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417 傳說中百人名單

回到東臺之后,方志誠對于自己與寧家的關系進行了認真仔細地梳理。寧老爺子對自己說的一句話,讓他覺得需要細細的研讀,那就是“喜歡讀年輕人的故事”,這意味著寧老爺子一直關注著自己的成長。這些老一輩的革命家,他們雖然從舞臺上退去身影,但影響力卻從來沒有消失,他們的每句話都可以上達天聽,會被國家領導高度關注并重視。同時,他們的行事風格也不太一樣,更關注排兵布陣,擺棋布子,通過運籌帷幄,掌握國家運勢,繼而影響十多億人口的命運。
  寧老與他說的那些話,從正常的角度來看,自己應該感到高興。何為讀自己的故事?言外之意,便是將方志誠看成了寧家的一股勢力。
  在他們這群老一輩的心中,家族的力量才可以繼承自己的理念,每個家族都會選擇一到兩個領軍人物,在不同的年齡層次與其他派系競爭、角逐。
  據傳,中組部內部有三份名單,每份名單上面記錄著大約三十多個人,每年會更新一次,將不符合條件的人員從名單上刪除。同時,這些名單也是有排名的,根據個人的年齡、資歷、政績進行綜合考評,最終確定相應的序列。
  三分名單分別對應五十五、四十五、三十五,這近一百多人的名單乃是華夏政府老中青三代的核心人物。
  家族派系之間的競爭,不僅僅是從最高層開始,從仕途剛起步便已經開始角逐,最終能走到金字塔尖的,無一例外均是素質過硬、手腕滔天的人才。
  比如金鋒的哥哥金德,他便是金家重點培養的人物,如果真有這一百人名單,金德必然已經可以進入。
  方志誠想得有點多,不禁有點心猿意馬,暗忖自己如果與寧家走得更近一點,會不會也能進入這傳說中的百人名單?
  覺得自己想得有點太過,方志誠連忙搖頭,自嘲地一笑。
  混跡官場,個人的力量是很渺小的,即使自己與寧家關系再如何融洽,寧老爺子再如何賞識自己,以自己一個外人的身份,是很難進入寧家的核心圈子的。理由很簡單,從古自今,派系均是由血緣或姻親關系連接在一起,一個外人想要融入某個派系,除此之外別無他法。
  想要進入寧家的核心圈子,成為寧家重點培養的第三代領袖,除非自己成為寧家的女婿……雖說自己與寧香草的關系越來越曖昧,但想要捕獲寧香草的芳心,這難度也太大了一點,況且自己已經有需要負責的人,比如秦玉茗抑或葉輕柔……
  此刻,方志誠并不知道,因為寧老的緣故,還有一人比他更加惶然,那就是東臺縣委書記孫偉銘,他接到了一個來自“西元組織”的秘密文件。他花費了半個小時,從解碼書上破解代碼后,怔怔無語許久,“取消一切對方志誠的行動。”
  孫偉銘嘆了一口氣,心中生出一股無力之感,作為西元組織的成員,他的人生早已就失去自由,對于組織必須要無條件服從。呆呆地坐在椅子上許久,孫偉銘給花綻露打了個電話過去,“從現在開始,你可以撤出了。”
  花綻露疑惑道:“為什么?”從接觸方志誠,到熟悉方志誠的生活習慣,花綻露用了大約一年的時間,從孫偉銘懷疑戚蕓與方志誠在一起的時候,他便開始讓花綻露跟蹤監視方志誠,如今讓她退出,雖說花綻露知道無條件服從命令這一原則,但難免還是覺得詫異,所以下意識問了這句話。
  孫偉銘嘆了一口氣道:“你對方志誠的行蹤很了解,他最近見過什么人,你應當能分析出,究竟組織為何會下達這個指令。”
  花綻露沉吟片刻,疑惑道:“莫非是寧老爺子?”
  孫偉銘唉了一聲,苦笑道:“沒想到方志誠竟然抱上了寧家的大腿,寧家可不是一般的勢力,寧中*將年富力強,是極有希望沖擊軍委副主席的候選者,另外,寧老爺子也是現在為數不多還活著的開國元勛之一。組織雖說這幾年發展的勢頭很迅猛,但與寧家這種龐然大物相比,還是顯得太過稚嫩了一些。”
  花綻露恢復了理智,沉聲道:“知道了,我從今天起便退出……不過,那些收集的資料呢?”
