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434 混合型投資平臺

與趙清雅掛斷電話之后,方志誠給宋文迪打了個電話,因為是周末,宋文迪在家中休息,方志誠攔了一輛出租車來到宋文迪在瓊金的家,剛進小區,便碰見文鳳,兩人寒暄了一陣,方志誠先行往她家中行去。
  有一段時間沒有見到文鳳,她似乎變年輕了,四十多歲的女人,若用風韻猶存卻是不太恰當,文鳳看上去從來沒有老過,那種精致成熟的女人味道,如同熟透了的荔枝蜜,讓人嗅上一口,回味無窮。
  上樓的時候,方志誠心中琢磨著宋文迪與文鳳的夫妻關系,不僅暗嘆了幾聲,這對因為政治結緣的夫妻,彼此各自生活了多年,膝下無子,真住在一起,又能有什么感情呢?
  摁響門鈴之后,小燕過來開了門,笑道:“方哥,你終于來了,等你許久了。”
  方志誠連忙揮手,打趣道:“對不起,對不起,讓小燕等了這么久,是我該死!”
  小燕瞪起眼睛,嘴巴嘟起來,羞惱道:“我才不等你呢,是文迪書記等你,你可不要多想呢。”
  言畢,小燕搖著纖細的身材,往廚房里去了。方志誠雖然第一次來宋文迪在瓊金的住所,但表現得像熟客一般,自己在鞋柜里找了一雙供給客人穿的拖鞋,然后緩步來到陽臺,不出所料,宋文迪早已開始煮茶,鼻梁上架著眼鏡,正在緩緩地翻動報紙。
  讀書看報,是宋文迪在閑暇時主要做的兩件事。
  方志誠沒有打斷宋文迪,自顧自地坐在宋文迪的對面,提起茶壺,給宋文迪半滿的茶杯里,續了點熱水,宋文迪緩緩地將報紙放在一邊,低聲問道:“銀州的時局如何?”
  方志誠見宋文迪開門見山的問自己,也就不繞彎子,嘆道:“肖書記上任之后,果然手段不斷,以葉家的老謀深算,也只能暫避鋒芒。國鑫市長與他或明或暗地交手數次,均吃了點小虧,最明顯的便是城區的幾個重點項目,管轄權全部被肖書記帶來的兩名副市長給接了過去。肖書記的魄力十足,下一步恐怕就要針對下屬縣動手術刀了。”
  宋文迪點點頭,道:“恒德前幾日跟我打過電話,肖富庭擁有文書記的支持,表現得非常強勢。不過,此人在經濟發展方面,視野有些保守,對于銀州的長期發展,難以起到積極的作用。新官上任三把火,張國鑫原本想要給他下馬威,不料賠了夫人又折兵,咱們還是靜觀其變吧。等到時機成熟的時候,我會想些辦法,對肖富庭施加一些壓力。銀州前幾年打下的基礎,不能因為他的到來而停滯不前。”
  方志誠見宋文迪成竹在胸,笑道:“銀州在您的布局之下,三年時間已經成熟,那么好的局面都控制不好,除非肖福庭昏了頭。”
  宋文迪淡淡地笑了笑,方志誠的話說到了他的心里,宋文迪在銀州的時間不算長,只有三年,但這短短的三年,他給銀州帶來了活力與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城市視野。按照既定的發展規劃,銀州在五年之內必定有很大的發展,這是他的心血所在,也是政績所在。正是因為他在銀州的妙手回春,才使得李思源能夠放心地將李系人馬全部托付給宋文迪。
  兩人隨后聊了一下省委的動態,卜一仁與新任省委書記文景隆爭斗得厲害。省委干部現在人人自危,神仙打架小鬼遭殃,宋文迪與卜一仁在暗中合作,對文景隆進行回擊,使得現在的局勢逐步平穩下來,但從長期來看,沒有一年半載,淮南省官場很難恢復到當初李思源在時的和諧。
  文景隆是軍伍出身,身上散發著鐵血之氣,行事風格與李思源完全不一樣。李思源是專家型的官員,是研究經濟發展的大師級人物,文景隆對經濟研究不多,在軍政發面很有影響力,是北方派系重點培養的官員,所以進入淮南之后,重點對黨務工作進行了強勢的梳理,導致崗位調整幅度很大。
  宋文迪雖說是李系的核心人物,但文景隆現在將注意力全部落在卜一仁的身上,對宋文迪采取拉攏策略,暫時沒有直接的碰撞,不過,等文景隆利用黨務徹底站穩腳跟,宋文迪便是下一個目標,宋文迪必須要在此之前,做好萬全的準備。
  方志誠借著與宋文迪閑聊的契機,將文景隆調查宏達集團的事情,擔憂地訴說了一番。宋文迪皺眉道:“文書記也太操之過急。國義省長盡管是趙家的長子,但與宏達集團沒有任何利益牽扯,據我所知,他從未替趙家牟取私利。文書記調查宏達集團,若是被有心人利用,恐怕會導致一個有潛力的企業受到傷害,牽連到幾萬人的就業、生存,實在太不明智。”
