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3)      完本感言(01-23)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3)     

步步高升393 我是一個壞女人

轉眼到了年底,各部門進入沖刺的環節,各種會議、文件、材料、報告絡繹不絕,比起往年,方志誠覺得壓力大了不少。去年他主要關注東臺的招商系統,今年不一樣,政府下屬的主要單位的年終總結會都得要他參與,雖說主動權在他手上,他可以去,也可以不去,但他今年剛擔任常務副縣長,如果不去的話,未免說不過去。
  給自己發邀請的諸多部門,都懷著各種心思,有些部門的主要負責人要稱稱方志誠的分量,究竟這個年輕的常務副縣長有幾斤幾兩重;還有些部門的主要負責人要借此機會,巴結方志誠,希望能通過會議與這個全縣最年輕常委拉近距離。
  方志誠沒有推脫,只要能騰挪開是時間,一定盡力到場,他一方面是要考察下東臺政府下屬單位的情況,另一方面也是要向孫偉銘等人發出信號,自己有信心能管理好那一畝三分地。
  邢繼科近期對自己的態度,讓方志誠有點擔憂。最近幾日,方志誠跟邢繼科匯報工作的時候,他明顯情緒不佳,時常詢問自己對段暄的看法,以自己對邢繼科的了解,他必定是認為自己與段暄站在同一個陣營了。
  沉不住氣,定不下心,沒有自信,這也是邢繼科為何在東臺始終施展不開手腳的原因。如果成熟一點的人,絕對不會如此的將這個信號傳達給方志誠,但邢繼科卻在方志誠面前毫無保留地袒露一切,這讓方志誠打心底有點瞧不起邢繼科。
  當然,這也不至于讓方志誠與邢繼科決裂。雖說他現在是常務副縣長,憑著戚蕓給自己留下來的基礎,完全可以架空邢繼科,但他對邢繼科還是抱有一絲同情的心態。邢繼科在東臺官場滿打滿算有兩年多,至今連一個有實力的親信都沒有,這是他的失敗。這樣的人,折騰不出什么大動靜,捏在手中可以掩人耳目,自己退在幕后,左右逢源,將邢繼科推在前面,倒也是個不錯的方法。
  如同段暄對自己的評價,方志誠深以為然,他的形式風格屬于智囊一類的人,或許是因為秘書出生,擅長輔助,那種躲在幕后的慣性,讓他不太擅長高調地在公眾場合與別人交鋒、爭奪。
  方志誠擅長運籌帷幄,利用現在的局面及身邊的人際關系,巧妙地組成一盤利于自己的棋局,通過騰挪棋子,最終達到自己的目的。
  對方志誠熟悉的人,都知道他是一個極有想法與遠見的人。
  人是有天賦的,方志誠雖然年輕,但無疑在謀篇布局上已經獲得宋文迪、邱恒德等人的認可,這也是為何方志誠能在短短兩年時間內,從秘書處走出,如今已經成為銀州最有潛力的縣城東臺的實權干部。
  沈薇主動找到自己,讓方志誠有點意外,因為自從發生那次事情之后,沈薇仿佛從他的生活中消失一般,大約數月的時間,都沒有聽到她的消息。
  方志誠或許是因為心虛的緣故,沒有跟秦玉茗可以打聽沈薇的消息,只聽秦玉茗偶爾提過一次,沈薇一個人去國外旅游去了。
  方志誠能理解,她的確需要散散心。
  “你瘦了不少,黑了不少。”方志誠攪拌著咖啡匙,輕聲說道。他有點不太敢看沈薇,這個女人讓他有種愧疚感,畢竟那次兩人發生的事情,是在半推半就之下做出的,盡管沈薇有著責任,但過錯方最大的無疑是自己。
  沈薇事先說好,那只是演戲而已,方志誠竟然假戲真做,顯得不講道義。
  “我一直想減肥呢,瘦一點那是得償所愿。”沈薇歪坐在卡座上,露出了豐*臀的半邊,很合體的牛仔褲將雙腿裹得渾圓,一條波西米亞風格的圍巾纏繞在白皙豐潤的頸項上,雞心領的米白色羊絨衫領口下微微露出一抹白膩溝壑。
  似乎注意到了方志誠瞄過來的目光,沈薇下意識拉了拉絲巾,有點不太自然。
  方志誠心中暗自好笑,這女人什么時候變得這么內斂了?他面不改色地說道:“那我還是喜歡你胖點的時候,比較有女人味,瘦巴巴的,顯得太干癟,不好看。”
  沈薇眉毛挑了挑,想要發飆,嘆了一口氣,說道:“我今天過來找你,就是想跟你開誠布公的聊聊。我和玉茗是很好的閨蜜,我、玉茗、你、蕭鏘,四個人相處得很融洽,以后抬頭不見低頭見,我不想咱倆之前相處得很好的情分,因為偶然出現的一次失誤,就煙消云散。我們以后還是普通的朋友,行嗎?”
