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402 一切都是因為愛

在秦家住了兩天,期間有客人來家中拜年,秦父秦母倒也沒有遮遮掩掩,大方得體地以秦玉茗的男朋友身份介紹給親朋好友。方志誠對秦父秦母的印象極好,感覺到這對長輩心中的淳樸與真情。
  其實換個角度也是能理解的,方志誠的確是一個不錯的女婿人選,年齡比秦玉茗小,長相清秀俊朗,身材高大,又是公務員,收入穩定。秦玉茗雖說條件也不差,但畢竟是二婚,若是兩人真結婚,那也是秦家占了大便宜。所以,秦母仔細分析盤算一番,還是接受了方志誠。
  秦玉茗離婚之后,附近傳出不少謠言蜚語,有些難聽的話傳入秦母的耳朵里,惹得她十分氣憤。比如說秦玉茗不能夠生養,所以才被對方休掉的……甚至還有人說,秦玉茗這輩子怕是嫁不出去了,誰愿意娶一個不會生蛋的母雞?
  現在謠言不攻自破,秦玉茗不僅事業有成,現在是個女老板,而且還帶著一個年輕俊朗的男朋友回來過年。秦父秦母嘴上不說,但臉上倍有面,心中異常高興,對方志誠的態度自然也不會差。
  大年初五早上,方志誠躺在床上拿著手機點開短信一一回復過去,這些人都是有過一面之緣的人,雖然并不是很重要,但方志誠還是習慣性自己組織語言回復。現在流行逢年過節群發短信拜年,但方志誠認為那樣雖然簡單方便,但畢竟沒有自己回復短信來得更加親切。
  秦玉茗早已起床,洗漱完畢之后,發現方志誠還在床上回短信,笑道:“趕緊起床吧,等下吃過早飯就得回去了。”
  方志誠伸手搖了搖手機,笑道:“對了,茗姐,你就不問問我跟誰發短信?”
  秦玉茗瞪了方志誠一眼,嘀咕道:“你跟誰發短信,是你自己的事情,與我何干?”
  方志誠聳了聳肩,失落地說道:“茗姐,你對我的私人生活不聞不問,弄得我有點不自在!”
  秦玉茗笑盈盈地走到方志誠的身邊,伸出手道:“行啊,既然你強烈要求,那就現在把手機給我,我好好檢查一下,究竟你存了哪些小妖精的聯系方式。”
  方志誠頭皮感覺有些發麻,暗忖自己有點自作自受,怎么突然提起這么個話題,他咳嗽了一聲,坦然地遞過去,道:“那就查吧,我可是君子坦蕩蕩,根本沒有什么非分的舉動。”
  秦玉茗將手機捏在手中把玩一番,終究還是沒去檢查,將之拋在床上,撅起嘴道:“我才沒那么小肚雞腸呢。無論你在外面怎么玩,只要不將我丟下,那就足夠了。”
  言畢,秦玉茗轉身出了房間,方志誠咀嚼著秦玉茗的話,五味雜陳,有些內疚。
  吃完早飯之后,秦玉茗便和方志誠一起回家,剛到家中沒多久,秦玉茗接到沈薇的電話。秦玉茗躲在臥室內跟沈薇聊了許久,方志誠卻把心提到了嗓眼。
  “沈薇說,中午到銀州,一起吃完午飯,下午打麻將……”秦玉茗從臥室內走出,見方志誠臉色嚴肅地在看電視,覺得有點奇怪。
  方志誠嗯了一聲道:“蕭鏘也來嗎?”
  “當然!”秦玉茗點頭笑道,“不然三個人怎么打麻將?”
  方志誠吸了吸鼻子,按捺心神,不冷不淡地說道:“我等會出去買點零食……”
  “還是我去吧!”秦玉茗笑了笑,收拾錢包,出了門。
  方志誠確定秦玉茗下樓之后,連忙給沈薇撥了個電話過去。沈薇聲音微微有點大,笑問:“志誠,有什么事情嗎?我正在跟蕭鏘一起往銀州趕呢,下午見面再說哦。”
  方志誠知道因為蕭鏘在身邊,所以沈薇有些話不方便直接跟自己說,掛斷電話之后,嘴角露出苦笑,暗忖這沈薇究竟是怎么想的,自己與她捅破了那層窗戶紙,若是四人見面,一不小心露出破綻,那豈不是會出大事?
