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436 這醋勁又濃又烈

方志誠能瞧出黎嫣眼中的失落之色,不過,他的想法簡單而直接,黎嫣與自己有各自的生活,他沒有必要因為朱友明的婚禮,而讓兩個之前就沒有結緣的人再次強拉在一起。對于黎嫣,方志誠只有同學之情,沒有男女之情。
  黎嫣很漂亮,畢業之后早早地嫁給了一個富商,因為經常保養的緣故,因此比同齡人顯得更加出眾,但這也只是與同齡人相比而已,與趙清雅、秦玉茗、沈薇這些成熟的女子相比,黎嫣還是少了幾分那種從骨子里散發出來的自信魅力。
  與黎嫣交流的過程中,方志誠發現這個女人缺乏判斷力,宛如被精心保護的花朵,少了靈魂。或許,這種女人是上了年紀的老男人喜歡的類型,沒有什么太多的想法,只需要稍微使點手腕便能掌握在手中,但卻不是方志誠喜歡的那種少婦類型。
  黎嫣用余光瞄了一眼趙清雅,心中有些驚訝,因為趙清雅是那種自信到骨子里的女人,身上彌漫著很強的氣場,令異性敬而遠之,令同性也為之傾倒。
  坐在黎嫣身側的是一位女同學,她似乎發現了什么,捂住嘴巴驚嘆了一聲,然后看上去有點興奮地說道:“這期的《女人天》雜志看了沒有,剛才與方志誠并肩離開的女人便是封面人物。她可是淮南省排名第一的女富豪,朱友明混得不錯,竟然婚禮能邀請到她。”
  另一位女同學感慨道:“瞧得出來,方志誠與她的關系也不同尋常。唉,人的變化可真夠大的,三年之前,方志誠多默默無聞,轉眼過去,他跟我們不是一個圈子里的人了。”
  黎嫣聽入耳內,五味雜陳,她僅存的優越感完全消失,與苗延正結婚,曾經受到許多人羨慕的眼光,但黎嫣也聽過更多的刻薄之言,老夫新婦,這足以滋生許多謠言蜚語。但她從來不覺得有什么不對,女人靠自己的青春過上好日子,并無什么不妥之處。盡管她表現得很大度,但每次望向自己以前的大學同學,心理上總是高高在上的。
  然而,在方志誠的面前,潛藏在深處的自卑,終究還是慢慢冒出了影子,自己雖然嫁了一個有錢的老公,但畢竟那些錢并不是自己的。另外,也有人過得比自己更好,以其他方式獲得別人的羨慕與尊重。
  方志誠與趙清雅坐在了另外一桌,除方志誠意外,都是瓊金當地的一些企業家,趙清雅與他們相熟,將方志誠介紹給了他們。方志誠坐下之后,湊到趙清雅耳邊,笑道:“雅姐,謝謝你了。”
  趙清雅方才也算是暗中幫方志誠牽線搭橋,讓這些企業家留下點印象,關系網便是這樣一步步建設起來的,吃過一次飯,等下次見面之后,兩人就變成朋友。
  眾人見方志誠雖然比較年輕,但趙清雅對之格外親睞,也就收拾了輕視的心態,等問清楚之后發現方志誠三十歲不到,已經是副處級干部,紛紛夸贊了一番。
  方志誠雖然嘴上不說什么,但心中還是有點飄飄然,人都喜歡聽好話,都不能免俗。不過,方志誠還是很警醒,知道在座其他企業家都是看在趙清雅的面上。趙清雅是什么人,身價數十億,宏達集團的掌舵者,稍微有個動靜,便能引起淮南省經濟的震蕩,其余諸人均與宏達集團在業務上有些來往,或在下游,或在上游,趙清雅的看法會影響他們企業的發展。
  婚禮在六點五十八分開始,整場婚禮仿佛大型的晚會,不僅邀請了瓊金當地著名的主持人作為司儀,而且還邀請了一個過期的女子樂器組合。新郎官和新娘敬完酒之后,方志誠便與趙清雅出了酒店,司機早已等候多時,方志誠與趙清雅并肩坐在了后排。
  見趙清雅神色有些不輕松,方志誠便將白天去宋文迪家中的事情與趙清雅說了些許,趙清雅面色稍霽,嘆道:“謝謝你費心了。宏達集團在早期發展過程中,不可避免地會涉及到些許原罪,比如主營業務商業地產項目前期拿地,如果你不采取些特殊的手段,根本不可能脫穎而出。所以政府若是有心要詳細調查,宏達集團很難全身而退。”
  方志誠徐徐嘆氣道:“企業之所以有違正常流程經營,與政府也有關系,政商之間復雜之處由來已久,一個巴掌拍不響,企業通過特殊途徑獲取優勢資源,還不是因為官員動搖,心生貪欲的緣故。文書記要肅清這種風氣是好的,但切入點不應該在企業,而是從官員的廉潔性入手。”
