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440 這個時代的主角

孫偉銘被調虎離山,權力旁落,東臺的事務便落在邢繼科與段暄兩個副班長的身上,不過,這邢繼科能力一般,與段暄相比,實力欠缺不少,因此段暄很快通過人事調整占據上風,反觀邢繼科如果沒有方志誠的及時籌劃,邢繼科怕是會被打得措手不及。
  方志誠對人事的調整,重點放在政府崗位的重新規劃,大膽啟用了一批年輕官員,都是一批三十歲左右有學歷、有能力、有沖勁的干部。他們被安插在東臺縣鄉政府的班子內,作為主管經濟工作的副鎮長,如此一來,成功地從基層開始,讓政務崗位的中堅力量成功更換了血液。
  對于縣委層次的布局,方志誠沒有太多野心,一方面,他的注意力放在經濟發展之上,他沒有更多的精力放在常委之間的爾虞我詐之上,另一方面,東臺注定是自己的跳板,即使現在爭取到了很多資源,但等自己離開之后,許多東西是帶不走的。
  所以方志誠更注重在東臺留下些什么,而不是能帶走什么。
  留下的東西經過一年十年甚至百年都不會改變,但帶走的東西,隨著崗位的不同,位置的變化,很有可能煙消云散。
  當然,方志誠為了保證自己離開之后,此前的縣政規劃基本保持不變,所以需要進行一系列的布局,在重要的崗位上安排自己信任的人選,同時在離開之前,還要保證自己派系人馬能夠獲得足夠的保障。所以,他也集中精力,解決了一些人的級別問題。
  王崇被他從云海辦事處召回,方志誠將之安排在了招商局副局長的位置上,不到兩年的時間,從一個普通辦事員被任命為副科級干部,這種晉升速度也是相當可怕的。李卉除了兼任招商局局長之外,還被提拔為副縣長,成為副處級干部。原本副局長魏曉燕被安排進入招商公司,擔任公司的董事長,同時兼任招商局黨委副書記,行政級別也被調整為副處級。
  東臺縣招商局是方志誠的發家之處,這也難怪方志誠會集中資源,解決下屬的行政級別與待遇。
  另外,就是東臺綜合保稅區的問題,面對李天成的兢兢業業,方志誠也給與他足夠的支持,解決了他正科級的待遇,同時還對成立綜合保稅區管理辦公室事宜給與了大力的支持。
  綜合保稅區在管理辦公室成立之后,會以企業的形式進行運作,如此一來,李天成便擁有極大的自由度,站在體制內用體制外的方式運營綜合保稅區,直面市場的競爭與洗禮。
  當然,順利的事情很多,也有讓方志誠極為煩惱的事情。比如高爾夫球場項目遇到了政策性難題,從2004年起,國家便發布過文件,嚴格禁止新建、續建、改建和擴建高爾夫球場范圍內的任何設施(含球道、草坪及其他配套設施等)。
  地方在發展的過程中,很多時候會采取規避政策的方式,打一些擦邊球。方志誠原本是知道,此事當中存在一定的風險,但沒想到終究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中央受到舉報信之后,安排了專項小組進行嚴格審查。
  不過,東臺高爾夫球場項目的背后有華英集團的支持,有了寧家的身影,最終調查小組給予警告處理,同時象征性地進行罰款。至于高爾夫球場基本成型,并沒有拆除。
  為了這件事,陸婉瑜從云海至東臺奔走了不下二十次,整個人瘦了一圈。
  方志誠提著電話,笑道:“香草姐,我可是為我妹妹心疼呢,為了高爾夫球場項目,她可是花費了不少心血。”
  寧香草淡淡笑道:“放心吧,等高爾夫球場落成典禮之后,我會給她加工資的。不過,我現在有些憂慮,現在仔細想想,高爾夫球場項目會不會是夏芒一手策劃出來的陷阱?”
  方志誠知道寧香草的意思是什么,夏芒明知高爾夫球場屬于國家禁止發展的項目,故意引華英集團入彀……
  方志誠仔細想想,嘆了一口氣,道:“人心險惡,此話一點不假。夏芒當初可能是兩手準備,一方面希望以這個項目能救活夏家,另一方面等到時機成熟,再用這個項目將華英集團打個措手不及。可是,他低估了華英集團。”
  寧香草微笑道:“他怎么低估了?”
