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步步高升405 十年前冤假錯案


  p(正式上班了,大家年過得如何呢?今天起恢復更新,正常雙更。想了想,為表示誠意,今天會爆發,三更,另求大家手中的月票咯。)
  p從邢繼科辦公室走出之后,方志誠重重地吐了一口氣,他有種無奈之感,諸葛亮當初為何要讓劉備三顧茅廬,并非他端架子,而是他需要摸清楚劉備的真正性格,是否能夠讓自己盡心輔佐的明君。
  p改觀邢繼科,這就是一個付不起的阿斗,看上去有模有樣,但腦里實在草草,肚內沒貨,而且氣度也只能算是一般。
  p在方志誠看來,陳德平是用來在黨務工作上掣肘孫偉銘和段暄的最佳武器。陳德平在公檢法系統有很強的實力,若是能將他拉攏到自己的陣營,足以扭轉現在己方在黨務工作上的劣勢。
  p可惜,邢繼科始終還咬住當初陳德平與鄧洪國在背后對自己突施冷箭的事情不放,這顯然有點太小家子氣了。
  p回到辦公室之后,李卉來辦公室匯報工作,主要將近期招商局的工作逐一與方志誠說明。李卉比起去年顯得豐腴許多,原本清瘦的臉上多了血色,一舉一動盡顯成熟女人妖嬈嫵媚的風韻。
  p方志誠嗅著李卉身上若隱若現地香氣,竟然短時間內有點走神,李卉重重地咳嗽了幾聲,方志誠才回過神來,尷尬地笑了笑,道:“卉姐,上次我跟你說過,下次東臺的事情就不要這么詳實地跟我匯報了。現在羅輝是你的主管副縣長,所以很多事情你與他匯報便可以了。”
  p李卉一本正經地說道:“方縣長,有些事情羅縣長也拿不定主意,所以才讓我跟你說明情況的。比如今年三月份一個月,我們新增三個過億的項目,但用地卻是極其緊缺。各鄉鎮拆遷工作不到位,現在招商局在跟城建局溝通出現嚴重阻礙……其中有一個項目有意圖往鄰縣發展,這豈不是把上門的項目往外趕嗎?”
  p方志誠沉吟許久,沉聲道:“我現在就幫你協調。”
  p言畢,他撥通城建局局長普瑞的電話,詢問具體的情況。
  p普瑞面露難色,道:“現在是這么個情況,段書記來東臺上任之后,是帶著項目過來的,預計要用到近萬畝的土地。按照去年的拆遷規劃,現在拆遷用地很緊張,所以便造成招商局用地不夠的情況。”
  p方志誠沉聲道:“老普,我知道你的難處,現在城建局必須要優先滿足招商局的土地需求,至于段書記那邊,我會與他溝通協商。他是帶了項目過來,但那些項目至今還沒影。招商局的這些項目都是談判了半年以上的時間才確定意向,項目的成熟度有差異,你們城建局要根據特殊情況采取具體的手段處理才是。”
  p普瑞知道方志誠也不是善茬,頓時有些進退為難,兩個都是上司,一個在常委排名第三,一個在常委排名四五的樣子,他只能兩面都不得罪地說道:“方縣長,此事還需你與段書記直接溝通才是,你也知道,城建局是按照上級指示來執行工作,我也很為難啊。”
  p方志誠心中暗罵了一句老狐貍,低聲道:“我會跟段書記協商好的。”
  p掛斷普瑞的電話,方志誠又跟段暄打了電話過去。段暄聽明方志誠的來意,有點不悅,道:“志誠啊,現在全縣用地緊張,我是知道的。招商局那邊有新項目,而我手上也有新項目,因此城建局那邊無法滿足用地要求,我也能理解。但你總不能為了招商局的那些項目,讓我放棄手中的項目吧。其實,你應該仔細想想,項目蜂擁而至,哪些更穩定,哪些更值得招引。當然,我也不是說,招商局那些項目因為是招引過來的,就不可靠、不穩定,但與我私人關系招引過來的項目,在穩定程度、回報率上面,的確還是有些差距的,你說是還是不是?”
