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44 花明柳暗的玄機

城南舊事清吧的旋律一如既往的懷舊與文藝,沉醉其間,讓忍不住想到自己青蔥歲月。不過,因為氛圍有著底蘊,太過年輕的人,難免品味不出這種滋味,所以聚集在酒吧內的會員多半是有些生活經歷的,他們可以為了懷念逝去的歲月,一擲千金,可以追憶熱血的青春,狂歌一曲。
  金鋒重新上樓,劉老五滿臉笑意,“金大秘,看你心情不錯。”
  金鋒點頭微笑:“遇見了一個熟人,他的態度,讓我很滿意。”
  劉老五笑問:“哦,能入金大秘的法眼,這個熟人肯定有意思。”
  金鋒不置可否,又飲了一口酒。身邊一個面相粗獷,穿著卻異常清秀的男子,不屑地看了劉老五一眼,不悅道:“老五,鋒少喜歡清靜,你少說幾句話,惹人煩躁。”
  若是換做其他人,橫行霸道的劉老五早就翻臉,不過他知道粗獷男子的底氣,賠笑臉道:“我這人就是嘴巴賤,還請殷少諒解。”
  另一邊身材渾圓的胖子,剝著果盤里的開心果,斜視劉老五一眼,陰陽怪氣道:“我看你不僅是嘴巴賤,整個人都賤……”
  劉老五被這般諷刺,臉上煞是紅白陣陣,不知該如何說才是。
  金鋒伸手在劉老五的肩膀上拍了一記,淡淡笑道:“記住一句話,不要聰明反被聰明誤。你那點小心思,誰不知道。你認為,我們會成為你的打手嗎,幫你對付那個鐘揚嗎?”
  劉老五渾身起了冷汗,他故意挑釁鐘揚,的確想著借助金鋒等人的手段,然后踩鐘揚一腳。不過,結果很明顯,金鋒等人沒有那么愚蠢,他們從來只會把別人當槍使,何時能成為別人手中的槍。
  金鋒等人為何要給自己面子,劉老五只是一廂情愿地當冤大頭,替金鋒等人買過幾次單而已。劉老五莫非認為這樣,便覺得自己和金鋒是一類人了?
  劉老五瞬間想明白一切,他顫抖著聲音,低聲道:“我太糊涂了,還請金大秘原諒。”
  金鋒微微一笑,嘆氣道:“只要是人,都會犯糊涂。不過,你知道自己哪里糊涂了嗎?”
  劉老五思索一番,輕聲道:“我自作聰明,妄自猜測金大秘會幫我一把。”
  金鋒搖頭,苦笑:“看來你還不夠聰明。”
  劉老五頓時露出不解之色。
  胖子又吃了兩粒開心果,尖聲說道:“你太高估自己了。”
  劉老五這才恍然大悟,其實金鋒等人從來沒有關注過自己的想法。之前讓他在旁邊陪著,只是因為劉老五還算乖巧,如今劉老五四處惹麻煩,在金鋒等人的眼里,變成了聒噪的蒼蠅。
  以金鋒幾人的身份,又怎么可能輕易接受一人。劉老五在銀州算是個人物,但離金鋒等人的層次太遠,并不放在金鋒等人的眼里。
  殷雄嘆氣道:“趕緊滾吧,以后不要在我們眼皮底下出現。還有,這城南舊事清吧,你以后也不要再來,否則,見你一次打你一次。”
  殷雄雖說是在嘆氣,但那股氣很驚人,讓劉老五驚得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劉老五臉上露出苦笑,但他很清楚這三人的手段,狼狽地站起身,頭也不回地離開清吧。另兩位女人,則是劉老五喊過來撐場面的,見劉老五離開,自然不好再呆著,猶豫不決地離開。
  “沒想到劉老五是這么沒骨氣的家伙。”胖子喝著果汁,鄙視道,“這種下三濫的家伙,也想跟咱們攀交情,也未免太沒眼力勁了。”
  殷雄將一杯高度威士忌一飲而盡,抹了抹嘴巴,笑道:“史胖子,你也不要這么看不起別人嘛,畢竟人家是帶著好意過來的。剛才你身邊豐腴的妞兒,你沒少揩油。”
  史東眉頭一皺,憤怒地拍著身前的桌子,開心果的殼子向上蹦了數寸,咆哮道:“老殷,我都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喊我史胖子!”他并非被挑破心事,而是很討厭別人喊自己胖子。
  殷雄撇嘴,很滿意成功地激怒史東,得意道:“你是不是姓史,是不是胖子?我說的是事實而已。”
  金鋒將手指放在嘴邊,哭笑不得,“能不能靜下心聽歌,你們見面就掐,累不累?”
  見金鋒出言,其他兩人都不再多言。
  殷雄尷尬地咳嗽一聲,輕聲問道:“鋒少,你剛才去見那個人是誰啊?”
  金鋒目光中閃過一絲淡淡的凌厲,緩聲道:“市委書記宋文迪的秘書。”
  “有沒有背*景?”史東手里抓著一把爆米花,一個個地往嘴里丟,含糊不清地問道。
  殷雄從口袋里摸出一根煙,不屑道:“即使有背*景,難道能比得過金少的背*景?”
