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421 丈夫情夫的交鋒

(求保底月票,訂閱的都有!)
  第二天一大早,方志誠接到了段暄的電話。詹耀將名單遞交給段暄之后,段暄仔細閱讀,又作了些許調整,方志誠見無傷大雅,便就沒有與段暄錙銖必較,現在兩人屬于同盟關系,擁有一個共同的敵人,那就是孫偉銘,一些細枝末節沒有比較過分爭執,以免影響和氣。
  隨后下午的書記碰頭會上,段暄與孫偉銘提出了“東臺百千萬人才引進工程”方案,孫偉銘原本打算采用拖延戰略,未曾料到邢繼科從旁側應與段暄聯手打了自己的一個措手不及,這因其他了忌憚。
  雖說心生不滿,但面對二把手和三把手的聯手,孫偉銘不得不采取妥協,但對方案進行了重新調整,尤其是對執行方案的領導小組進行安排,原本段暄是想自己主持,但孫偉銘將組織部長朱增至與路遙,拉入領導小組用來掣肘段暄,這讓段暄慍怒不已。
  領導小組的組長由縣委書記擔任,副組長一般由專職黨務的副書記及組織部長擔任。但現在出現了點小問題,組織部長參與人才工程的領導小組成為副組長,還是能夠理解的,但宣傳部長也作為副組長,這就有令人難以理解了。由此可見,孫偉銘的心機很深,即使通過了決議,他也想惡心一下段暄,告訴段暄他雖然排名第三,但行政級別不過是副處級而已。
  書記會上達成了初步意見,常委會上簡單討論一下,便可以通過了。
  下午三點左右,方志誠將詹耀喊進來,囑咐一項令詹耀感到意外的事情,要求監察局對環保局進行調查,并從抽屜內取出一份材料。詹耀拿到手中,細細翻閱一番,眼中露出一絲異彩,道:“這是對縣環保局副局長劉原的舉報材料?”
  方志誠點點頭道:“此事我就不出面了,安排監察局到環保局走一趟。你老婆不是在環保局工作嗎?對于環保局的情況,你應當有些了解,所以你是最適合的人選。”
  詹耀哪里瞧不出方志誠的用意,心中五味雜成,與自己老婆梅君有茍且事的便是這個叫做劉原的副局長,不過自己并沒有向方志誠提及,他為何能準確地判斷就是劉原呢?
  詹耀并不知道方志誠第一次去自己家中做客,便撞破了梅君與劉原的奸情。那次劉原和梅君都在二樓,方志誠聽到梅君與劉原樓梯過道內的咂嘴聲,同時還瞄到了劉原的大致模樣,后來在研究縣直屬機構的人員材料時,便認定劉原便是梅君的出軌對象。
  “老板……”詹耀之前還在琢磨著,如何設計讓劉原吃個大虧呢,沒想到方志誠早已為自己想到了辦法。
  方志誠擺了擺手,沉聲道:“環保局在城市發展過程中非常重要,如果不小心處理,城市很有可能因為環境污染變成一個死城、鬼城。從去年開始,東臺的環境污染問題一直飽受詬病,然而有人舉報環保局不作為,購置大量的環保處理設備,竟然只是擺樣子充門面,同時對企業嚴重排污違紀行為,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詹耀鄭重其事地點頭,道:“老板,你放心吧,以前梅君也跟我交流過環保局的一些內幕,所以我對他們的違紀操作手法還是很熟悉的,此事我一定會辦妥,讓東臺的環保系統能夠溯本清源,給東臺老百姓一個干凈、健康、有序的生活環境。”
  方志誠笑了笑道:“你這官場話說得越來越利索,倒是一套一套的……”
  等詹耀離開之后,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暗嘆對于詹耀,自己只能幫到這里,如何能找回自己的尊嚴,還需要他自己出面爭取才是。
  官場是一環套一環,當一個環節被打開之后,另外一個環節會受到影響。當詹耀給監察局打完電話之后,環保局那邊很快便受到消息,傳入副局長劉原的耳朵里,頓時嚇得他坐立不安。劉原通過自己的關系,了解到此次監察局調查環保局是針對自己而來,還是從常務副局長方志誠那處下達的通知,很快意識到了什么,他匆忙給梅君打了個電話,讓她來自己的辦公室一趟。
  梅君是環保局綜合處的副主任,剛出大學那會,梅君進入綜合處,被當時的綜合處主任劉原看中。劉原對她多有照料,兩人便產生了感情。不過,兩人倒是挺默契,只是保持情人關系,不影響到彼此的家庭,這么多年來倒也相安無事。
  梅君進入劉原的辦公室后,劉原連忙走過去,將門給關上,梅君臉色一紅,向劉原拋了一個媚眼,笑道:“剛度完假回來還不沒夠嗎?”
