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41 三萬塊從天而降

吃了嫂子煮的一碗雞蛋面,方志誠整個人一天心情都變好,工作起來也更有干勁。因為陣雨不斷的緣故,所以今日宋文迪的工作流程,稍微作調整,原本要參與兩個室外活動,如今均以室內活動為主。下午三點左右,一天的行程結束,坐在轎車后排,宋文迪突然問道:“玉湖生態區的那個方案,發改委擬定初稿,你看過沒有?”
  方志誠點頭,鄭重道:“看是看了,只是……”
  “有話直接講,不要吞吞吐吐的……”宋文迪擺著手,知道方志誠是故意裝出這副模樣,心中怕是早已有自己的看法。
  方志誠輕聲道:“發改委那邊有點敷衍,提出只以五十畝作為實驗區。五十畝有點太小家子氣,無法吸引眾多房地產商的關注,形成規模效應,恐怕會是方案在實施幾年后便要夭折。”
  宋文迪點頭,手指輕輕地敲擊右側座椅,鼓勵道:“繼續說。”
  方志誠又道:“發改委方案中,主要是針對還沒有開發的三期四期生態區,現如今三期都還沒有啟動,房地產商不是傻子,他們不可能像政府這樣,提前給支票,需要看到一些具有實際意義的利益,才會愿意投資。”
  宋文迪琢磨著,問道:“那你認為該怎么辦?”
  方志誠輕聲道:“既然要做,自然要營造聲勢。一期與二期生態區已建設成形,交通、生活、商業等設施均已打通,利用原有完善的公共基礎配套,如此才能吸引投資商的關注。”
  宋文迪蹙眉,沉思許久,嘆氣道:“這可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啊。”
  玉湖生態區一期與二期項目規劃已經成形,正因為如此,想在里面加入新的亮點,難度才更加大。
  若是方案不夠精妙,后期推進力度不足,恐怕會引起夏翔等人的刁難。畢竟那是夏翔任上的政績,宋文迪插手此處,一方面會讓夏翔本能的排斥,怕他搞亂以前的布局,另一方面,夏翔會認為宋文迪有爭功之嫌。
  其實,發改委提出的方案,正是考慮到這點,若是三期建設中融合生態房地產項目能夠成功,然后再引入一期二期里面,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情。不過,三期建設還在啟動階段,現在入眼一片荒蕪,房地產商又不是傻子,現場考察,身臨其境之后,如何能有興趣,想要推動這一項目,顯然難度變大。
  方志誠知道宋文迪在擔憂什么,輕聲道:“可以與夏市長先溝通,畢竟他是負責市政的領導,必然有一定的眼光。”方志誠開口說完這話,又有些后悔,便透過后視鏡偷偷去看宋文迪的面色。
  宋文迪微微點頭,目光飄向遠方,等轎車即將駛入市委大院的時候,突然道:“給市政府那邊打個電話,看夏市長本周末有沒有空,我請他去玉湖釣魚。”
  想要促成那個方案,宋文迪要放下身段,與夏翔溝通協調,至于夏翔會不會答應,自然要看宋文迪愿不愿意拿出等值的利益與其交換。
  方志誠心中暗嘆,其實宋文迪早就想清楚關鍵所在,問自己不過是想聽聽別人的意見而已。他思考方才自己的答話,沒有絲毫問題,才放下心。
  夏翔接到市委書記辦公室打來的邀請電話,兩道劍眉頓時擰成一團,手指不停地在紅色木桌上輕輕敲擊。
  秘書金鋒推門而入,輕聲問道:“老板,你找我?”
  夏翔點頭,沉聲道:“周六,宋書記約我在玉湖釣魚。”
  金鋒微微一怔,問道:“地點定了嗎?”
  夏翔搖頭苦笑:“沒有,所以你要注意通知那邊,不要出現什么紕漏。”
  宋文迪看似一場握手言和的邀請,在夏翔眼中卻是充滿了陰謀的味道。夏翔囑咐金鋒,是不希望這個看似輕松的釣魚之約,變成一個畫地為牢的陷阱。
  市婦聯招待所微型攝像頭事件,夏翔坐山觀虎斗。狡詐如劉強東,面對省委的壓力,絲毫無還手之力,這也讓夏翔清晰知道,宋文迪在省委的背*景——李思源書記對宋文迪信任無比,否則一個副廳級市委常委,不會如此輕易地被丟到冷板凳上。
  金鋒憂心道:“如果沒有確切地點的話,那可不好辦。”
  玉湖生態區總共有數十家漁場,想要通知那邊,沒有一個具體線索,難度太大。漁場建設還在初期,良莠不齊,若是被宋文迪挑到有毛病的一家,說不定會作文章,夏翔雖然不懼,但也怕麻煩。
  夏翔蹙眉道:“注意關注他的秘書動向,我猜測他的秘書這兩天肯定會去踩點。”
  金鋒做過類似的事情,知道怎么應付,連忙點頭,轉身出去安排。
  夏翔思前慮后,總覺得不放心,便給羅美珊打了個電話,開誠布公道:“這周宋文迪準備去玉湖釣魚,你需要謹慎一點,千萬不要給將把柄落在他的手中。”
  “咦?”羅美珊卻是好奇,“我調查過宋文迪,他的資料里似乎沒有釣魚這個愛好啊。”
  夏翔嘆氣道:“正因為沒這個興趣,所以才更要提防著他。”
  羅美珊輕嘆一聲,道:“我能明白,還請夏市長放心,保證萬無一失。”
  夏翔微微頷首,道:“上次紅楓橋上交代的事情,還有后手嗎?”