  p段暄這段話有兩層意思,第一,城建局當初是方志誠負責的單位,現在用地緊張,那跟他段暄是沒有半點關系,若是追究責任也應該追究主管縣長,也就是方志誠的責任,第二,招商局那些項目都是招商引資過來的,從項目后期的風險系數來看,遠高于段暄通過個人關系招商引資的那幾個項目,所以方志誠應該將土地優先給段暄招引過來的那幾個項目。
  p方志誠皺眉道:“段書記,我想請問,你手中的那些項目現在進展如何?招商局這邊的三個項目從接觸到談判經歷了半年之久,現在已經到了具體落實政策的環節,只要確定土地政策,下個月對方便能將注冊資金到位。如果段書記,您的那幾個項目都已經到了這個環節,我想此事就拿到常委會上討論取舍,如果還沒有到這個程度,我認為,還是優先將土地給招商局進行分配才是。”
  p段暄冷笑一聲,道:“方縣長,我可以這么認為,你是在刁難我嗎?”
  p方志誠輕嘆一聲,道:“段書記,如果你非要這么認為,那么就認為我是在為難你吧。”
  p兩人掛斷電話,各有立場,自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p方志誠沒想到段暄是這么一個強勢的人物,比起當初的趙和平要有攻擊性多了。
  p方志誠也能理解,段暄可是卜省長陣營的人,他背*景雄厚,來到東臺之后,哪里將其他人放在眼里,之前與自己聯手對抗孫偉銘,那也是根基未深之前的權宜之計而已。
  p現在段暄逐步穩定位置,已經開始逐步展現出強勢,正試圖將手深入經濟工作之中。段暄是黨委副書記,按照常規應該是專職黨務工作,不過現在各地都在講求經濟建設,專職黨務的副書記也有不少在經濟工作上表現很搶眼,有能力與手段,段暄無疑便是第二種人。
  p李卉見方志誠跟段暄剛才激烈交鋒,有點擔心,輕聲道:“如果實在不行,要不我去協調下,如果仔細梳理的話,下面鄉鎮肯定有拆遷預留,沒有上報到城建局,動用關系,應當能夠為那三家企業找到合適的地方。”
  p方志誠擺了擺手,低聲道:“此事不能輕易讓步,即使要找那些拆遷預留土地,那也是他段暄去找關系擺平。招商引資是政府工作,他作為專職黨務的副書記,不應該將手伸得如此之長。”
  p方志誠與李卉關系很好,將她視作自己人,才會說得如此直接。
  p此事沒那么簡單,之前段暄與自己還主動示好,現在轉眼之間,與自己錙銖必較,顯然中間出現了什么波瀾。如此想來,段暄與孫偉銘肯定達成了同盟關系,態度才會一百八十度大轉彎。
  p方志誠見李卉有些坐立不安,笑著安撫道:“卉姐,那三家企業你還是要繼續聯系,不能將他們拒之門外,至于用地方面的問題,我會妥善解決。”
  p等李卉離開辦公室之后,方志誠讓詹耀進來,去縣委綜合處詢問陳德平的行程,見陳德平下午在大院辦公,于是站起身往陳德平的辦公室行去。
  p陳德平見方志誠主動到來,顯得十分意外,與方志誠簡單握手之后,笑問:“方縣長,請問有什么事嗎?”
  p方志誠淡淡笑道:“無事不登三寶殿。今天過來,自然有事情要與陳書記商量一下。”
  p陳德平不動聲色地笑道:“看來是一件不小的事情了。”
  p方志誠點點頭,道:“如果你知道偉銘書記這幾日在瓊金的行程,便知曉事情的大小了。”
  p陳德平臉色變得凝重起來,道:“莫非你聽到了什么風聲?”
  p方志誠輕嘆道:“偉銘書記,這幾日先去了省紀委,隨后去了省委組織部……”
  p陳德平沉吟許久,臉上露出憤然之色,道:“沒想到他還是準備動手了。”
  p方志誠瞧出陳德平早就有所準備,心中一嘆,猜到陳德平定然是有什么把柄掌握在孫偉銘的手中,“原來陳書記你早就知道,看來倒是我多嘴了。”
  p陳德平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你也知道,當初我跟孫偉銘在公安系統共事過一段時間。基層公安系統,在處理案件的過程中,難免會采取一些特殊的手段……”
  p方志誠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