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438 黃粱美夢成泡影

孫偉銘莫名其妙地在互聯網上火了,一篇《淮南最敢說實話的縣委書記》通過一些比較偏門的論壇發布后,被競相連載。這個帖子之所以傳播得很快,主要擁有幾個特點,截取了孫偉銘在幾次公共場合上的談話經典名錄。
  孫偉銘在這些公共場合曾說過幾個大實話,比如“抓干部隊伍建設,就是抓那些貪污腐敗的害群之馬”;“抓經濟建設,就是抓那些不干實事,坐吃山空的國有企業,讓他們改革進步”……
  加上此前東臺出了一個“四無縣長”,孫偉銘作為縣委書記迅速火了一把,主流媒體這是一個典型人物,對之競相正面報道,宣傳孫偉銘身上的閃光點與正能量。
  這突如其來的贊揚,讓孫偉銘沉浸在云里霧里,他并沒有意識到這其實是有心人設計的第一步。
  周五晚上,孫偉銘接受淮南日報社的記者采訪之后,臉上帶著輕松的笑容,從最近的情勢來看一片大好。撤縣改市的消息已經基本確定,最多半年的時間,自己便可以成為縣級市的一把手,同時順利進入銀州常委會,而且,未來的仕途也將更加通暢。
  誰也未曾料到,天上還會掉餡餅,不知是誰在網上幫自己宣傳了一把,引得媒體將自己譽為最敢說實話的縣委書記。
  當官求的是名利雙收,如今聲名在外,讓孫偉銘無比滿足,他確信自己迎來了人生的黃金時期,不用多久,自己會快速發展。甚至,他有個想法,在三到五年內,升任正廳級也并非不可能。
  孫偉銘現在是正處級,等撤市改縣之后,就能成為副廳級干部,三到五年內若是能成為正廳級,那么在五十歲之前,絕對有希望成為部級干部。對于一般的官員而言,部級干部已然是終極目標。
  孫偉銘坐在辦公桌前,慢悠悠地點閱著諸多新聞以及評論。有個著名的時政評論員如此認為,“為何敢說實話的縣委書記能夠火一把,因為敢說實話的官員太稀少。在以往的認識中,官員都是虛偽的、高高在上的,但突然出現一個能說出真實情況的體制官員,這便足以引起人們的熱議。在很多年前,為人民服務的焦裕祿式官員深受老百姓愛戴;很多年后,老百姓對一名好官員的標準已然放低,只要敢說真話與實話,不說套話與假話,已然足矣……”
  孫偉銘仔細讀了兩遍,琢磨了一陣,暗嘆這名新聞評論員的嘴巴還真夠刻薄惡毒的,看上去在表揚自己,但卻把官場現象鞭辟入里得駁斥了一通,使得自己變成了異類,這可不是一個好現象。人如果太過不合群,很容易被群體所排斥。
  孫偉銘嘆了一口氣,撥通了宣傳部長路遙的電話,沉聲囑咐道:“路部長,有件事情需要你現在開始著手處理。”
  路遙也一直關注著互聯網上關于孫偉銘的各類新聞,她連忙點頭道:“還請偉銘書記指示。”
  孫偉銘報了幾個新聞及評論的標題,道:“盡管現在網絡上對我的評價,大部分是正面中肯的,但我們也要留意那些負能量的新聞,防止有心人利用,以至于好事變成壞事。”
  路遙小心翼翼地記錄下孫偉銘的要求,笑道:“偉銘書記,請你放心吧,我會小心監管輿論。同時利用這次新聞事件,爭取能為東臺再次打響知名度,提升影響力。”
  孫偉銘開心地笑了兩聲,道:“你的經驗很豐富,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將任務完成得很出色。”
  掛斷了電話之后,孫偉銘站起身伸了一個懶腰,臉上露出成竹在胸之色,回顧自己在東臺這么多年的生活,自己幾乎憑借個人能力,一步步從基層走到現在的位置,不僅逼走了老謀深算的錢德琛,而且很快將迎來撤縣改市,東臺發展的功勞簿上*將永遠鐫刻上自己的名字,而自己也順利完成了組織對自己下達的任務。
  按照組織下一步的發展計劃,孫偉銘的戰場將從東臺延伸到銀州,當然,東臺將永遠留在孫偉銘的手中,成為自己最堅持的陣地。按照東臺發展的速度,在多年后從縣級市網上更進一步,成為地級市也未嘗沒有可能。
  孫偉銘腦海中出現了完成的宏偉藍圖,他長長地吁了一口氣,盡管現在東臺還有一些其他派系的勢力,但一種全盤掌握的感覺,讓他信心十足。一旦撤縣改市成功之后,他還會將東臺進行大幅度調整,邢繼科、段暄、方志誠之流,全部清除出東臺,屆時,東臺將成為自己的囊中之物。
  電話鈴聲打斷了孫偉銘的思路,他接通之后,發現是祁少群打來的電話。
  祁少群的語氣有點不好,沉聲道:“偉銘,你在東臺的動靜怎么如此大?”