  “全部銷毀!”孫偉銘眼中射出一道惋惜與決然之色,他很清楚這些資料會是雙刃劍,如果留著,固然有機會扳倒方志誠,但同時也有可能觸怒寧家,為自己引來殺身之禍,畢竟孫偉銘自己的屁股也并非足夠干凈。
  花綻露掛斷與孫偉銘的電話之后,深深地嘆了一口氣,自從被方志誠給拆穿陰謀之后,她便搬離了那個小區,并安排人將那屋內的所有畫作全部搬到了新的住處。只是那六十余幅畫作之中少了兩幅,其中一幅是方志誠清晨練武圖,還有一幅是自己的半裸油畫。
  方志誠將自己的那幅畫給截了下來,花綻露倒是能理解,但她為何要將自己的那幅油畫給截取下來呢?
  花綻露眼中露出復雜之色,暗忖果然天下烏鴉一般黑,他與普通男人一樣,都不是好東西。
  一個原本無力抗拒的危局悄然冰釋,仿佛從未發生過一般,不過方志誠卻是知道,這世界存在太多不可抗力,誰能知道冰山的下層會有多少危險的事情?
  他并未去深究花綻露的身后究竟會是誰,其實從鄧洪國的出現,他便猜到關鍵人物是孫偉銘,但他并沒有細細去盤查,因為很多事情揣著明白裝糊涂便好,若是弄得太明白、太真切,反而會讓局勢變得不利于自己。
  進入四月,淮南省的風向進一步變化,李思源已經基本退出了淮南的各種重要活動,同時,宋文迪也接到了省委組織部的調令,至瓊金擔任市委書記一職。瓊金為副省級省會城市,宋文迪由此也真正進入淮南的高層序列。
  當然,為了讓宋文迪順利地擔任這個位置,李思源也花費了相當大的代價,淮南總共有十二個地市,原本有一半以上的一把手均為李思源的心腹人馬,但為了讓宋文迪回到瓊金交接李系的力量,其中置換出三個地市一把手的位置給卜系。
  宋文迪離開銀州之后,邱恒德由組織部長被提拔成為黨委副書記,張國鑫雖然還是市長,但因為資歷比新任市委書記夠老,甚至還有銀州葉家的遙相呼應,所以位置也極為牢靠。
  宋文迪在離開銀州之前,與方志誠通了一個小時的電話,一方面是交代自己離開銀州之后,方志誠需要注意的幾個問題,比如生活作風、經濟問題等,千萬要留心注意。另一方面,也是給方志誠吃個定心丸,等時機恰當的時候,方志誠需要動一動,總停留在一個地方,固然可以積累足夠的經驗,但對于長期發展而言并不好,年輕人需要經歷風雨與磨礪,環境太穩定會消磨一個人的意志。
  讓方志誠感到意外的是,宋文迪在最后還交代了自己與葉家的婚事。宋文迪鼓勵方志誠要與葉輕柔保持良好的關系,因為這對于穩定銀州、穩定東臺,穩定現在的局面百利而無一害。
  方志誠嘴里泛著苦澀,并沒有說出心中的想法。感情生活與工作,方志誠想將之清晰地分離,但仿佛要事與愿違了。
  對于葉輕柔,方志誠并非沒有感情,但正因為有了情感,所以他才不愿意去利用葉輕柔,這是一個違背內心的事情。
  不過,葉明鏡是商人,宋文迪是政客。他們也希望方志誠能夠理性,為了派系的利益,放棄一些私人情感。
  當然,這一切葉輕柔都不知道,被蒙在鼓里。一個傳言在銀州官場瘋傳,東臺縣常務副縣長與葉家三小姐葉輕柔已然訂婚,雖然宋文迪離開了銀州,但這個小方的勢力并沒有被削弱,反而有葉家這個大靠山,以后的前途不可限量。
  至于孫偉銘也改變了此前對方志誠步步緊逼的態度,在常委會上改變風向,與段暄進行了一系列的交鋒。
  段暄斗爭經驗豐富,加之在省里有足夠的支持,與孫偉銘斗得倒是旗鼓相當,有分庭抗禮之勢。新任省委書記即將到來,段暄必須要在孫偉銘徹底獲得省委的支持之前,對孫偉銘施加足夠的壓力。
  另外,新任市委書記遲遲未到,這讓銀州的官員也充滿了疑惑,同時大家都知道,這涉及到省委高層的斗爭,銀州作為東南部主要城市之一,自然省長與省委書記必爭之地。
  直到五月初,任命通知終于發布,原北濟市市委書記肖富庭來到銀州,一系列的猜疑與紛亂才逐漸平息。但東臺的官員都知道,縣委書記與副書記之間的斗爭高下立判,肖富庭從外省調入銀州,必然是借著新任省委書記的威勢而來,孫偉銘有了外力支援,東臺的局面已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