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437 捧殺再借刀殺人

與趙清雅沒有戳破那層窗戶紙,自己每次面對趙清雅,心中就藏著一團炙熱的火焰,但一次又一次被她無情地撲滅。而她那御姐特有的魅力,使得誘惑越來越強,讓方志誠感覺總有一天控制不住自己。
  與趙清雅再次同居一室,卻沒有發生什么,回到東臺之后,方志誠始終還是不能理解,自己為什么就敢大膽一點,又想起趙清雅那流暢的過肩摔,方志誠又覺得慶幸,活著還是挺好的。
  將案前的文稿整理了一遍,方志誠還是覺得渾身不舒服,他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苦茶,又使勁搓了搓臉,才將彌漫在體內的蠢蠢欲動慢慢平復下來。
  “邢縣長來了!”詹耀的聲音將方志誠從復雜的狂想中拉了回來。
  方志誠笑道:“請他進來吧。”隨后,起身來到茶幾前,開始泡茶。
  邢繼科進入之后,坐在沙發對面,滿面愁容,方志誠知道邢繼科定是為這幾日孫偉銘通過組織部門頻繁調動人事感到焦慮,越發不動聲色。
  邢繼科終于憋不住,主動說道:“老孫,最近跟發瘋一樣,頻繁得調整正科以上的干部,政府這邊幾乎被他調整了一半,任由他這么妄為下去,政府工作還能正常開展嗎?”
  方志誠對邢繼科很了解,他氣憤的并非調整了那么多政府工作人員,會導致政府工作不暢,而是在乎,孫偉銘將手伸得太長,政府是他的一畝三分地,孫偉銘現在將核心干部全部更換成他的人馬,這豈不是變相地要架空邢繼科嗎?
  方志誠已經熟練地將茶泡好,遞給邢繼科一杯,道:“邢縣長,稍安勿躁。人事工作,縣委書記有話語權,你雖然是政府一把手,但也只有建議權而已。事情已經發生,扯開嗓門喊,那是沒有太多用處的,找到解決問題的辦法,才是如今的關鍵所在。”
  邢繼科點了點頭,抿了一口茶,火氣消了不少,“你說得沒錯,我之所以來找你,也是希望你能給點建議。你一向點子多,希望這次不要讓我失望。”
  方志誠心中嘆了一口氣,邢繼科這話說得有點托大,自己對他好言好語,他還真把自己當成自己的上司了。
  方志誠手指點了點茶杯的杯身,緩緩道:“東臺撤縣改市的消息,不知邢縣長聽過沒?”
  邢繼科知道方志誠消息靈通,眼光一亮,低聲道:“莫非成功了?”
  方志誠不置可否地說道:“原本只是聽到一個消息,但現在從孫偉銘的動作來看,消息十有八*九會成為事實。他已經開始著手為后面的事情做籌備了。”
  邢繼科聽了這話,又急又怒,拍了一下大腿,低聲道:“我就知道,這家伙沒安好心。”
  方志誠擺了擺手,安慰道:“孫偉銘這么火急火燎的安排后路,其實并非什么好事,反而會引起諸多勢力的虎視眈眈。東臺如果成功晉級變成縣級市,不僅是銀州,甚至整個淮南,恐怕會有不少人想將手伸入其中,簡單來說,段暄早在數月前調入東臺,這其實正是說明,有人看中了東臺這塊利益蛋糕。”
  邢繼科搖了搖頭,苦笑道:“你說得我越來越糊涂了,不如簡單直白一點,咱們現在該怎么做,才能夠阻止孫偉銘一家獨大?”
  方志誠搖了搖頭,眼中露出一絲深邃的精光,笑道:“非也,我們不能阻止孫偉銘一家獨大!”
  “嗯?”邢繼科越來越讀不懂方志誠的想法了,“雖說近期孫偉銘沒有對咱們的工作過多阻擾,但一旦他得勢之后,早晚有一天會拿我們開刀,到時候就是兔死狐悲。”
  方志誠暗忖這邢繼科的想法還是太過簡單,慢慢與他分析道:“邢縣長,試問以我們現在的能力再加上段暄,若是真與孫偉銘針鋒相對,最終的勝算能有幾成?”
  邢繼科眉頭一皺,沉吟片刻,道:“沒有五分勝算,起碼有三分吧?”
