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425 一切盡在不言中

東臺的“百、千、萬人才引進工程”社會招聘展現了東臺超強的工作效率,申論結束之后,當晚工作人員加班到十一點多,因此許多考生都是在深夜收到第二日參加復試的通知。清早,秦朗在參加復試的人之中見到穿著一身職業裝的溫靈,她看上去有點緊張,因而年輕稚嫩的臉上露出一種別樣的嚴肅,秦朗走到她身后,輕輕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果然,你也晉級了。”
  溫靈被嚇了一條,輕撫胸口,見是秦朗,對他翻了一個白眼,嗔怒道:“你是屬鬼的嗎?怎么突然就出現了?”
  秦朗訕訕地笑道:“我以為你見到我的,你的考試號是多少?”
  溫靈從皮包里取出手機,翻到短信,低聲道:“第五考場第十號。”
  秦朗一愣,笑道:“我們同一個考場,不過我是二十二號。”
  溫靈嘆氣道:“聽說復試是五選一,想要脫穎而出還是很難的。”
  秦朗聳了聳肩,環顧四周,幾乎所有人都穿著正裝,瞧出大家都是有備而來,道:“我有點心虛,不過,對你而言,沒必要擔心,因為即使在這么多人中,你也是出類拔萃的。”
  溫靈搖頭苦笑道:“胡說!能通過筆試,都是很厲害的人,我發現有不少研究生來參加考試呢。”
  秦朗撇了撇嘴,不屑地說道:“研究生算什么,我覺得他們一個比不上你……”
  秦朗說這話時聲音有點大,引起身邊人紛紛側目,溫靈覺得極不好意思,咳嗽了一陣,加快步伐往休息室方向行去,秦朗覺得自己有點過火,低著頭緊緊地跟著溫靈,仿佛牛皮糖一般。
  溫靈也敏感地察覺到秦朗的異常,她雖然不反感秦朗,但總覺得現在準備考試,若是被面試官看見,肯定印象不好,便委婉地說道:“秦朗,我準備做面試前的復習,想一個人靜靜……”
  秦朗微微一愣,沒有再繼續跟著溫靈,找了個地方,翻出書,有點心慌意亂地看了一陣。
  考場有嚴格的紀律,考生先在休息室內備考,然后進入待考室看復試試題,十分鐘后再進入正式考場,與其他考生一同面對考官,每組考生共有五個。這樣的選拔方式,可以充分比較考生在面對壓力、競爭的時候不同的反應,有點殘酷,但相對科學、公平,因為誰表現得好還是壞,可以輕易地比較出來。
  溫靈進了主考場之后,臉上露出了驚訝之色,考官席位上總共有八人,其中五個人她都曾經見過,正是昨天在吃飯的時候李卉等人。溫靈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昨天方志誠帶著秦朗與自己吃飯,沒有那么簡單,那是為了幫秦朗進入復試打下伏筆。
  她收拾心情,面帶微笑,很坦然地坐在眾人的對面。溫靈自信、淡然的氣質,讓考官紛紛表示認可。先是由諸位考生,分別就試題進行論述。今天的試題是《發展地區外向型經濟中招商引資的作用》。
  在復試的考場,論述不一定要別出心裁,關鍵是要展現自己良好的口才與綜合素質,溫靈的氣質形象上佳,這對征服評委有很好的輔助作用。
  提問環節,李卉對溫靈格外關注,并提到一些刁鉆的問題,比如招商引資工作中,作為女性應該如何處理與企業家的關系。溫靈很靈活地回答了李卉的答案,主要觀點是女性在商務談判過程中有著得天獨厚的優勢,但同時也是雙刃劍,需要把握分寸與度。
  等這組人離開之后,溫靈與其他人在另一個教室內焦急地等待著那邊的結果,因為復試是當天便可以知道結果,成功過關斬將的人要與政府在下午簽訂協議。又來了三組,溫靈見到秦朗,他還依舊停留在茫然之中,溫靈主動過去與他打招呼,低聲問道:“你也被嚇到了嗎?”
  秦朗點頭苦笑道:“真是太詭異了,沒想到昨天中午吃飯的那些人,竟然有好幾個都是考官。”
  溫靈感慨道:“由此可見,你姐姐的男朋友可不是一般人。所以你這次應該沒問題,肯定能入選了。”
  秦朗擺了擺手,訕訕地說道:“我剛才懵了,復試的時候說了什么,都不知道。”
  溫靈還準備說些什么,已經有工作人員走了進來,當場將復試的成績報了一遍。溫靈以其過人的綜合素質毫無理由地獲得第一名,而秦朗也以懵懵懂懂的狀態獲得了高分,如此一來,與筆試成績共同計算之后,也成功進入了招商局。
  “對于成功通過社會招聘的同學,首先我要說一聲恭喜,下午會舉辦簽約儀式,希望大家準時參加。”工作人員通知大家之后,轉身離開了教室。
  秦朗終于緩過神,見溫靈還在沉思之中,低聲問道:“對了,你準備簽約嗎?”
