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403 靚女愛你發神經

事情的發展讓方志誠感到很意外,他仔細想了想,秦玉茗在這段時間的總總表現,的確有點讓人感到奇怪,幾乎每次沈薇與自己單獨相處,秦玉茗都是知道的,仿佛發生的種種,秦玉茗都冷眼旁觀似的。
  方志誠苦笑道:“茗姐,我以后該怎么辦呢?”
  秦玉茗深吸了兩口氣,展顏笑道:“當然順其自然,沈薇那邊你就當我不知道此事,蕭鏘我也會幫你們瞞著。”
  若是正常人知道此事,估計會覺得太毀三觀。但方志誠卻是能理解秦玉茗的意思,她是在幫自己找一個強援。
  方志誠無奈地搖了搖頭,道:“不,我會跟沈薇說明一切的。”
  秦玉茗臉色微變,“你準備怎么說?”
  方志誠訕訕地說道:“我不希望傷害任何一個人,我會跟她坦白,你已經知道咱倆的事情了。至于其他,我不會說。”
  秦玉茗嘆了一口氣,道:“不知道薇薇知道真相會不會恨我,她跟老蕭夫妻感情挺好的,若不是我在其中挑撥,他們想必還是會幸福下去吧。”
  方志誠搖搖頭,否定道:“茗姐,蕭鏘和薇姐之間的問題一直存在,即使沒有我們的插足,總有一天會爆發出來。”
  秦玉茗擦干眼角的淚水,擠出笑容,道:“他們在外面等久了,我們出去吧,不然他們要懷疑了。不過,你要記住,等下打麻將的時候千萬不要再弄什么小動作,蕭鏘雖然木訥,但可不是傻瓜。”
  方志誠點點頭,意識到剛才秦玉茗在吃飯的時候發現自己與沈薇不對勁了,心中默默地嘆了一口氣,暗忖這男人和女人一旦有了糾纏,想竭力隱瞞,那難度還可真不小。
  上麻將桌,打了四圈,蕭鏘今天手氣不錯,其余三人都輸了不少,他一人獨贏。
  秦玉茗打趣道:“老蕭,看來今晚下館子,得你來付錢了。”
  蕭鏘撓了撓頭,訕訕笑道:“之前,那次不是我輸,也罷,晚上想吃什么盡管點。”
  沈薇嘻嘻笑道:“我想吃剁椒魚頭、紅燒羊肉……”
  蕭鏘點頭笑道:“行,晚上下館子……”
  見蕭鏘高興,沈薇似有似無地對著方志誠拋了個媚眼,她心中有數,今天方志誠坐在蕭鏘的上架,不少牌都主動放給蕭鏘,所以他才能夠連贏不斷。
  方志誠沒有接沈薇的媚眼,惹得沈薇有些不悅,又打了一牌,沈薇打了個哈欠,道:“我去解個手,等會便回來。”
  沈薇進衛生間沒多久,方志誠的手機突然震動兩下,他點開未讀短信,面露苦笑。秦玉茗瞧出名堂,咳嗽一聲,問道:“誰啊?”
  方志誠擺了擺手,笑道:“同事,給我發*春節祝福短信呢!”
  秦玉茗瞪了方志誠一眼,伸手道:“給我看看,究竟怎么個祝福法……”
  正在這時,沈薇從衛生間解手出來,見秦玉茗在跟方志誠討要手機,嚇得面色慘白,心里暗自禱告,方志誠千萬不要將手機遞過去,未曾料,方志誠聳了聳肩,面露苦笑,還是將手機乖乖地奉上。
  “祝你:位高權重責任輕,事少錢多離家近,每天睡到自然醒,別人加班你加薪,領錢數得手抽筋,靚女愛你發神經。”秦玉茗掩口笑道,“你這同事考慮得還真夠周到的。”
  言畢,她將手機遞給方志誠,方志誠笑著接過來,暗忖這秦玉茗記憶力不錯,也不知從何處背來的祝福語,信口說了一段,像模像樣。
  方志誠瞄了一眼沈薇,只見她臉色由陰轉晴,松了一口氣。
  沈薇剛才在廁所里,給方志誠發了一條短信,“我的小誠誠,作為你親親滴姐姐,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你再給老蕭放水,那么我晚上就沒理由讓他別碰我了。莫非你想讓親親滴姐姐,晚上任由他欺負嗎?”
