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2)      完本感言(01-22)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2)     

步步高升401 隔音效果不太好

吃完晚飯之后,秦朗進了臥室,很快傳來轟隆隆低音炮的聲音,秦玉茗低聲解釋道:“見諒,我弟弟很喜歡音樂,在學校組建了個錄音棚,名字叫歌神樂人谷,他平常回家也會幫人編輯一下音樂,大家都習以為常了。”
  方志誠笑道:“歌神樂人谷,名字倒是不錯,只是錄音棚這行業很燒錢吧?”
  秦玉茗搖頭道:“我也不知道他怎么經營的,不過他大三、大四就沒與家里伸手要過錢。”
  方志誠暗忖這秦朗不一般,疑惑道:“既然他搞音樂搞得不錯,又為何想著考公務員呢,實在有點奇怪。”
  p>秦玉茗微微一笑,嘆道:“還不是因為公務員是鐵飯碗?他是這么說的,‘歌神樂人谷’只能當作*愛好,想要獲得別人尊重,還得有個正經職業。”
  p>方志誠唏噓道:“這價值觀啊,我還真無法評價它是對還是錯。”
  p>方志誠跟秦父坐在客廳里喝茶聊天,秦玉茗則幫著秦母在家里做些家務。在別人眼中,秦玉茗或許是一個高高在上的女總裁,銀州有名的健身操教練,代表著銀州時尚風向的女強人。但在秦家人的眼中,秦玉茗是普通得再不過的女人。
  p>秦父跟方志誠簡單聊了片刻之后,對這個年輕人還是挺有好感的,因為從方志誠的言談舉止中能瞧出,這是一個素質挺高,經歷過很多,有不少想法的年輕人。
  p>秦父見左右無人,輕嘆了一聲,道:“小方,我有些心里話想跟你說。”
  p>方志誠連忙正襟危坐,點頭笑道:“伯父,有什么事您盡管吩咐。”
  p>秦父淡淡地笑了笑,道:“瞧得出來,你和玉茗的感情很深,但我心中還是有疑問,你介意不介意她的過去?”
  p>方志誠連忙搖頭道:“伯父,過去的事情是客觀存在的,想要抹去記憶,這不太現實,也不太可能。但我能理解她的過去,尊重她現在的決定,并愿意陪她一起走過未來的歲月。”
  p>秦父臉上露出欣慰之色,嘆道:“玉茗這孩子其實挺要強的,當初她跟程斌經常吵架,我和她媽根本不知道,因為她一直將痛苦都隱藏在心中,甚至連她離婚,我們都是在很長時間之后才知道的。”
  p>方志誠苦笑道:“伯父,請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珍惜茗姐,不讓她受委屈的。”
  p>秦父嘴角浮現出一抹笑意,道:“你比她年輕,雖說玉茗長得不錯,但總會老去,我現在還是有些擔心……不過,我們對于孩子自己的生活與感情還是尊重的,無論她怎么做,只要是她自己的意愿,我們絕對不會多加干涉!”
  p>方志誠由衷地感慨道:“伯父,您實在是太通情達理了。”
  p>秦父頷首點頭,微笑道:“你和玉茗的事情,我是答應了,不過你要過她媽那一關恐怕不會那么容易,畢竟玉茗受過一次傷害,她媽再次挑選女婿肯定會慎重很多。”
  p>方志誠鄭重而自信地說道:“我會用自己的行動讓伯母接納我的!”
  p>廚房內,秦玉茗在洗碗,秦母擦洗灶臺。
  p>秦母幽幽地嘆了一口氣,秦玉茗對秦母的性格很了解,知道她想問什么,笑道:“媽,有什么事情就直接說吧,不要藏在心里。”
  p>秦母深深地看了一眼,低聲道:“你和小方的感情究竟是怎樣的?”
  p>秦玉茗微微一怔,嘆道:“我把他當作我的弟弟……”
  p>“弟弟?”秦母臉上露出疑惑,“玉茗,有句話我知道不該重提,當初你選擇程斌,我和你爸是竭力反對的。程斌模樣長得是好,但為人太過風流。果然如同我們所猜測的,程斌最終還是變心,傷害了你。這個小方,人品、性格、處人與事都不錯,但太年輕,而且還是個孤兒,以后你若是跟他在一起可要吃虧的啊。”
  p>秦玉茗臉色有些不悅,道:“媽,志誠是個好男人,雖然年輕,但比程斌體貼多了。況且,我也不打算跟他結婚。”
  p>“什么?不結婚!”秦母瞪大了眼睛,吃驚地說道。
  p>秦玉茗點了點頭道:“媽,你也知道,我現在已經有了自己的事業。女人一旦結婚之后,想要再發展事業,根本沒有可能,所以既然我選擇離婚,選擇重新開始,那么我就不會重新踏入婚姻那個墳墓之中。”
  p>秦母又氣又急,指著秦玉茗連聲道:“玉茗,你,你,你……是不是想氣死媽啊?現在周圍的鄰居不知有多少人說你的閑話,如果你不結婚的話,恐怕對你指指點點的人會更多。”
  p>秦玉茗撇了撇嘴,不屑地說道:“人為什么要活在別人的世界中,反正婚都已經離了,就隨便他們說去吧。只要我們的日子過得比原來幸福,那些謠言蜚語又算得了什么?”
