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9)      完本感言(01-19)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9)     

步步高升399 越看越美的女人

方志誠上了吳海燕的車,坐在副駕駛掏出煙盒,想了想,問吳海燕道:“不介意我抽支煙吧?”
  吳海燕點了點頭,方志誠掏出打火機,準備點燃,卻又將挑出的香煙給塞了回去,吳海燕疑惑道:“我真的不介意,你就抽吧。”
  方志誠望著吳海燕那張俏臉,轉移話題,笑問:“吳總,高爾夫球場項目建設的如何了?”
  吳海燕眉頭微微一皺,輕嘆道:“整體工程推進得還是比較順利,只是附近有一個垃圾填埋場,我們協調多次,沒有取得良好的效果,我今天也是特地來政府找羅縣長,希望他能幫我解決一下。”
  方志誠擔任常務副縣長之后,招商引資及重點項目便安排給了羅輝。
  方志誠見吳海燕遇到難題,便掏出手機給羅輝打電話,“老羅,我正好與新地房地產的吳總在一起,高爾夫球場項目可得要重視啊,這是重點項目,不能掉鏈子。”
  羅輝嘴角泛著苦笑,解釋道:“那個垃圾填埋場的事情,我之前也問過。這個填埋場是東臺最大的垃圾物品處理集中站,如果要搬掉這個填埋場,城區那么多垃圾必須要轉移出去,我正在想辦法,還請方縣長給我一點時間,才是!”
  方志誠點點頭,對著電話輕輕地笑了兩聲,緩和與羅輝之間的尷尬氛圍,“此事不是我逼你,而是企業在尋求幫助,我們必須要不惜一切代價,為他們服務好。你給我個時間吧,究竟什么時候能夠解決。”
  羅輝沉吟片刻,遲疑地說道:“年前肯定解決不了了。一般工人需要到年后正月十八才能動工,我爭取在正月底妥善解決此事,這樣成嗎?”
  方志誠知道羅輝也沒有太多辦法,有些事無法操之過急,他笑道:“行,老羅,此事就交給你了,千萬不能掉鏈子,讓企業心寒。”
  掛斷與羅輝的電話,方志誠與吳海燕微笑道:“我剛才問過羅縣長了,已經快過春節了,工人陸續開始放假,所以要等到明年開春之后才能動那個垃圾填埋場。”
  吳海燕面色一松,笑道:“剛才我去找羅縣長,他給我的答案可是模棱兩可,現在問到具體的時間,做到心中有數,便可以制定下一步的方案了。多謝方縣長!”
  方志誠擺了擺手,道:“咱倆又不是第一天見面,何必這么客氣?雖說我現在不分管招商引資和重點項目,但你以后若是遇到問題,需要協調解決,一樣可以找我。”
  吳海燕低聲嘆道:“方縣長,你還真夠認真負責的,現在像你這樣純粹的官員可不多了。”
  方志誠見吳海燕話中有話,疑惑道:“吳總,你是不是遇到什么問題,所以對咱們這些公務員有意見?”
  吳海燕連忙搖頭,笑道:“我只是信口一說,哪里敢有意見?”
  方志誠蹙緊眉頭,徐徐說道:“吳總,你有想法,這也是理所當然之事。盡管政府在努力轉變自身角色,讓自己變成服務方,但在與企業或者老百姓接觸的過程中,很多時候沒有真正地做到位人民服務,端架子、甩臉子類似的事情時有發生。不過,我覺得大多數官員還是能夠認識到自己的角色,在努力配合企業做好各項工作。”
  吳海燕抿嘴笑了笑,道:“我只是隨口說了一句,沒想到方縣長說了這么多。就沖著你實心實意為我們辦事,我以后也不會輕易地說公務員一句壞話。”
  “那就對了!”方志誠淡淡地笑了笑,“防民之口勝于防川嘛!”
  吳海燕心情放松下來,正準備右轉進入下一個路口,突然問道:“方縣長,我知道這附近有一家燒雞公挺好吃,能請你一起吃個晚飯嗎?”
  方志誠自然沒有理由拒絕與東臺第一美女私下吃個便飯,笑道:“我回去之后,正愁晚飯沒著落呢,既然吳總提議,我倆一起去便是,不需要你請,我們來點時髦的,AA制如何?”
  吳海燕美眸翻轉,輕笑道:“方縣長,你的話總是能夠讓我刮目相看,我原本以為你會主動邀請我吃飯呢,沒想到嘴里冒出個AA制,這是老外普通同事或者普通朋友聚餐時用的一種買單方法,其實老外對真正的朋友,還是會主動去買單的。”
  方志誠瞪大眼睛點了點頭,道:“原來是這么回事。所以說,國外的新鮮事物傳到國內總會有點走形,也罷,咱們今天就順從國內的慣例,請客吃飯,女人帶嘴,男人帶錢,如何?”
