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426 瓊金捎來了喜帖

簽約儀式結束之后,秦朗先給秦玉茗撥了個電話,抱怨道:“姐,姐夫是東臺縣的副縣長?這事兒你怎么也沒跟我說啊?”
  秦朗有點沒面子,弄了那么大的一個烏龍,在溫靈面前丟了臉,這讓他說話時充滿怨念。見秦朗對方志誠的稱呼都改變了,秦玉茗笑了笑,道:“他這個人比較低調,你們沒有問,我又何必特主動去說呢。”
  秦朗嘆了一口氣,道:“姐,你這可是讓我鬧了笑話啊,我原本以為他就是一個普通的公務員呢,所以每次跟他說話都不太恭敬,以后我可是要在東臺工作了,那么他就是我的領導,你可要跟他說說,千萬不要因為之前的事情生我的氣。”
  秦玉茗無奈地笑笑,道:“他才沒這么小氣呢,放心吧,既然選擇了這份工作那就好好干。”
  掛斷電話之后,秦朗發現溫靈站在不遠處等待自己,笑道:“跟我姐打了個電話。她隱藏得夠深,全家都不知道姐夫的職務呢。”
  溫靈微笑著說道:“一起吃飯吧,以后我們就是同事了。”
  秦朗有點錯愕,疑惑道:“還不一定吧,你不是還準備省考復試嗎?”
  溫靈搖頭,嘆了一口氣,道:“我已經做好準備了,決定在東臺發展,這是一個很有潛力的地方。”
  秦朗很難理解,道:“東臺雖然潛力不錯,但比起在市里以后發展還是會遇到瓶頸的。”
  溫靈搖頭,抿嘴一笑道:“東臺給我一種很舒服的感覺,有種開門迎客氣度,讓人容易產生歸屬感,來到這里仿佛回到家中一般,我已經做好決定,就留在這里了。”
  兩人并肩而行,秦朗有種感覺,經過這兩天的招聘考試,自己與溫靈走近許多,他有點慶幸,父母和姐姐幫自己報考了東臺。雖然沒有編制作為保障,但讓年輕人愿意來到這里,為這個到處充滿創新精神的城市努力奮斗。
  出了會議室,秦朗瞄見方志誠正在許多人的簇擁下從偏門走出,心中感慨不已,轉念又想通,以自己姐姐的人品起碼也得找個如此優秀的年輕人。
  方志誠回到辦公室之后,手機響了起來,秦母打來的電話,笑道:“志誠,秦朗的事情太感謝你了。”
  方志誠笑了笑,知道秦母已經知道自己的職務,道:“阿姨,秦朗很優秀,他是靠著自己的實力被錄取的,相信他以后在東臺一定能夠一展所長,施展自己的抱負。”
  “唉,有你照看著我就放心了。什么時候有空來家里一趟吧,我給你做好吃的。”秦母也想不出其他感激的話。
  方志誠連忙答應道:“謝謝阿姨,等過了這段時間,我就和玉茗回去探望您。”
  秦母放好手機,嘆了一口氣,笑瞇瞇地與秦父說道:“老秦,這小方可是真人不露相,原本以為他是個普通的年輕人,沒想到他年紀輕輕已經是副縣長了,以后前途不可限量,比那個程斌不知強多少倍。”
  秦父皺起眉頭,咳嗽了一聲,埋怨道:“沒事提程斌做什么?已經是過去式,尤其是不要在小方和玉茗面前提起。還有,你啊,以后不要戴著有色眼鏡看人了。”
  秦母心情不錯,也不與秦父較真,自言自語地嘀咕道:“以后咱家也是有個大官了,改明兒看誰還瞧不起我家玉茗。離婚又怎么樣?一樣可以找到一個更優秀的。”
  秦父將目光再次落在報紙上,嘆氣道:“你們這些女人啊,一天到晚就知道相互攀比。”
  秦母嘴角露出弧度,笑道:“佛靠一柱香,人靠一口氣。”
  “百千萬人才引進工程”招聘過后,東臺官場隨后掀起了一陣波動,新生力量的到來,讓那些老派官員感受到壓力。變動最大的是招商局,從縣級招商系統到鄉鎮招商系統,全部大換血,四十五歲以上的官員,允許內退,其實這也是在變相給年輕人騰出位置。
  調研完畢綜合保稅區幾個大型物流企業之后,方志誠在會議室內召開了簡單的座談,聽取了幾個重要負責人的匯報之后,方志誠語氣凝重地作出幾點要求,包括要加快基礎設施建設,爭取在年內將可用倉儲增加現在的百分之五十以上;要注意商業模式與發展策略,在企業壯大的同時,要注意關注信息流與物流匹配……
  方志誠的談吐極佳,語言簡單幽默,不時引起在座眾人會心一笑,綜合保稅區主要負責人李天成暗自感慨,每次與方志誠交流保稅區的時候,他都會產生許多心得。
