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413 陰魂不散如金鋒

(三更已畢,新的一月到來,求諸位手中的保底月票!)
  方志誠從綜合辦公室離開的時候,見到一個熟悉的身影,先是微微一怔,旋即眉頭蹙成了一團。那人似乎沒有看見自己,進了另外一個辦公室,方志誠回到辦公室大約十來分鐘,門被敲響,詹耀匯報道:“老板,有一個人說是你的朋友,想要見你。”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讓他進來吧。”
  隨后,金鋒從門外走了進來,他西裝革履,戴著金絲眼鏡,手上提著公*文皮包,一副成功商務人士的模樣。方志誠指著沙發笑道:“金總,請坐!”
  p金鋒微微一笑,坐在方志誠的對面,看著他泡茶,笑道:“沒想到才這么久沒見,志誠你已經是東臺的常務副縣長了,真是可喜可賀啊。”
  p若是不知道金鋒與方志誠的過節,看金鋒與方志誠說話的熱乎勁,別人還真會以為方志誠和金鋒是相處多年的好友。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道:“時間過得真快,不知金總現在發什么財?”
  p金鋒端起茶杯泯一口茶,霧氣將眼鏡弄模糊,他取出鏡布擦拭一陣,笑道:“新開了一個公司,但還在創業期。今天是到政府來辦手續,準備在東臺開一家分公司。”
  p方志誠笑道:“分公司?看來金總的生意做得很大啊。”
  p金鋒搖了搖頭,謙虛地笑道:“開了一個房地產中介公司,現在房地產如旭日東升,所以公司的發展速度還是可以的。”
  p方志誠對金鋒很了解,他來自己辦公室絕對不會只是為了寒暄一番這么簡單,微笑道:“金總,咱們也算是老朋友了。有什么需要幫忙的嗎?”
  p金鋒淡淡一笑道:“志誠,不得不說你目光如炬。我這次來找你,還真需要你的相助。據我所知,東臺有一個招商服務公司,能夠為企業提供周轉資金,我想申請一下,不知你意下如何?”
  p方志誠手指在沙發扶手上輕輕地點動了兩下,道:“招商公司為企業提供周轉資金,那是需要嚴格審核,只有附和標準的企業才能夠獲取資金。如果你的公司符合條件,招商公司自然會夾道歡迎。”
  p金鋒哂笑道:“看來志誠你對我還是保留著敵意啊。我也在體制中呆過,誰不知道這所謂的六成更多的是一個形式而已。”
  p方志誠不動聲色地說道:“你可能對招商公司不太了解,它雖然是國企,但無論管理還是制度,都已經走出原先的條條框框。以我的能力,幫不了你。”
  p金鋒打了個哈哈,笑道:“志誠,你比想象中要頑固啊,我只是跟你開個玩笑而已。放心吧,我暫時還不缺錢,你工作應該很忙,我就先走,不打擾你繼續工作了。”
  p言畢,金鋒起身離開了辦公室。
  p方志誠坐在位置上總覺得有些地方不對勁,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心中有些惱火,與金鋒總是這么糾纏不清,令他有些頭疼。方志誠隱隱覺得,在未來金鋒會為自己帶來許多麻煩。
  p至于金鋒這次的主動拜訪,一種可能是試探,想看看方志誠現在對自己的態度,若是方志誠愿意化解恩怨,他自然也可以暫時與方志誠妥協,畢竟若是有了方志誠相助,房地產中介公司可以更進一步,至少在政府層面不會遇到太多的阻礙,甚至還能通過招商公司這個平臺獲取足夠的流轉資金;另一種可能是示威,金鋒想讓方志誠知道自己并沒有一蹶不振,總有一天,他金鋒終究還是會展露獠牙。
  p金鋒坐在轎車的后排,撥通了夏芒的電話,“我剛見過方志誠!”
  p夏芒微微一怔,道:“你怎么遇上那小子了?”
