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431 太陽仍照常升起

“吳總,可是你喊我上來的,事到如今,現在再說這些豈不是笑話?”方才吳海燕在衛生間里打電話,方志誠陸續猜出一些,吳海燕今天之所以如此主動,那是因為蔣釗故意逼迫的緣故,她才會如此放得開。
  吳海燕骨子里是一個很正經的女人,并非那種浪蕩的女人,若不是受到了很大的刺激,如何能做出如此違背道德,離經叛道的事情?方志誠重新回到酒店之前,或許猶豫過,但現在弓箭已經離弦,他又怎能再游而不決?
  吳海燕將一張俏臉搖得如同撥浪鼓,她痛苦地說道:“一切都是我錯了,我不應該招惹你,但我有家庭,我不能對不起蔣釗……”
  方志誠不理睬吳海燕,將她攔腰抱在懷中,任憑她粉拳如同雨點般砸在自己的身上,淡淡地說道:“人有時候要自私一點,比如現在,我若是放過你,那就是對不起我自己。而你,要學會自私,既然已經決定跳出泥淖,又何必還讓污泥沾身呢?”
  吳海燕被方志誠緊緊地抱著,她感覺身體突然沒有了力氣,與方志誠肌膚接觸,能夠清晰地嗅到他身上傳來的陣陣熱氣。
  “我不能對不起他?”吳海燕紅唇咬著牙,“我是那么的愛他……”
  方志誠嘆氣道:“你愛的是曾經的他。換個角度,如果當初你遇見他的時候,他就跟如今一般,生活難以自理,你還愿意嫁給他嗎?”
  方志誠之言帶著很強烈的冷漠感,但也說出了事實,他柔聲勸道:“現在的你如同一朵盛放的牡丹,他不是當初的他,沒有了自信,沒有安全感,與你在一起只有無盡的失落、懊惱與擔憂。于你于他,快刀斬亂麻都是一件不錯的事情。”
  “而我,愿意做那把快刀!”
  吳海燕閉上了眼睛,晶瑩地淚珠悄然滑落,“我終究還是做了一個壞女人。”
  方志誠搖頭道:“壞女人也并非那么容易做,吳總,你這輩子也做不了。”
  吳海燕見方志誠說話沒有那么多的戾氣,沉聲道:“方縣長,今天是我招惹了你,我愿意給你,但只此一次,從明天起,咱倆就權當事情忘記,如果你不答應我的話,我今天就是死,也不會讓你得逞。”
  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也罷,快刀能斬風,風斷了,塵沙哪還能舞。”
  吳海燕沒聽明白方志誠意思,突然感覺到一陣劇痛,瞪大了眼睛,怔怔地望著方志誠,哪里想到方志誠來得這么快?
  ……
  昨晚睡得極晚,吳海燕起床的時候已經到了十點多,她在床上躺了片刻,怔怔地望著天花板,輕輕地吐了好幾口氣。
  與方志誠的故事終究還得翻篇,但想要忘記卻是很難,自從蔣釗出事之后,她再也沒有品嘗過這歡好之事,偶然品之,如同一抹蜜糖,讓她記憶深刻,難以忘卻。
  人一旦戳破了那層窗戶紙,會想開許多,對于丈夫蔣釗,吳海燕是有責任的,她不會與蔣釗離婚,要照顧好蔣釗,但她又得追求幸福,不能因為蔣釗的事情,放棄自己對生活的信心。
  終于,吳海燕伸了個懶腰,還是起床,若是有人在旁,可以發現她嘴角帶著一抹笑意,隨意披了浴袍,赤著腳來到衛生間,這才發現自己的頭發亂糟糟,臉頰兩側多了一抹紅霞。她打開水閥,往臉上撲了些,試了試溫水,然后用毛巾蘸了水,在臉上細細抹了一陣,又覺得身上汗膩膩的,嘆了一口氣,將浴袍褪去,踏入洗澡間,將身體細細地沖洗一陣。
  洗完之后,她對著鏡子,發現自己宛如容光煥發,隨后取出一把梳子慢條斯理地梳理頭發,這種安然的感覺,已經許久沒有經歷過,讓她格外覺得舒服。
  洗漱完畢,再穿戴整齊,吳海燕提著皮包來到前臺準備退房,服務員查了查房間號,道:“您好,這間客房暫時沒法退,因為已經有人付了一個月的房費。”
  吳海燕微微嘆了一口氣,取回了那張房卡,淡淡笑道:“行吧,那就不退了。”
  等出了酒店的大廳,一道強烈的陽光灼目,吳海燕低聲道:“果然,今天是晴天,太陽仍照常升起。”
  ……
  朱友明的婚禮如期舉辦,方志誠也抽出時間,提前一天來到瓊金。朱友明安排司機在車站接到了方志誠,直接來到酒樓。沒有所謂的單身派對,現場變成同學聚會,因為朱友明和王美嘉是大學同學,所以他們邀請同學在酒樓提前擺了一桌,算作提前招待宴請。
