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6)      完本感言(01-2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6)     

步步高升422 人非草木孰無情

梅君曾經問過自己,若是有一天讓自己選擇詹耀與劉原,自己會怎么選擇。當初,她自己認為可以毫不猶豫地做出選擇,那就是劉原。但當事情發生之后,梅君發現自己對詹耀并非沒有任何感情。
  詹耀雖然性格軟弱,能力一般,這么多年來對自己還有這個家庭已經盡力做到了丈夫的職責,而且他們還有孩子。若是真的離婚了,劉原能放棄現在的家庭與自己在一起嗎?答案是否定的。
  劉原給梅君發了很多短信,字里行間都透露著恐懼,他用從來沒有過的低聲下氣地語氣請求梅君讓詹耀放自己一馬。梅君嘴角露出冷笑,因為兩人在一起的時候,劉原曾經不止一次藐視過詹耀,如今轉變得很快,一下子沒了以往的威風。
  梅君沒有回劉原短信,因為她此刻根本無法左右在詹耀。詹耀什么也沒說,這證明他心里藏著滔天的怒火。詹耀是在用冷戰的策略,逼迫梅君低頭,同時讓劉原身敗名裂。
  晚上十點左右,一陣敲門聲驚醒了迷迷糊糊的梅君,她緊裹著睡衣,打開門,只見劉原有點狼狽地站在防盜門外,臉上露出討好之色。
  “你怎么來了?”梅君轉臉朝里屋望了一眼,唯恐詹耀發現。
  “我不是來找你的,我找你老公。”劉原唉聲嘆氣道,“你讓我進去吧。”
  “不行!”梅君壓低聲音道,“我老公似乎已經知道咱倆的事情,你現在過來豈不是找死?”
  劉原臉上露出無奈與迷茫之色,道:“找死,總比等死來得痛快。你放我進去吧……”
  梅君猶豫不決,手已經開始顫抖了。
  “誰來了?”詹耀發現了動靜,沉聲問道。
  “劉局長……”梅君徐徐吐了一口氣。
  詹耀陰陽怪氣地說道:“這么晚還來竄門,也不知是什么事情……”
  劉原在屋外聽到詹耀的聲音,連聲說道:“詹秘書,我有事情要跟你說,還請你開門吧。”
  詹耀擺了擺手,道:“梅君你讓他進來吧。”言畢,獨自走到沙發上,靜靜地坐下。
  劉原畏畏縮縮地進門,手上提著禮品,詹耀看了一眼,冷笑了兩聲,惹得劉原身上起了一層雞皮疙瘩。
  “劉局長,既然是來談事的,為何要帶這么多禮品?”詹耀不屑地說道,“東西放在門外吧,否則,你可是要害了我!”
  劉原頓時進退兩難,臉上露出尷尬之色,梅君反應很快,準備從劉原的手中接過禮品,幫劉原下臺階,道:“劉局,你跟老詹聊吧,我給你們倒茶。”
  詹耀見梅君這么做,心中怒火更盛,暗罵一對奸夫淫婦。
  劉原頓時驚慌無比,他連忙將禮品收回來,笑道:“既然詹秘書不愿要,那么我就放到門外吧。”
  詹耀冷笑道:“不是我不愿要,而是我不敢要。劉局,你為何大半夜來找我,原因大家都知道。實話實說,此事我只是執行人,命令是上面的領導下發的,如果有人知道我收下了那些東西,豈不是讓我引火燒身嗎?”
  劉原忙不迭地點頭,道:“是我沒有考慮周全,還請詹秘書見諒。”
  劉原如同一個罪犯般被詹耀冷聲訓斥,落在梅君的眼中,無疑是詹耀給自己狠狠扇了幾個耳光。詹耀是要梅君知道,這就是你勾搭的男人,在自己的面前點頭哈腰,完全就像一只沒脾氣的狗。詹耀這是要讓梅君后悔,讓她知道自己曾經犯下了多大的一個錯誤。
  “我去倒茶!”梅君看不下去了,轉身往廚房行去準備泡茶。
  “你別走!”詹耀沉聲命令道。
  梅君瞪大眼睛,劉原感覺頭皮發麻,均在琢磨詹耀想要做什么?兩人都是做賊心虛,無法面對詹耀。
  詹耀緩緩地說道:“茶就不必倒了,我與劉局的話已經說完,倒了茶完全就是浪費。”
  劉原嘴角泛起苦澀,站起身,附和道:“對對對,茶我就不喝了,我這就走了。不好意思,這么晚打擾你們休息。”這沙發還沒坐熱,劉原匆匆而來又匆匆離去。
  等劉原離開之后,詹耀很淡然地往書房行去,梅君終于繃不住,突然痛哭流涕,低聲說道:“老詹,你別這樣,都是我錯了。我給你道歉,請求你的原諒,我保證以后再也不會犯同樣的錯誤。”
  “錯誤?”詹耀轉過身,冷靜地望著崩潰的梅君,“你倒是說說,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錯誤?”