  溫靈笑了笑,舒展眉頭,道:“當然簽約。東臺政府可是承諾了,即使我們以后毀約,也不會要我們擔負違約責任,更不會以人事檔案要挾我們。也就是說,這個簽約完全對我們有利。”
  下午三點,在縣委大會議室,通過了層層考核的考生陸續進入。秦朗憑借這次東臺之行與溫靈的關系變得融洽,兩人在角落里選擇位置坐下,突然溫靈目光停留在主席臺上,疑惑地問秦朗,“對了,你姐姐的男朋友叫什么來著?”
  “方志誠!”秦朗笑道。
  “你看看主席臺上的席卡。”溫靈提醒道。
  秦朗朝主席臺望去,眼中露出驚訝之色,他雖然還沒進入官場,但對官場的級別還是大致聽說過,今天能坐在主席臺上的人至少也得是副處級干部。方志誠的名字位于主席臺上,離中間的孫偉銘差了兩三個位置。
  “方縣長,莫非你姐夫是東臺的副縣長?”溫靈終于抽絲剝繭想清楚一切,想起飯桌上李卉對方志誠恭敬的樣子,方志誠是副縣長已然無疑,而且級別不小,肯定入了常委會,“秦朗,你隱藏得好深啊,你想要進東臺政府豈不是十拿九穩的事情。”
  秦朗倒抽了一口涼氣,苦笑道:“溫靈,我發誓,真的不知道他是副縣長。我原本以為他只是一個小公務員的。”
  溫靈嫣然一笑,道:“別著急,我逗你玩的。我也瞧出你不知道你姐夫的職位了,否則你也不會對他表現得那么隨意。”
  秦朗苦笑道:“我這姐夫也真夠低調的,不僅是我,連我媽也不知道呢。”
  正說話間,東臺政府班子成員緩步上臺,紛紛在自己的席卡位置上坐下。盡管此事不是孫偉銘一力推行的,但孫偉銘還是出席了這么個場合,畢竟此次人才引進工程影響太大,自己這個黨委一把手不出席的話,顯得不恰當。
  邢繼科坐在孫偉銘的旁邊,他的右側是方志誠,而段暄坐在孫偉銘的另一邊,組織部長朱增至坐在段暄的右側。會議由段暄主持,他首先介紹了一下今年人才引進工程的基本情況,包括參加初試復試的人數,以及學歷構成,然后又介紹了一下東臺現在的形式,強調此次引進人才后期的晉升空間。
  隨后,孫偉銘發表了簡短的講話,“東臺這兩年發展速度很快,我們對于人才的需求可以用一個詞來形容,那就是求賢若渴。政府需要一批有能力、高素質年輕人加入城市的發展之中,因為隨著時代的進步,老一套的行政辦事方法已經無法適應其需求。所以我們要大量吸入人才,今年是第一屆,影響很大,效果很好,為后面的第二屆、第三屆起到示范作用,但同時,我們在組織過程中也有很多不足,不完善的地方,希望大家能夠見諒。最后,歡迎大家成為我的同事。”
  等孫偉銘說完,邢繼科湊到方志誠的耳邊,低聲道:“老孫終究還是擺了段暄一道。”
  方志誠淡淡一笑道:“無論孫偉銘如何嘲諷此次人才引進不夠成熟,但段暄還是在東臺留下了自己的痕跡。這是孫偉銘永遠無法抹去的。”
  邢繼科徐徐嘆了一口氣,方志誠所言沒錯,孫偉銘暗指本次招聘會有不成熟的地方,這其實有點狹隘,看上去是委婉的安撫在座的考生,但其實也顯示了內心的不安。在這一輪的交鋒上,段暄打了個勝仗。
  邢繼科對方志誠在此事上的考慮不禁暗自佩服,同時對自己一開始的反應感到慚愧。
  段暄是一個智囊型的人物,他與孫偉銘更多的角逐在陽謀交手,相對而言,孫偉銘更擅長陰謀軌跡。陽謀與陰謀相比,更加坦蕩徹底,雖說現在大局上段暄處于弱勢,但隨著段暄在東臺扎根更長時間,一定能夠對孫偉銘產生很大的威脅。
  方志誠偷偷瞄了一眼段暄,正好他的目光也與自己交匯,兩人臉上均沒有任何表情,但能夠看出對方的心情,一切盡在不言中,這一次的攜手合作,雙方都還是很愉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