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391 一個雙贏的選擇

轉眼到了夏末秋初,離戚蕓離開的時間也越來越近,她已經逐步將手中的工作開始轉交給方志誠。現在方志誠在政府諸多縣長之中排名第三,由他接任常務副縣長一職也是理所當然。很多人都對方志誠艷羨不已,暗嘆他運氣真夠好的,年中剛如常委會,現在四個月左右,眼見馬上就要更進一步,成為常務副縣長了。
  常委副縣長和常務副縣長只是一字之差,但地位卻是天差地別。盡管每個地方的情況不盡相同,常委副縣長在常委的排名也有浮動,但正常來說,常務副縣長在常委會的排名在四到六位,屬于第二陣營,并且對全縣的經濟工作由很大的影響力。
  方志誠原本入常之后,排名臨近末尾,若真能往上走了數步,可是重大的進步。
  不過,方志誠心中卻沒有別人想象得那么高興,畢竟他和戚蕓有著那么一層關系在。兩人因為共事而相識相知,往后離得那么遠,誰也無法保證以后還能一塵不變。所以,兩人在這段時間內,格外的珍惜每次相處的時間,將原本那些外在的因素拋去,于是乎,那間兩人一起決定租下的小屋里發生了許多故事……
  “在床上躺了一天了,咱們出去吃點東西吧?”方志誠望著嬌艷的戚蕓,動情地說道,他心中也有些自私,戚蕓原本生活雖然單調,但有條不紊,自己的出現打亂了她人生的正軌。戚蕓的性格在逐漸變化,以前總是那么高高在上,現在卻變得柔和成熟,這是好事,還是壞事呢?
  戚蕓點了點頭,從旁邊取過衣服,一件件地穿起來,微笑道:“你終于餓了,我還以為你有無窮的精力呢。”
  方志誠笑了笑,道:“時間還足夠,咱們吃完飯之后,回來再好好談談人生理想,談談未來前程。”
  戚蕓白了方志誠一眼,目光飄忽遠方,說道:“志誠,我回瓊金之后,你必須要收斂一下脾氣……”
  方志誠微微一怔,輕嘆道:“我知道該怎么做,以前我闖了不少禍,很多時候都是你悄無聲息地幫我解決后顧之憂,我也有點擔心呢,以后如果你沒有做我的強援,我又該如何應付孫偉銘……”
  戚蕓眸光中閃出一道擔憂之色,道:“孫偉銘不是簡單的人物,我跟他共事也有多年,對他的心思捉摸不透,而且,如今東臺官場可不只是孫偉銘,那個新來的段暄也不是一個簡單人物,剛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已經將不少權力掌握在手中,尤其是在黨務工作上,竟然能跟孫偉銘偶爾叫板,能力不同尋常。如果你還想以前那般猛沖猛*撞,必須得小心這兩人在你背后使槍。”
  方志誠握住了戚蕓的手,她的手指纖細修長,掌面如同緞子般光滑,感動地說道:“你已經為我做得足夠多了,放心吧,他們不是省油的燈,我也不是好惹的主,若是他們真敢對我使出陰謀詭計,我一定以牙還牙。”
  戚蕓苦笑了一聲,突然覺得自己擔心有些多余,關心則亂,方志誠可沒有那么弱不禁風,他是一個有才華的人,論潛力比起自己更勝一籌,自己離開東臺,一方面是因為從省里下派的時間足夠,回去之后便可以更進一步;另一方面則是因為自己若是離開,可以為方志誠讓出一個位置。
  這是一個雙贏的選擇!
  唯一悵然有失的是,以后兩人不能夠并肩在東臺官場同進共退,這猶如戰友般的孽緣,很有可能會因為彼此分隔兩地而逐漸消弭。
  來到一家常來的普通小餐館,正好是吃飯的時間點,樓上樓下燈火通明,方志誠選擇了一個靠窗的位置,等戚蕓坐下之后,老板娘微笑著走過來,問:“今天想吃什么?”
  方志誠一邊幫戚蕓拆卸著餐具,一邊用余光掃著菜單,笑道:“醋魚和土豆絲,這兩道菜是必選的,另外再弄兩個菜,老板娘你幫我們訂便好!”
