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435 撤縣改市的機會

數月不見戚蕓,發現她清瘦了不少,方志誠想想也能理解,戚蕓性格要強,進入一個新的環境,肯定發揚她那拼命的精神,一門心思再在新的工作中。不過,現在對于戚蕓比較尷尬的是,李思源離開了省委書記的位置,新到了一個性格極其剛烈的文景隆,戚蕓原本是由李思源破格提拔至省委督查室,這不僅使得戚蕓的位置有點尷尬。
  與戚蕓溫存一番之后,兩人互相說了些近況,戚蕓對于方志誠既是上下級,又是情侶,彼此有共同話題,溝通起來毫無障礙,甚至還能為對方出謀劃策。
  方志誠知道戚蕓近期工作不太如意,低聲道:“要不我跟文迪書記說說,讓你去瓊金市委辦擔任職務,也就沒有那么多麻煩了。”
  戚蕓伸出一根玉指在方志誠的胸口繞了幾個圈,然后挺身坐了起來,在身上套了一件衣服,搖頭笑道:“志誠,我可不能打退堂鼓,當初思源書記可是花費很大力氣,才將我安排在督查室的,這半年還沒到,我就要調動,不僅辜負了他的厚望,還會讓人恥笑。”
  方志誠無奈搖頭,苦笑道:“你啊,就是性格太要強,其實女人沒必要那么拼,既然在督查室工作得不如意,換個工作又何妨?”
  戚蕓臉上露出凝重之色,低聲道:“我在督查室,可是有任務的。”
  方志誠微微一怔,腦筋一轉,這才恍然大悟,自嘲地笑道:“我明白了,倒是我自作聰明了。”
  戚蕓之所以在李思源即將離開省委的關鍵時刻被安排在省委督查室,若是深思原因,恐怕是為了在省委關鍵位置安插一個心腹之人。督查室處長的官位不大,不顯眼,但是采集省委重要會議情報的關鍵渠道,戚蕓被安排在這個位置,被賦予了使命,那就是充當耳目,及時地將省委的關鍵信息傳達給宋文迪等人。
  當然,這個身份不好扮演,第一,需要足夠的能力,要爭取同事及上級領導的信任,第二,需要反應快,有很強的洞察力,對一些政策的解讀有自己的想法與判斷。
  戚蕓是一名女性,被安排在這個位置上,性別可以更好地掩飾她。從近幾個月的情況來看,戚蕓很快融入到工作之中,并在一些重點工作上,展現了女性特有的細膩,深受省委辦幾個領導高度贊賞。
  戚蕓是由東臺調到省委辦的,之前是省直管干部,盡管她在東臺的某些執政思路與宋文迪保持一致,但她的父母都是老一輩干部,這也沖淡了她身上的派系色彩。
  隨后戚蕓又問了一些東臺的情況,因為在東臺工作了好幾年,戚蕓雖然離開東臺,但對那里的時局還是很關心,同時方志誠簡單說了一些變化,她便能夠大概了解東臺的深淺。
  戚蕓蹙起眉頭,沉聲道:“沒想到連段暄也不是孫偉銘的對手,我實在太意外了,孫偉銘以前隱藏得還真夠深的,欺騙了所有人。大家都以為他沒有關系,沒有資源,誰知他竟然與新任省委書記牽上關系,現在可是鯉魚跳龍門了。”
  方志誠也感慨道:“孫偉銘在東臺很強勢,據說市里正在計劃為東臺升級努力,這兩年人口膨脹速度很快,已經瀕臨撤縣設市的標準,新上任的市委書記肖福庭甚至還計劃增設常委,為東臺縣委書記量身打造一個常委席位。”
  按照1993年,國務院國發(1993)38號文《國務院批轉民政部關于調整設市標準報告的通知》的要求,縣級市的要求為,每平方公里人口密度400人以上的縣,縣人民政府駐地所在鎮從事非農產業的人口,不低于12萬,縣總人口中從事非農產業的人口不低于30%,并不少于15萬。可以設市撤縣。
  這兩年東臺外來人口大量入駐,使得縣城的非農業人口數量暴增,再加上市里一直高度關注東臺的發展,早在一年前便開始籌備,試圖將東臺升級為縣級市。縣級市一旦申報成功,孫偉銘便可以一飛沖天,后期仕途之路暢通無阻。
  當然,這對于方志誠也是好事,縣級市的行政級別要提高半級,也就是說,方志誠現在是副處級干部,撤縣改市成功之后,他將成為正處級干部。
  但嘗到最大甜頭的無疑是孫偉銘,他是縣委書記,一旦撤縣改市,所有的功勞將全部堆到他一個人的身上,至于邢繼科、段暄等人,也只是陪襯而已。
  同時在市委層次來看,東臺一旦撤市改縣,將擁有許多縣級市的特權,實質運作中,縣級市可以選擇更適合自己發展的自主選擇權并,能在將來升為地級市。孫偉銘在操縱東臺時,將擁有更多的自由選擇權。
  戚蕓跟方志誠談起東臺撤縣改市的事情,方志誠心中了然,她是在提點自己東臺的這個申請怕是已經上過常委會,只等時機恰當便會被公布。
  同時,方志誠心內一片恍然,理解為何宋文迪讓方志誠在東臺停留半年到一年的時間,一方面是為了穩定銀州的時局,另一方面是希望方志誠能借這股勢頭往上再走一步。若是方志誠能以正處級的位置調動,可選擇性又變得大了許多。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心中有些郁悶,與孫偉銘陸續爭斗了有兩年,最終自己所做的努力,還是為他做了嫁衣,這種心情有誰能知曉呢?