  方志誠無奈苦笑道:“勝算如此之低,以卵擊石,是最愚蠢的方法,即使慘勝,也有可能被漁翁得利。”
  邢繼科點點頭,道:“那你說吧,究竟用什么辦法才能巧勝。”
  方志誠見邢繼科終究還是冷靜下來,聽取自己的意見,這才將想法和盤托出,“《易經》第六爻名為‘亢龍有悔’,它的意思是,當一個人越是到了鼎盛的時候,越是他處于最危險的時候,現在我們要做的就是,讓孫偉銘盡快達到那個頂點,然后讓他的缺點全部展現出來,到時候就是我們不行動,自然會有其他人眼紅,對他給予各種刁難。”
  邢繼科臉上露出了然之色,道:“我理解你的意思了,有個詞叫做‘捧殺’,你的意思是想讓孫偉銘成為眾矢之的,借其他人之手來對付他。”
  方志誠頷首道:“孫偉銘不過是個縣委書記而已,在東臺位置或許很穩,但放在銀州或者全省,就顯得太微不足道了一點。以我們的力氣扳不倒孫偉銘,那么我們就要借力打力,從外面引入力量,對他給予壓制。當然,前提是,我們需要為孫偉銘吸引更多的仇恨……”
  “吸引仇恨?”邢繼科還是不明方志誠的真實用意。
  方志誠微微笑道:“所謂的捧殺,就是要將孫偉銘包裝成一個完美的人。當一個人太完美,就會引起很多人的嫉妒甚至嫉恨。有了嫉恨之心,便會生出質疑,孫偉銘如果沒有那么完美,這樣就會引起輿論的好奇,會有大量的人追問孫偉銘的真實面目。”
  邢繼科倒抽了一口涼氣,道:“這計謀有些歹毒啊!”
  邢繼科突然想起之前“四無縣長”風波,方志誠的計謀看上去不一樣,但其實仔細想想,卻又是同出一轍。
  引導輿論,這是方志誠的用意所在。
  當初的四無縣長,輿論先開始一面倒,不停地貶低邢繼科,但當巧妙引導之后,輿論頓時一變,原先對邢繼科的貶低,變成了褒贊,現在邢繼科還被不少人稱作大智若愚的四無縣長。
  現在呢,方志誠選擇反其道而行之,一開始試圖夸獎孫偉銘,將孫偉銘宣傳成為一個無所不能,毫無缺點的縣委書記形象,然后再慢慢地拋出一些質疑的聲音,便很容易導致輿論對孫偉銘進行批判、拷問。
  邢繼科親身經歷過輿論的力量,對方志誠的想法表示認同,道:“志誠,我明白你的用意了,無條件支持你。不過,想要把話題炒熱、炒火,恐怕沒有那么簡單吧?”
  方志誠笑道:“當初四無縣長的輿論是誰操縱的?”
  “陳德平?”邢繼科反應很快地說道。
  方志誠點了點頭,道:“陳德平有足夠的資源,對這個方法也很有一套……”
  邢繼科倒抽一口涼氣,苦笑道:“我終于知道當初為何你主動接近陳德平,不會是從那時候起,你就開始琢磨著,用這一招對付孫偉銘了吧?”
  方志誠笑了笑,道:“邢縣長,此話可不能亂說,千萬不能把我描繪成一個罪大惡極的陰謀家。”
  如同邢繼科所猜想的,方志誠其實早在很久之前,便琢磨著對孫偉銘進行反擊,當東臺撤縣改市的消息散播出來之后,方志誠便等到了時機。
  東臺一旦變成縣級市,會引起許多權勢人物的關注,紛紛想要在其中抓取利潤,與那些勢力相比,孫偉銘的能量就顯得太過單薄了一些。
  方志誠這時候對孫偉銘推出輿論炸彈,會點燃導*火索,屆時,不需要自己多施加力氣,自然有人會對孫偉銘出手。
  邢繼科雖然不擅長政*治斗爭,但方志誠對他仔細解釋之后,他終于認清了現實,比起魚死網破式的正面交鋒,借刀殺人更具智慧。
  方志誠為了讓邢繼科心安,繼續給他送了一顆定心丸,道:“邢縣長,東臺撤縣改市之后,若是孫偉銘被排擠出權力核心,屆時你的機會將是最大的。”
  邢繼科眼中閃過一絲光芒,擺了擺手,按捺住心中的喜悅,道:“志誠,此事我心中有數,你大膽去辦吧,我一定會支持你的!”
  成功說服了邢繼科,方志誠心中松了一口氣,盡管現在邢繼科已經淪為自己的傀儡,但在明面上,他還是需要邢繼科撐場面。邢繼科此人還算聽話,但方志誠還是有些顧慮,畢竟人心是很難控制的,若是邢繼科突然失去控制,負面影響是極大的。
  邢繼科出了自己的辦公室,方志誠給陳德平打了個電話過去,有些話在電話中不能講,也講不清楚,兩人約在城區的一個茶樓包廂內,私下探討了這次針對孫偉銘的輿論戰的策略。如同方志誠所預料的,陳德平對此事極其熟悉,兩個小時之后,他便擬定了一個詳細的方案。
  不就之前,因為孫偉銘在幕后下黑手的緣故,陳德平差點被雙規,如今有了報復他的機會,陳德平自然是動用了全部資源。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