  老板娘自然喜歡這么爽快的顧客,笑道:“等會還給你們加個菜。”
  戚蕓嫣然一笑道:“那就謝謝老板娘了。”
  老板娘擺了擺手,道:“不用這么客氣,你們夫妻倆常來我們這兒吃飯,一回生兩回熟,以后一定要常來啊。”
  聽到夫妻二字,戚蕓臉色微微一變,搖了搖頭,方志誠看在眼里,笑問:“戚縣長,又感傷了?”
  戚蕓自嘲地笑道:“你就不覺得難堪嗎?我們分明不是那種關系,但卻被別人誤解了。”
  方志誠搖頭笑道:“為什么在乎那兩個字呢?其實,老板娘之所以這么稱呼我們,是對我們兩人感情到一定程度的確認。”
  戚蕓苦笑道:“你的邏輯總是這么古怪,出人意表。”
  方志誠目光柔和地望著戚蕓那種清秀脫俗的臉龐,說道:“我覺得應該如此形容,總是那么的:深刻!”
  十來分鐘之后,點好的菜便逐一上桌,方志誠和戚蕓不時地絆嘴,這頓飯吃得倒是相當的溫馨。中途,曹彰打來一次電話,戚蕓當著方志誠的面也他不冷不淡地說了幾句,便掛斷了。
  戚蕓準備回瓊金,曹彰無疑是最高興的,因為他一直認為,之所以夫妻出現矛盾,關鍵還是因為異地相處,兩人若是能整日見面,一定能改變現在的情況。
  掛斷曹彰的電話之后,戚蕓臉上露出歉意,道:“他還真煩人!”
  方志誠不自然地笑了笑,道:“他這是在關心你。”
  戚蕓聳了聳肩,不悅道:“不是關心,是不放心。”
  方志誠微微一怔,意識到戚蕓所指,曹彰這個電話很有可能過來是查崗的。他輕聲嘆道:“回去之后,要不你就跟曹大哥和好吧,你能好好過日子,有一個人關心你,那樣我也就放心了。”
  戚蕓盯著方志誠的眼睛,一本正經地問道:“你說的是真心話?”
  方志誠攤開手,苦笑道:“違心話……”
  戚蕓動情地望著方志誠,眸光中充滿了深深的愛意,她緩緩地說道:“我不像你,沒那么花心,既然我的心已經認定了一個人,就不會撒謊,就不會違心……”
  方志誠輕嘆了一聲,面對戚蕓外冷內熱的情感,觸動很大,心中也涌起絕對不會放棄戚蕓的信念。
  “顧源是一個很好的伙伴,雖然性格又點桀驁不馴,但使用好,絕對是一個不錯的助手。”戚蕓覺得氣氛有點太過深沉,笑了笑,轉移話題道。
  “顧源對我怕是有很大的不滿,畢竟我當初入常,他可是當時的主要競爭者之一。在私下里,他對我的評價可不高。”方志誠搖了搖頭,知道戚蕓對自己舉薦顧源也是出于好意,但顧源對戚蕓很忠誠,但不代表會一定支持方志誠。
  戚蕓臉色變得有些凝重,低聲道:“我離開之后,政府班子肯定要補充人員,你身邊現在可以團結的人太少,鄧洪國和王靖染都虎視眈眈,邢繼科雖然有所長進,但也是外強中干的紙老虎。羅輝能力不錯,但很難駕馭,至于顧源,雖然與你有嫌隙,但他對自己的環境還是足夠了解,我離開之后,他在政府孤立無援,你這個時候助他一臂之力,可以輕松收取他的信任與支持。”
  方志誠認真地聽著戚蕓分析,苦笑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了,我會支持顧源進入常委會的。”
  戚蕓臉色一松,顧源與方志誠之間的矛盾,是她心中的死結。顧源當初在工作上給她很多支持,如今自己離開,自然要為他盤算一番,至于方志誠,戚蕓也愿意將自己在東臺積累多年的人馬全部轉交到他的手中,而顧源無疑是其中最重要的一個人。
  方志誠能品出戚蕓的良苦用心,雖說與顧源有嫌隙,但正如戚蕓所說,自己身邊缺少得力的伙伴,若能與顧源真的能化解矛盾,自己倒是可以去嘗試一下。
  回到家中,方志誠先洗了澡,然后在臥室內看東臺電視臺晚九點重播的電視新聞。新聞中,孫偉銘的鏡頭很多,視察、開會、接待,顯得應接不暇。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東臺縣的宣傳口子,還是被孫偉銘把持著,這也間接反映孫偉銘在東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