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43 金絲雀逃出囚籠

作為官場新貴,渾身上下散發著一股淡淡的傲氣,金鋒頗有壓迫感的目光在方志誠臉上掃視一圈之后,嘴角帶著倨傲的笑意,轉過臉仰首往二樓行去。
  方志誠雖然是市委書記秘書,但并不放在金鋒的眼中,畢竟方志誠太嫩,雖然有宋文迪撐腰,但也只是個剛進入官場的新人而已,金鋒不認為他能動搖自己在銀州的地位。
  金鋒似乎是熟客,正好在樓梯道上碰見董姑,指了指下面爭執的劉老五和鐘揚。董姑微微一笑,連忙走過去勸架。
  董姑有幾分薄面,劉老五當著董姑的面不好發作,罵罵咧咧幾句,輕蔑地看了一眼鐘揚,轉身往樓上行去。
  董姑誤以為劉老五與方志誠產生矛盾,湊到方志誠身邊,輕聲提醒道:“劉老五那群人可不好惹,你怎么遇上他了?”
  方志誠聳肩,指著鐘揚笑道:“跟我沒關系,那姓劉的似乎與這位哥們有矛盾。”
  鐘揚也不隱瞞,對于董姑出場勸和,倒是有點好感,嘆氣道:“我跟老五天生犯沖,都在公安系統混,沒少掐架,今晚若不是看在方兄的面子上,肯定要把那小子一頓好揍。”
  釘子在旁邊補充道:“哥,我也覺得憋屈,要不現在上去收拾他?”
  董姑連忙擺手,蹙眉道:“打住,你們當我這個老板不存在嗎?竟然當著我的面,要鬧事,就不怕我轟你們出去嗎?況且,那劉能可不是好惹的,他方才身邊那幾個人都是咱們銀州有頭有臉的人物,你如果真動手,吃虧的只能是你們。”
  釘子不悅道:“他們有頭有臉,莫非我哥就沒臉了嗎?”
  董姑仔細看著鐘揚的臉,只見對方豐神俊朗,好奇地捅了捅方志誠,好奇道:“介紹一下你朋友……”
  方志誠撓頭,苦笑道:“算不上朋友,今天與他們一個是第一次見面,還有一個是第二次見面,沒見面之前算是仇人。”
  “你這么一說,我更加好奇了。”董姑笑瞇瞇地盯著鐘揚。
  鐘揚喝了一口啤酒,自我介紹道:“鐘揚。”
  釘子連忙跟隨,應道:“丁全。”
  “鐘揚?這名字有點熟悉。”董姑眼睛火辣辣地盯著鐘揚,猶如餓了許久的野獸,突然見到獵物。
  方志誠哭笑不得,低聲在董姑耳邊,道:“董姐,你不會見人家帥氣逼人,故意跟他拉近關系吧?”
  董姑憤憤地先用手拍了方志誠的胳膊一記,然后轉拍腦門,恍然大悟道:“你是不是刑偵支隊的那個鐘揚?”
  鐘揚點頭微笑,“正是。”
  董姑仔細打量著鐘揚,嘆氣道:“難怪眼熟,原來是銀州警草鐘揚。當年經常在銀州電視臺作嘉賓,參加法制節目解說,沒想到本人比電視上更帥。”
  鐘揚的帥氣與傳統意義上的帥氣不太一樣,透著一股男人味,不矯情,不做作,不會讓人產生反感。
  鐘揚一方面暗嘆自己的人氣,另一方面見董姑炙熱地看著自己,免不了老臉一紅,嘆道:“已經有一兩年不參加電視節目了。”
  方志誠很少看電視,所以沒有聽過鐘揚的名字。其實,鐘揚的名聲也不見得有多響亮,但董姑人脈廣,接觸的都是一些有情調的男女,聽過鐘揚之名,倒是正常。
  “沒想到你這么靦腆,實在太可愛了。”董姑出其不意地伸手過去捏鐘揚的面頰。
  鐘揚感覺腮幫子酸痛,頓時被嚇一跳,情不自禁地從吧椅上跳下,嗔目結舌地望著董姑。
  釘子也露出一副看見怪物的眼神,望著董姑,嘴巴張大,不知該說什么是好。
  董姑失聲笑道:“原來警草是個色厲內荏的家伙,經不起調戲。”
  方志誠苦笑道:“誰能料到,你這么彪悍?”
  董姑身高不足一米六,鐘揚堂堂一米九幾大高個,此刻卻是被董姑給嚇住了。
  “那是,彪悍的人生從來不需要解釋。”董姑指了指樓層上方,“剛才與劉老五一起過來共有五人,三男兩女,三男都是銀州惹不起的人物,據說他們在省城都有背*景,尤其是那個叫金鋒的,據說是個紅三代。所以我必須提醒你們,千萬不要惹事,否則,這殘局我可收拾不了。”
  鐘揚笑著擺手,道:“放心吧,今天看在董姐的面上,我不會鬧事的。”
  董姑苦笑:“你不會鬧事,但他們可不一定。我建議你們等會先離開。”
  釘子畢竟年輕,壓不住氣,不悅地拍著桌子,道:“這是什么道理,莫非我還怕了他不成?”
