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410 如何不斷了緣分

(第三更,求月票!)
  陳德平被隔離調查兩周之后回到縣委,他比想象中要沉默,整個人身上的氣場變化很多。很多人嗅到了特殊的氛圍,對陳德平敬而遠之,讓人意外的是,方志誠幾乎每天都會在陳德平的辦公室內坐上片刻。方志誠是太沒眼力勁還是故意為之?
  雖說陳德平被調查后安全歸來,但一些隱秘還是在悄無聲息中滋長,很多人都覺得陳德平身上不干凈,很有可能會被再次抓進去。但方志誠仿佛不知道這些,與陳德平沒有疏遠關系,反而主動靠近。
  陳德平翻著桌上的卷宗,滿面憂色,嘆氣道:“證據全部被毀掉,想要重新查案,根本不可能。”
  方志誠擰緊眉頭,低聲道:“難道就沒有一點線索。你不是說當時犯罪嫌疑人提供許多不在場證明嗎?如果那些不在場證明存在問題,是不是可以證明當初犯罪嫌疑人為了脫罪,采用了許多非法的手段。”
  陳德平搖頭苦笑道:“時間過去十年,從不在場證明入手無法找到具有決定性的證據……”
  方志誠沉吟許久,嘆道:“或者換一個思路,有句話叫做常在路邊走,哪有不濕鞋。翟慧一案,因為時間的緣故,無法找到新的線索,能不能從他們近期的生活入手,尋找一些突破口。”
  陳德平眼中閃過一絲精光,低聲道:“你的意思是,現在跟蹤、監督他們的一舉一動,看他們有沒有什么犯罪行為?”
  方志誠嘆氣道:“你答應翟慧幫她報仇。只要讓那幾個禽獸不如的家伙鋃鐺入獄,接受懲罰,那便完成她的心愿了。”
  陳德平臉上露出了然之色,沉聲道:“我知道怎么做了,這幾人雖然這么多年功成名就,但骨子里的狠勁絲毫沒有收斂,只需要注意調查,一定能找出他們的犯罪事實。”
  方志誠在陳德平肩膀上拍了拍,笑道:“趕緊處理完此事吧,我們的對手可不是他們……”
  陳德平會意點頭,臉上露出凝重之色,他自己很清楚,此事幕后黑手不是別人,正是孫偉銘。
  出了陳德平的辦公室,方志誠站在走廊上徐徐抽了一支煙,陳德平的事情在自己的協調下算是告一段落,這在東臺官場產生的影響,并非表面上那么簡單。一般進入紀委黑名單,能全身而退的人不到百分之一,陳德平無疑便是其中的特例。
  方志誠帶著翟慧找到了調查組,翟慧收回了對陳德平的控訴,紀委想要再調查陳德平便沒有了意義。對于翟慧的出手相助,是的陳德平這個鐵漢心中多了柔情,所以他決定豁出一切,要幫助翟慧讓那幾人繩之以法。
  方志誠的事情到此為止,他已將陳德平撈了出來,與翟慧的恩怨還需要他們自行解決。
  快下班的時候,方志誠的門被敲響,詹耀匯報道:“老板,外面有人找你。”
  方志誠沒抬頭,問道:“姓什么?”
  詹耀撓了撓頭,訕笑道:“忘記問了。”
  方志誠正琢磨著這詹耀怎么變糊涂了,沒來得及問名字就進來通報,詹耀走出辦公室,低聲笑道:“姓陸,說是你的妹妹。”
  妹妹?方志誠想了許久,連忙對著詹耀招呼道:“趕緊請她進來吧。”
  難怪詹耀忘記問對方姓名,原來拜訪自己的是陸婉瑜,這么漂亮的妹子找方志誠,詹耀竟然慌了神。
  陸婉瑜與一年前相比變化很多,顯得成熟穩重許多,這么長時間以來,兩人并沒有見過面,但逢年過節,她總會給方志誠發一條溫馨的祝福短信。
  陸婉瑜穿著一襲白色的呢絨大衣,穿著棕色的皮靴,使得身材顯得高挑而挺拔,原本總是披灑在兩肩的頭發被束成了一團,使得一張小巧的臉蛋顯得精致無匹。
  “哥,是不是很意外?”陸婉瑜眨了眨眼睛,笑問。
  方志誠點點頭,笑道:“過來也不提前打個招呼,你變化挺大的,成熟多了。”
  在印象中,陸婉瑜靦腆而內向,如今一顰一笑都有成熟而大方的味道,職場的確是最好的學校,能讓人在極短的時間內迅速成長。方志誠曾經與寧香草問過陸婉瑜的情況,這姑娘很好學,在華英投資集團很快站穩了腳跟。
  陸婉瑜一點也不躲避與方志誠的目光交匯,淡淡笑道:“以后我可能要經常來東臺出差,我們會經常見面,所以哥你要習以為常一點。”
  方志誠站起身,笑道:“走吧,我請你吃飯。”
  陸婉瑜掩口笑道:“不用你請,今天我請你。當初我們可是約定過,等我有能力了要請你吃一頓大餐。”
  方志誠頷首微笑道:“行,今天我就做一個吃客,任憑婉瑜妹子安排!”
