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8)      完本感言(01-18)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8)     

第4章不是親人的親人


  短信剛看完,手機鈴聲接著響起來,秘書一處的副處長王柯打來電話,吩咐方志誠明早八點之前趕到大院,參加市委辦公室的防汛動員大會。
  市委剛換屆不到一個月,原市委書記被調任后,市委書記秘書、秘書一處的處長被調入省里。秘書一處一般由市委書記秘書擔任,現在市委書記秘書未定,便由王柯暫時負責秘書一處的工作。
  王柯是銀州市委第一支筆,寫得一手錦繡文章,但凡辦公室下發的文件,均要經過他的過目才可以,不過他為人太過謹慎,不夠圓滑,以至于級別一直卡在副處長的位置上。
  第二日,果然不出方志誠所料,防汛動員大會過后,市委辦公室便擬定了抽調名單。方志誠是新人,又沒有背*景,不可避免地被安排參加一線抗洪救災。前線傳來的汛情很緊張,需要立即動身至幻海縣,方志誠急著回家收拾行李,踏出辦公室的時候恰好與一人迎面撞。
  “沒長眼睛啊!”邵凌峰捂著胸口,揉了一陣,凝眉怒罵。
  邵凌峰塊頭很大,不過一身膘肉,與看上去瘦削的方志誠撞了一個滿懷,竟倒退數步,倚著墻才站穩腳跟。
  其實,邵凌峰是故意朝自己身上撞,方志誠反應很快,算準了角度,故意肩膀上用了點勁,最終吃虧的還是邵凌峰。
  邵凌峰養尊處優慣了,比不上方志誠經常鍛煉,一個照面,便被抗飛了。
  邵凌峰偷雞不成蝕把米,又不愿息事寧人,眼前正好是冤家對頭,搶了自己位置的方志誠。若不是方志誠,他便可以順利轉正,正式成為市委辦公室的一員,如今工作兩年,動用很多關系,買通人給自己定制了個職位,終究還是竹籃打水一場空,原先的怒火,一并發了出來。
  方志誠乜了邵凌峰一眼,并不示弱,不悅道:“走得太急,不是沒看見嗎?”
  邵凌峰冷笑道:“好狗不擋道,但凡擋道的,早晚一點都會被宰掉,做成狗肉火鍋。”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誰是狗,自己心里清楚!”方志誠有急事,不愿與邵凌峰多費口舌,匆匆往外走了。
  邵凌峰盯著方志誠的背影,惡毒地吐了一口吐沫,冷笑連連,暗忖這小子蹦跶不久了。邵凌峰的父親是市電視臺的常務副臺長,早已幫自己疏通好關系,“那原本屬于自己的位置,還得還給自己,至于方志誠,被挪到政協、人大那些冷部門,涼快著去吧!”
  ……
  幻海縣處于銀州的西北角,位置偏遠,是所有增援小組中,任務最為艱難的一個。倒不是險情嚴重,而是銀州通往幻海的縣道還沒有打通,有許多路段,都是比較難走的鄉道。
  一路上彎路泥濘,同車的一位女同志,忍不住顛簸之苦,捧著一個口袋吐了許久。方志誠有所準備,清早在藥房里買了暈車藥,如今便派上用場,拆了一盒,遞給那位女同志。
  見方志誠有暈車藥,陸續便有人過來借了一兩粒。甚至,車隊中途還停了幾分鐘,前面有領導似乎也暈車,過來討了藥……
  因為雨勢很大,道路難行,足足花費了三四個小時,車隊才抵達幻海縣政府。
  小組組長是市委組織部副部長邱恒德,他在市委大院很有名氣,在組織部排位第三,行事向來雷厲風行。幻海是邱恒德的故鄉,所以他主動請纓來幻海縣增援抗洪。邱恒德命令以最快的時間上抗洪前線,眾人在縣政府食堂草草吃了個飯,便趕往險情最嚴重的幻海湖。
  這一行人大約有十來個,雨越下越大,能見度不超過三米。方志誠很低調,走在隊伍的中間,等上了湖堤,才感到生命的脆弱與渺小。
  肆虐的洪水夾雜著折斷的樹枝和石塊從遠處奔瀉而下,不斷沖入早已翻騰洶涌的湖水中,那轟轟隆隆的聲音憤怒地拍打著岸邊,波濤洶涌,山崩地裂,排山倒海,怒浪濤天!
  邱恒德站在人群的最前方,他身邊站著的是幻海縣委書記楊藩。
  邱恒德臉上露出焦灼之色,問道:“之前決堤的口子,都已經堵上了嗎?”
  楊藩點頭,凝重道:“都堵上了,不過新源鄉那邊情況復雜。新源鄉位于幻海湖的西北面,如果雨量持續增加下去,恐怕明天便會出現險情。現在已經疏散人員,但是很多鄉親不愿意離開……”
  新源鄉每年都是洪災重點防范區,若是出現嚴重的洪澇,為了保全大局,首先要放棄的便是那處。當地政府的工作人員,早已在那里開展起疏散人群的工作。不過,鄉親們哪里輕易舍得離開自己生活了一輩子的家園?
