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428 自古多情空余恨

方志誠往回跑了數百米,在拐角處見到了吳海燕。吳海燕目光落在腳上,見到方志誠,疑惑地問道:“方縣長,究竟有什么急事?”
  方志誠也不知是跑步還是什么原因,心臟跳動得異常激烈,氣喘吁吁地說道:“找個地方,我們好好聊聊吧。”
  吳海燕琢磨著周圍沒有什么比較適合聊天的地方,想了想道:“要不去我家里吧。”
  方志誠微微一怔,笑道:“會不會打擾他休息?”
  吳海燕翻了翻手腕,看了一眼上面的時間,擺了擺手道:“沒事的。他這個時間點應該在康復中心,還有兩個小時才能回來。”
  方志誠松了一口氣,笑道:“行,那咱們就去你家吧。”
  步行十分鐘左右的時間,兩人來到了吳海燕所住的房子,是一套復式樓中樓,裝修得典雅精致,從墻壁上的裝飾畫可以瞧出這原本應該是一個很和美的家庭。
  果然如同吳海燕所說,蔣釗還沒有回到家中,屋內有地暖,方志誠覺得有些熱,便將大衣敞開,吳海燕則脫掉了外衣,里面穿著一件白色的低領絨衫,露出白凈細膩的脖頸,方志誠沒敢多看,坐在沙發翹起二郎腿,吳海燕則進了廚房,未過多久端了兩杯咖啡出來,還細心地配上了餅干。
  方志誠笑道:“沒想到吳總的生活如此精致。”
  吳海燕用湯匙攪拌著咖啡,感慨道:“自從他出事之后,我已經許久沒有享受過這種生活了。”
  方志誠安慰道:“生活正在一步步的回歸正軌,他不是已經愿意去康復中心恢復了嗎?”
  吳海燕臉上露出一絲復雜之色,嘆道:“方縣長,這個問題已經困擾我許久了。”
  方志誠眉頭微微皺起,疑惑道:“究竟是什么問題?”
  吳海燕嘆氣道:“我懷疑老蔣變心了。”
  “變心?”方志誠對吳海燕的判斷感到不可思議,“他出事故之后,你一直不離不棄,他怎么可能會變心呢?而且,他現在是個殘疾人,即使變心的話,那也得有對象吧?”
  吳海燕臉上露出苦澀與復雜的表情,緩緩說道:“自從他出事之后,我就負責新地房地產公司的整體運營,沒有辦法周全地照顧他,所以幫他找了一個護工。”
  方志誠聽到此處大致明白前因后果,沉聲問道:“你的意思是,他和護工產生了感情?”
  吳海燕點點頭,眼眶中已經有淚水在打圈,“他對我的態度,甚至比對護工的態度還要糟糕。我有幾次發現他在與護工聊天,都很高興,但每次與我對話,總是會出現分歧,甚至爭吵。”
  方志誠覺得可能是吳海燕太敏感,幫著她分析道:“人有時候是這樣的,對自己最親的人才會表現出惡劣的一面,因為他知道你能夠包容,能夠忍受……”
  吳海燕痛苦地說道:“以前我決定無論他出現什么問題,我都一定會堅定不移地與他站在一起,現在我有點動搖了,因為我們無法溝通、交流,我甚至開始害怕見到他。”
  方志誠搖了搖頭,同情地說道:“其實你可以無需堅持,換一種生活方式,豈不是更加理所當然?”
  吳海燕覺得自己有點失態,抹了抹眼角的淚水,勉強擠出笑容道:“讓你看笑話了。謝謝你傾聽我的訴苦,我還從來沒有與別人說過這些。”
  方志誠笑道:“我愿意做你的聽眾,以后有任何不高興的事情,我都愿意與你一起分享。”
  吳海燕臉頰騰出紅霞,帶著歉意說道:“你是個大忙人,哪里有空聽一個女人絮絮叨叨的。”
  方志誠擺了擺手,幽默地說道:“有個哲人說過,時間就像海綿,只要擠擠都會有的。”
  吳海燕突然覺得有點心慌,方志誠的眼神純凈明亮,但吳海燕也能從這溫和的目光中品出愛慕之意。吳海燕一瞬間想了很多,方志誠為何要屢次幫助自己,那只有一個可能——他喜歡自己。
  “你沒必要對我這么好!”吳海燕自嘲地笑了笑,“完全可以讓我自生自滅的。”
  方志誠見吳海燕說了這么一句帶著內心深處隱藏情感的話,心中一動,大膽地說道:“我不忍心,也不愿意。”
  吳海燕感覺身上的血液瞬間升高溫度,連忙收回了目光,雙手緊緊地握著咖啡杯,竟然有點不知所措,仿佛變成了大學時代那個青春萌動的少女,面對異性的第一次表白,心中有竊喜,有忐忑不安。
  “方縣長,你剛才發短信,不是說有事情與我商量嗎?”吳海燕決定轉移話題,現在一男一女共處一室,如果任由這種曖昧繼續發展下去,很有可能會一發而不可收拾。