  金鋒表情平淡,輕聲道:“去見他,并非為了給他面子,而是給宋文迪面子。”
  史東不解道:“宋文迪要對玉湖生態區下手,那可是要斷了我們的財路,你為何還要給宋文迪面子。”
  殷雄也附和,臉上露出兇悍的表情,沉聲道:“羅美珊那老女人也太沒膽子了,竟然只敢在背地里玩陰的,若不是你攔著,我早就讓宋文迪知道玉湖生態區的水有多深了。”
  金鋒擺了擺手,打斷兩人的抱怨,輕聲道:“記住這里是銀州,不是瓊金,也不是燕京。雖然闖出大禍,也有人幫你們頂著,但是能不用偏激的手段,那就盡量不要用。你倆跟我來銀州,已經有一段時間,怎么還跟幾年前一樣,沉不住氣呢?”
  殷雄訕訕地笑道:“我們也是嘴巴上說說,如何辦,還不是聽金少你的吩咐?”
  金鋒足智多謀,背*景在三人之中,也是最為硬氣的,所以其他兩人均以金鋒馬首是瞻。
  金鋒清聲道:“周末宋文迪會與夏翔兩人去漁場釣魚,若是不出意外的話,那自然最好,若是出了意外,你們必須要手腳干凈一點。”
  史東聽金鋒這般說,目光中閃出興奮之色,對桌上的那些零食,再無欲望,輕聲道:“這次終于愿意讓我們動手了?”
  金鋒點頭,囑咐道:“記住當情況不受控制的時候再動手,千萬不要留下把柄。”
  殷雄露出了然之色,詭異*地笑道:“放心吧,誰還能比咱們更擅長這種事呢?”
  酒吧暫時安靜片刻,旋即播放起一首熟悉老歌,“我給你愛,你總是說不,難道我讓你真的痛苦,哪一種情用不著付出,如果你愛,就愛得清楚……”金鋒嘴角露出笑意,下意識晃動酒杯的速度,隨著隱約的旋律與節奏慢搖起來。
  宋文迪上任之前,為何陸續走了幾任市委書記。很多人總結,這是因為市長很強勢。而那這市長為何能如此強勢呢,很多人并不知道,他有一個很厲害極有手段的秘書。
  金鋒最為厲害之處,在于他整個人變成影子,太隱蔽,甚至連夏翔都不知道,自己能夠在銀州順風順水,逐步掌控市政大權,都是因為金鋒在暗中使力的緣故。
  金鋒是夏翔的影子,換另外一個角度,夏翔何嘗不是金鋒巧借的皮囊?
  若是將官場比作網絡游戲,夏翔是金鋒試水官場的大號,只要這個大號修煉得好,那么金鋒再修煉自己這個小號時,自然事半功倍。
  夏翔并不知道,在他非常信任的秘書眼里,自己其實只是傀儡,關鍵在于,金鋒此人太過狡詐,太會偽裝,聰明如夏翔,卻不知道自己身邊養著一只狡猾的狐貍。
  凌晨三點,金鋒微醺地回到家中,打開燈光之后,他躺在沙發上不想再起來,盯著天花板上的水晶吊燈,嘴角露出一絲陰狠的笑意,他發誓要在十年內趕超那個可惡的家伙,如今已經過了一半時間,自己依舊離他很遠。
  “哐啷……”
  金鋒憤怒地掃翻茶幾上的果盤、煙灰缸等物,迷離的眼神變得堅定。
  擋住自己去路的障礙,一定要清除掉,無論對方是誰,自己會無所不用其極。
  ……
  方志誠回到家中已然深夜,他伸手打開墻邊的開關,廊燈變亮,他掃視鞋架,發現一雙粉色的女士高跟鞋安靜地放在鞋架邊。方志誠心頭一熱,知道秦玉茗今日還住在自己家中。秦玉茗一直有自己家中的鑰匙,想進來自然沒有什么難度。方志誠放輕步子,害怕吵醒秦玉茗。客廳里發出輕哼,方志誠被嚇了一跳,轉身一看,發現秦玉茗端坐在沙發上,嬌俏的眼皮微腫,讓人心生憐意。
  方志誠撓頭,輕聲嘆道:“嫂子,你怎么沒進房睡?”
  秦玉茗面若冰霜,冷冷道:“自然是等你,為何這么晚回來?”
  方志誠違心地簡單解釋:“工作忙碌。”
  秦玉茗杏目瞪圓,啐罵道:“騙鬼!公務員的工作有這么忙嗎?一杯茶,一只煙,一張報紙看一天,莫非那些話都是假的。”
  方志誠無奈笑道:“那是嫉妒,大部分公務員哪里有那么悠閑?只是老鼠屎壞了一鍋粥,能那么逍遙的人,只是少部分而已。”
  秦玉茗見方志誠不承認,輕哼一聲道:“那你身上的酒臭味,怎么解釋?”
  方志誠淡淡道:“酒桌自然也是工作一部分,大部分成績,可不都是酒桌上促成的?”
  “強詞奪理!”秦玉茗見說不過方志誠,有些氣急敗壞,抱著碎花枕頭,便欲往客臥行去,又轉身道:“明天陪我去見一個人。”
  方志誠疑惑道:“誰啊?”
  “徐嬌!”秦玉茗臉上的笑意不知是譏諷還是得意,“人家對你動情了,央求我再牽一次紅線,我怎能狠下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