  邱恒德望著洶涌澎湃的湖水,沉聲道:“去新源鄉那段去看看吧,給鄉親們先做工作。一家一戶地說服。實在不行,那就通知軍隊,強行疏散。比起家園,生命更重要!只要活著,便還有東山再起的機會。”
  楊藩點頭,旋即與身后的縣委秘書長吩咐事宜。
  眾人乘車行了五六公里路,前面的鄉道徹底毀了,邱副部長一聲令下,眾人徒步淌水進入新源鄉。
  半個小時之后,終于來到了新源鄉的大壩上。不少人正在抗沙包,打木樁,加固堤壩。
  新源鄉黨委書記梁大海匯報工作道:“現在我們正在兩步走,一方面繼續鞏固堤壩,已經把全鄉所有青壯勞力都調動起來了;另一方面,在全力做說服工作,增壩、龍河兩個村,處于一級危險區域,正在做工作,進行緊急疏散。”
  邱恒德點了點頭,沿著堤壩一路走,不遠處出現嘈雜聲。
  “怎么回事?”邱恒德凝眉問道。
  梁大海也不清楚,猜測道:“可能是村民不愿疏散,鬧上堤壩了。”
  天色已黑,等走近,才看清,十來個年齡大的村民在哭鬧,死活不愿意撤離。
  邱恒德嘆了一口氣,快步走過去。
  楊藩緊緊地跟在邱恒德身后,介紹道:“鄉親們,我是縣委書記楊藩,我身邊的是市委領導楊部長,他代表市委來看望你們。你們不要急躁,有事好好說!”
  邱恒德的嗓門大,很有穿透力,擲地有聲道:“鄉親們,我知道你們不愿意離開,但這是天災。現在讓你們避災,是為了保護你們的生命安全,等洪災過去了,政府保證,一定支持你們重建家園!”
  “房子便是我們的命,沒了房子,我這條命也不要了!”其中一名老者捶胸頓足,痛苦地說道。
  場面很復雜,人亂糟糟的,足有三四十人,七嘴八舌,事態越來越嚴重,繼續動搖軍心,還會影響加固堤壩工程的進度。
  邱恒德當機立斷,脫離了隊伍,主動走到村民中,他彎下腰,將為首坐在地上的老者扶起。這時,不好的感覺,掃過大腦,驚得他頭發根根直立,如同要炸開,隨后從腰側傳來一個很大的力量,狠狠地推他一把。
  邱恒德一個踉蹌,在地上打了兩個滾,正想站起來,腳步卻一打滑,順著堤壩坡度往下滑。
  “糟了!邱部長墜湖了!”
  風雨交加,水聲濤濤。
  幻海湖沒了平時的溫柔,露出了獠牙,水底的暗潮,如同魔獸,將邱恒德一口給吞了下去。幾秒的時間,他已經被卷遠,自己離岸邊有十來米的距離。
  邱恒德會游泳,可他剛剛用力撲打兩下,腿部便傳來激烈的疼痛感,竟然抽筋了!
  身上的衣服越來越重,如同蜘蛛網一般,把他越纏越緊,邱恒德想要呼吸,但渾濁的湖水源源不斷地涌入口中,嗆得他幾欲眩暈過去。
  自己會死嗎?邱恒德恐懼了,面對死亡,誰能毫無懼色?
  “趕緊救人啊!”
  楊藩焦躁地在堤壩上喊著,周圍沒人出聲,或有行動,水勢這么大,誰敢跳進去,這不是找死嗎?
  “我下去,你們趕緊通知捕撈隊!”方志誠站了出來,開始脫衣服,他也不知為何胸腔里燃燒起了一把火。
  “對啊!趕緊通知捕撈隊!”經過方志誠提醒,下面趕緊有人拿著手機去打電話了。
  遠水解不了近渴,邱恒德被大浪席卷,已經越來越遠,微弱的燈光下,只能看到他在水中掙扎的身影。
  “噗通……”
  方志誠跳下了水,陰冷的寒意讓他頭皮發麻,他深吸一口氣,讓自己冷靜,順著水勢,緩緩地往遠處淌過去。
  方志誠敢于跳下水,最大的依仗,怕是他曾經在大學時代,參加過學校游泳隊,還在大學聯賽中獲得過不錯的名次。
  不過,游了三五米,他便后悔了。
  暗流洶涌,人力太渺小,若是與波浪博弈,直接會被吞噬。
  方志誠咬了咬牙,奮力地揮舞著雙手,往前方沖去。現實,讓他沒有任何退路,既然腦袋一熱下了水,如今只有破釜沉舟,勇往直前!
  邱恒德身體已經沉了下去,再過十來秒,想要找到他的位置,那就更不容易。
  方志誠深吸一口氣,往水底扎了下去。湖面上風浪很大,湖下水流略微小一點。他保持著靈臺清新,按照記憶中的方向摸了過去。
  水下很渾濁,清晰度不高,難度也不小。
  又過了一分鐘,他暗呼僥幸,終于看到邱恒德的身影,精神振奮之下,發酸腫脹的小腿竟又多一股力,往那身影挪了過去。
  命運對邱恒德有所眷顧,方志誠若是遲一秒找不到他,邱恒德便沒意識,隨著大浪不知被沖到哪里去了。
  方志誠靠近邱恒德,幾乎脫力,他換成仰泳的姿勢,一手摟住邱恒德的腰部,一手托住他的下巴,從水底浮了上來,岸上的人心情異常激動,人群中發出驚喜之聲。
  不過,危險并沒有完全解除,方志誠水性好,若是在尋常情況下,救一個人輕而易舉,但如今在肆虐的湖浪之中,顯得勢單力孤。
  方志誠咬牙堅持,往岸邊緩緩挪移,邱恒德已經失去了意識,需要盡快地送上岸治療。
  十米、八米、五米……岸上拋出一根長繩,方志誠眼疾手快抓到了手中,隨著拉力,緩緩飄向了岸邊。
  得救了!
  方志誠趴在湖堤上,大口地喘息著,又過五六分鐘,救護車的聲音響起,停在不遠處,醫護人員抗來擔架,將處于昏迷中的邱恒德搬上車。
  身邊傳來喝彩與稱贊聲,方志誠只覺得耳鼓很疼,精疲力竭,腦袋一陣放空,眩暈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