  手機這時震動兩下,沈薇發來短信,“這是蕭鏘要求的,我也就順水推舟答應了。還有,我想見你了……”
  方志誠看完之后,趕忙將短信刪除,暗忖這沈薇也太大膽了!
  午飯做好之后,沈薇和蕭鏘兩人到來,沈薇今天穿著一件白色的皮草,顯得雍容華貴,臉上也精心打扮了一下,水嫩粉白,活脫脫地一個貴婦裝扮。秦玉茗盡管底子比較好,但在家中顯得隨意了一點,竟然難得被沈薇給比了下去。
  秦玉茗上下打量著沈薇,玩笑道:“薇薇,這才幾日不見,你怎么跟變了個人似的,是不是去韓國動了刀子啊?”
  沈薇瞪了秦玉茗一眼,輕哼一聲道:“以前是懶,沒有收拾自己,今天稍微收拾了一下,怎么樣,我老沈不比你差吧。”說完,余光瞄了一眼方志誠,方志誠心中有數,沈薇的話是說給自己聽的。沈薇不想輸給秦玉茗,所以才刻意打扮了一番。
  秦玉茗掩口笑了一陣,與蕭鏘說道:“老蕭,你家薇薇有大變化,以前都是說天生麗質不需要外部修飾雕琢的人,如今也開始改變。你可得好好看著她,不要讓她有其他想法才是。”
  蕭鏘笑了笑道:“玉茗,我接受你的意見。不過,我對薇薇很放心,也很了解,她只是想換個生活方式而已。”
  沈薇伸出手指在秦玉茗的臉上掐了一把,低聲埋怨道:“玉茗,你太過分了,竟然挑撥我跟老蕭的感情,看我撕爛你的嘴。”
  秦玉茗哈哈大笑,往后退了兩步,得意地說道:“我這是試試老蕭呢,看他究竟有多么包容你。”
  方志誠感覺自己心理素質不太好,尤其是當蕭鏘的目光若有若無地掃在自己身上時,他總有種心虛的感覺,于是笑著轉移話題道:“菜已經上桌,咱們還是邊吃邊聊吧。”
  飯桌上,方志誠與沈薇心中有鬼,兩人害怕目光交接,被其他兩人發現什么,所以故意躲著對方的眼神,只不過這桌下卻是大膽無比,沈薇坐在方志誠的右邊,脫掉了棉拖,不時地用那柔軟的腳掌在自己腳面上輕輕地踩踏,宛如按摩一般。
  蕭鏘就坐在對面,方志誠不時跟他碰杯飲酒,腳下又傳來那時有時無的觸感,實在太刺激了。
  吃完午飯之后,擺開龍門陣,秦玉茗給方志誠使了眼色,方志誠會意跟在他身后進了臥室。
  “你跟薇薇是不是發生了什么事?”秦玉茗敏感地問道。
  方志誠不動聲色地說道:“沒有啊?茗姐,你多想了!”
  秦玉茗挑了挑那纖長的秀眉,一本正經地說道:“志誠,你知道我最討厭別人欺騙我了,尤其是你……如果發生了什么,請你告訴我,不要讓我像傻瓜一樣蒙在鼓里。”
  方志誠臉上露出猶豫之色,暗忖女人的第六感是可怕的,剛才在飯桌上與沈薇偷偷地互動,以蕭鏘那大條的性格發現不出什么端倪,但秦玉茗敏感而細心,肯定瞧出了個中原因。
  方志誠望著秦玉茗充滿失望的眼神,心中滿是愧疚,若是繼續隱瞞下去,等到事情確鑿之后,秦玉茗很可能永遠不會再原諒自己。
  考慮再三,方志誠終于咬牙,如實地說道:“對不起,茗姐!我跟沈薇她的確發生了些事情……之后,我們都很后悔,都覺得對不起你,所以一直沒有告訴你。”
  秦玉茗閉上眼睛,深深地吸了一口氣,道:“你跟沈薇之間有問題,其實我早就發現了。你能夠愿意跟我直說,不隱瞞不欺騙我,對我而言,就已經足夠了。”
  “茗姐……”方志誠知道秦玉茗心中很痛,她在竭力地控制自己的情感,閨蜜與自己的男朋友好上了,這是任何人都難以忍受的,但秦玉茗因為愛自己,選擇默默忍受。
  秦玉茗擠出笑容,低聲道:“讓你跟沈薇一步步的靠近,其實也是我故意所為,怨不得別人。”
  “什么?”方志誠有點吃驚地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