  p金鋒沉聲道:“去東臺政府處理注冊公司的事情,正好遇上了他,便與他聊了一番。”
  p夏芒眼中流露出一絲厲芒,低聲道:“按照我們現在的計劃,先是幫你爭取到在金家的地位,下一步才是對方志誠、寧香草進行復仇。你可千萬要冷靜,暫時以你我的力量,還威脅不到他。”
  p金鋒陰測測地笑了兩聲,道:“其實復仇不一定要自己動手,尤其是像方志誠這種,深處官場之中的人,他的對手可不止我一個,只要我們好好利用他的對手,方志誠恐怕就難以招架了。”
  p夏芒聽明白了金鋒的意思,沉聲提醒道:“你自己掂量吧,反正我是覺得你現在還是盡快回到金家才妥當。”
  p金鋒皺了皺眉,他知道夏芒意下如何,但他早已厭倦了不斷依靠金家的力量,而且金家始終有一個龐然大物,那就是他的哥哥金德。金德只要一日在金家,金鋒就得永遠活在他的陰影之下。
  p金鋒吸了吸鼻子,冷聲問道:“你的計劃如何了?”
  p夏芒嘿嘿笑了兩聲,道:“放心吧,我已經弄清楚你大哥的生活習慣,現在正在設計誘他上鉤。不得不說,這是一個挺冷靜的家伙,很少一個人出現在公共場合,至于他住的地方,如銅墻鐵壁,很難深入。但是,我已經買通了他身邊的一個女人,等到時機恰當,便讓他一命嗚呼。”
  p金鋒徐徐地嘆了一口氣,道:“此事我不會再過問。但,我可以保證,若是我能取代金鋒,一定會幫你夏家東山再起,對抗寧家!”
  p夏芒含蓄地說道:“你我已經捆綁在一起,我自然不會擔心什么……”
  p掛斷了夏芒的電話,金鋒眼中流露出茫然。夏芒此人比自己想象中要更加可怕,因為受到家中破產的打擊,他變成一個行事很極端的人。
  p富貴險中求。金鋒早已一無所有,如果不做一點瘋狂的事情,又如何扭轉現在局勢,所以雖然知道夏芒這個人不好控制,但他還是想好好利用這枚不知道何時會爆炸的炸*彈,或許能為自己的生活帶來一絲轉機。
  p轎車最終停在一個商務會所的樓下,金鋒緩步進入,來到三樓的一個包廂內,見到了等待許久的鄧洪國。鄧洪國起身與金鋒握了握手,笑道:“金大秘,許久不見,風采更勝往昔!”
  p金鋒擺了擺手,淡笑道:“鄧縣長,我早已不是什么秘書,三年前便開始下海從商,以后還是要改變一下稱呼,喊我小金便是。”
  p鄧洪國臉上露出凝重之色,感慨道:“那我還是喊你金總吧,這樣比較妥當。世事變化真快,轉之間物是人非,當初夏市長在任上的時候,咱倆見過數面。說句心里話,當時我就覺得金總你太適合當官了,如果你走仕途之路,不出十年一定能做出一番令人震驚的成就。可惜,夏市長其身不正,害苦你了。”
  p金鋒眼中閃過一絲暗芒,此事也是他心中的痛處,雖說他現在從商也做得不錯,但他歸根到底還是很享受權力。金鋒知道鄧洪國是在激怒自己,他不動聲色地說道:“過去的事情就不提了,咱們要將目光瞄準當下。據我所知,你跟方志誠現在斗得很厲害。”
  p鄧洪國警惕地笑道:“金總雖然不在銀州當官,但對銀州的事情卻是了如指掌啊。”
  p金鋒擺了擺手,道:“鄧縣長,你不要敏感,你與方志誠的矛盾現在是東臺人盡皆知,此外,我與方志誠也有著死仇,所以對他也進行過調查。”
  p“哦?”鄧洪國聽說金鋒調查過方志誠,眼中流露出一絲喜色,“那你手中有沒有他的把柄?”
  p金鋒見鄧洪國上鉤,慢慢收桿,道:“方志誠此人雖然年輕,但行事非常小心謹慎,我安排了一個私家偵探,跟蹤調查他,但也只是發現他與幾個女人來往過密。”
  p鄧洪國想起之前孫偉銘跟自己提過的,想要扳倒方志誠,恐怕還得從生活作風上來抓方志誠的馬腳,沉聲問道:“你能不能將他的資料全部給我?”
  p“當然可以!”金鋒微微一笑,從包里去過一疊文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