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388 風雨欲來花滿樓

(求月票!最近煙斗一直太忙,只能盡力一更,還請諸位見諒!煙斗保證,過了二月一定堅持2更!另新開了3群:416122428,大家可以在群內聊聊人生,談談理想……)
  回到家中,方志誠給沈薇發了條短信,簡單三個字“對不起”,如同石沉大海,許久也不見回音,第二天清晨醒來,方志誠發現有一條未讀短信,“都是我的錯,忘記一切。”
  方志誠想了想,竟然鼓起勇氣給沈薇打電話,沈薇慵懶地接通了電話,喂了一聲。
  方志誠輕咳道:“薇姐,是我!蕭大哥還在嗎?”
  沈薇沉默許久,嘆了一口氣,道:“昨天他很生氣,直接回瓊金了。”
  方志誠心里不知為何一松,笑道:“這說明蕭大哥還是有脾氣的,正好達到你的目的了。”
  沈薇咬著嘴唇,冷淡地說道:“如果沒有其他事,我就掛電話了。”
  “薇姐……”方志誠動情地喊了一聲,低聲問道,“以后還能不能留個后門……”
  沈薇自然知道方志誠在暗示什么,臉色漲紅道:“我短信已經明確地回復你了。那些都是我的錯,是一個失誤,我們忘記一切,就當重來沒有發生過。”
  方志誠卻不依不饒地說道:“薇姐,不是你的錯。是為主動的,因為我一直想要你,我喜歡你的性格,想要占有你……”
  沈薇蹙緊眉頭,直接掐斷了電話,重重地平躺在被子里,長長地呼了一口氣。
  昨天發生的事情,歷歷在目,想要忘記又如何能輕易忘掉,但沈薇愛著蕭鏘,她錯了一次,不能再錯第二次,所以需要控制自己悸動的靈魂,千萬不能再出軌了。
  越是想要控制自己的思想,但她還是忍不住想起方志誠那俊朗的模樣,以及兩人在一起的每一個細節……
  這時,手機震動,短信提示,沈薇取過手機,緩緩地點開短信。
  “薇姐,請放心,以后我再也不會主動干擾你的生活,當然,你也記住不要再來騷擾我。昨天的失誤,你我都沒有錯,但如果還有下一次失誤,那就罪不可恕。我們都有彼此喜歡并且想要保護的人,不為自己,為別人也需要控制自己。但是,想要讓我忘記那一切,對不起,我無法做到……”
  沈薇反復讀了兩遍,嘆了一口氣,將這條短信刪除,然后下床走到床邊,拉開了窗簾,蹙起秀眉,低聲道:“我不能那么貪心……”
  ……
  上班之后,詹耀神秘地走進來,低聲說了一個消息,鄧洪國遇到問題了。
  之前曾經在縣長會議上談過外來務工人員子女就業的事情,當時方志誠還與鄧洪國爭執一番,最終以鄧洪國的怫然離開暫時告一段落,就在今天,矛盾終于被激發,大約三十多個外來務工帶著子女直接來到縣政府門口靜坐,影響極為惡劣。
  現在東臺的外來務工子女教育,的確存在很大的問題,如果沒有錢或者沒有門路,根本沒有辦法將子女送入好一點的公辦學校,至于那幾個專門招收外來務工子女的學校,無論設施還是教師力量都很薄弱。教育局對此并未重視,在工資發放上也存在問題,甚至在今年上半年,還出現大量教師離職的情況。
  這三十多名外來務工不屬于技術人才引進,主要從事建筑業,子女上學找不到合適的地方,自然要找政府幫忙。之前來過幾次,鄧洪國口口聲聲的答應幫助解決,但拖了許久,直到現在暑假還有一個要結束,依舊沒有落實下來,這些外來務工人員便著急了,結果鄧洪國避而不見,讓外來務工行為變得激烈起來。
  方志誠見詹耀有點幸災樂禍,批評道:“此事對咱們并非好事,如果任由事態發展,導致政府形象有失,終究還會影響到咱們招商引資工作。你先出去吧,我跟戚縣長匯報一下此事。”
  等詹耀離開之后,座機便響了起來,卻是王靖染打過來的,他輕聲道:“方縣長,外面有一群上訪群眾,需要你解決一下。”
  王靖染升任副縣長之后,現在主要負責信訪工作,方志誠皺起眉,不悅道:“據我所知,那些上訪群眾都是沖著子女就學問題來的。教育是由鄧縣長分管的,我出面的話,是不是有點越權,怕是不妥當吧?”
  王靖染眉頭微微一皺,輕咳一聲道:“鄧縣長跟那些人有矛盾,偉銘書記考慮到,如果依舊還是由他出面的話,會導致事態發展得更為惡劣。這些外來務工人員主要是在縣內幾個重要項目從事基礎建筑工作。重點項目正好由方縣長你負責,因此你來出面協商,也是有理由的。”
  方志誠被氣到了,鄧洪國弄出來的爛攤子,讓自己收拾也就罷了,但孫偉銘的態度也過分了一點,他的邏輯是,因為那些外來務工人員都是重點項目的工作者,他們鬧事,所以自己這個主管重點項目的副縣長責無旁貸,甚至比主管教育的副縣長還要擔負更大的責任,這不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辭嗎?
