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1)      完本感言(01-21)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1)     

步步高升407 娛樂圈那點事兒

(第三更,求月票,求打賞,求鼓勵!)
  在影視基地小逛半天,不知不覺已經到了飯點時間,秦玉茗從演藝學校趕來與方志誠、沈薇匯合,在基地內的一家特色餐館找了個位置點了幾道家常菜。中途,釘子趕過來加入了飯局,四人關系融洽,這頓飯吃得倒也開心。
  釘子與一年多前相比,變化挺大,現在已經有種大企業高層管理員的氣度,戴著一架金絲眼鏡,原本過瘦的臉多了些肉感,乍一看倒是一個不錯的帥氣青年。
  釘子給方志誠敬了一杯酒,笑道:“誠少,我不得不佩服你的眼光,這才多久,玉茗舞蹈學校就變成傳媒集團了。唉,想想我現在釘子也是文化人,這種感覺真爽。都是拜你所賜,我先干為盡!”
  方志誠一開始對釘子沒有太多的好感,但是長期相處下來,發現釘子這人倒也挺單純,對哥們之間的義氣十分看重,他一仰脖子將杯中酒飲盡,笑道:“釘子,以后好好干,再過幾年等傳媒集團上市,你就是肱骨之臣,到時候再說這些肉麻的臺詞才是。”
  釘子嘿嘿笑道:“對對對,玉茗傳媒集團還得上市呢,到時候我就是上市公司的副總,身價倍增啊。”
  沈薇沒好氣地剮了釘子一眼,笑道:“釘子,你雖說不是富二代,但好歹也是一個官二代,怎么說句話這么土,字里行間都透著股暴發戶的氣息。”
  釘子抽了抽鼻子,一本正經地說道:“薇姐,這就是你有所不知了。每個人都得有一股與眾不同的氣質,我正在凝聚我獨特的氣質。”
  沈薇哂笑道:“你這氣質還這夠與眾不同的。”
  秦玉茗在一旁也笑道:“薇薇,咱們高層管理之中還真缺不了釘子。釘子偶爾在開會的時候,蹦出一些話語,倒也能沖淡會議中嚴肅的氛圍。”
  釘子撓了撓頭,有些不悅地說道:“茗姐,你這是夸我,還是罵我呢啊?”
  秦玉茗認真地點點頭,笑道:“當然是你夸你呢。我覺得企業就像一個大家庭,不需要太多嚴肅,需要多一點生活氣息,讓員工都能感受到真實的彼此。我們作為管理者,不應該端起架子,給人一種壓力,而是像兄妹,彼此關心員工,關心同事。”
  方志誠欽佩地笑道:“茗姐,你這種管理思路很正確。”
  沈薇撇了撇嘴,不悅道:“正確個屁,我覺得這就像放鴨子,暫時效果還行,等過了時間,大家變油了,誰還管你是不是自己的兄妹,就會亂來,根本不服從管理。玉茗,這點我不得不說你,你對員工太寬松了,一點都沒有董事長該有的架子。”
  釘子用胳膊肘捅了捅方志誠,低聲笑道:“看見沒,這一對姐妹管理方式完全不一樣。茗姐,很受員工愛戴,但因為對人太溫和,所以很少有人懼怕她;而薇姐呢,對人太嚴厲,不過員工自然不會太喜歡她。”
  方志誠笑道:“其實你們這三人組合在一起,互相取長補短,各司其職倒也不賴。茗姐負責寬容地對待員工,薇姐負責嚴格地管理員工,釘子負責緩沖各種矛盾,玉茗傳媒集團有你們三個管理層倒也是幸事。”
  秦玉茗淡淡笑道:“少不了你這個大顧問,從戰略角度指導我們前進。為了傳媒集團的未來,我們一起干一杯吧。”
  三人飲完杯中酒,從門外走入數人,方志誠仔細看了看,是《劍俠2》劇組的人。他們坐在隔壁桌,制片人發現秦玉茗與沈薇,走過來打招呼,“秦董、沈總,沒想到你們也在這里吃飯。”
  秦玉茗與那個制片人握了握手,笑道:“盧總,今天的晚飯我買單……”
  盧毅點頭道:“秦董真爽快,那我也就不矯情了。”
  方志誠掃了掃那桌人,除了制片人之外,還有導演以及男女演員。男主角是現在國內當紅的明星張睿,女主角來自寶島,在國內也有較高的名氣,名叫田欣兒。方志誠發現田欣兒坐在盧毅的旁邊,不時地湊過去跟盧毅低聲耳語幾句,心中琢磨著這田欣兒跟制片人的關系匪淺。
  釘子抽了抽鼻子,不悅地與方志誠低聲說道:“熒屏上的田欣兒挺清純的,沒想到在生活中這么風騷,整個人都快躺入制片人的懷中了。”
  方志誠淡淡笑道:“這不是正好說明她的演技高超嘛?”