  沈薇是暗示方志誠,要在上家看住蕭鏘,不讓他贏錢,如此一來,晚上睡覺之前,沈薇就可以借題發揮,不讓蕭鏘碰自己。
  隨后,牌局發生變化,方志誠不再防水,對蕭鏘施以嚴防死守。蕭鏘牌技原本就不精,手氣也一落千丈,四圈過后,蕭鏘反而開始輸錢了。
  晚上六點左右,牌局終于結束,蕭鏘輸了兩百多,方志誠輸了一百多,兩女倒是贏了不少。四人心情不錯,在小區附近的一個湘菜館點了剁椒魚頭、紅燒羊肉、麻婆豆腐等幾道菜。
  吃喝了一陣,沈薇開始發難,撇嘴嘆道:“以后打麻將不能帶老蕭了,每次打牌都輸。”
  方志誠笑著替蕭鏘解圍道:“打麻將總要有一個輸家,蕭大哥每次都輸,但從不言棄,我卻是很欽佩他。”
  蕭鏘連連點頭,道:“就是,我這人喜歡吃虧,只要大家都開心,我輸點錢又算得聊什么……”
  他這話說得豁達,一邊說一邊笑,其余三人都陪著笑,只是其余三人的笑聲或多或少都帶著些許同情。
  吃完晚飯之后,四人繼續擺開龍門陣,打完十二圈之后,吃了夜宵,繼續再戰。于是乎,這麻將打得是不分晝夜,昏天暗地。
  雖說公務員從正月初八開始便正式上班,但直到正月底,政府的相關工作才步入正軌。
  方志誠在市政府開完全縣經濟工作會議之后,來到邱恒德的辦公室坐了片刻。春節期間,方志誠到邱家拜了年,只是稍微坐了片刻,沒有留下吃飯,這惹得邱恒德耿耿于懷。
  邱恒德吩咐秘書泡了兩杯濃茶,笑道:“經濟工作會議開得如何?有沒有信心完成各項任務指標?”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市里對東臺的要求太高,招商引資要超過其他縣區的兩倍有余,這超過了我們的預期啊。”
  邱恒德擺了擺手,低聲道:“有壓力才會有動力,也難怪市里對東臺高要求,現在其他縣區有哪個地方能如同東臺一樣享受各種政策支持?”
  方志誠點點頭,笑道:“那我不抱怨了,否則,邱部長要給扣分了!”
  邱恒德指著方志誠沒好氣道:“臭小子,我正在想盡一切辦法給你加分呢。”
  方志誠微微一笑,道:“還是邱部長對我好。”
  邱恒德笑笑,突然一本正經地問道:“現在東臺的局勢如何?”
  一年多前后的時間,東臺的地位已經發生巨大的變化,原本在諸多縣區只是排名靠前,如今卻是突飛猛進,要要超過甩出其他縣區一大截。
  東臺已經成為銀州市層次重要領導戰略要地,不少人都開始在其中暗自布置棋子,為將來的利益分羹尋求一絲機會。邱恒德也不例外,他作為組織部長,也在東臺布置了很多自己人馬。
  方志誠也是能理解邱恒德,淮南現在面臨著換屆大調整,如果李思源離開淮南,宋文迪勢必也將受到影響,離開銀州移陣瓊金,然而邱恒德作為宋文迪在銀州的心腹,銀州的種種資源必然要交在他的手中。
  簡而言之,邱恒德極有可能更進一步,往上邁出一步,如果不出意料,在宋文迪的支持下,很有可能擔任市委副書記的職務,成為銀州的三號人物。
  至于現在市長張國鑫位置有點尷尬,畢竟他的行政級別低了一級,想要直接升為市委書記的可能性不太大。現任市委副書記魏南正,來銀州待了兩年不到,位置一直處于飄搖之中,當初市委副書記這個位置原本就是留給邱恒德的,所以魏南正現在就有點危險了。
  現在的局面對邱恒德還是很有利的,接著李思源離開淮南,宋文迪必定會將銀州這個后院打掃好,最簡單的方法那就是培養邱恒德,讓他成為銀州的三號人物,如此一來,宋文迪也就能夠放心地離開銀州了。
  如果邱恒德能夠接過宋文迪的接力棒,對方志誠也是最為有利的。因為現在市委常委之中,方志誠除了宋文迪之外,最大的依仗便是邱恒德。若是邱恒德掌握權力,方志誠在東臺便能穩住腳步,即使銀州換了個其他派系的一把手,方志誠受到的影響也不會太大。
  方志誠之所以在開會結束之后,沒有直接去市委書記辦公室,而是來到邱恒德的辦公室,其中也有著自己的獨特用意。
  對于邱恒德詢問自己東臺的局勢,方志誠嘆氣道:“孫偉銘、段暄在省里都有依仗,邢繼科雖說關系在省里,但畢竟不是一個等級的較量。”
  邱恒德點頭道:“新來的那一位與李書記的執政風格不一樣,是個強勢的領導,淮南很有可能迎來一場風暴。卜省長雖說在淮南也待了多年,但估計與那一位還是有差距。”
  方志誠從邱恒德口中聽出憂慮,李思源離開之后,作為他的嫡系人馬宋文迪這一脈自然要承受相當大的壓力。與此同時,邱恒德也將面臨著考驗,銀州風雨欲來,而方志誠的日子怕是也會遭遇到一定的波折。
  人生便是如此,順境有之,逆境更多,如何走得更遠,實則考究處理逆境的能力。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