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39 主動上門送竹杠

(第一卷第一部分剛剛結束,劉強東是宋文迪上任后調整的第一個干部,小方在這個過程中起到了穿針引線的作用。如此布局,讀者大大們還能滿意嗎?如果滿意,請各種支持下吧。)
  程斌喝完這杯酒,白色的臉上多了抹紅光,程父和程母在旁邊輕聲勸說,秦玉茗未作反應,只是默默地吃菜。程斌又主動敬方志誠幾杯酒,言語含糊不清,程母在旁邊勸道:“喝得太多,已經開始說胡話,要不你去臥室里休息一下吧?”
  程斌擺了擺手,指著秦玉茗笑了笑,道:“我媳婦還沒解氣呢,這臥室我還沒資格去睡。”
  程母輕輕地捏了一下程斌的胳膊,低聲湊到他耳邊,道:“男人臉皮必須要厚,現在你進臥室,莫非她還敢趕你走不成?兩人躺在一張床上,睡一宿,到了明日自然和好了。”
  程斌其實也真醉了,沒體會到程母的良苦用心,他依舊擺手,道:“我晚點再休息,與志誠許久沒喝過酒,今天心情好,咱哥倆必須得多喝幾杯。”
  一旁的程父默不作聲,但偷偷地在給方志誠使眼色。
  方志誠只能見機行事,違背本心,低聲道:“程哥,你也知道,我酒量不好,已經喝不下了,要不在咱們改日繼續再喝,你先回臥室休息片刻如何?”
  程斌滿臉不悅地擺手道:“你口齒清楚著呢,哪里有醉的模樣,別聽我爸媽的話,咱倆繼續喝。”
  這酒醉之人,分為兩種,一種是高度亢奮,注意力極度集中,死鉆牛角尖,另一種則是徹底地失去知覺,沒有絲毫意識。程斌無疑便是前一種,他現在認定死理要與方志誠一醉方休,哪里還聽得進其他人的勸說?
  方志誠苦笑地朝著秦玉茗笑了笑,而秦玉茗也在笑,只是笑容之中帶著輕蔑之意,暗忖程斌也夠糊涂的,竟然不知道方志誠在打他媳婦的注意,還把方志誠邀進家中來勸自己。
  程斌耍酒瘋,其他人只能好好哄著。
  秦玉茗忍受不了,輕聲道:“我吃飽了,你們繼續吃吧。”言畢,她輕撫裙角,站起身,往客廳去了。程母連連搖頭,低聲罵道:“臭小子,實在太不爭氣,一開始還挺好的,怎么會變成這樣呢?”
  程斌一開始借酒道歉,讓兩位老人心喜,但隨著程斌酒意上涌,又變得糊涂無賴。
  等到酒勁起,程斌眼皮開始不停地打架。程父嘆道:“小方,幫我搭一把手,把程斌扶進去。”
  方志誠連忙起身,抬起程斌的胳膊,扶著他的腰部,歪歪扭扭地押著程斌進了臥室。見程斌大喇喇地躺在床上,方志誠臉色變得陰鷙。程斌與秦玉茗之間這個矛盾,鬧了足有兩三個月,若是真把兩人關在一個房間內,那豈不是真有可能和好了?
  方志誠不禁患得患失,如果出于道德的角度,他自然希望秦玉茗與程斌和好如初,但出于私心,他巴不得秦玉茗與程斌一輩子都沒法在一起。
  兩米寬的席夢思大床上,擺放著程斌與秦玉茗的結婚照,方志誠正對那照片望著,眼前似乎升起幻象,那秦玉茗躺在程斌的身下……
  不行,方志誠心中升起妒意,暗自琢磨,不能讓秦玉茗與程斌就此和好,不過,改用什么方法才好呢?
  床上的程斌含糊不清地說著醉話,依稀聽得“玉茗,你就原諒我吧……沒有下次……”諸如此類。都說酒后吐真言,若是被秦玉茗聽得,怕是要心軟。
  就在這時,程斌喉嚨里咕嚕一聲響,弓起身子,側過臉欲要嘔吐,方志誠三兩步走過去,輕輕一拉,將程斌往床間一帶。“噗……”一大口晚間吃的穢物全部吐在床上,程斌不自知,咂巴嘴幾下,又昏昏睡去。
  方志誠也是心思狡猾,如此一來,秦玉茗怕是不能與程斌同床了。夫妻向來是床頭打架床尾和,要杜絕這個可能。
  就在這時,秦玉茗細步來到門邊,盯著床單看了一眼,低聲道:“惡心……”言畢,從書桌上,取了自己的皮包,便往門口走去。
  程母原本躲在客房內,掩著門縫,期待隔壁能有好消息,卻見晃過秦玉茗的身影,她慌忙推門而出,輕聲喚道:“玉茗,你這是做什么?”
  秦玉茗低聲嘆道:“臥室里被程斌吐得不成模樣,被子都臟了,我還是回學校宿舍去睡吧。”
  “啊?”程母來到隔壁臥室,只見一股撲鼻的酸臭味道迎面而來,她忍不住捏住鼻子。
  方志誠聳肩嘆道:“程哥吐得太突然,我還沒有反應過來,便嘔在床上。”
  程母臉上露出無奈之色,旋即又來到門口,輕聲道:“時間不早,要不你跟媽將就著睡一宿,讓那你爸在沙發上去睡?”