  羅美珊幽嘆一聲,怨念道:“原本以為劉強東能夠成功的,沒想到功虧一簣啊。”
  夏翔蹙眉道:“是不是誰走漏了風聲?”
  “絕對不會。”羅美珊擺手鄭重道,“那個人在劉強東身邊四五年,以他對劉強東的了解,絕不可能事先透露風聲。”
  “或許還真是宋文迪運氣夠好!”夏翔冷笑一聲,輕聲道,“你轉達他一聲,雖然之前那事沒有成功,但我承諾他的,絕對不會失言,一定會幫助他再上一步的。現在市委秘書長空缺,若是有機會,我自會為他周旋一番。”
  眼見無法動搖宋文迪,所以夏翔索性弄走了劉強東,對于他而言一樣只有利益
  羅美珊輕松笑道:“我就知道夏市長是個夠義氣之人,看來他的秘書長位置,那是板上釘釘的了!”
  夏翔微微一笑,輕聲囑咐道:“周末的事情那是重中之重,千萬不能有一絲馬虎。”
  羅美珊笑道:“對于您的事情,我什么時候馬虎過?”
  官場上,向來陰謀不斷。方才銀州官場的那段陰謀,看似是劉強東惡意對宋文迪捅刀,但誰又能想到,背后的推動者其實另有其人,而劉強東只是被蠱惑的一枚棋子而已。對劉強東沒有好感的可不只有宋文迪,夏翔對劉強東的倨傲,也極為不滿,所以利用羅美珊安排人對其進行了蠱惑。
  至于劉強東為何折戟沉沙,背后那只黑手,實在隱藏得太深,令人防不勝防。
  下班之后,方志誠加班到八點左右,才將明天宋文迪一早在車上需要審閱的文件整理好,然后想起周末銀州一二把手釣魚一事,便給董姑打了個電話。
  董姑人緣極好,很快便給他提供了一個相熟漁場的電話號碼,方志誠與漁場聯系好之后,時間已到九點左右。
  即將回到家中,手機突然出現一個陌生號碼,方志誠好奇接通,只聽一男人輕聲問道:“您好,請問是方秘書嗎?”
  “是的。請問你是?”方志誠猜測著對方的來意。
  “我叫鐘揚,之前我表弟做事不對,特地想給你道歉。”鐘揚微笑道。
  “請問你表弟是?”方志誠好奇地問。
  “前幾天在中天廣場露天酒吧……”鐘揚輕聲提醒道,“那件事我表弟釘子做得不對,所以想給你道歉。”
  方志誠想起那件事情,趙清雅準備離開的那天,幫自己收拾了一群小流氓,他還痛快地扇了邵凌峰幾十個耳光。自己早已將那件事忘記,沒想到對方竟然還主動跟自己道歉,這讓方志誠很意外。
  方志誠見鐘揚語氣十分誠懇,也就不再介意:“那事已經過去很久了,我早已忘記。不過,你表弟的確有點魯莽,可以提醒他一番,否則以后還會吃虧。”
  鐘揚笑了兩聲,沒有尷尬之意,邀請道:“雖然方秘書不在意,不過我表弟過意不去,想當面道歉,約你吃個飯如何?”
  “當面道歉?”方志誠有些猶豫,若是鴻門宴,那該如何?
  “地點時間都由你來定,單我來買。”鐘揚補充道。
  方志誠見鐘揚能弄到自己的手機,估摸著他有一定的手段,沉吟片刻,輕聲道:“那就定在城南舊事酒吧,如何?”畢竟,讓自己選擇主場,總比以后被打黑槍要好。
  “今晚?”鐘揚微微一愣。
  方志誠爽快道:“就在今晚。”
  鐘揚笑道:“那行,等會見。”
  掛斷電話,釘子好奇地問鐘揚:“表哥,與他打電話道歉也就罷了,為什么還要當面道歉。”
  鐘揚默默地嘆氣道:“你啊,反應太遲鈍。最近這段時間姨父受到省廳的點名批評,這可很不正常。”
  釘子嘆氣道:“你確定跟那小子有關?”
  鐘揚暗忖釘子還是太幼稚,輕聲勸道:“即使沒關聯,咱們也要當成有關聯來處理。否則,若是姨父出了問題,咱們這一家子都會受到牽連。”
  釘子雖然不服氣,但還是聽從表哥的,嘆道:“知道了。”
  鐘揚皺了皺眉,從皮包里掏出一個信封,低聲道:“等下,你找機會塞給他。”
  “哥,這是?”釘子怔住了。
  “光是用嘴巴道歉有個屁用。”鐘揚解釋道,“道歉要表現出足夠的誠意,自然要用些有分量的東西。”
  釘子猶豫一番,終究還是點頭接過了那個信封,心中卻是腹誹,這算是被人敲竹杠吧?憋屈的是,這竹杠還是自己心甘情愿被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