  吳海燕嘻嘻笑道:“方縣長,這不好吧,原本是我邀請你的,現在反倒是你來請我了。”
  方志誠擺了擺手,微笑道:“吳總,無需他言,就這么定了!”
  將車停在路邊,外面的雪越下越大,似乎要將今年此前沒下的雪,一股腦地全部下盡了。吳海燕穿得有些單薄,走在寒風中,雙手緊緊地抱在胸口,鼻子和臉頰凍得通紅,方志誠沒多說什么,跟在她的身后往里走,大約走了五六分鐘,便見到一家名叫“蘭芳燒雞公”的小店。
  雖然店面位置比較偏僻,但生意不錯,吳海燕熟門熟路地走到前臺與老板打了個招呼,準備要包廂,方志誠搖了搖手,笑道:“就在外面吃吧,人多也熱鬧些。”
  吳海燕見方志誠這么隨意,便讓老板安排了一個寬松的位置,點了一鍋燒雞公及兩瓶銀州甜。
  銀州甜是當地比較有名的一種自釀米酒,與普通米酒不太一樣,除了用糯米發酵之外,里面還放著桂花等輔料,因此喝起來甜香味十足,極其爽口。不過,這米酒的度數也很好,與黃酒相仿,一不小心便容易喝醉了。
  這家的燒雞公味道的確不錯,咸淡適中,雞肉香軟,湯汁粘稠,帶著些許辣味,口感極佳。
  屋外下著雪,屋內開著空調,再加上熱氣騰騰的燒雞公,溫度便有點高,吳海燕不知是不是因為熱,所以臉色漲紅,方志誠笑著提醒道:“吳總,你還是將衣服給脫掉吧,不然的話,衣服上會沾上味道。”
  “也對!”吳海燕脫掉衣服,露出里面米白色的打底衫,領口開得有點低,雪白的脖頸上懸著銀色的鉑金項鏈,鎖骨精致而綿長,方志誠下意識地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再次暗嘆這吳海燕真是太漂亮了!
  吳海燕是那種越看越美的女人。有些美女雖然第一眼望過去有點經驗,但近距離仔細看之后,總會發現一些瑕疵。但吳海燕不一樣,她屬于那種百看不厭,越看越容易入迷的那種人。
  “以前我跟蔣釗經常回來這里吃飯,雖然裝修得很一般,但在這里吃飯有種家的感覺,溫馨、簡單……”吳海燕眸光迷離,有點觸景生情地說道。
  方志誠陪著吳海燕嘆了一口氣,低聲問道:“其實你不用灰心,現在醫學這么發達,說不定蔣大哥在未來的某一天還能夠站起來。”
  吳海燕搖了搖頭,臉上露出沮喪之色,“我曾經托人在美利堅找到了專家,并將資料發送給那個專家。專家仔細研究之后,認為盡管完全康復的可能性不大,但通過治療還是有希望能夠站起來。不過,他似乎很抵觸,為此跟我冷戰了許久。”
  方志誠點點頭,勸慰道:“他是一個病人,思考問題的角度跟我們不太一樣。人到了絕境之后,希望有時候會變得很恐怖,因為當希望一旦不能夠實現,那么會造成更大的絕望。”
  吳海燕輕嘆道:“你說得沒錯!所以我現在也不跟他提那些事情,彼此輕松一點生活,我很滿足了。”
  方志誠盯著吳海燕垂著眼瞼用筷子小心地撥弄著雞塊,陷入沉思之中,這吳海燕剛才那句話說得是真心話,亦或者是反話。吳海燕對蔣釗是忠貞的,但她畢竟是一個女人,如此年輕便開始守活寡,未來晦暗,讓人有點心疼。
  方志誠陪著吳海燕幽幽地嘆了一口氣,豁然笑道:“吳總,傷心的事情,咱們就不說了。咱們今天開開心心的海吃海喝一頓。”
  吳海燕展顏歡笑,提著玻璃杯,與方志誠的杯子輕輕地碰撞了一下,那杯中米白色的液體順著她嬌艷紅潤的嘴唇而下,惹得方志誠忍不住再次多看了兩眼。
  大約吃了半個小時左右,小飯店的人越來越多,方志誠環顧一圈,發現到處都是熱氣騰騰,突然心中多出一股溫馨的感覺。
  身在官場,從來不缺少飯局,但大多數場合都太僵化,飯局不是為了吃飯,而是為了勾心斗角,為了利益而拉近彼此的關系,永遠不會像這般有溫暖的感覺。
  方志誠與吳海燕有一句沒一句的閑聊,對吳海燕有進一步的了解,她跟寧香草、趙清雅是兩類人,是那種沒有安全感的女人,原本是被丈夫蔣釗保護在溫室里的花朵,但因為家庭的變故,才從溫室走出,在復雜的社會中博弈、生存。
  吳海燕盡管看似適應了社會的復雜,但其實內心很單純,方志誠甚至有點擔心,這么單純的、漂亮的女人,會不會有一天被有心人利用而失足呢?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