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430 只為等待良人歸

(番外五:良人不歸,可進3群閱讀,群號:416122428)
  吳海燕一直絮叨地說個不停,原本在方志誠的心中,她是一個挺安靜內斂的女人,現在想想,大約是此前吳海燕對自己一直保持著警戒,所以沒有將心里話全部說出來。方志誠靜靜地聆聽,暗嘆多了一些煙火氣的吳海燕反而更加有女人味了。
  方志誠翻了翻手腕,暗忖時間不早,吳海燕瞧出了方志誠心中所想,突然問道:“莫非你今天還打算回去?”
  方志誠灑然笑道:“不然呢?莫非吳總愿意讓我留宿?”
  吳海燕的醉意消掉不少,回想自己所作所為,有點心虛地說道:“你可別多想,我這樣的女人,你千萬別招惹。”
  方志誠微微一怔,疑惑地笑道:“吳總,你為什么要這么說?”
  “紅顏禍水,你沒聽過嗎?”吳海燕面色一黯,自嘲地笑道,“從我懂事起,我就發現一個現象,只要離我很近的人,都會莫名其妙地受到傷害。比如我的初戀,他跟我相處不到一個月,便被一群人警告,讓他不要再接近我。還有蔣釗,他出事的原因至今還有很多疑點,有不少人說,那并非一次意外,而是有心人策劃的一場陰謀。”
  方志誠輕嘆一聲道:“吳總,你認為蔣釗之所以出事,是有人故意加害于他?”
  吳海燕眼中噙滿淚水,嘆道:“這件事藏在我心中許久了,蔣釗出事之前便有人發短信給我,讓我……如果我不愿意的話,他就對蔣釗動手!”
  方志誠凝眉問道:“你還留著那些短信嗎?”
  吳海燕苦笑著搖頭道:“事情已經過去很久了,他也沒纏著我,我害怕蔣釗發現,所以早就將那些短信全部給刪掉了。不過,我現在經常做噩夢,因為蔣釗出事完全是因為我的緣故……”
  方志誠終于知道吳海燕為何當蔣釗出事之后,始終不離不棄,一方面建立在兩人此前很深厚的感情基礎上,另一方面,則是因為吳海燕認為蔣釗出事,有自己的責任,她心中有著歉意與愧疚。
  方志誠安慰道:“吳總,你沒有必要將過錯全部抗在自己的肩上,誰也不知道真相是什么?即使真因為你,蔣釗才出事,那也不能怪你,只能怪那個肇事者太心狠手辣。”
  吳海燕自嘲地笑了兩聲,道:“我現在很后悔,早知當初,我就委身于他便好,與蔣釗一輩子的健康相比,我的清白又算得了什么?”
  方志誠連忙說道:“吳總,你千萬不要這么去想,如果你當時低了頭,被蔣釗知道之后,對你倆的傷害絕不比現在輕松。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何必往前去看。我瞧得出你與蔣釗感情深厚,但你們畢竟才在一起生活了數年,你們各自有十幾年甚至幾十年要去經歷,何不暫時妥協,給彼此一個海闊天空的選擇?”
  吳海燕緊緊地咬著嘴唇,痛苦地說道:“我辦不到……”
  方志誠見吳海燕極其痛苦,心中也是十分同情,湊過去輕輕地將吳海燕攬在了懷里。吳海燕身上散發著如幽蘭般的清香,讓方志誠心動不已,不過,他心思一片清明,沒有太多的想法。
  過了許久,吳海燕輕輕地推開方志誠,見自己的淚水沾濕了他肩頭大片衣衫,抹干凈淚水,道:“謝謝你,我哭了一把,現在心情好多了。”
  方志誠往后退了一步,笑道:“我的肩膀永遠為你敞開。”
  吳海燕點了點頭,道:“我記住了,可不要反悔。被我纏上可不是一件好事。”
  方志誠笑了笑,不知為何覺得吳海燕的眼神火辣辣的,房間的氛圍有點壓抑,吸了吸鼻翼,道:“吳總,再這樣繼續聊下去,我怕會出事,索性我便走了。你好好在這里休息吧,天氣預報說,明天不會是陰天,太陽照樣升起。”
  吳海燕掩口笑謔道:“莫非陰天,太陽就不照常升起了?”
  方志誠搖了搖手指,道:“人的眼睛雖然能看見許多東西,但還是有限的,看不穿烏云,看不透厚墻,所以既然有些東西看不見,何不就權當他不存在?”