  釘子感覺自己在銀州也算得上一個人物,而且表哥鐘揚一向是他心中的偶像,如此灰溜溜地避開另一群人,讓釘子總覺得很不爽。
  鐘揚目光一凜,使了個眼色,釘子頓時不再那么激動,喝了一大口酒。
  “我給你們講個故事,聽完之后,走還是不走,自己決定。”董姑輕聲道,“兩年前金鋒在酒吧街遇到一個發酒瘋的,那發酒瘋的力氣很大,扇了金鋒一耳光,隨后派出所安排人,將酒吧街封了足有一個月,最后酒瘋子以搶劫罪入獄,事情才算結束。所以我們這條街上的酒吧主,都知道金鋒不能惹。”
  鐘揚沉吟一番,微笑道:“既然今天與方兄的事情已經結了,自然也得告辭,以后如果有事,可以打我的電話。”
  方志誠暗忖這鐘揚比釘子會做人多了,對方既然給錢平事,自己也就沒有必要再追究,他淡淡笑道:“以后有空再聯系。”
  釘子與鐘揚離開之后,董姑陪著方志誠喝了幾杯酒,好奇道:“你怎么認識鐘揚的?”
  方志誠便將此前的經過與董姑說了一些,自然斂去自己偷偷收了信封之事。
  董姑點頭嘆道:“我老早聽說過鐘揚,不過你得離他遠一點。那劉老五跟鐘揚都是銀州有名氣的狠人,一個在刑偵支隊,一個在治安支隊。劉老五以霸道著稱,而鐘揚以陰險聞名,都不是什么好東西。不過,以后鐘揚的日子怕是難過了,劉老五攀上了金鋒這棵髙枝,以后要壓著鐘揚了。”
  方志誠驚訝地看著董姑,嘆道:“董姐,你怎么知道這么多?”
  董姑怪笑兩聲,道:“在江湖上混,什么最重要?當然是消息靈通!雖然鐘揚從未來過清吧,但不代表我不知道他的消息。”
  方志誠苦笑道:“剛才你在演戲?”
  董姑點頭譏諷道:“當著他的面,說出他的根底,那不僅不禮貌,而且還很愚蠢。”
  方志誠訕訕笑道:“董姐,你說的在理。”
  董姑輕嘆道:“鐘揚倒是有點眼力勁,知道清雅不好惹,才會主動與你道歉。但,不代表他會把你當做朋友,以后盡量避著他點吧,畢竟清雅現在不在銀州,我工作也忙,沒法事事照顧你。”
  方志誠笑道:“董姐,你這副念叨的架勢,似乎把我當成小孩了啊。”
  董姑突然斂去笑意,露出鄭重之色,囑咐道:“若是你在這江湖呆久了,便會意識到,自己的確是個還在蹣跚學步的小孩,這江湖遠比你想象得要深啊。”
  清吧沒有其他酒吧那種熱鬧的勁頭,不過顧客倒是源源不斷地來。董姑去應付客人之后,方志誠忍不住在回味著她方才所說的話,盡管有些玄乎,但稍微品味,還是隱含著道理。
  所謂的江湖,并非武俠小說中的刀光劍影組成的世界,其實指的是有別于普通人生活的圈子。在這個圈子里,權勢、金錢占據主導地位,若是你沒有其一,便會顯得格格不入,難以融入江湖。
  方志誠現在既無權,也不算有錢,只能觸碰到江湖的邊緣,遇到那些早已進入江湖的人,自然顯得幼稚許多。
  方志誠看上外表平和,從來不爭什么,其實骨子里很向往擁有權力以及金錢。
  正思緒紛飛之間,肩頭一涼,方志誠側身望去,只見金鋒來到身邊。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著打招呼道:“金大秘,你好?”
  金鋒瀟灑地轉著手中的洋酒,玻璃杯內形成琥珀色漩渦,他笑瞇瞇地問道:“我是不是應該稱呼你為方大秘?”
  方志誠謙虛笑道:“那可不用。金大秘,你是前輩,喊我小方就好了。”
  盡管宋文迪比夏翔大上一級,但不代表方志誠在金鋒面前就能高人一等。
  “挺識趣的家伙。”金鋒點點頭,很滿意方志誠謙卑的態度,拍了他兩下,笑道:“鐘揚是你朋友?”
  方志誠不置可否,道:“金大秘,你與他有仇?”
  金鋒笑了笑,“仇,談不上,只是看他不順眼而已。”
  方志誠沉默片刻,輕聲道:“看來他要倒霉了。”
  金鋒喝了一口洋酒,撐起身子,輕聲道:“希望你不會倒霉。”
  方志誠從金鋒的口中聽出威脅的意思,笑道:“我覺得自己運氣一向很好,還不至于讓金大秘討厭,因為鐘揚既不是我朋友,也不是的敵人。”
  “你的確挺幸運。”金鋒見方志誠說話有趣,大笑兩聲,轉身欲走,突然道,“那就周末的漁場見吧。”
  方志誠注視著金鋒的背影,周末宋文迪無疑要與夏翔在漁場較量一番,但自己卻沒能給宋文迪開個好局,畢竟面對金鋒的壓力,方志誠只能暫時退縮。
  不過,方志誠朝著他的背影,冷笑一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