  “不用了!”秦玉茗擺了擺手,臉上露出微笑,“明天正好早上有課,今晚住在宿舍,明天就不用起太早了。”
  秦玉茗不再與程母過多糾纏,已經穿好高跟涼鞋,提包走出房間。而臥室里此刻又傳來這一陣令人牙酸的嘔吐聲,程母擔心兒子,竟然沒有去追秦玉茗,轉身進了臥室。
  方志誠無奈地嘆了一口氣,跟著秦玉茗下樓。
  在小區穿過幾處花圃,燈光下的婀娜身影突然止步,秦玉茗轉過身狠狠地盯著方志誠,輕聲抱怨道:“你跟著我做什么?”
  “跟著你,自然是因為不放心……”方志誠忐忑道。
  “不放心?我是你什么人,需要你這么不放心?”秦玉茗冷靜地質問道,“這一棟樓,從上帶下足有三四十戶人家,每戶人家過一段時間,就會有矛盾,你怎么不關心其他人家去,非要盯著我不可?”
  分不清是月光還是路燈的緣故,秦玉茗原本清晰地臉蛋變得模糊,她此刻如同一株孤立無援的小草,但依舊堅強地站在那里。
  “嫂子,你去哪兒?”方志誠終究還是沒有將那句話說出口。
  “我去哪兒,跟你有什么關系?”秦玉茗一瞬間想將在家里的怨氣全部發泄出來,她想用盡各種刻薄的言語來攻擊方志誠,不過話到嘴邊,又縮了回來。但轉念一想,自己對方志誠發的哪般火?方志誠跟自己最多只能算是鄰里關系,自己各種負面情緒有資格向他傾訴嗎?
  方志誠嘆氣道:“嫂子,你現在情緒不對,有兩種選擇,一種是我跟著你,另一種是你跟著我。”
  天空中突然刮起大風,不遠處隱隱有雷聲,未過多久,豆大的雨滴砸在地上,使周圍彌漫著土腥味。
  秦玉茗摸了摸濕潤的臉頰,不知是雨滴還是淚珠,歪著嘴角,戲謔道:“你跟著我,有資格嗎?我跟著你,憑什么?”
  方志誠往秦玉茗身邊靠了幾步,秦玉茗如臨大敵,往后卻退了幾步。
  秦玉茗認定死理,如果方志誠今天不給自己答案的話,必須要與他控制好距離。距離那么遠,不至于自己發瘋,不至于讓自己誤以為找到虛無縹緲的依靠,便崩潰。
  風大了起來,雨珠變成雨柱,飛速地從高空墜落。
  方志誠覺得心緒復雜無比,他是聰明人,知道秦玉茗在逼自己遠離她。莫非秦玉茗一直知道自己喜歡她。
  方志誠頓時明悟了,自己還真蠢。秦玉茗又不是傻子,自己對她的感情那么濃郁,她又怎么會不知道呢?佯作不知道,只是與自己一樣,不讓那層薄膜捅破而已。回想著最近這段時間,與秦玉茗種種遭遇,包括為自己主動介紹女朋友,秦玉茗都很不自然。還有上次開電影,方志誠分明知道秦玉茗是開心的。
  “憑我喜歡你,憑我深愛你!”方志誠鄭重其事地表白道,秦玉茗既然早就知道自己的心意,說出來又何妨?
  “你說什么胡話呢!”秦玉茗顫抖著身體,顫抖著聲音,啐道。
  “嫂子,我說,我愛你。而且,我愛你很久了……”方志誠聲音變大,天空中一道霹靂經過,雷聲轟鳴不斷,甚至都沒掩蓋住方志誠的聲音。
  秦玉茗的情緒很激動,方志誠終于向自己表白了,自己應該怎么做呢?若是答應方志誠,天上的雷公電母,會不會一下子把自己給劈成兩瓣呢?
  秦玉茗猶豫著,她咬緊牙關不開口。
  家庭讓她感到無助,如今唯一的救命稻草,便是方志誠。
  秦玉茗知道方志誠對自己的情感,這么多年來,秦玉茗對方志誠也有好感,不過那種情感不像愛情,所以讓秦玉茗猶豫。更關鍵的是,秦玉茗早已嫁給程斌,她有如何配得上方志誠呢?方志誠才剛入社會未多久,以后還會遇上更優秀的女人,自己到時候還能讓他這么喜歡嗎?
  秦玉茗沒有那個把握,因為那年在大學,程斌也是在一個很特別的環境下,向自己示愛,如今呢?還是變成了另外一番模樣。
  “志誠,別傻,別鬧。”秦玉茗搖頭,臉上綻放出絕美的笑容,卻苦澀。
  方志誠堅定地往秦玉茗邁開步子,他知道今天這個決定,是人生最為關鍵神圣的時刻,若是錯過這次機會,他將永生后悔。
  “嫂子,把自己交給我吧,以后我給你遮風擋雨。”方志誠握住秦玉茗的纖手,動情地說道。
  “別傻了。”秦玉茗依舊搖頭,伸手拂過方志誠的臉龐,溫柔地笑道,“以后的我,不屬于任何人,我想怎么做,只會由我自己決定。”
  方志誠毫不掩飾遺憾之色,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似乎喜歡見到方志誠手足無措的模樣,秦玉茗微微一笑,又道,“我現在決定,今晚可以跟你走,你準備怎么安排嫂子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