  朱友明見到方志誠,笑呵呵地抓住他的手,道:“就等你開席了。”隨后,方志誠入席坐在朱友明的右手邊。其余眾人見了都很是詫異,能瞧出朱友明對方志誠另類相待。
  王美嘉知道朱友明與方志誠的關系,等白酒滿杯,眾人喝完第一杯之后,主動微笑著與方志誠道:“志誠,對于之前發生的事情我深感抱歉,是你友明最好的朋友,希望你能原諒我。”
  王美嘉說這些話,聲音不大,只有朱友明與方志誠能聽見,方志誠大度地擺了擺手,寬容地說道:“你沒有對不起我什么,作為友明的死黨,我會永遠堅定不移地站在他身邊,無論他做了什么選擇,我都會表示支持。”
  王美嘉臉上復雜的表情一閃而過,自己當初被林壑欺騙,使得被朱友明被羞辱,還是方志誠出面相助,這是她心中永遠的傷疤,在方志誠的面前,有種赤身**,毫無遮掩的感覺。不過,王美嘉知道,要讓朱友明完全原諒自己,必須要獲得方志誠的認可,所以她才會主動放棄尊嚴,給方志誠敬酒。
  方志誠的回答看似大度,但同時也表明了立場,自己對王美嘉無所謂原諒還是不原諒,一切都以朱友明的角度來出發,如果有一天朱友明若是對王美嘉做了對不起的事情,方志誠還是會毫無保留地幫助朱友明。
  朱友明聽了心內一片火熱,暗忖這方志誠果然夠義氣,主動與方志誠連干三杯。方志誠不勝酒力,但也只能硬著頭皮與他應付了三杯,喝完之后,便找借口往衛生間行去。
  坐在王美嘉右手邊的是一個漂亮的女人,方志誠進入包廂內之后,她的目光便始終鎖定在他的身上,那雙漂亮迷離的眼睛,泛著水汪汪的愛慕之色。此女不是別人,正是當初在大學時代追求過方志誠的黎嫣。
  王美嘉與黎嫣在大學時代是閨蜜,畢業之后也保持聯系,所以結婚的時候也重點邀請了黎嫣。黎嫣第一眼見到方志誠,就覺得他的變化實在太大了,方志誠在大學時代因為不太注重打扮,所以外貌不顯得出眾,在女生中的人氣甚至還比不上家境不錯的朱友明。
  但社會的磨礪,讓方志誠如今舉手投足散發著成熟男人的穩重與大氣。方志誠嘴角會習慣性地帶著微笑,這種微笑不是敷衍,也不是討好,而是一種淡然與自信,至于方志誠的目光比以前更加清澈了一些,仿佛有種讀懂人心的魔力。
  黎嫣觀察方志誠的時候,每次當他將目光似有似無飄向自己的時候,她就趕忙躲閃過去,因為若是讓自己的眼神與之碰撞,很有可能會被吞噬。
  黎嫣有點魂不守舍,她開始懷疑和檢討自己。盡管自己在大學時代曾經暗戀過方志誠,但也不至于在見到他之后,如此茫然失措,而且自己可是已經嫁做人婦,沒有資格再追求方志誠了。
  正當她神游物外之間,王美嘉用胳膊肘拱了拱黎嫣,低聲問道:“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黎嫣甜甜地笑道:“沒事兒,我很好。”
  王美嘉對黎嫣與方志誠的事情一清二楚,低聲道:“現在看了,發現你和方志誠挺般配的,我有點欽佩你的眼光,當初全班可是只有你一個人慧眼識珠,對這個榆木疙瘩有想法。”
  黎嫣白了王美嘉一眼,沒好氣地說道:“別胡說八道,都已經是過去式了。”
  王美嘉感慨地說道:“當初全班男生不多,但也不少,咱們女生對男生拍過號,誰也沒有看好方志誠有什么前途,因為他要錢沒錢,要勢沒勢,轉眼之間,才過三年,他現在已經是個副處級干部了。嘖嘖,這可得讓多少人大跌眼鏡啊。”
  黎嫣笑道:“你的眼光也不錯,朱友明不是混得也很好嗎,身價數千萬的老板,這才幾年啊?”
  王美嘉美滋滋地笑了笑,幸福地瞄了一眼朱友明,低聲道:“就可惜人長殘了,嚴重發福,體重嚴重超標,不是當年的翩翩少年了。”
  朱友明敬完了酒,見王美嘉和黎嫣正在親密地說話,哼了一聲,說道:“你們在說什么呢?”
  王美嘉微笑道:“黎嫣在夸你變得有氣質了呢。”
  朱友明拍了拍肚皮,嘿嘿笑道:“氣質是什么?男人有了錢,就變得有內涵有深度了。”
  “庸俗!”王美嘉白了朱友明一眼,“你啊,還是不懂女人的心思。”
  朱友明見方志誠解手回來,笑道:“我不懂,但一個人懂,那就是志誠,來來來,給大伙講講,究竟什么是女人的心思。”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