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42 市長養了只狐貍

十點左右,酒吧街逐步沸騰的前戲。燈紅酒綠的長街,流竄著各種各樣的人。有穿著花里胡哨的前衛潮男,有濃妝艷抹真容難辨的時尚女子,有相互纏繞發泄欲望的情侶,有形單影只,希望能順利找到炮友的饑渴男女……
  方志誠是一個喜歡清靜的人,但自從被趙清雅帶到酒吧街之后,漸漸喜歡上了這個地方。因為在酒精的作用下,看似浮躁的環境,卻變得簡單。可以肆意的唱歌,囂張的大笑,憤怒的揮拳,人在這邊變得簡單而真實。與衣冠楚楚的市委大院生活相比,這里雖然充滿了暴力、色情,但少了偽善及陰謀詭計。
  方志誠進了清吧,發現里面的人還沒有很多,董姑站在不遠處的吧臺,她見到方志誠眼前一亮,笑瞇瞇地走到方志誠身邊,熱情道:“怎么回事?方大官人,今日怎么有空來我這小地方坐坐?”
  方志誠也不隱瞞,笑道:“有人想約我談事,我便把地方定在這里,也算是給你帶點生意。”
  “還算你有心。”董姑用手指戳了一下方志誠的腦門,“先來點什么吧?我請你。”
  方志誠連忙擺手,從錢包里取出一百元,放在吧臺上,道:“這哪能?先來一支啤酒吧。”
  董姑也不客氣,將鈔票捏在手里,未過多久,取了兩支啤酒以及零食過來。董姑拿了一支啤酒,與方志誠手中的那支輕輕碰撞,然后飲了一口,笑道:“以后常來,這酒吧有清雅的股份,她讓我好好照顧你,若是你不經常在我眼皮底下溜達,我說不定會把你給忘了。”
  方志誠點點頭,好奇道:“你和雅姐怎么認識的?”
  董姑凝眉思索,緩緩道:“算是酒友吧。兩年前,我被炒魷魚,蕭索地在一家大排檔獨自喝悶酒,結賬的時候,發現口袋里少了五塊錢,便厚著臉皮與不遠處的清雅借酒錢。趙清雅先是藐視地看我一眼,然后幫我買單,正當我準備離開的時候,她拉著我喝酒,結果,我和她喝得酩酊大醉。從那以后,我倆時不時地會坐在一塊喝酒。但喝酒講究氣氛,為了能喝得盡興,所以趙清雅便攛掇我,開一家符合咱倆需求的酒吧,所以這間城南舊事清吧便出現了。”
  方志誠嘆氣:“沒想到城南舊事還有這番來歷。你和雅姐都是率性的人,所以城南舊事看上去懷舊,其實大部分客人都覺得這里很率性。”
  董姑笑道:“你小子眼光不錯。我和清雅的愿意便是如此,希望把酒吧變成一個可以大家袒露心聲的地方。”
  言畢,酒吧外出現幾個人,他們與董姑笑著打招呼,依稀是熟客。
  方志誠笑道:“董姐,先去忙吧,我自己坐一會兒。”
  董姑點頭:“行,有什么事知會一聲。”
  喝了小半支啤酒,手機突然震動起來,方志誠回頭朝著入口處望去,只見釘子與一個身高約莫一米九的瘦削男子站在一起。方志誠招手,釘子瞅見,便拉著那高個男子往這邊走來。
  “你好,我叫鐘揚。”高個瘦削男子主動伸手,給人一種謙和的感覺。
  方志誠一向認為自己長得不錯,但與對面此人相比,卻有點相形見絀的感覺。方志誠暗嘆這鐘揚不一般,與他握了握,感覺他的手掌沉穩有力卻很溫和,又瞄了一眼釘子,旋即淡淡道:“請坐!”
  兩人坐下,吧臺那邊又送來兩支啤酒。
  “酒吧不錯。”鐘揚打量著四周,“朋友開的?”
  方志誠暗忖這主場優勢給人的感覺還是挺不錯的,至少壓住鐘揚的氣勢,他微微頷首,點頭道:“不知鐘兄今天約我有何事?”
  鐘揚原本還想與方志誠拉近關系,沒想到方志誠很直接,他笑道:“第一是為我表弟那天的事情道歉,第二是想交個朋友。”
  言畢,鐘揚對釘子使了一個眼色。釘子臉色滿是陰霾,心有不甘地將那個信封遞到方志誠的手邊,輕聲道:“對不起!”
