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4)      完本感言(01-24)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4)     

步步高升394 扛不起來也得抗

東臺縣的黃金街項目被搬上了省委常委會討論,這可是一個重要的項目,所以省委書記李思源決定動用省里所有常委的資源與關系,為這個項目尋找融冰的之策。淮南省整個常委班子,盡管也有派系之爭,但在李思源的平衡之下,有一個特點,在重大問題上還是能夠去異求同,齊心協力的。
  “同志們,今天最后一個議題很重要,大家想必都了解東臺縣的黃金街項目,去年花費了很大的代價才落戶到淮南,不過,最近中央有領導認為這種涉及類金融的行業,不宜拉開戰線,需要緩步來走,所以黃金街項目暫時被停滯了。”李思源目光柔和地掃視了十幾名常委,言辭誠懇地說道,“我與一仁省長在私下對此事進行過探討。黃金街項目如果能落成,這對于淮南有兩個重要意義:一是可以確定淮南在華東地區進一步深化改革的領先地位;二是完善淮南的大項目縱深,擺脫以往只注重工業,不注重新領域拓展的格局。”
  “為了此事,我特地去燕京跑了數次,但效果欠佳。以我個人的能力,實在很難再作出進一步的努力。所以呢,我想請大家一起出謀劃策,為黃金街項目貢獻一份力量。”
  卜一仁點點頭,笑了笑,緩和會議氛圍,道:“大家就不要藏私了,有什么資源趕緊說出來,我們大家一起公關。比如老章,你不是有一個黨校同學在計劃委員會擔任副部級的干部嗎?”
  組織部長章德春道:“會后我便與他聯系一下,他之前欠我個人情,如果計委在這個上面能說得上話,我相信他一定愿意幫忙。”
  隨后其他干部逐一進行表態,紛紛說出自己一些在部委的人脈關系。
  會議結束之后,卜一仁來到李思源的辦公室。淮南省的一二把手,盡管在執政過程中偶有矛盾,但彼此配合也算默契,所以淮南官場這么多年比想象中要平穩許多。李思源在大方向進行把控,卜一仁主要執行一些細節,彼此熟悉對方的性格,所以在重大問題上能夠很快達成共識。
  “今天的會議效果不錯,如果這些老家伙們都愿意推動黃金街項目,相信還有轉機。”李思源輕嘆了一口氣,盡管他這么說,心中還是有些顧慮。
  黃金街項目涉及到高層的執政策略,哪里那么容易說變就變,然而重大的項目需要一鼓作氣,一旦停滯,再想扭轉頹勢,那可就不容易了。
  卜一仁點點頭,低聲道:“據說寧老也出面了,但反對派系那邊的態度還是很堅決。”
  李思源沉吟片刻,嘆道:“無論如何,我們都要拿下黃金街項目,這是事關淮南發展的核心項目。”
  李思源將項目的級別定的如此之高,讓卜一仁有點意外,他轉念一想,也能理解。宋文迪是李思源的學生,銀州的勢頭如此之好,是李思源將銀州打造成“一核兩翼”戰略的重要組成部分。
  所謂的一核兩翼,核是指省會瓊金,兩翼分別是瓊金和登昌。
  如今瓊金的發展速度遠遠超過登昌,盡管生產總值有一定的差距,但在三年內拉近距離,甚至趕超也是極有可能的。
  卜一仁與李思源又交流了一下其他重要事務,主要是省委層次的布局,組織部近期拿出了名單,大約二十多個崗位需要調整,可以說這幾年來最大的一次人事變動。
  李思源將紅筆標注好的名單,遞給卜一仁。卜一仁眉頭微微皺了皺,顯然對這個調整方案有些微詞。李思源靜靜地喝了一口茶,輕聲道:“咱倆先通通氣,隨后再提到書記會上討論。”
  卜一仁苦笑道:“思源書記,這份名單大有生意啊,二十多個崗位,他可一點都不客氣。”
  李思源似乎將此事看得很淡,平靜地說道:“前幾日二號跟我通電話,簡單地點了我一下,目光放長遠一點,不要只看在淮南一隅。”
  卜一仁眸光一閃,道:“思源書記,你不會要走了吧?”