  方志誠搖了搖頭,苦笑道:“薇姐,你就不要再自欺欺人了。”
  沈薇微微一怔,猶豫地問道:“為什么這么說?”
  方志誠搖搖頭,沉聲說道:“你已經變心了。你不再愛蕭鏘,愛上了我。但你不想讓自己相信這一切,因為你曾經愛過蕭鏘,而且蕭鏘對你很好,所以你害怕失去他。而且,我是玉茗的男朋友,你為此一直壓抑自己,努力讓自己克制情感。”
  沈薇似乎被戳穿了心思,臉色漲紅,焦急地說道:“不會的,我不可能愛上你。”
  方志誠長吁了一口氣,苦笑道:“人在一起相處久了,總會被對方所吸引。你愛上我已經是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你現在有兩種選擇,以后就當我們彼此是陌路人,那樣的話,我絕對不會去騷擾你;若是你覺得對我割舍不下,而我也不會放棄對你的情感……”
  沈薇瞪大眼睛,搖頭,努力說服自己,“我明白你的意思了,你想我成為你的情人,那不可能的,我該如何面對玉茗,面對蕭鏘?絕對不可能……”
  方志誠沉默片刻,看上去有點疲憊地說道:“薇姐,我很愛玉茗。做出背叛她的事情,也讓我感到很愧疚。我想,咱們以后還是冷靜下來,當作什么事情都沒有發生過好了。我剛才也是太過激動,才說出那么有違道德的話,畢竟你和蕭大哥的家庭很完美,彼此又十分相愛,我作為第三者插足,這是為人所不齒的。以后,咱們就不要再見面了……”
  說完這一切,方志誠拿起放在身側的皮包,便索性離開。
  方志誠有些話在試探沈薇,有些話也是在追問自己的內心。他在試探沈薇對自己的感情究竟深到了何種程度,畢竟自己有愧于她,如果她對自己割舍不下,他便做不到將沈薇推開;但如果沈薇對自己只是存著普通的朋友情感,那么沒有必要再糾纏不清,快刀斬亂麻,總比以后變得不可收拾要好。
  沈薇望著方志誠離開的身影,突然內心深處有種絞痛的感覺,過去的幾個月,她去了很多個國家,就是想讓自己淡忘掉那曾經發生的故事,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心如止水,沒想到見到方志誠之后,還是不爭氣地劇烈跳動起來。
  就這么跟方志誠變成陌生人嗎?
  沈薇貝齒緊緊地咬著紅唇,眸光中泛著晶瑩的淚花,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會對丈夫之外的男人而哭泣。
  沈薇終于明白,自己是真的愛上了方志誠,那內心絞痛的地方,是方志誠不知在什么時候灑下的一枚種子,深根發芽,如今想要拔掉它,已經太遲了,因為它已經與自己的心長成了一個整體,不可分割,難以放棄。
  沈薇是一個崇尚自由的人,她或許會猶豫,但不會去改變那種敢作敢為,敢愛敢恨的性格。
  方志誠出了咖啡店,往左轉后,走了大約一百米左右的路,突然身后傳來急促的跑步聲,腰部一緊,他輕輕地將手搭在那如玉般的手背上。
  “我是一個壞女人……”沈薇低聲說道。
  “我比你更壞!”方志誠苦笑道。
  “但邁出了一步,我就不會再調頭……”沈薇語氣凝重地說道。
  “無論你走到哪里,只要需要我,我會一直陪著你。”方志誠溫柔地回答道。
  兩人共同作出了重要的選擇,沈薇雖然沒有經歷過這種世俗不容的事情,但她所處的上層社會,身邊的朋友圈類似的情況屢見不鮮。比如她有一個從小玩到大的女性朋友,結婚之后跟丈夫幾乎從不見面,沒過一段時間會換一個男朋友。
  沈薇以前很難理解這種對待感情隨便的方式,如今當自己遇到了這些,突然發現這并不算什么。
  沈薇是一只金絲雀,蕭鏘對她雖然呵護備至,但那同樣就像一個鳥籠,束縛著她的靈魂,所以她才會故意作出各種事情,折磨蕭鏘。
  直到遇見了方志誠,她才發現原來自己一直并非愛著蕭鏘,只是被他所感動而已。
  真正的愛情,不是一方付出,而是互相糾纏,有哭有笑。
  沈薇突然豁達了,方志誠是她生命中的第二個男人,她在他身上傾注了很多感情,不會輕易地放手,盡管以后彼此的相處、交往,會很艱難,只能存在陰暗處,但那也是人生的一部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