  方志誠想了想,大概知道孫偉銘的用意何在,最近黃金街項目出現問題,孫偉銘有意在重點項目上刁難一下方志誠,逼迫方志誠放下手中這個重要的權力。
  如此想來,這外來務工人員聚眾鬧事,甚至還有陰謀的味道。
  風雨欲來花滿樓,黃金街項目遇到問題之后,自己的局勢不妙!
  方志誠吸了一口氣,沉聲道:“王縣長,現在我便出去解決,但我要提醒一下,即使我現在讓他們離開,也是治標不治本,想要讓外來務工人員能夠安心地在東臺工作,必須還得從教育入手進行改革。”
  王靖染沒有理睬方志誠,果斷離開了辦公室,他與方志誠之間早有芥蒂,見方志誠如今局勢不妙,自然也想著落井下石。按照政府的流程,信訪工作應該是由王靖染負責協調,再轉交給相應的副縣長,如今王靖染將任務轉交給方志誠,個中存著報私仇的心態。
  至于孫偉銘,是王靖染搬出來壓制方志誠的,畢竟從權力大小而言,方志誠是常委會成員,比王靖染在東臺官場的地位更高一籌,如果沒有孫偉銘作為尚方寶劍,方志誠完全可以不搭理王靖染。
  方志誠來到政府門口,那些外來務工人員都靜坐在門口,也不吵鬧,顯得相當冷靜。見政府大院門打開,眾人將目光落在方志誠的身上,為首的是一個穿著很簡樸,長相干凈的三十來歲少婦,她迎了過去,上下打量著方志誠,疑惑道:“你是政府代表?”
  方志誠點點頭,道:“沒錯,你們可以選擇一個代表,與我進會議室談。”
  少婦眉頭一皺,不悅道:“請你們的縣長出來,要有分量的干部跟我們談。”
  方志誠微微一笑,輕聲道:“我是東臺的副縣長,說話算話……”
  旁邊有個人在旁邊提醒道:“沒錯,我見過他,的確是副縣長,好像是現在最年輕的副縣長,姓方。”
  方志誠笑道:“請其他人稍等片刻,我會在半個小時幫你協調好事情。”
  來到會議室,教育局長姚遠也接到命令,匆匆趕到縣政府,見方志誠主持座談會,臉色明顯微微一變,他沒有與方志誠打過交道,但知道這是一個不太好惹的副縣長,之前怒打鄧洪國的事情早已傳得人盡皆知。
  方志誠輕咳一聲,道:“還請代表將情況說一遍,了解你們的難處,我們才能對癥下藥。”
  那少婦輕聲道:“方縣長,您好,并非我們蠻不講理,而是因為生活所迫,實在沒有辦法,可憐天下父母心,兒女上學這是父母心中最重要的事情。我們走投無路,只能來政府尋找幫助。之前我們也去過教育局,但教育局總說,他們沒有辦法,教育局招收學生的相關規定,是縣政府這邊擬定的,他們教育局只是執行而已。然后,我們來到政府,找到那位姓鄧的縣長,他口口聲聲答應要幫我們解決問題,但一個多月過去,孩子面臨著上學,始終沒有消息與回音……”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道:“請問這位大姐,您貴姓?”
  少婦低聲道:“我叫石慧。”
  方志誠瞄了一眼坐立不安的姚遠,然后安撫石慧道:“教育局的姚局長就在這里,由他給你解決問題。”
  姚遠嘴角露出一絲苦笑,道:“之前與鄧縣長溝通過,外來務工子女學校今年招收學生的指標已經超負荷,已經沒有辦法再接受新的學生,這幾戶的申請太遲了,所以我們也沒有辦法。”
  “那么公立學校呢?全縣足有二十一所公辦小學,莫非三十個人都安插不進去?”方志誠皺眉,不悅道。
  姚遠低聲道:“方縣長,外來務工子女想要進入公立學校,要繳納擇校費。如果他們愿意的話,自然沒有問題……”
  石慧蹙眉道:“公立學校的擇校費太高,抵得上我們半年的工資,我們遠赴東臺來打工,半年工資全部交在擇校費上,這不是趕我們離開東臺嗎?”
  方志誠擺了擺手,不容置疑地對姚遠說道:“教育局必須要讓這三十多位學生即使入學,至于擇校費的問題,我會與他們所在的企業溝通,看能否從企業入手解決。”
  姚遠微微一怔,沒想到問題可以如此解決,疑惑道:“鄧縣長那邊呢?”
  方志誠挑了挑眉,“既然此事已經交給我處理,鄧縣長那邊就無需多慮。”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