  p>秦母知道自己的女兒性格是外軟內強,只要自己決定的事情,別人很難改變她。
  p>秦母眼角噙著淚,哽咽道:“玉茗,我不是為了自己的臉面,而是為了你。你現在有了自己的事業是沒錯,但女人這一輩子終究要嫁人生子,否則就沒有保障。你聽媽的話,跟小方分了,然后找一個普普通通的男人過日子吧。”
  p>秦玉茗鼻子也有點泛酸,可憐天下父母心,秦母是真的關心自己,她擠出笑容,低聲道:“媽,從小你和爸就教育我,凡事只要認準方向,無論其他人怎么干擾,都要堅定不移地去做。媽,我現在比任何人清楚自己在做什么,所以請你們支持我!”
  p>“唉……”秦母終究還是嘆了一口氣,不再多說什么。
  p>秦父秦母教育子女的方法比較開明,他們會給出意見,但絕大多數時候,都很民主地讓子女選擇自己的生活方式。
  p>既然秦玉茗打定主意,秦母也只能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p>雖說秦母沒有完全接受方志誠,但晚上依舊還是讓方志誠睡在秦玉茗的房中。秦朗似乎知道家人準備睡覺,所以將音樂的聲音給關上了。
  p>秦母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著,用胳膊肘捅了捅秦父,低聲道:“老頭子,就這么讓玉茗和那個小方躺在一張床上,會不會不妥?”
  p>秦父有點疲憊,嘆了一口氣,道:“現在都什么時代了,他們倆是情侶關系,睡在一張床上又有什么關系,我覺得你就別操心了,趕緊睡覺吧。”
  p>秦母越想越有點不對勁,伸手搖了搖秦父,低聲道:“老頭子,我有個不好的預感。今天我在廚房里問玉茗,究竟跟小方是什么關系,準不準備結婚。你知道她怎么說,她覺得事業為重……你說,她又不打算結婚,卻跟小方相處著,這豈不是亂來嗎?”
  p>秦父翻了個身,嘆道:“玉茗才離婚一年多,她對婚姻有恐懼,這是人之常情,你就不要多想了。”
  p>秦母踢了秦父一腳,暗忖他沒心沒肺,擔憂地說道:“徐校長的妹妹,她的事情你難道不知道嗎?事業做得很大,可是一直沒結婚,五十多歲的女人,經常三天兩天更換男朋友。我就害怕玉茗被一次婚姻傷透了心,變成那樣的女人,那可不好啊!”
  p>秦父見秦母念念叨叨,終于有些忍不住了,突然坐起身,怒道:“越說越離譜!你的意思是說,玉茗會像她一樣包養小白倆,你瞧小方像小白臉嗎?人家可是公務員,說話談吐都有水平。”
  p>秦母知道秦父被激怒了,癟了癟嘴,鉆進被子里,怒道:“你不懂,睡覺吧!”
  p>秦家的隔音效果不佳,秦玉茗的閨房與秦父秦母的屋子一墻之隔,可以隱約聽見他們嘰里咕嚕地說這話。
  p>方志誠見秦玉茗在拍臉抹霜,笑問:“不知道伯母對我的態度如何?”
  p>秦玉茗轉過臉,笑著看了一眼方志誠,道:“若是說我媽對你不滿意,你怎么想?”
  p>方志誠臉上露出苦惱之色,思索片刻后,又露出豁然之色,道:“若是她對我不滿意,我只能改變策略,具體問題具體分析,針對性下藥,一定能夠妥善解決。”
  p>秦玉茗挑出方志誠的語病,笑謔道:“好啊,你原來想給我媽下藥,豈不是說我媽有病……”
  p>方志誠忙不迭地否定道:“這話可不能亂說,我只是用了一個形象的比喻而已。”
  p>見方志誠慌亂,秦玉茗掩口笑了一陣,道:“我可是知道你的破綻了,以后你敢惹我生氣,我就讓我媽來收拾你。”
  p>方志誠攤開手,苦笑道:“可不能這么狡詐,我可不是怕你媽,我是尊重她……”
  p>方志誠在心中*將秦母當成了丈母娘,若是丈母娘不允許讓方志誠跟秦玉茗在一起,他還真沒法子。尊重丈母娘,其實更是愛秦玉茗的表現。方志誠也是個正常人,跟其他人一樣,面對秦母都沒有太多的辦法。
  p>秦玉茗終于做好睡前的保養工作,坐到床邊,認真地盯著方志誠,輕聲道:“志誠,你放心吧。我媽嘴巴上雖然說不同意,但肯定已經接納了你,否則你想想,怎么可能讓你跟我睡在一起呢!”
  p>方志誠經過秦玉茗這么提醒,眼中露出驚喜之色,恍然大悟道:“你說得沒錯!”
  p>秦玉茗笑道:“早點睡覺吧,我媽對你存有懷疑,那也是一時的,等時間久了之后,我相信她一定會喜歡上你的。”
  p>方志誠不再患得患失,自己鼓氣道:“那倒也是。我方志誠,長得如此可愛,你媽沒有不喜歡我的道理。”
  p>秦玉茗沒好氣地用手指點了點方志誠的腦門,柔聲輕斥道:“說你胖,你還真喘上了。”
  p>方志誠順勢握著秦玉茗的手,溫柔地說道:“我愛你。”
  p>方志誠這句話說得非常自然,因為發自肺腑,他回想起與秦玉茗經歷的種種,心中有種淡淡的感動。被自己感動,被秦玉茗感動,被兩人的感情感動……
  p>秦玉茗望著方志誠充滿感情的目光,芳心大亂,埋下俏臉,垂著眼瞼,低聲道:“我家隔音效果不好,等會輕聲一點。”
  p>不知何時,秦朗臥室的低音炮再次響起,似乎有意為那喧鬧的春色,遮掩著什么。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