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416 讀年輕人的故事

(繼續求月票!另外,推薦3群:416122428,大家可以進去聊天討論劇情哦。)
  在縣醫院內,孫偉銘見到被打得很慘的鄧洪國,嚇了一跳。鄧洪國老淚橫流,道:“偉銘書記,這啞巴虧我已經吃了兩次,你一定要替我做主!”
  孫偉銘暗忖這方志誠打人的手法太講求了,拳拳到肉,卻又不傷筋動骨,把鄧洪國的臉揍得跟豬頭一樣,但卻又不至于把鄧洪國打殘廢了。孫偉銘沿著鄧洪國所躺的病床兜走了幾拳,安撫道:“洪國,此事恐怕你還得忍下,主要你本來辦的事情就上不了臺面,如果真鬧大了,又該怎么解釋呢?”
  鄧洪國心塞無比,苦笑道:“偉銘書記,這話說得就不對了,我可是奉命去幫你辦事的,現在被方志誠打成這樣,你不替我做主,還幫著方志誠說話,讓人心寒啊。”
  孫偉銘徐徐吐出一口氣,沉聲道:“放心吧,我會給你一個交代,但不是現在。”
  鄧洪國見孫偉銘這么說,心中郁結,又不能發怒,將拳頭捏得緊緊的。
  孫偉銘知道如果現在不給鄧洪國一個甜棗,恐怕他絕對會棄自己而去,這鄧洪國雖然能力欠佳,但畢竟是一個忠誠的工具,棋放棄倒也有點可惜。
  孫偉銘徐徐說道:“老鄧,你不是一直想要調整分管工作嗎?”
  鄧洪國頓時注意力變得集中,低聲詢問道:“您是說,我有希望?”
  孫偉銘點點頭,道:“把旅游局分給你管,如何?”
  鄧洪國眼中閃過一絲喜悅,旅游局原本是由顧源分管,孫偉銘現在想削弱方志誠等人在政府方面的力量,便從同一派系中找到了顧源作為對象。
  鄧洪國被孫偉銘這么一安撫,心中的怨氣也就沒那么大了,他原本分管的幾個部門都是清水衙門,旅游局雖然不是香餑餑,但聊勝于無,勉強擠出笑容道:“那就有勞偉銘書記您費心了!”
  孫偉銘離開病房之后,接到花綻露的電話。孫偉銘聽完花綻露的匯報,沉聲道:“計劃一既然已經失敗,那就選擇計劃二吧。”
  花綻露冷冷地說道:“他比想象中要狡猾,如果實戰計劃二的話,恐怕需要很長時間。”
  孫偉銘眸光中閃過厲芒,沉聲道:“時間而已,我還等得起。”
  掛斷了孫偉銘的電話之后,花綻露眼中流露出一絲復雜之色。
  所謂的計劃一,那就是利用自己的美色逐步靠近方志誠,在監視他一舉一動的同時,尋找機會,讓其落入陷阱之中;至于計劃二,選擇的方法就激烈了一些,利用類似栽贓的手法,試圖讓方志誠陷入死局。
  與方志誠相處這么久的時間,花綻露對他還是有一定的了解,美人計都不頂用,至于栽贓,那就更加困難了。
  ……
  周三上午十點左右,方志誠來到寧家在云海的那個老宅。方志誠在車內等了片刻,厚重的宅門被推開,寧香草穿著一件白色的小西裝走出,顯得清爽干練。初春的寧家老宅有著盎然的春意,剛入其內,便可以嗅到濃郁的花香。方志誠深深地吸了一口,覺得心曠神怡,笑道:“香草姐,來到這個屋子,我才真正地感受到春天來了。”
  寧香草指著右側的花圃,笑道:“這些都是老爺子親手種上的花,每天都精心打理,若有一棵生了病,他也得難受許久。人老了,喜歡安靜,卻又怕孤獨,所以這些花花草草陪著他,倒也恰當。”
  方志誠點點頭,打量著這屋內的環境,上次過來行色匆匆,倒也沒有留意。深宅老院處于云海這種繁華鬧市的身后,顯得有種別樣的安靜,除了這滿園的花香之外,的確充斥著一種孤獨的氣息。
  穿過了中堂,來到后面一間寬大的屋子,寧老爺子躺在藤椅上,手邊放著一紫砂壺茶,不遠處掛著一個鳥籠,兩只云雀正在嘰嘰喳喳地爭食。
  “爺爺,我們來了!”寧香草走到寧老的旁邊,伸手摸了摸紫砂茶壺,低聲道,“茶已經冷了,我去給你換一壺。”
  寧老緩緩地睜開眼睛,搖了搖手,笑道:“茶并非一定要熱飲,冷飲別有一番風味。”
  寧香草嘆氣道:“怕傷了你的腸胃。”言畢,她終究還是取了那茶壺,往里屋去重新泡一壺去了。
  寧老從藤椅上直起身,指著不遠處的黃花梨老椅,道:“坐吧,別站著!”