  不過,轉念細想,這就是官場法則,永遠是大魚吃小魚,小魚吃蝦米,只有等自己成長到足夠的強大,才能扭轉官場法則,讓法則為自己服務。
  戚蕓已經穿好衣服,笑道:“你晚上不是要參加婚宴嗎,現在已經五點半,如果你不起床的話,恐怕要遲到了。”
  方志誠臉上露出苦笑之色,感慨道:“時間過得也太快了一點吧,我還沒回過神呢,已經過去兩個多小時了。晚上要不你還在這里等我?”
  戚蕓連忙搖頭,笑著拒絕道:“那可不行,我現在住在父母家中,若是不回去的話,定是要讓兩位老人擔心了。”
  方志誠伸了個懶腰,從床上一躍而起,問道:“為什么跟父母住,沒跟曹彰住在一起嗎?”
  戚蕓沒有隱瞞,臉上露出些許厭惡之色,道:“他太不愛個人衛生了,我跟他一日也過不下去。”
  方志誠笑了笑,沒有說什么,自顧自地穿好了衣服,見戚蕓坐在座椅上托著下巴走神,搖頭道:“你跟曹彰也不能總這么僵著,要不就分手吧?”
  戚蕓盯著方志誠看了一陣,嘴角露出一抹笑意,道:“你怎么就這么巴不得我離婚,難道不怕我離婚之后會纏著你嗎?”
  方志誠揮了揮手,無所謂地聳肩,道:“蕓姐,只要你高興,纏著我又何妨?”
  戚蕓幽然吐了一口氣,道:“還是不要說那些掃興的事情了,我跟曹彰的事情,你也不要太操心,我會處理好的。”
  方志誠點點頭,道:“瓊金現在波云詭譎,蕓姐你凡事要小心注意。”
  戚蕓聽得出方志誠的真心實意,道:“放心吧,我沒你想象得那么脆弱。省委雖然說斗爭更加險惡,但只要萬事注意,不強出頭,就不會有太大的問題。而你在東臺身居高位,即使你想低調,也難免遭到別人的記恨,所以更加需要小心籌謀,將事情想得更加細致些。你與顧源的矛盾,我前幾日詳細與他溝通了一下,基本已經化解,這次你回到東臺與他在詳談一番,這是一個不錯的人,就是心高氣傲了一點。”
  方志誠腦海中閃過顧源那張古板的臉,心中有些不舒服,但沒有回絕戚蕓的好意,點頭笑道:“放心吧,我會與顧源好好聊聊的。”
  六點左右,方志誠來到朱友明舉辦婚禮的酒店,這是瓊金最好的五星級酒店之一,婚禮的場面極為宏大,可見朱友明下了不少血本。方志誠在迎客區見到朱友明,遞上了份子錢,見朱友明忙著招待客人,便笑著獨自進了禮堂內。每個桌位上安排了席卡,方志誠在大學同學的那桌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其余座位上已經坐了幾人,都是大學時代的同學,方志誠與他們彼此寒暄了幾句。
  又等了十來分鐘,黎嫣婷婷裊裊地坐在了方志誠的旁邊,主動打招呼道:“志誠,沒想到你來得那么遲。”
  方志誠知道黎嫣肯定早就到了,之前陪著新娘化妝,所以才一直沒有入席,他笑著解釋道:“有點事情處理,所以這才趕到,不過沒有錯過婚禮開始,不算過分。”
  黎嫣想了想,正準備將自己老公請他吃飯的事情說出,這時一位氣質極其高貴的女人站在方志誠的身后,輕輕地將手搭在他的肩膀上。方志誠回首一看,竟是趙清雅,與黎嫣匆匆打了個招呼,然后跟著趙清雅去了另外一桌,只留下有些不知所措的黎嫣及其他同學。r1058
  重要提示:如果書友們打不開老域名,可以通過訪問備用域名閱讀本站小說。備用手機站點: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