  梅君咬著嘴唇,哽咽地說道:“我不應該背著你和劉原……一切都是我錯了,你原諒我吧,我已經后悔了!”
  詹耀臉上露出無奈而自嘲地笑容,道:“梅君,我們結婚這么多年,說沒有感情那是假的,但有些是原則性的問題,一旦犯下,一旦戳破,那就沒有轉圜的余地。咱們冷靜一段時間吧,然后就離婚,我現在擔心的是,如何不給孩子帶來負面影響……”
  聽到“離婚”兩個字,梅君如同被雷擊,冷不住往后退了數步。
  沒有想象中驚天動地的爭吵,詹耀用一種極其冷靜的方式讓自己無地自容。
  梅君第一次發現,自己對這個家庭多么依戀,而這一切都被自己給摧毀,所有不幸都是自己造成的。
  詹耀回到書房之后,眼角有點酸澀,人非草木孰能無情,對于梅君,他想要原諒,但又不能原諒……
  翌日,監察局專項調查小組來到環保局對副局長劉原進行詳細調查。劉原根本經不起盤查,只是半天的時間,劉原便合盤說出自己這么多年來的諸多貪污**之事。
  在過去擔任副局長期間,劉原采取騙取、侵吞等手段,共同或單獨非法占有公款共計八十余萬元,個人分得六十萬元;索取或非法收受他人賄賂共計九十萬元;違反國家規定,以單位名義將國有資產二十萬余元私分給個人。
  同時,在擔任副局長期間,劉原對徐家橋鄉工業園區的排污及環保設施建設及其運行情況未認真履行監管職責,導致2007年3月8日發生污水泄漏的重大環境污染事故,全縣水域水質受到污染,造成漁業養殖戶養殖的魚類死亡,損失兩百余萬元。
  其實,調查劉原早就在方志誠的計劃之中,不過,方志誠將這個機會交給了詹耀,讓他作為這個計劃的主要跟進者,代表自己代表政府處理此事。
  環境污染問題是當下各地的普遍問題,不少地方盲目追求城市發展,導致環境受到極大的破壞。徐家橋鄉水污染問題發生之后,環保局采取封閉消息解決辦法,對漁民進行了資金安撫,但天下沒有不透風的墻,最終還是被人舉報。
  作為常務副縣長主管信訪工作,接到投訴之后,方志誠便進行了一系列的了解,確定有違法事實之后,然后讓詹耀通知監察局介入。
  看守所內的會客室內,顯得陰冷濕暗,外面已然春光難掩,卻無法遍及此處。
  隔著一張木桌,詹耀冷冷地看著劉原,劉原已經被剃成了光頭,他臉色相對比較平靜,目光中透著一股茫然。或許他還無法反應過來,自己轉眼之間就從高處墜落,身陷囹圄。
  “沒想到你是第一個來看望我的人。”劉原嘴里滿是苦澀。
  詹耀搖了搖頭,道:“因為你被雙規的消息還沒有傳出去,大家都以往你現在出差,并不知道你已經被關押在看守所內。”
  劉原微微一怔,道:“我現在想起了一句話,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評論一個人的能力不能只看當下,我為之前犯下的錯誤而向你道歉……梅君,她……”
  詹耀打斷劉原的話,道:“我今天來見你,就是想跟你說清楚,以后不要與梅君再有任何瓜葛。你們之前發生了什么,我不會追究,她是我的老婆,既然選擇與她結婚,我早就下了決心,這輩子無論她犯了什么錯誤,我都會原諒她。我相信,你只是我倆之間出現的一個小問題,不會影響未來我們十年甚至幾十年的生活。”
  劉原嘴角露出苦笑,默默低下頭,面對詹耀的這番話,他沒有任何辯駁之力,因為在這場戰爭之中,自己敗得很徹底,作為一個輸者,他沒有資格去教詹耀以后該怎么做。
  出了看守所,詹耀長長地呼出一口氣,經過很多天的調整,他終于將心中的郁悶全部發泄出來。
  對于梅君,詹耀最終還是選擇了原諒,畢竟是結發夫妻,兩人還有一個孩子,裂縫隨著時間消逝,終究有一天能夠彌合。
  男人其實面對外遇,他會更加包容,只要有機會能夠挽回對方,往往會拉低底線。當然前提是,此事沒有鬧得滿城風雨,人盡皆知的基礎之上。
  在這件事情上,方志誠給自己提供了很大的幫助,同時他從頭至尾都是點撥自己,沒有挑明,是為了傷及自己的自尊。
  想清楚一切,詹耀不僅倒吸了一口涼氣,自己是越來越看不清楚方志誠了,他處事老辣,真的只有二十七歲嗎?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