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389 入常之后第一彈

如何處理外來務工子女就學的問題,方志誠心中早就有一番算計,如果按照現在東臺的發展速度,外來務工人員在三到五年內會漲七八倍,現在的教育資源根本無法滿足未來的需求,所以方志誠一直盤算著該如何推進東臺縣的教育改革。
  城市能否快速成長,關鍵還是在于人口,有了人,才能消費,才能生產,其中外來人口更是重中之重。
  外來人口分為三類,第一種人群屬于高素質人群,他們站在城市食物鏈的頂端,投資企業或者在企業中承擔管理、研發等職務;第二種人群屬于中低端人群,他們主要承擔城市發展過程中的基礎設施的建設;第三種人群是外來旅游消費人群,這些人流動性比較強,但是支持城市擴大規模,不可缺少的力量。
  現在東臺政府對于外來人口的關注,主要是對第一種人群,在住房、子女就學上給與一定的政策補助。比如博士學歷的人才來到東臺工作,政府會提供專家樓,子女就學也優先考慮。
  但是,東臺政府對那些中低端人群的外來人口子女卻沒有考慮到,這些人群的收入并不是很高,在城市的幸福感原本就很低,再加上子女到達年齡之后,無法低成本入學,如此一來,便對城市的發展,造成了一定的影響。
  教育資源是無法完全公平的,而且教育局并不屬于方志誠管理,所以他只能另辟蹊徑,通過其他策略來平衡教育資源。
  外來務工子女想要進入好的公立學校,必須要給與一定的擇校費,這部分費用是給學校用來增加因為學生增多的基礎設施及教師工資,想要免掉這個費用難度很大,因為學生變多,資源不足,必須要增加費用,而且這是全國教育行業的慣例,不是說免就能免的。
  所以方志誠考慮,擇校費一樣必須得交,但羊毛并不一定要出在羊身上,可以從企業入手。外來務工子女的擇校費可以讓企業進行代繳,然后企業可以在年底以稅收返還的方式,對這部分資金的額度進行免稅,也就是說,最終是政府利用稅收幫助這些外來務工子女免除了擇校費。
  政府并不存在倒貼虧損,只是作了一個稅收再分配的動作,將這些稅收提前補貼給了學校。擇校費看似很多,但對于一個企業的盈利而言,只能算是九牛一毛。企業家為員工解決了子女就學的問題,如此一來,還可以更好地幫助企業留住員工,一舉多得。
  這是一個事關財政、教育的政策性問題,方志誠腦海中早就有這個想法,一直沒有予以實施,正好通過今天的風波為契機,再提交這個議案。
  安撫好這幾名信訪代表,讓他們安心離開之后,方志誠當著姚遠的面給李卉打了個電話,讓她聯系幾家重點企業,通過“化緣”的方式募集一筆教育基金,專門用來解決外來員工子女就學問題。
  李卉匯報道:“方縣長,此事你之前便跟我交代過,我也了解幾家業績不錯的企業,他們都愿意出資,成立‘外來員工子女教育基金’。”
  方志誠微微一怔,自己之前只是跟李卉隨口一提,沒想到她早就已經有了打算,笑道:“沒想到你的執行力還挺強的。”
  李卉點頭笑道:“您是領導,只要有吩咐,作為下屬,當然是要不惜一切代價執行命令。”
  方志誠繼續交代道:“此事你主動與教育局姚遠局長聯系,一定要解決好這三十名學生的就學問題。同時,基金募集之后,要好好管理,切忌弄虛作假,同時要做好基金的管理,不能讓它縮水。”
  李卉笑道:“方縣長,我有一個想法,外來務工子女教育基金每年預計會達到三四百萬左右,如果將這筆資金與招商服務投資有限公司掛鉤,以投資的方式入股一些有潛力的企業,如此一來,豈不是可以實現基金額度的保值。”
  方志誠眼前一亮,道:“你這個想法極好,你現在開始著手實施。不過,要注意這筆資金的風險性必須可控,不能夠出現差錯。”