  孫偉銘淡淡一笑,暗忖互聯網傳播消息的速度果然很快,省里怕是很多人都知道了,他道:“我也不知消息從何處而來,莫名其妙地變火了一把。”
  “嘖嘖……”祁少群咂嘴,“你還被蒙在鼓里,一場大禍正逼近你了。”
  孫偉銘眉頭一挑,警惕地問道:“怎么回事,還請你說清楚。”
  旁觀者清,當局者迷,孫偉銘已經被許多消息夸得云里霧里,因此沒有了往常的警惕與機警,祁少群沉聲道:“最敢說實話的官員,這個名聲太響亮。據說省紀委收到了不少你的舉報信,投訴你在東臺任上不法之事。因此有些領導懷疑是你為了包裝自己,故意在網上發布了一些有利于你自己的帖子……”
  孫偉銘聽出不對勁之處,苦笑道:“當真是冤枉,我怎么會如此無聊,自己炒作自己呢?”
  祁少群嘆氣道:“趕緊動用宣傳部的力量,將網上所有的消息全部刪除吧……”
  孫偉銘心中一涼,突然意識到了什么,喉嚨中一甜,竟然噴出一口鮮血。
  “你怎么了?”祁少群聽出孫偉銘不對勁,問道。
  “沒事,我這就去處理,請你放心,我一定會妥善解決此事。”孫偉銘竭力控制住身體,強忍著與祁少群通完電話。
  不過,電話剛掛完,他便無力地趴在辦公桌上,直到過了數十分鐘之后,才悠悠醒轉。人如果氣急攻心,的確有可能會傷及身體,孫偉銘發現自己被陷害之后,驚怒交加,才會出現剛才那種情形。
  一切如同黃粱美夢,變成了泡影。
  孫偉銘逐漸清醒過來,祁少群的那個電話如同冰水讓自己從高空墜落。
  看上去正面宣傳的那個帖子,其實是包藏禍心,看似夸獎自己在東臺的種種功績,事實上是引起不少人的眼紅。
  人在潛意識里都藏著陰謀論,包括祁少群甚至文首長,或許都認為,那篇帖子是自己主動宣傳的。在祁少群和文書記心中,孫偉銘變成了一個功利心極強,為達目的誓不罷休的人。
  即使祁少群和文書記不這么認為,恐怕也會受到其他人的詰難。
  如同孫偉銘所料,又過了兩三個小時,輿論的風向開始變換。一方面,大量關于“最敢說實話的官員”這個帖子在不斷地減少,另一方面,關于孫偉銘的一些質疑,也逐漸浮出水面。
  “真是一幫無恥之徒!”孫偉銘憤怒地拍著桌子,氣急敗壞地說道。
  他突然有種預感,自己很有可能因為這場幕后之人操控的輿論風波,陷入低谷,原本大好的前程也因此受到重挫。
  市委書記辦公室內正在舉辦書記會,肖富庭、張國鑫、邱恒德等人坐成一圈。
  肖富庭嘆氣道:“關于東臺縣委書記孫偉銘同志的事情,現在情況如何了?”
  市委宣傳部長黃建生沉聲匯報道:“從下午起,帖子被刪掉許多,但傍晚出現其他消息,認為最敢說實話的縣委書記,是孫偉銘故意打出的宣傳牌,用來提升自己的美譽度。”
  肖富庭咳嗽了一聲,道:“我認為,孫偉銘也不一定出于私心,想想數月之前‘四無縣長’,不是為了提升當地政府的影響力嗎?”
  張國鑫皺眉道:“肖書記,對于當時邢繼科的四無縣長一事,你可能不太清楚。是有心人惡意籌劃邢繼科,不過東臺政府反應很快,打了一個漂亮的危機公關戰,扭轉了政府的形象。兩件事不能混作一件事來看。”
  肖富庭臉露不悅,邱恒德咳嗽了一聲,道:“肖書記,我認為此事不能等閑視之,東臺撤縣改市的文件即將下達,若是孫偉銘擔任市委書記,怕是會起到不好的影響。”
  肖富庭聽完此言,臉色變得極為陰沉,他知道現在這個局面,自己也沒有太多辦法,孫偉銘之事給他出了個太大的難題。
  邱恒德繼續道:“現在已經到了危機公關的時刻,我認為為了降低影響,應當對東臺縣委書記的位置進行重新調整!”
  張國鑫點了點頭,默默表示贊同,給肖富庭施加壓力。
  肖富庭掃視其他人,局面危急,這時秘書從門外敲門而入,然后湊到肖富庭的耳邊低聲說了幾句。肖富庭不動聲色,低聲道:“行,東臺在撤縣改市之前,的確需要進行些許調整。”
  不是自己不幫孫偉銘,而是時勢不容自己偏袒,秘書一直在外面關注著輿論風向的變化及省委態度,方才得到情報,省委辦公室準備下發文件,針對東臺縣過度炒作縣委書記一事要嚴肅處理。自己如果此刻若還繼續堅持,難免太不夠理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