  劉原擺了擺手,嘆氣道:“不是那事兒,我遇上大麻煩了!”
  “啊?”梅君臉上露出疑惑之色,緊張地問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劉原在桌前來回走動,不安地說道:“我剛才從監察局得到消息,那邊要有人來查我了。”
  梅君面色一變,隨后擠出笑容,安慰道:“老劉,這么多年監察局來環保局大多走個過場而已,不一定是針對你來的,你不要太緊張。”
  劉原擺了擺手,無奈地說道:“我剛才也了解到了,這次是常務副縣長方志誠下達的命令……”
  “常務副縣長?”梅君臉色泛白,她也是體制內的人,自然知道這意味著什么,自己的老公詹耀正是常務副縣長的秘書。常務副縣長雖然分管監察,但一般監察工作還是有紀委來進行,很少由常務副縣長下達指示,這很有可能是詹耀發現了什么。
  梅君往后退了兩步,腦海中出現那次與方志誠相遇,自己對他說了許多陰陽怪氣的話,頓時后悔不已,苦笑道:“老劉,有件事情我一直沒告訴你,有次你和我在家中樓道里親熱,被方志誠撞見過。不過,他那時候只是一個普通副縣長……”
  “啊?”劉原倒抽一口涼氣,欲哭無淚地說道,“難怪如此,我的感覺沒錯,方志誠肯定是聽了詹耀的什么話,所以幫詹耀想要對付自己。”
  梅君臉上露出復雜之色,一個是自己的丈夫,一個是自己的情夫,她自認為自己一直處理得很好,在詹耀的面前,自己賢良淑德,持家有道,在劉原的面前,自己多情體貼,重情感恩。梅君也曾想象過有一天,如果紙包不住火那該怎么辦,但事到臨頭之后,她還是六神無主。
  劉原十分著急,腦門上甚至出了汗珠,他突然伸手握住梅君的手,柔聲道:“君,你一定要救我,現在只有你能救我,讓詹耀手下留情了。咱們好了這么多年,我對你一直不錯吧,你可千萬不能丟下我。如果我被調查,那我就徹底完了啊。”
  梅君第一次見到劉原如此彷徨無助,在她的眼中,劉原成熟、穩重,比起自己的丈夫更能帶來安全感,但沒想到他也會恐懼。
  梅君縮回了自己的手,低聲道:“那你想讓我怎么辦?如果詹耀知道咱倆的事情,你要我怎么與他開口?”
  劉原怔了怔,沉聲道:“這樣吧,你去求他,讓他放我一馬。至于他提什么要求,我都可以答應他。”
  梅君瞪大眼睛,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自嘲道:“如果我去求他,只會讓他更加恨你。”
  “那該怎么辦?”劉原焦急地在辦公室內打轉,“要不,我自己去求他,親自去求他……”
  梅君越發看不懂劉原,嘴里滿是苦澀,緩緩道:“算了,還是我去求他吧……”
  原本梅君一直在心里將劉原跟自己的丈夫詹耀進行比較,如果給詹耀打八十分的話,那么劉原可以得到一百分。劉原雖然只是環保局的副局長,但行事風格向來干練,在環保系統的威信很高。誰也未曾料到,劉原被監察局的一個消息弄得完全沒有自尊,仿佛一只被獅子鎖定目標的羚羊,弱小膽怯,為了存活可以放棄一切,無所不用其極。
  懷揣著沉重的心情,梅君回到家中,詹耀早已如同以往一樣,只要提前回家,會先去將孩子接回家,然后去小區附近的菜市場買好菜。梅君沒有直接與詹耀詢問劉原的事情,默默地洗菜做飯。
  與往常一樣,詹耀和梅君夫妻倆在飯桌上沒有太多的話,孩子很快吃完飯之后,便被梅君指派進入書房寫作業。
  梅君終于按捺不住忐忑的心情,打破了尷尬的氣氛,低聲問道:“聽說方縣長要求監察局到環保局進行調查?”
  詹耀沒有抬眼看梅君,嗯了一聲道:“沒錯,對象是劉原,你的老上司。”
  梅君咳嗽了一聲,勉強擠出笑容,道:“事情是不是搞錯了?我對劉局長還是很熟悉的,這是一個作風挺正派的領導,不可能涉及貪污腐敗!”
  詹耀冷冷地笑了笑,道:“作風正派?你確定?”
  梅君被詹耀的反問嚇了一跳,還沒回過神來,詹耀已經從座椅上站起身,只聽他冷冷地說道:“今晚我睡書房……”
  梅君不知為何眼睛一酸,兩行清淚從眼角流下,也不只是悔恨,還是心痛,還是害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