  李卉自信地承諾道:“放心吧,我們手里有一批高成長性的企業,資金只要注入之后,收益是可以預見的,同時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會成立基金管理部,對資金的走向嚴格管理,做好風險的把控。”
  招商局現在已經成為一個有沖勁的機構,爆發出的能量,超出自己的意料之外,方志誠欣慰地笑了笑,“此事你交一份方案上來,我會放到政府會議及常委會議上,與其他領導一起商量。”
  掛斷電話之后,方志誠與姚遠道:“你回去之后,先與縣內幾所公立學校聯系好,讓他們騰出名額,在三天之內將那些信訪的學生安頓好,至于擇校費,我已經讓招商局去想辦法,最多不超過一周,會將這三十幾名學生的擇校費全部分撥給學校。”
  姚遠很是意外,顯然沒想到方志誠會以這種方式解決問題,原本姚遠已經做好最壞的打算,回去之后召集公立學校的校長開會,用行政命令讓這些校長接納學生。
  但這無疑是一種后患無窮的方法,對于學校而言,增加了學生,相應的會增加教育成本,長久發展,不利于教育的正常發展。
  方志誠選擇的方法與眾不同,也很自信,他利用招商局的資源,將這些擇校費給承擔下來,這種氣度是如今東臺官場其他副縣長無法擁有的。
  相反,鄧洪國采用的方案是先用拖字訣,實在拖不掉,再用行政手段,讓學校接納這些學生,至于擇校費,不可能完全減免,至多減免一部分。
  風波結束之后,方志誠回到辦公室,將那份關于《外來務工子女就學問題的解決方案》完善一番,不僅包括采用稅收返還的方式幫助外來務工子女就學問題,同時還包括建立外來務工子女教育基金,利用招商投資服務有限公司的資源,盤活基金,讓外來務工子女徹底無后顧之憂。
  招商服務公司后續的發展思路,在方志誠的腦海中也有了一番新的規劃。除了外來務工子女基金之外,還可以建立其他的基金,這些基金的來源是縣內的納稅大戶,功能主要是填補政府的某些職能空缺,幫助政府完善保障性的基本能力。
  方志誠的靈感主要來自于現代金融體系,他正在試圖以招商局為主要載體,搭建一個金融體的雛形,在這個金融體內,有投融資機構、有信托、有基金,以后還要納入銀行、保險等新的元素。
  然而,這一系列的金融改革思路,也將是方志誠進入常委會之后,第一次正式提交的議案。
  縣委書記辦公室內,孫偉銘、王靖染、鄧洪國三人圍著茶幾而坐,他們都在等待信訪辦那邊傳來的消息。
  王靖染低聲匯報道:“老板,剛才信訪辦那邊消息過來,上訪的人員全部被方志誠勸說離開了。方志誠讓姚遠在三天內將人員全部安排到位,同時他會為那些上訪人員募集擇校費,一周內交給接納學生的學校。”
  孫偉銘眉頭微微一皺,低聲沉吟道:“三十個人擇校費加起來足有十來萬,方志誠哪來這么多錢?”
  王靖染沉聲道:“他似乎讓招商局那邊想辦法。”
  孫偉銘臉上露出恍然之色,道:“招商局與一批企業關系很好,尋求十來萬的資金支持還是很輕松簡單的。不過,方志誠這個口子不能輕易開,以后如果經常有人上訪,難不成都要用錢來處理嗎?這是一個不明智的方法。”
  鄧洪國在旁邊滿腹怨言地附和道:“我就是這么考慮的,先將那些外來務工人員拖上一拖,屆時再給他們減免部分擇校費,讓學校接受學生。現在倒好,方志誠這么做,讓我以后工作難辦了。外來務工人員遇到子女無法上學,那就來政府鬧吧,因為我們開了先河。”
  王靖染提議道:“老板,要不,以此事為由,給方志誠一個處分?”
  孫偉銘搖了搖頭,道::“怎么給處分?方志誠用自己的方法替老百姓解決了問題,處分他的話,不符合邏輯。”
  鄧洪國沉聲道:“雖然不給處分,但在常委會上,我認為老板你還是要點名批評一下他的。”
  孫偉銘不動聲色,閉上眼睛,陷入沉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