酒興,渾渾噩噩,覺得香軟的手指在自己身上摸來摸去,瞇著眼睛一抓,便將秦玉茗摟在了懷中。
  秦玉茗嗅著方志誠滿口的酒氣,既好奇又好笑,用力推搡了兩把,掙脫不開,無奈之極。
  方志誠胡言亂語地說道:“茗姐,我身上好熱啊,開了空調沒啊?讓我涼快涼快!”
  現在已經進入深秋,若還開空調,豈不是要感冒,秦玉茗伸手在方志誠腋下捏了一把,方志誠這才松了手,秦玉茗無奈地看著方志誠,用盆打來干凈的溫水,給他清洗了一把,這才松了一口氣。
  這時,房門被敲了兩下,秦玉茗走過去拉開門,只見沈薇穿著睡衣站在門外,笑瞇瞇地問道:“沒事吧?”
  秦玉茗側過身,讓沈薇進屋,聳肩苦笑道:“說胡話呢,怎么能沒事!”
  沈薇坐在椅子上,微笑道:“志誠如果離開東臺,你準備怎么辦?”
  秦玉茗幽嘆了一聲,淡淡笑道:“能怎么辦,玉茗傳媒集團這么大一攤子的事情,我總不能放下不管吧?”
  沈薇笑著提醒道:“如果方志誠出了東臺,外面的花花世界誘惑那么多,想要牢牢地抓住他,可就不容易了。”
  秦玉茗沉默片刻,突然道:“要不,你幫我看著她吧,我知道你朋友多,在全省各地都有熟人。”
  沈薇沒想到秦玉茗這么說,臉頰騰出紅霞,低聲啐道:“他是你的男朋友,我可沒那份閑工夫,幫你看著他呢。”
  秦玉茗笑了笑,伸出手將沈薇的手握著,道:“薇薇,我一直將你當成我最好的朋友。你也知道,志誠對我而言很重要,他是我獲得新生最大的動力,我可以為他獻出自己的一切。”
  沈薇心臟劇烈地跳動了一下,她回味著秦玉茗的話,既然秦玉茗愿意獻出一切,豈不是連閨蜜也可以獻出去?
  沈薇不自然地笑了笑,道:“哎呀,我最受不了你楚楚可憐的模樣了。既然你這么鄭重其事的拜托我,那就請放心吧,無論志誠去哪里,我都會給他安排好,不會讓別人欺負他。”
  秦玉茗滿意點頭,笑道:“薇薇,謝謝你了。”
  沈薇覺得在秦玉茗的目光下,自己有些心虛,慌忙找了個借口,離開了宿舍。等關上門之后,秦玉茗幽幽地嘆了一口氣。
  對于沈薇,秦玉茗有著歉意,從第一天介紹沈薇和方志誠相識起,她心中便擁有了一個計劃,后面事情果然如同自己所策劃的那般,水到渠成。不過,這其中的代價很高,是以置換了友情與愛情,并傷害了一個人,最可悲的無疑是沈薇的老公蕭鏘。
  秦玉茗聽著床上方志誠微微出鼾聲,臉上露出決然之色。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這個男人,盡管心臟會痛,會內疚,但她沒有悔意,因為沈薇可以給方志誠很多自己沒法給他的東西。
  對于方志誠何去何從,她早就做好決定,無論他去哪里,自己都不會離開東臺,不會放棄玉茗傳媒集團,仕途之路太過艱難,有一天當方志誠在那條路上走不下去的時候,自己需要為方志誠提供一個堅強的后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