  方志誠便挺爽快地坐了下去,笑道:“老爺子,您看上去心情不錯!”
  寧老笑道:“這打招呼的方式俗了!”
  方志誠撓了撓頭,笑道:“不然不知道怎么開口。”
  寧老半開的眼睛,里面似有似無地射出精光,悠然道:“不用你開口,香草邀你過阿里,那是我找你有事。”
  方志誠暗忖果然如同自己所料,那次與寧香草通電話,她讓自己抽時間來云海,雖然沒有明言,但卻也有所暗示,畢竟的搞王崇的寧老爺子主動要見方志誠,這種事情也不好直接說,也就稍微點了點方志誠。
  方志誠倒也爽快,立即答應了寧香草。
  方志誠想清楚前因后果,笑問:“老爺子,不知您有何吩咐?”
  寧老爺子擺了擺手,笑道:“吩咐談不上,其實就是跟你聊聊天,了解一下你現在的情況。”
  方志誠微微一凜,有種受寵若驚的感覺。方志誠也算是骨子里有傲骨的人,一般的權貴并不放在眼中,但寧老可是華夏歷史中有名的人物,能與這樣的人交談,這是何等榮幸。
  如何介紹自己,那也是一門學問,他笑著說道:“我現在離上次見你,距我的目標又進了兩步。”
  寧老見方志誠說話有點意思,笑著點點頭道:“好小子。從第一次見你,我便對你留意,定期會有人將你的情況交到我的案頭。人老了,自己的故事已經快到了完結篇,就喜歡讀年輕人的故事。你的故事不錯,有張有弛,讓人總能讀到些意外。”
  方志誠訕訕笑道:“寧老,沒想到能受到您的關注,我也挺意外的。不過,我覺得自己就是一個很普通的人,在做一些十分普通的事情,只是您在看我的故事時,或許帶著些情感,所以才覺得我的故事不同尋常吧?”
  寧老沉吟片刻,點頭道:“沒錯!因為香草的緣故,我才會關注你。”
  “爺爺,你們在背后說我什么壞話呢?”寧香草這時沏好了一壺茶,走入屋內,臉上帶著笑意,她見方志誠與寧老相談甚歡,心中也挺高興。
  寧老接過茶壺,對著茶嘴吸了一口,笑道:“放心吧,我和志誠都在夸你呢。”
  寧香草露出酒窩,仿佛變成了少女一般,給寧老捏著后背,道:“爺爺,夸我就不用了,以后少抽點煙就可以了。”
  “煙?”寧老裝傻道,“我戒了許久了。”
  寧香草沒好氣地說道:“爺爺,我都聽警衛說過了,您這周可是偷偷抽了三次。”
  寧老唉聲嘆氣道:“只是三根煙而已,我可是一個老煙槍,哪里能說戒便戒呢。”
  寧香草瞪了寧老一眼,道:“不行!這可是為了您的健康著想。我爸可是將您托付給我的,我得替他好好盡孝。”
  寧老點點頭道:“就聽你的,誰讓我現在就是孤家寡人,也就是你偶爾愿意過來看看我了。”
  寧香草笑道:“以后不僅我會經常過來探望您,小方以后也會經常過來,是吧?”
  方志誠連忙點頭,承諾道:“老爺子,我以后每個月都會來您這兒報道。”
  寧老擺了擺手,笑道:“好的,不過次數也不能太多,我啊,性格古怪,你一個月來與我說一次話,就已經足夠,若是多了,反而讓我覺得厭倦。”
  方志誠見寧老愿意接受自己的拜訪,心中很高興,因為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遇。
  方志誠與寧老又聊了片刻,他的口才不錯,故意逗老人開心,寧老不時地展顏歡笑,氣氛很是融洽。不知不覺已經到了中午,寧老與方志誠、寧香草一起吃了午飯,寧老畢竟八十多歲,吃完午飯便得午休,方志誠跟寧香草便離開了老宅。
  郭勁遠在送完方志誠抵達寧家老宅,便已經離開,于是方志誠上了寧香草的車。寧香草瞧出方志誠心中有疑惑,笑道:“咱倆都這么熟了,你沒必要憋著。”
  方志誠長吁一口氣,道:“寧老爺子今天見我,怕沒有那么簡單吧?”
  寧香草點點頭,道:“你倒是挺聰明,想必你也清楚自己現在處于一種很復雜的環境中了吧?”
  方志誠微微一愣,突然意識到了什么,腦海中閃過花綻露的身影,莫非是因為花綻露的緣故,寧老爺子才要與自己見面的?
  寧香草繼續說道:“軍方現在有勢力將目標瞄準了你,老爺子見你一面,是為了打消那些人的念頭,讓他們收斂一下氣焰。”
  方志誠這才恍然大悟,心中頗為驚訝,顯然沒想到那花綻露竟然與軍方有關系,嘴角不禁泛起了苦笑,同時對寧老的良苦用心感動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