  釘子癟了癟嘴,道:“真倒胃口。”
  方志誠理解釘子的憤怒,估摸著他原本對田欣兒還挺有好感的,現實生活中發現田欣兒生活這么隨便,感覺到巨大落差,所以心中才會惹出諸多不滿。
  沈薇見慣不慣地說道:“演藝圈就是這樣,臺上光鮮亮麗,臺下黑暗無比,一些女演員為了搏出位,愿意拿自己的身體作為本錢。即使那田欣兒現在已經是小有名氣的偶像明星,面對制片人和導演,還是得擺出一副溫順的模樣,因為得罪了制片人或者導演,演員很有可能會被雪藏、被封殺。從某種角度來看,演員也是弱勢的群體。”
  秦玉茗臉上露出憂色,苦笑道:“我現在深深為演藝學校那些學生擔憂呢,也不知她們有幾個能順利走出圈子。”
  四人正在討論著,從店外走入幾人,正是玉茗演藝學校一批在影視基地扮演龍套的學生。其中有男有女,楊曉蕎也在其中,正與同學有說有笑,見到劇組和學校的人都在,他們頓時都噤聲,找到一個比較偏僻的地方坐下。
  楊曉蕎身邊的女孩名叫曹艷,低聲道:“曉蕎,秦校長和盧制片都在,我們要不要過去敬杯酒?”
  楊曉蕎搖頭道:“要去你們去吧……”
  曹艷有點尷尬地看著楊曉蕎,終于鼓起勇氣與同桌其他三名同學,舉著酒杯先到學校桌敬酒,然后又到《劍俠2》劇組進行敬酒。
  沈薇給方志誠使了個顏色,方志誠會意,她是在給自己暗示,楊曉蕎表現可很一般,沒有主動過來敬酒呢。這女孩子長相不錯,演技挺好,那也沒用,無法融入圈子,很難想有什么大作為。
  方志誠卻并不這么覺得,楊曉蕎如果跟其他學生一樣,那反而令人覺得有些俗氣,全桌人都來敬酒,唯獨她沒有起身,這反而說明楊曉蕎的與眾不同。
  曹艷回到桌位上,見楊曉蕎略顯沉默,低聲道:“曉蕎,這可是千載難逢的機會,無論是學校還是劇組那邊,你如果給他們留下深刻的印象,或許將來可以鯉魚跳龍門呢。”
  楊曉蕎搖頭道:“艷兒,搖尾乞憐是沒有用的。演員如果沒有應有的骨氣,是很難脫穎而出的。”
  曹艷面色一黯,顯然對楊曉蕎的話不太認同,她心中暗忖,剛才男主角張睿已經給自己報了電話號碼,等晚點自己便給他打電話。張睿為人形象陽光健康,出演的電視劇很多,而且收視率都很高,只需他動動嘴皮子,幫自己舉薦幾個角色,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從表面上來看,楊曉蕎與自己的關系不錯,但骨子里,曹艷一直在嫉妒楊曉蕎,因為從共同進入玉茗演藝學校的第一天,楊曉蕎就將自己甩出很遠,她擁有清麗脫俗的外表,同時演技也很不錯,如果從正常的途徑競爭,曹艷很難比得上楊曉蕎,既然準備進入演藝圈,她便早已做好準備,只要有機會,她會毫不猶豫地選擇獻出自己的身體。
  《劍俠2》劇組那邊,張睿低聲與導演林克說道,“林導,晚上找個地方喝杯酒如何?我剛才給那邊學生留了電話號碼,如果不出所料,等會她便主動跟我們聯系。到時候我讓她帶幾個女同學,我們一起去唱唱歌或者去酒吧喝點酒。”
  林克點點頭,笑道:“張睿,別人都說你是花季少女殺手,這話一點也不錯,果然跟你走在一塊,隨時都會有女人主動投懷送抱。咱們劇組拍戲進度不錯,大家也挺累的,明天可以遲一點開拍,今晚大家好好放松一下吧。吃完飯,去唱歌,我請客!”
  張睿見林克答應,嘴角露出了笑容,轉過身朝著學生桌望了一眼,曹艷正好將目光轉向這邊,張睿朝她擠了擠眼,曹艷心如鹿撞,心中十分高興,連忙將頭給埋了下去。
  因為今晚這頓飯是玉茗傳媒集團這邊請客吃飯,所以盧毅帶著那桌人主動來給秦玉茗等人敬酒。寒暄過后,盧毅笑著邀請道:“等下不知秦董你們還有沒有活動,我們準備去唱歌,不如一起如何?”
  秦玉茗準備拒絕,沈薇卻是點頭答應道:“盧總,我們正好準備放松一下呢,那就一起吧。”
  等那行人離開之后,秦玉茗臉上露出疑惑之色,道:“你為什么答應他們?”
  沈薇笑著解釋道:“我覺得有點好奇,想看看這些混娛樂圈的,他們的私生活究竟是怎樣的。”
  秦玉茗瞄了一眼方志誠,問道:“去嗎?”
  方志誠聳聳肩,笑道:“去,當然得去,我也很好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