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429 好夢由來最易醒

蔣釗小心安撫了小娟一陣,主動找到了吳海燕,沉聲道:“老婆,我必須跟你聊聊,為什么那么對待小娟?”
  吳海燕面色漠然道:“我想試探我在你心中的重要程度,她只是我雇來的照顧你的保姆而已。留不留下她,一切都是我說得算,莫非你為了她,想要跟我吵架?”
  “不可理喻。”蔣釗憤怒地擺了擺手,“小娟是一個可憐人,她來到東臺找工作,好不容易穩定下來,你又得趕她走,還有沒有人性?”
  “對啊,我是沒有人性。如果有人性的話,能夠忍受每天對著一張死板的面孔嗎?蔣釗,我受夠你了。自從你出事之后,情緒一天比一天壞,我從頭到尾都是在安慰你,但你卻是變本加厲,如今為了保姆的去留跟我爭吵。我實在太失望了。”吳海燕久壓心底的情緒終于爆發出來,她沒有了人前的優雅,表現得歇斯底里,她沒有想象中的堅強,歸根到底,自己只是一個普通的女人,她需要安全感,需要依靠。
  “如果你真的受不了我,那就離婚吧,我隨時可以配合你。”蔣釗冷笑著說道。
  吳海燕瞪大了眼睛,憤怒地指著蔣釗,氣得整個人身體都在哆嗦,“蔣釗,沒想到你是這么一個熱血的家伙,我真是看錯你了。離婚,好吧,那我們就離婚!”
  吳海燕徹底崩潰,為了維持家庭的完整,她幾乎用盡所有辦法,甚至幾次差點調入陷阱,與陰謀與潛規則擦肩而過,但蔣釗卻是一如既往的冷酷無情,這徹底傷透了她的心。
  吳海燕提起粉色的皮包,憤然踏出了房門,聽到摔門聲,蔣釗的眉心抽搐著,仿佛壓抑著巨大的痛苦。小娟不知何時來到蔣釗的身邊,低聲勸說道:“蔣大哥,對不起,要不我明天就離開吧?”
  蔣釗搖了搖頭,嘴角泛著苦笑,道:“你不需要這么做,以后就一直照顧我吧,我會給你工資的。”
  小娟臉上露出為難之色,道:“蔣大哥,莫非你鐵了心要與海燕姐離婚,老實說,我真的很佩服她,為了照顧你,她真的用了很多心思。”
  蔣釗輕嘆道:“正是因為知道她用了很多心思在我這個廢人的身上,所以我才不能夠自私地讓她留在我的身邊,白白地浪費青春。她還很年輕,而我這輩子已經沒有任何希望,一個人已經走入墳墓,我總不能帶著另外一個人也跳入其中,既然愛一個人,那就得放手,給她足夠的自由。”
  小娟有些感動,低聲道:“蔣大哥,我知道你很愛海燕姐,一切都是為了逼她離開你,所以精心設計的善意謊言,但若是她真離開了你,你會甘心嗎?”
  蔣釗眼角一行清淚落下,嘆道:“不甘心又如何?我沒有資格愛她,愛情是雙方付出的,她現在可以對我好,但能確保一輩子嗎?既然她終究還是會選擇與我分手,長痛不如短痛,所以我選擇快刀斬亂麻。”
  小娟眼中流露出動容之色,她雖然年紀很小,但小女孩對愛情都充滿幻想,親身接觸蔣釗對吳海燕的深情愛意,她也被打動了。
  蔣釗對吳海燕的愛,拋棄了自私,是一種真正的大愛。
  吳海燕出了小區,忍不住悲痛,依靠在一棵樹下,痛哭流涕,大約二十分鐘之后,吳海燕從皮包里掏出手機,給方志誠發了一條短信。在這個時刻,她感覺到了孤獨、無助,想到的第一個人便是方志誠。
  方志誠給自己承諾過,如果遇到問題,愿意幫自己解決,所以吳海燕需要慰藉的時候,便主動聯系了方志誠。
  又過了十來分鐘,方志誠從出租車內走出,吳海燕眼睛紅腫,不過已經補了妝容,只能看到淡淡的憂傷。
  “究竟出了什么事情?”方志誠嘆氣道。
  “我想喝酒,找個人陪,你不愿意嗎?”吳海燕擠出笑容,苦澀地問道。
  “可以,我帶你去酒吧……”方志誠瞧出吳海燕情緒不對勁,伸手牽起吳海燕的手,發現她并未拒絕。
  時間已經到了六點左右,來到酒吧的時候,天色已經開始變黑,這是一家清吧,里面的客人并不多,吧內飄揚著柔和的旋律,方志誠找了個僻靜的位置坐下,與服務員點了幾瓶啤酒。吳海燕并不滿意,搖了搖手,道:“要高度的威士忌。”
  服務員有些為難,方志誠嘆氣道:“按照她要求的辦吧。”
  威士忌上了桌,吳海燕表現得很瘋狂,方志誠知道她需要發泄一下,也就沒有阻止,陪著她陸續喝了一些。
  不過半小時左右,吳海燕已經有了醉意,漂亮的眸子如同含著秋水,泛著驚心動魄的美麗。
  “你真的喜歡我嗎?”吳海燕舔了舔紅潤的嘴唇,挑逗地問道。
  “是的,很喜歡。”方志誠聳了聳肩,爽快地答道。
  “可惜,喜歡不是愛。”吳海燕在酒精的刺激下,變得妖嬈許多,舉手投足間散發著一種誘人的魅力。
  方志誠笑了笑,道:“喜歡和愛,看似遙遠,其實只是一層窗戶紙,被捅破了,喜歡便是愛。愛就是喜歡的升華。”
  吳海燕又給自己倒了一杯威士忌,嫵媚地笑問:“那你與我之間的窗戶紙,究竟該怎么捅呢?我可以答應給你一次機會。”
  方志誠陪著吳海燕飲了一大口洋酒,道:“身體的那層薄紙容易捅破,但心靈的那層薄紗卻是很難。你給我一次機會,但我希望這個機會的時間足夠長,因為想要融化心靈的堅冰,需要文火慢燉,才能消融。”
  吳海燕擺了擺手,輕輕地呼出一口氣,道:“身體?心靈?都是很可笑的話。以前我或許相信愛情,但從剛才起,我不再相信。人生要自私一點,沒有必要為了他人而活。你也是如此,既然喜歡我,而且我給你一次機會,為何你不大膽一點呢?”