  會議結束之后,李天成邀請方志誠在保稅區綜合管理基地的食堂吃工作餐,被方志誠婉言拒絕。
  方志誠笑道:“現在綜合保稅區的事情很多,陪我吃頓飯,怕是要占去你不少時間。還是等綜合保稅區成型之后,我做東再請你們大家一起吃飯。”
  李天成暗嘆一聲,方志誠果然是新派官員,不講究排場,不講究規則,來參加會議也只是就事論事,沒有那么多彎彎繞繞,如果沒必要,他不會貿然到這里調研,每來一次都會幫綜合保稅區解決一些關鍵問題。
  這次方志誠來綜合保稅區是為了重點調研信息系統建設,同時給出建議,既然自主研發難度較大,那么可以考慮選擇依托第三方公司,利用他們成熟、超前的技術,幫助綜合保稅區搭建一個科學實用的信息平臺。
  李天成笑道:“既然方縣長不愿意留下,那么我就不強留了,關于信息系統的問題,我會重點研究,選擇一個可靠的第三方公司。”
  方志誠頷首道:“術業有專攻,政府的角色更多是協調資源,將項目分解成不同的小塊,分配給擁有相應實力的企業參與到項目的建設中。綜合保稅區搭建的是一個綜合體,如果將所有精力全部投注在某一塊,反而無法將項目完成得更加徹底。”
  李天成心悅誠服地說道:“放心吧,方縣長,我會調整思路,按照您的建議改變綜合保稅區的規劃……”
  方志誠擺了擺手,謙虛地笑道:“老李,我的話只是給你作參考而已,具體如何實施,還需要你自己掂量才是。”
  李天成將方志誠送上轎車,默默地嘆了一口氣,方志誠原先擔任自己的上司,他心中有些傲氣,但接觸久了之后,發現任何人的成功都是有其無法復制的原因。以方志誠為例,他擁有一雙別人不具備的眼睛,永遠比別人看得遠考慮得周到,更重要的是,他會將自己心中所想的東西,有步驟的一步步地推進下去。
  以綜合保稅區為例,早在一年多前,誰能想到它會落戶在東臺?甚至周邊的兄弟縣區,至今都無法預見這綜合保稅區的潛力所在。
  城市的發展在于其戰略的高低,東臺已經開始往“亞金融中心”的目標昂首闊步,綜合保稅區便是連接東臺與國際的重要紐帶。
  方志誠的野心不小,正如宋文迪在任上的時候,提出“銀州的國際視野”的概念,如今,方志誠正在東臺一步步地努力將之變成現實。
  李天成突然想到,綜合保稅區恐怕只是一個環節,后續方志誠必然還有一系列的補充,完善“亞金融中心”的肌體與脈絡。誰也不知道方志誠心中所想,但有一點是可以確定的,東臺在方志誠的重構之下,經濟形勢一定會更好,商業布局會更合理。
  方志誠坐在轎車內,與郭勁遠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郭勁遠自認為自己是個粗人,不善言談,但不知為何每次與方志誠說話時,總有源源不斷的話題。
  方志誠對郭勁遠的人生感到很好奇,因為這是一個看似普通人,卻擁有不同尋常的人生。郭勁遠在入伍之前練了幾十年的武術,進入部隊之后,甚至還被選入特種部隊預備隊,但最后因為一次訓練傷了腰肌,所以黯然退伍。
  盡管身上有舊傷,但郭勁遠的武功底子還是沒有全丟,單人對付十來個人,不算太難。
  “老郭,我那招黑虎掏心練得如何了?”方志誠笑瞇瞇地問道。
  “對付娘們還是有用的。”郭勁遠淡淡笑道。
  “那招猴子摘桃呢?”方志誠有點不高興,黑虎掏心可是他練得最多的一招。
  郭勁遠恨鐵不成鋼地嘆了一口氣,方志誠跟自己習武,已經有一段時間,一開始還是按部就班地學習一些簡單的擒拿格斗術,但最近竟然讓自己教一些陰損招數,“老板,我想提醒你,陰損的招數殺傷力太大,若是不注意分寸,恐怕會惹出禍端。”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我練武可不是為了強身健體,防身之術若是不兇殘一點,如何能一招必勝?”
  郭勁遠笑了笑,不再多言,這時方志誠的手機響了起來,接通后很快傳來朱友明的聲音,“誠少,我要結婚了,記得來喝喜酒啊。”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