  李思源搖頭,沒有任何表情地說道:“暫時還沒消息,估計到了明年,差不多就有風聲了,但現在有不少人在蠢蠢欲動,提前布局了。”
  卜一仁微微一怔,他在中央自然也有相應的資源,但明顯在這件事情上,落后了不少。
  卜一仁嘆氣道:“謝謝思源書記提醒,我會做好準備的。”
  李思源悠悠點頭,說道:“一仁同志,我們合作這么多年,有過爭執,但真正紅過臉的次數屈指可數。你的辦事能力很強,在我離開之前,我會盡量為你做好打算,畢竟你若是能執政淮南,對我而言,也能延續我此前在淮南的思路,一脈相承,淮南才不至于因為領導換屆,有太大的變動。”
  卜一仁見李思源這么說,輕嘆道:“思源書記,你是一個好班長,對我而言,你是亦師亦友。請相信我,我會站好崗,讓淮南省在換屆時平穩過渡的。”
  **在2007年下半年開始召開,屆時政治局常*委必然會有一番變化,照此可能,李思源怕是要更進一步,有百分之五十的概率進入國務院,有百分之十的概率踏入政治局常*委會。
  李思源離開,對卜一仁原本是好事,他在淮南扎根多年,一旦李思源離開,自己肯定執掌淮南的可能性極大,但現在局面有所變化,按照中組部的種種舉動以及李思源的透露,恐怕會調整一名實力很強的封疆大吏來到淮南。
  李思源在離開淮南之后,勢必要留下一批嫡系,然而接班者來到東臺之后,想要牢牢掌控權力,第一步也將針對前任的嫡系。所以李思源已經開始未雨綢繆,進行一系列的安排。卜一仁注意到一個很小的細節,那就是這份名單上并沒有出現他的愛將宋文迪的身影。
  李思源在故布疑陣,前面的一系列崗位調整,或許并非正餐,只是虛晃一槍而已。現在的二十多個崗位名單,盡管重要,均為副廳級以上的崗位調整,但顯然還不至于動搖整個淮南官場的根本。
  李思源在這些名單上恐怕不會太過計較,一切只是鋪墊,必然還有后招。
  細細琢磨,李思源怕是先用蠅頭小利應付中央領導的意思,暗度陳倉,將一些重要位置安排給核心人馬。
  自己現在,接還是不借李思源的招呢?
  卜一仁盡管在官場磨礪多年,但依舊還是患得患失。
  出了李思源的辦公室之后,外面吹來一陣涼風,卜一仁緊緊地裹著大衣,突然發現有種不勝寒之感。
  盡管是正部級干部,卜一仁對自己的未來還是不可控制,因為他才入了權力游戲的門檻,離那高閣之處還有一定的距離。
  等卜一仁離開辦公室,李思源回到辦公桌前,眉頭緊鎖,陷入沉思之中。
  人往高處走,水往低處流。
  他現在所處的位置既然極高,在往上邁出一步,那就抵達權力的巔峰。
  但位置越高,責任壓力也越大。淮南省是自己的根基,如果去了燕京,此處會不會被接任者弄得烏煙瘴氣。
  李思源重新看了一眼那份名單,徐徐吐了一口氣,眼中閃過一絲憂色,旋即撥通了一個電話號碼。宋文迪正在參加一個會議,見秘書小余站在門口給自己不停地使眼色,離席接了電話,微笑問道:“老板,有何吩咐?莫非黃金街項目的事情有進展了?”
  李思源沒好氣地笑笑,道:“事關首長之間的交鋒,我哪里能插得進手……”
  在這淮南,怕也只有宋文迪敢和李思源如此說話,宋文迪想了想,輕描淡寫地拍了個馬屁,道:“老板,您雖然遠在淮南,但首長哪個不關注您的動向?”
  李思源輕嘆一聲道:“黃金街項目現在還沒有眉目,不過我已經盡力在協調,但你不要抱有太大的希望。”
  宋文迪笑道:“知道了。您與我聯系,怕不止此事吧?”宋文迪對李思源有一定的了解,他是一個不太喜歡親自打電話的人,若是簡單的事情,肯定會交給大秘周康與自己聯系。
  李思源沉默片刻,淡淡道:“你要做好準備,隨時來瓊金了。”
  宋文迪微微一怔,顯然這個消息出乎自己意料之外,許久才反應過來,道:“莫非你要離開淮南了?”
  李思源也不隱瞞,“百分之八十的可能,如果我不在淮南,那么你就需要肩負起責任,我會逐步將手中的資源轉交給你。”
  宋文迪聽到此話,五味雜陳,“老板,您走了,淮南這么大一攤子事,我如何能抗得起來?”
  李思源在淮南扎根多年,關系網密不透風,即使以卜一仁的能量,面對強勢的李思源也只能暫避鋒芒,若是他將這股力量交到李思源的手中,宋文迪在淮南的前途將不可限量。
  “扛不起來,也得抗!”李思源淡淡地說了一句之后,掛斷了電話。
  宋文迪拿著手機,無奈苦笑。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