  吳海燕知道方志誠是在間接開導自己,笑著說:“我理解你的意思了,遮一只眼閉一只眼,糊涂點做人,這樣可以活得更理直氣壯一些。”
  方志誠點頭微笑道:“你何必說破?還是太清醒了一些。”
  等方志誠離開酒店房間之后,吳海燕有種悵然所失的感覺,按照正常邏輯,任何一個男人都不會放棄今晚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
  方志誠出了酒店,并不覺得后悔,他警戒地往四周看了看,總覺得暗處有一雙眼睛在盯著自己,花綻露的事情給方志誠上了一課,美色當前,他也得考慮安全,不能被一時的**沖昏了頭腦,因為現在東臺一點也不太平,不知有多少人站在暗處緊盯著自己。
  方志誠站在路邊等了片刻,遠處駛來一輛出租車,他伸手攔了攔,出租車剛準備停下,方志誠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翻開一看,是吳海燕打過來的,方志誠接通電話,傳來吳海燕充滿誘惑力的聲音,“我等你。”
  出租車依然停在路邊,方志誠沒有猶豫,對司機做了個抱歉的手勢,司機滿臉不悅將車開走,方志誠長長地噓了一口氣,腳步堅定地重新往酒店那個房間走去。
  來到房間門口,只是輕輕地一推,門便已經豁然打開,浴室里傳來嘩啦啦的水聲,方志誠輕輕地帶上門,小心翼翼地在房間里走了一圈,發現沒有什么問題,才出聲說道:“吳總,你的膽子也太大了一點吧,人在洗澡,這門都不關上,難道就不怕有歹人闖進來嗎?”
  吳海燕關上了水閥,隔著門清亮地喊道:“若是等不到你,等到了一個歹人,那也是我的命不好,我認命!”
  方志誠失聲笑道:“你就這么確定,我是良人,不是歹人?”
  吳海燕嘆息道:“良人還是歹人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等待的是誰……”
  衛生間的門是用磨砂玻璃制成,依稀可見人影在移門后方晃動,方志誠認真地看了一陣,卻無法看清楚吳海燕的倩影,唯有朦朦朧朧的一片模糊。等了五六分鐘,吳海燕裹著白色的浴袍走了出來,她沒有洗頭發,將浴帽摘開之后,黑亮的頭發如同瀑布般瞬間披灑在兩肩。
  方志誠目光清澈地在吳海燕身上逡巡一番,感慨道:“吳總,你真的很美。”
  吳海燕靦腆一笑,笑道:“謝謝你的夸獎。”她朝著方志誠所坐的方向走了兩步,這時電話響了起來,吳海燕對方志誠給了個歉意的笑容,然后取過手機,回到浴室接了電話。
  “小娟,怎么了?”電話是保姆小娟打來的,吳海燕原本想直接拒絕,但終究還是接通,她還是擔心自己的丈夫會出事。
  小娟畏畏縮縮地說道:“吳總,有件事情,我想了許久,還是想要跟你解釋一下。下午的事情,完全都是誤會,我跟蔣大哥之間清清白白,他對我是挺好的,但從來沒有越軌的事情發生。我后來想了想,蔣大哥可能是故意在你面前,對我各種好,這是為了刺激你,想讓你放棄他……”
  “啊……”吳海燕心中一沉,突然淚水噙滿了眼眶。
  是啊,仔細想想,一切真的可能如同小娟所說,也印證了自己的想法,都是蔣釗設計出來的,他一直深愛著自己,想要自己放手,逼自己與他離婚。
  然而,自己現在又在做什么呢?如此簡單地就放棄了蔣釗,然后跟其他男人在賓館開房……
  “吳總,我明天就辭職離開,同時,我真心地希望蔣大哥能夠盡快康復。因為你們都是好人,而且彼此相愛。你們的愛情足以讓任何一人動容,而我不應該成為破壞你們感情的人。”小娟一邊說著,一邊默默留下眼淚。
  吳海燕沉默許久,方才說道:“小娟,首先我必須說聲對不起,為之前對你說的那些傷人話語而道歉。其次,我希望你不要離開,即使蔣釗是故意演出來的,但我也能瞧出,他挺喜歡你,因此你來照顧他的日常生活,我能夠感到放心。最后,不要告訴蔣釗,我知道這一切,因為我害怕他會用其他方法來逼我與他離婚。正如你所希望的,我會一直守在他的身邊,等他的身體慢慢恢復……”
  掛斷了電話之后,吳海燕頓時陷入復雜的情緒之中,小娟的電話讓自己對蔣釗重燃歉意,然而,方志誠正在門外等待自己,她是不是要邁出那一步,背叛自己曾經的誓言,背叛因為自己而殘疾的丈夫呢?
  吳海燕緩緩地拉開移門,隨之迎接地便是一團黑影,將自己籠罩住。
  “放開我……”吳海燕奮力用手推搡著那團黑影,帶著哭腔說道。
  吳海燕后悔了,她過不了自己內心的那一關,于是哀聲求饒道,“我們不能這樣,我不能對不起蔣釗……”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