  方志誠哪里聽不出吳海燕的言外之意,搖頭道:“我想征服的不只是你的身體,還有你的內心與靈魂。”
  吳海燕輕啐了一句,咯咯笑道:“虛偽……看我會不會揭掉你那層偽善。”言畢,她放下酒杯,釀蹌著站起身,取了皮包,往外行去。
  方志誠匆忙地付了錢,緊緊地跟在她身后,害怕她會出現什么傻事。不知不覺,來到一個旅館,吳海燕轉過身朝著方志誠勾了勾手指,然后毫不猶豫地走了進去。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終究還是緊隨其后。
  吳海燕在服務臺掏了一陣皮包,發現身份證沒帶,方志誠苦笑著掏出皮夾,取出了身份證,道:“開一個人的標準間。”
  服務員盯著吳海燕與方志誠瞄了一陣,臉上滿是狐疑之色,吳海燕此刻有點心虛,畢竟現在這個情形有點進退兩難,自己這可是與另外一個男人來開房了。
  酒精最終還是戰勝了一切,方志誠帶著吳海燕上了三樓,房間的面積只有十幾個平米,不過,電視空調等基本設施都有,方志誠先燒了一壺水,然后泡了一杯茶,見吳海燕坐在椅子上發呆,笑道:“喝點熱水,醒醒酒吧,今晚你就住在這里,等明天氣消了,再回去與蔣釗好好溝通一番,夫妻之間相互溝通一下,什么難題都能夠化解。”
  吳海燕搖頭苦笑,嘆氣道:“你不知道我和蔣釗的情況,我們已經有幾個月幾乎沒有說過一句話了。離婚已經是必然的,只是我有點舍不得這么多年的感情……”
  方志誠勸說道:“人心都是肉長的,但既然對方心意已決,就不要再做無謂的掙扎,否則只會讓自己遍體鱗傷。在感情上,永遠是弱者會受到最大的傷害,會不斷地放低自己的底線。”
  吳海燕怔怔地看著方志誠,自嘲地笑道:“你年紀不大,對感情研究得倒是很透徹,談過不少女朋友吧?可是我跟你不一樣,蔣釗是我的初戀,也是我唯一的男人。”
  方志誠唏噓道:“吳總,對于你,我既是欽佩,又是無奈。欽佩你對蔣釗純凈的感情,但無奈于你的頑固不化。人生何其長,蔣釗只不過是一段路,既然已經走到絕境,何不退一步海闊天空呢?”
  “那你是勸我離婚?”吳海燕沉吟道。
  方志誠毫不猶豫地點頭道:“只要是你的朋友,恐怕沒有一個會反對你離婚,因為這對你而言絕對是好事。當然,我知道你現在過不了那個坎,但過了這段最難的時光之后,相信你一定不會后悔現在的選擇。”
  吳海燕突然問道:“我突然有一個想法,蔣釗是不是故意為了讓我離開他,所以選擇用冷戰的方式,逼我離婚?”
  方志誠微微一愣,苦笑道:“你還真是個癡情的女人,這種情況下,還站在他的角度考慮問題。即使蔣釗真的如此,你也不要認為辜負了他,因為當一個男人沒有能力照顧自己心愛的女人,那種無力感會真正擊潰自己。即使如你所說,他深愛你,逼你離開他,那也是為了給自己降低負罪感。你應該成全他。”
  吳海燕仔細琢磨著方志誠的分析,發現他說得極有道理,事到如今,無論對自己還是蔣釗,離婚的確是一個最好的選擇。
  曾經與蔣釗那夢幻般的愛情,終究還是醒了,醒得如此輕易,如此不堪一擊。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