  方志誠淡淡笑道:“華英集團既然準備注資東臺高爾夫球場項目,又怎么可能沒有前期做過詳細的風險評估?你們毫不猶豫地拿下,這證明了你們定是有預案,有一整套當危機出現時的方案。”
  寧香草微笑道:“這也被你猜出來了,所以東臺政府才那么毫無顧忌地接納了高爾夫球場項目,并不惜一切代價支持項目的建設吧?”
  方志誠竊竊地笑了兩聲,嘴上卻說道:“香草姐,有些話你可不能亂說,政府怎么可能明知項目有風險,還盲目引入呢。這不僅是對地方而言是個不負責任的行為,對于企業而言,也是沒有道德的。”
  寧香草知道方志誠在裝傻,也不點破,道:“你下一步會去哪里?”
  方志誠被問愣住了,呆滯數秒,苦笑道:“香草姐,你怎么確定我會離開東臺?”
  寧香草盈盈一笑,道:“如果你還不為下一站做準備,那就太愚蠢了。從現在來看,東臺固然是一個潛力很好的城市,但對官員而言,并不是成長的地方。當一個城市經濟結構趨向穩定,肢體完整,那么官員想要脫穎而出的難度將大幅度提升。所謂的政績,并不是錦上添花,而是需要雪中送炭。現在東臺要招商引資,有招商引資,要重點項目,有重點項目,你在這里已經不能完全發揮自己的能力,所以換一個環境,比較適合你,畢竟你現在三十歲不到,還有長足的發展空間。”
  方志誠笑瞇瞇地問道:“那香草姐,你覺得我下一步應該選擇去哪里呢?”
  寧香草搖了搖頭,淡淡說道:“可以考慮往淮北或者淮中發展……”
  對于自己的前途,方志誠一直也在考慮,雖然對東臺心有不舍,但作為一個年輕的官員,長期停留在一個地方,不利于自身的發展。淮南北是淮南經濟比較落后的地方,經濟發展速度還處于相對較低的地方,但起點低,也意味著空間大。
  不過,去淮南北也是一個極其冒險的行為,東臺之所以能夠發展得這么快,這不是偶然,即使沒有方志誠,按照現在東臺的區位,成為淮南東部發展最快的縣級城市也是理所當然之事。換個思路來看,若是去淮南北,發展不好的話,也有可能把一輩子的仕途壓在那里。
  去淮中發展,是一個不錯的選擇。現在淮南東部已經是華夏最發達的地域,按照國家的政策,以后會慢慢由東往西,淮中作為樞紐要塞,現在進入其中,既有空間,又能借助政策的優勢。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我只不過是一個小公務員而已,如何發展,自己又如何能做主?”
  寧香草搖頭道:“對于一般的公務員而言,的確很難決定自己的未來前程,但你不一樣,有一個好老師,會為你的前程謀劃,也會參考你自己的意向。”
  方志誠知道寧香草指的是宋文迪,他嘆了一口氣,自己其實早在兩年多前便有機會走出銀州。當時不舍,主要有幾個原因,母親剛去世沒多久,離開故鄉,仿佛拋棄了心底的什么,另外,當時與秦玉茗的關系處于曖昧的情況,自己舍不得離開當時十分痛苦的秦玉茗。
  如今,母親去世的影響已經飄然遠去,而與秦玉茗的關系變得穩定,他是可以決定走出銀州,去其他城市發展試試了。
  當初為了報考公務員,只是為了畢業之后,能擁有一個穩定的工作,讓母親安心。他并非沒有雄心壯志、沒有熱血激情,只是時機未到而已。寧香草的一番話,讓方志誠沉思許久。
  掛斷了寧香草的電話,詹耀走入,輕聲匯報道:“縣委辦通知,再過十分鐘,召開常委會。老板,你需要準備什么嗎?”
  方志誠擺了擺手,取了筆記本,將筆夾在里面,輕松地說道:“不需要了,今天的會議估計不會太長,你晚上早點回家吧。”
  詹耀淡淡地笑了笑,點頭走出。
  方志誠出了辦公室之后,拍了拍腦門,又折回去取了茶杯,然后才往會議室慢悠悠地走去。
  詹耀見方志誠去了又回,心中一片坦然。
  今天的常委會很特別,可以說一個時代的落幕吧。孫偉銘即將離開東臺,曾經控制著東臺的孫系力量將逐步撤出舞臺,東臺即將迎來新的發展,這次命運不再簡單地掌握在一個人的手中,而是大量的新生力量,將成為這個時代的主角。
  東臺有全新的商業結構,有“千萬百人才引進工程”,有“亞金融”中心的中遠期規劃,五年內的發展,絕對會讓人眼前一亮——絕不只是詹耀有此想法與信心。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