  趙清雅苦笑道:“每個人的立場不相同,不過,此事應該會平淡下來,集團的公關部已經啟動預案,文書記盡管很有能量,但宏達集團能一步步走到現在,也并非手無縛雞之力。”
  方志誠聽出趙清雅的自信,笑道:“倒是我想得太過膚淺了。”
  任何一個大型企業能夠茁壯成長,都不是一陣風吹起來的大廈,宏達集團在多年之前便名聲鵲起,尤其老佛爺在世的時候,與不少省部級官員相熟,這些官員一部分退下,一部分走入中央,其中不乏受到宏達集團資助,或者與宏達集團某些項目有著切身關系,文書記想要徹查宏達集團的老底,怕是中央某些干部會首先站出來表示反對。
  文景隆恐怕早就看準了這一點,他讓相關部門將目光瞄準宏達集團,更有可能是敲山震虎,通過打壓趙國義身后的趙氏家族,讓卜一仁不要輕舉妄動。
  方志誠回想自己與宋文迪交談時,宋文迪的態度很是古怪,他沒有表現出太擔憂,但也沒有一笑了之。宋文迪肯定是瞧出,針對宏達集團的這場風波,只是浮光掠影的一筆,不會對宏達集團或者趙國義帶來什么實質性的影響,但是呢,他需要表態,在這件事情上要跟卜一仁站在同一個立場,從而反對文書記進入淮南之后放出的第一把火。
  省部級之間的博弈,方志誠未曾經歷過,所以他還無法像宋文迪那樣看得透徹,更無法做到正確的應對。經過此次事情的間接接觸,方志誠突然覺得自己還是有些淺薄,在看待某些斗爭時還是不夠透徹。
  隨著級別的上升,政*治斗爭并不如想象中那般升級到狂風驟雨、不死不休的程度,反而會顯得更加諱莫如深、波云詭譎,難以捉摸。高層之間的角逐,以小見大,爭取的是細節之處,因為身居高位,若動作太大,波及面會很廣,所以他們交手時會更加注意影響,將勝負限制在可控的范圍。
  方志誠沒有說目的地在哪里,趙清雅也沒有問,將他帶到了那間精致的單身公寓。進屋之后,方志誠發現鞋柜內擺放著一雙新拖鞋,暗忖這應該是為自己準備的,便主動換上。趙清雅則進了臥室,將干練的職業裝脫下,換了一身寬松的休閑衣服,隨后在廚房泡咖啡。
  方志誠見趙清雅端著咖啡出來,他抬腕看了一眼手表,苦笑道:“這個時間點喝咖啡會不會失眠?”
  趙清雅托著下巴想了想,道:“那就來點紅酒?”
  方志誠又道:“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多了點究竟,會不會很危險?”
  趙清雅白了方志誠一眼,低聲道:“放心吧,如果你敢做什么膽大妄為的事情,我會給你好看的。”
  方志誠無奈地搖頭苦笑,趙清雅轉身將咖啡倒了,從冰箱里取了冰塊、洋酒與兩只玻璃杯,又準備了點水果,然后來到了客廳。
  方志誠吃著水果,目光清澈地望著趙清雅,從她的身上,方志誠能夠找到一種安全感。
  趙清雅笑道:“盯著我看做什么?”
  方志誠輕佻地一笑,道:“雅姐,我發現你更美了。”
  “油嘴滑舌!”趙清雅一點也不給方志誠面子,“聽說玉茗傳媒集團發展得不錯,《劍俠2》劇組進入影視基地拍攝,引入了人氣。現在已經開始籌備上市,一切都按照你當初的想法在進行。”
  方志誠見趙清雅主動提起玉茗傳媒集團,微微一怔,知道趙清雅是在間接提醒自己,還有一個秦玉茗夾在自己與她之間。趙清雅一直對之耿耿于懷,只是從來沒有直接表露出來而已。
  方志誠也不點破,笑道:“雅姐,你也是傳媒集團的大股東之一,若是傳媒集團能夠成功上市,你也能分一杯羹。”
  趙清雅擺了擺手,道:“好吧,等上市之后,我就將股票全部拋掉。”
  方志誠愕然無語,苦笑道:“雅姐,你沒必要這么狠吧。”
  趙清雅見方志誠手足無措,解了心中的小郁悶,笑道:“我啊,就見不得你對秦玉茗好!”
  她說完這句話之后,美眸流轉,方志誠咀嚼著她話中之意,心動不已。
  雅姐在吃醋,對,這醋勁又濃又烈,最是讓人魂銷。r1058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