  方志誠認同道:“宏達集團現在是淮南數一數二的企業,政府應當給予它一定的保護,否則,這會嚴重影響企業對政府的看法。”
  宋文迪點頭道:“放心吧,此事我會協調解決。”
  方志誠見宋文迪愿意為宏達集團解圍,暗自嘆了一口氣。雖然趙國義與宋文迪不屬于一個陣營,但從方志誠的角度出發,他都將這兩人看成自己人,所以見兩人能在某件事情上達成一致,自然心中高興。
  又說了一陣,文鳳買完菜回來,方志誠站起身準備幫著做飯,卻是被文鳳給攔住,讓方志誠陪著宋文迪聊天。方志誠笑著說道:“能吃到文行長親自做的飯菜,這是一種榮幸。”
  文鳳笑道:“行長又如何,都是人,衣食住行件件都不能少。”
  方志誠在廚房內看了一陣,見文鳳手腳麻利,也就不再多言,繼續回到陽臺陪著宋文迪說話,等了半個小時,餐廳內飄來濃郁的菜香,方志誠沒有吃早飯,的確有點餓,上桌之后,吃相也就稍微放肆了些,落入文鳳眼中,卻是十分高興,她偶爾下一次廚,客人如此賞光,這是一種變相的嘉獎。
  飯桌上,聊到了東臺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事情,文鳳評價道:“通過去年的摸索,招商公司已經建立了一套合理、科學、嚴謹的流程,對于選擇投資的企業有獨到的眼光,省行在去年也將招商公司作為淮南金融體系的一大亮點進行推薦,預計在今年下半年,會逐步放寬政策,對招商公司放開限制,給予更多的貸款優惠。”
  方志誠心中一喜,招商公司如果能得到省行的大力支持,發展速度還能提升,他笑道:“文行長,我還有一個想法,如果省行愿意的話,招商公司會試圖走出東臺、銀州,甚至淮南,進入全國金融市場進行競爭。”
  文鳳微微一怔,對方志誠的大膽早已習慣,她笑道:“招商公司如何進入全國呢?”
  方志誠笑道:“如果省行能夠放寬投資縱深,招商公司將建立代*理渠道,面向全國擴張,擇選有潛力的企業進行培育。打個簡單的比方,招商公司的總部在東臺,但客戶卻會面向全國。”
  文鳳沉吟片刻,道:“這有點困難,如果跨省的話,需要央行進行審批,已經不是我能做主的。不過,此事我會幫你爭取,若是從淮南走出一個全國性的政府投融資平臺,這也是淮南金融體系的一次創舉。”
  方志誠對文鳳的大局觀感到欽佩,若是從銀行系統一步步走上來的官員,很難有文鳳這樣的魄力與眼界。方志誠道:“我會安排人盡快制定一份詳細的方案書交給您。”
  宋文迪在此期間沒有多言,見兩人說得差不多了,笑道:“瞧你們聊得熱火朝天,我都插不上嘴了。”
  文鳳瞟了宋文迪一眼,夾了青菜放入宋文迪的碗中,低聲道:“你不需要說話,吃飯吃菜便好。”
  宋文迪自嘲地笑了笑,心中卻是暗嘆這方志誠倒也厲害,能讓自己這難搞定的老婆對之親睞有加,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文鳳對方志誠之所以評價這么高,那是有原因的,去年東臺招商公司的成立,不僅盤活了東臺當地的經濟,同時也給淮南省金融系統帶來了一番論戰與激辯,文鳳安排專家對這套模式進行了嚴格的論證,認為這是地方經濟一次有意義的創新,并作為淮南省華夏銀行的年度亮點上報到央行,獲得了高度贊賞。
  文鳳去年剛剛擔任行長,不少人認為文鳳不合格,沒法適應承擔這一重任,利用東臺招商公司這一個項目合作,文鳳贏得了同事及上級部門的認可,她成功地鞏固了自己的地位。
  文鳳現在堅信,東臺招商公司這一半商半政的混合型投資平臺,將是未來銀行系統的一個重要增長點與業務重心,所以文鳳才會對這一模式的提出者方志誠,格外的看重。
  離開宋文迪的住所已經下午三點半左右,方志誠按照短信上的地址來到一個不起眼的酒店,摁響門鈴沒多久,一張熟悉的臉蛋映入眼簾,方志誠面帶微笑,迫不及待地將佳人擁入懷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