  “這是什么意思?”方志誠蹙眉道,他看著那信封足有四五厘米厚,起碼得兩三萬。
  鐘揚輕描淡寫道:“這世界很現實,如果光靠嘴巴說聲對不起,那便有用的話,還要警察干什么?如果方老弟愿意收下這些,于你于我,兩人都心安。”
  方志誠沒有直接伸手,他琢磨一番,好奇道:“拿人手短,想必你還有事相求吧。”
  鐘揚暗忖方志誠是個聰明人,點頭笑道:“這事對于你很容易,對于我倆很重要。希望你能對趙清雅說一聲,之前的事情徹底結束了。”
  “就這么簡單?”方志誠疑惑道。
  鐘揚微笑點頭,肯定道:“就這么簡單。”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雅姐的背*景不簡單,又看了那信封一眼,那可是好幾萬,雖然自己的工資待遇在銀州算中上水平,但近期花錢如流水,手頭難免緊張。至于這錢來的渠道正義與否,方志誠不是迂腐之人,別人并非因為自己的職位賄賂,而是為此前的矛盾所作的補償,他自然有些心動。
  方志誠將那信封往自己這邊挪了挪,淡淡道:“冤家宜解不宜結,我現在便給雅姐打電話。”
  當著鐘揚和釘子的面兒,方志誠給趙清雅打了個電話。趙清雅聽清來意,疑惑道:“你也太好欺負了吧,別人給你道歉,就當什么事兒都沒有了?”
  方志誠轉過身,含蓄道:“不止道歉……”
  趙清雅沉默片刻,反應過來,道:“多少錢?”
  方志誠捂著電話,低聲道:“還沒好意思看,估摸著有好幾萬。”
  “我七你三。”趙清雅提議道。
  方志誠微微一怔,意識到趙清雅故意在逗自己,她一女富婆,怎么可能會稀罕這點錢,不過嘴巴上依舊討價還價,“五五吧?”
  趙清雅大笑數聲,旋即輕聲道:“你與他們說交代,既然他們這么識趣,那么我趙大小姐就不跟他們一般計較了,讓丁局長不要太過擔心,也沒找到他什么致命的把柄。”
  方志誠自然不可能像趙清雅那般直言,掛斷電話,與鐘揚道:“雅姐說了,事情算是平了。也讓丁局長不要太擔心。”
  鐘揚見事情擺平,臉上露出豁然之色。
  鐘揚之所以能進刑偵大隊,是憑借著姨父的關系,若是姨父這棵大樹真倒下,自然是樹倒猢猻散,而自己的前程怕也是岌岌可危,思考清楚個中厲害關系,這三萬塊道歉款砸得非常值得。
  對于方志誠而言,這三萬塊是飛來橫財,前段時間程斌先后借自己七千,隨后又為嫂子秦玉茗買了一件五千多的衣服,早已把他的家底掏空。不過,即使有了這三萬,方志誠還是感到自己是一個不折不扣的窮人。
  人都是有欲望的,免不了對權勢、金錢、美色眼饞。
  方志誠雖然大部分時候正直,但也是個普通人,既然對方主動送竹杠給自己敲,他可沒傻帽到將錢拱手推出去。
  畢竟,那天吃大虧的不是自己,而是釘子和邵凌峰。扇了邵凌峰幾十個耳光,還拿了賠禮道歉的錢,這無疑是極為爽快的。
  不過,方志誠知道這一切都是趙清雅的面子使然,所以他越發下定決心,以后要不斷往上攀爬,只有自己有足夠的力量,才能活得舒心。
  拿了錢,方志誠心情愉悅,便與鐘揚、釘子多喝幾杯酒,關系融洽不少,若不知此前瓜葛,還真誤以為,他們三人是至交好友。
  一兩個小時之后,酒吧內多了六七人,鐘揚抬頭一看,面色微變。
  方志誠善于察言觀色,瞧出鐘揚情緒變化,輕聲問道:“老鐘,怎么了?”
  鐘揚苦笑道:“冤家路窄,沒想到運氣不佳,竟然在這里遇到對頭。”
  “哦?”方志誠與鐘揚聊了一番,知道鐘揚的身份背*景不簡單,三十歲不到,現在已經是刑偵支隊一大隊副隊長,盡管級別不高,副科級,但也是個人物。
  “咦?老鐘,沒想到這么巧,竟然在這里遇到你。”走過來的那個男人身高比方志誠還矮半個頭,不過骨架很寬,舉手投足之間,有一股傲氣。
  鐘揚微微一笑,淡淡道:“劉老五,我也詫異,按照你的性格,可不是來這兒的人。這里如此文藝,你一個粗人站在這里做什么?”
  兩人你來我往之間,火藥味便冒出來。
  方志誠皺眉,瞄向劉老五的身后,只見那人也在目光炯炯的看著自己,嘴角帶著說不出的傲氣。
  “這人怎么如此面熟?”方志誠微微一凜,腦海中精光一閃,想起對方是誰,竟然是市長夏翔的秘書金鋒。
  金鋒今年二十七歲,擔任夏翔的秘書接近五年,有望成為市政府副秘書長,分管市政府辦,成為副處級干部。二十七歲的副處級干部,在整個淮南省也屬于少見,金鋒無疑是官場新貴。不少人都知道,金鋒之所以能升得這么快,絕不僅僅因為他天賦異稟,而是與他的背*景有關聯。
  金鋒的背*景不在銀州,也不在淮南,而在燕京,銀州當市長秘書,只是過渡而已,將來能走到哪里,誰也無法知曉。
  金鋒自然認識方志誠,他玩味地盯著方志誠,臉上帶著似有似無的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