  晚上并沒有在飯店吃飯,陸婉瑜領著方志誠在超市里買了些菜,然后回到家中做了一桌菜,方志誠試了試,覺得很符合自己的口味,笑道:“沒想到你的廚藝這么好,讓我感覺到很意外呢。”
  陸婉瑜眨了眨眼睛,道:“我為了今天可是準備許久呢,這些菜每個我都嘗試了不下十次。”
  方志誠的確有些感動,感慨道:“那我今天一定要放開吃,不然可是要辜負你的好意了。”
  兩人吃了一陣,陸婉瑜從口袋里取出一個信封,低聲道:“哥,這是我還給你的。”
  方志誠有點意外,張大嘴巴,好半天沒有反應過來,苦笑道:“你莫非今天特地是來還我錢的?”
  陸婉瑜嫣然一笑,道:“這的確是一個重要原因。我還記得那個雨天,你和我在銀行取款機錢不期而遇。如果換做另外一人的話,我媽恐怕就沒救了。而我的人生也會走向另外一個軌跡。”
  方志誠輕嘆一聲道:“如果不是我的話,你或許會遇到另外一個人。”
  陸婉瑜堅定地搖頭,否定道:“不,這個世界人與人的信任感在不斷地被削弱,換作任何人恐怕都不會輕易對我施以援手。哥,我現在有錢了,第一時間就是還給你。這也算了了心愿。”
  方志誠擺了擺手,將信封推了回去,道:“婉瑜,這錢我不會要。”
  陸婉瑜微微一怔,意外地問道:“為什么?”
  方志誠笑道:“我們倆是因為這錢有了緣分,如果現在你把錢還給我,那豈不是斷了緣分?這錢你收著,我們之間的兄妹之情就不會斷。”
  陸婉瑜感覺鼻子一酸,美目泛起漣漪,方志誠這話說得尋常普通,但卻打動著她的內心,因為她曾經一度害怕自己若是將錢還給方志誠,兩人再也沒有任何關系。
  陸婉瑜深深吸了一口氣,試探地問道:“這錢,那我就不還了?”
  方志誠認真地點頭,笑道:“是的,不過等我哪天潦倒的時候,你要千萬記得支援我。”
  陸婉瑜連忙點頭,道:“放心吧,哥,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我一定與你同甘共苦。”言畢,她覺得此話有點過度,臉上多了一抹粉色,連忙舉起杯子,往口中泯了紅酒,遮掩尷尬。
  方志誠微笑道:“這話我記得了,以后千萬不要我拖累你。”
  “絕對不會!”陸婉瑜輕輕地揮了揮粉拳,仿佛又成了那個少女時代有些靦腆,有些敏感,外表柔弱,內心堅強的女校花。
  吃完晚飯之后,陸婉瑜就睡在了客房,方志誠洗漱完畢之后,接了個電話,與羅輝溝通力一下日常事務,商討幾個重點項目的進展。打完電話之后,陸婉瑜從隔壁進來,她換了一身睡衣,方志誠不經意看了一眼,竟覺得心跳得厲害。因為這陸婉瑜似乎絲毫沒有將自己當成外人,從那睡衣的形狀看來,她已經摘掉了內衣,讓人平生遐想。
  “婉瑜,你怎么還不睡?”方志誠收回目光,咳嗽了兩聲,疑惑地問道。
  陸婉瑜倚在墻邊,好奇道:“剛才聽到你在打電話,似乎提到了高爾夫球場。我從云海總部過來,便是為了這個項目,正好有些情況與你匯報,希望你幫助解決一下。”
  方志誠見是談公事,便壓下了心猿意馬,笑道:“那個垃圾處理場已經被拆遷了,所以你無需擔心,高爾夫球場項目不會為此拖延工期。”
  陸婉瑜搖頭,笑道:“現在出現其他問題,主要是缺少相關管理人才。”
  方志誠面露疑惑道:“以華英投資集團的實力,莫非找不到合適的人?”他見不是政府方的問題,也就放下心來。
  陸婉瑜笑道:“這次我是代表集團來處理招聘優秀管理人員,直到開業之前,都會在東臺,如果哥你有合適的人選,記得幫我們推薦一下。”
  方志誠灑然笑道:“行,我幫你物色著,不過到時候介紹一個,你得給我獵頭費。”
  陸婉瑜微微一愣,頷首道:“哥,你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小氣了?這點小便宜也愛占?”
  拋了一個媚眼,陸婉瑜沒有離開房間,反倒是挨著床邊坐了下來,方志誠頓時有些進退為難,在等燈光的照耀下,陸婉瑜那張臉蛋透著股精致的美,咬住了方志誠的眼睛與呼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