  方志誠見吳海燕畏畏縮縮,他的膽子變得更大,步步緊逼地說道:“吳總,我想與你說的話,那就是希望你能知道我的心。”
  “什么心?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吳海燕慌亂地站起來,臉色已經張紅,若是仔細望去,可以見到她小巧精致的鼻子上已經冒出些許汗珠。
  方志誠站起身,朝吳海燕的方向走了兩步,沉聲道:“吳總,你是聰明人。如果硬要我說破的話,那也無妨。自從第一次在招商局的辦公室見面,我就喜歡上了你。覺得你是一個漂亮堅強的女人,所以才會一次次想要幫你。”
  吳海燕搖頭苦笑道:“太荒唐了!方縣長,我看錯你了,原來你跟其他男人并無二樣。只是……只是覬覦我的樣子,想要跟我上……床而已……”
  方志誠停止腳步,苦笑道:“吳總,你想法太極端了。難道喜歡、欣賞一個人,就是要跟她上床嗎?如果我想要傷害你,有很多機會,但我一直尊重你,希望你能獲得自由與幸福。”
  吳海燕現在的情緒很復雜,她搖頭道:“方縣長,既然你話已經說完,那我送你回去吧。”
  方志誠擺了擺手,往前邁了一步,伸手攬住了吳海燕的香肩,吳海燕這瞬間大腦一片空白,理智告訴自己,要推開方志誠,但她的身體卻沒有這么做,體內深藏的一把火在燃燒,讓她無法控制自己身體。
  方志誠目光柔和地望著吳海燕,嘴角露出一絲無奈的笑容,嘆道:“吳總,我從你的眼神中能看出,你并不排斥我,甚至還有點喜歡我。或許,我今天的話嚇到你,但這是我心里的話。放心吧,我不會傷害你,只是想要告訴你,有時候打破一些心靈的束縛,嘗試另外一種生活,是一種解脫。”
  方志誠緩緩松開吳海燕,她心中竟然有些悵然所失,如同方志誠所說的,自己站在原地太長時間,甚至連蔣釗都已經開始改變生活方式,然而自己還是眷念著往日的情分,為他死守著。一瞬間,吳海燕竟然有些動搖,想要拉住方志誠,不讓他離開。
  短短的十幾秒沉默,門外出來一陣窸窣的聲音,有人正在用鑰匙開門,吳海燕有點驚慌失措,連忙坐在沙發上,同時還給方志誠施以眼色。方志誠嘴角露出苦笑,知道蔣釗定然是提前從康復中心回來了,他也只能陪著吳海燕演好下面的戲,坐在原位,同時端起咖啡。
  保姆推著蔣釗進入,可以見到蔣釗臉上帶著笑意,當他眼睛掃向客廳位置時,那笑容如同曇花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老蔣,我給你介紹一下,這就是我時常給你提起的方縣長。”吳海燕主動對蔣釗介紹道。
  蔣釗淡淡地笑了笑,道:“方縣長,久仰大名,我身體不方便,還請見諒。”
  方志誠走過去,大方地與蔣釗握了握手,笑道:“蔣總,你是東臺的明星企業家,我一直慕名許久,今日在路上遇見吳總,受到她的相約,便來家中拜訪,希望沒有打擾到你休息。”
  蔣釗軟綿綿地與方志誠握了握,很快縮回手,沒有直接回答方志誠,淡淡地瞄了一眼吳海燕,道:“老婆,你陪著方縣長說話吧,我剛鍛煉回來,太累了,想要休息一下。”隨后,他自己轉動著輪椅,往房間行了過去,留下一臉無奈的吳海燕。
  “對不起,他就是這樣,自從出事之后,便有些抑郁。”等蔣釗帶上房門之后,吳海燕連忙對方志誠打起招呼。
  方志誠笑了笑,擺手道:“既然我想說的話已經全部說完,就不再久留了。”
  吳海燕低垂眼瞼,不敢于方志誠相視,跟在他身后,一直將他送到了小區的外面。等方志誠上了出租車,吳海燕方才抬起頭,眼光中流露出五味雜陳的情緒。
  回到家中,蔣釗正在房間內與保姆說話,吳海燕慍怒無比,等保姆出來之后,將她喊到了書房,沉聲說道:“小娟,從明天起,你就不用來上班了。”隨后,她從包里取出一疊錢,里面包括工資和部分補貼。
  保姆小娟乍一聽到這個消息,臉上露出迷茫與無助,嘆道:“海燕姐,為什么要辭退我?我對蔣大哥照顧得一直很用心,讓我離開,我很難接受這個結果。”
  吳海燕嘆氣道:“具體的原因,我就不告訴你了。拿了錢,走人吧。”
  保姆小娟眼眶紅了,捏著那些錢,心中充滿委屈,往蔣釗的房間行去。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