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6)      完本感言(01-16)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6)     

步步高升387 有點狗血的結果

(2群已滿,番外可進三群閱讀,群號:416122428)
  天籟之音在空曠的原野中飄蕩,云端一縷陽光,在昏暗中綻放出光明,瞬間又消失得無影無蹤,軀殼在無意識地悸動;靈魂漫步在原野,掠過芳草地,來到那山巒之間,峰頂一抹慘淡的雪白,那未消融的冰峰在悄然融化;山崖東之極處,浪花拍打著礁石,聲音時而柔軟,時而清越高亢,云層之上,天際邊緣,仿佛有一個指揮家,揮舞著指揮棒,奏出這世界上最美妙動人的樂章……
  不知過了多久,方志誠被輕輕地推開,他這才發現肩膀有點疼,望過去之間幾顆牙印鑲嵌其上。方志誠嘆了一口氣,沒有說話,靜靜地等待身旁有點反常的沈薇。
  沈薇將自己的臉埋在被子里,身子微微顫抖,無聲地啜泣,方志誠伸手過去輕輕地拉了拉,沒有成功拉動她,被沈薇反手甩開,有點手足無措。
  方才發生的一切來得太快,快得讓兩人都有點措手不及,或許一開始方志誠主動,但隨后沈薇的反應,卻有點水到渠成,如同久旱的土壤,貪婪地吸吮著從天而降的甘霖。
  一切都是失誤,或者因果早已存在,只是順理成章之后,讓人難以接受。
  兩人彼此沉默,在回味著方才的諸多美妙之處,又或者是在反思,后悔剛才所做的諸般。
  正在這時,門鈴聲再次被摁響,外面傳來蕭鏘的聲音,“志誠,你在嗎?”
  沈薇將臉從被子里探出,彎彎的睫毛上還垂著淚珠,瞪大了眼睛,露出驚慌之色,“你干的好事,現在趕緊去處理一下。”
  蕭鏘重新來到房間,他心有不甘,又不想撕破臉皮,所以想竭力控制自己的情緒,以平和的方式解決一切,他需要跟方志誠和沈薇好好談談。當然,他也不知道,當真相擺在自己面前時,自己能不能夠還如此的看似鎮定。
  方志誠苦笑連連,分明是沈薇勾引自己在先,怎么變成自己一個人的責任了?他故意輕咳一聲,道:“我不去!薇姐,現在是檢驗蕭大哥底線最好的時刻,咱們已經假戲真做,如果他現在還不介意,說明他真的愛你,這不是你要的答案嗎?”
  沈薇恨恨地盯著方志誠剮了一眼,低聲怒道:“我原本是要你與我演戲,誰讓你竟然……”
  門鈴聲又響了起來,沈薇也不顧及自己身上狼狽,衣不遮體,重重地推了方志誠一把,“好吧,我承認一切都是我咎由自取,跟你沒有一點關系,你趕緊去把蕭鏘弄走,我不想把現在狼狽的模樣讓他看到……”
  方志誠見沈薇一臉委屈的模樣,輕嘆一聲道:“我現在去開門,你就在床上躺著,等到時機成熟之后,你便出來。還有,你要在五分鐘的時間內,將現場打掃干凈,不能留下任何痕跡。”
  沈薇微微一怔,恍然大悟,自己與方志誠的確發生了那種事情,但現在還有轉圜的機會,自己并沒有被蕭鏘當場抓住,也就是說,現在還可以回歸到原來的計劃。
  沈薇五味雜陳,終于領悟方志誠先前吟的那首紅樓夢的判詞“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
  事情即使已經假戲真做,只需要不忘初衷,也可以回歸到遠點。
  她順從地點了點頭,下了床首先穿戴著凌亂的衣物,整理頭發,然后將床單上的一些痕跡用紙巾擦拭干凈,然后再將紙團等等,一股腦地揉在一起,然后打開窗戶,朝外拋去。
  方志誠見沈薇動作麻利,輕輕地帶上臥室的門,快速地將衣服整理好,然后緩緩地打開房間的門。
  蕭鏘進屋之后,面色陰沉,目光首先往臥室方向掃了掃,見門關著,臉上憂色閃過,吸了吸鼻子,問道:“志誠,我問你一件事兒,這是沈薇訂的房間,你怎么在住在這里?”
  方志誠佯作十分吃驚,露出疑惑之色,道:“蕭大哥,是不是你搞錯了?”
  蕭鏘沉聲道:“我剛才去酒店服務臺都咨詢過了,分明是沈薇開的房間,你看看她發給我的短信,是不是你訂的這個房間?”
  方志誠皺眉,臉上露出復雜之色,仿佛在苦思冥想,突然一拍腦門,恍然大悟道:“蕭大哥,我知道為什么了。這個酒店是我讓玉茗姐幫我訂的,有可能是玉茗姐委托薇姐幫我訂的房間,所以登記信息上填的是薇姐的身份信息。”
  蕭鏘露出不信之色,瞄了一眼臥室,繼續追問道:“我不信!你房間里是不是有人?”
  方志誠心頭一顫,但臉上不動聲色,道:“哪里有人?蕭大哥,你這是怎么了,不會懷疑我跟薇姐……你這不僅是侮辱我,而且還是侮辱薇姐……”
  蕭鏘輕哼一聲,怒道:“你不要裝模作樣了。沈薇她肯定在臥室內,你讓她自己出來見我,我不想看到她……不堪的模樣……”說到此處,蕭鏘有點哽咽,顯然他很難接受現在這種局面。蕭鏘對沈薇的愛無比真摯,他將沈薇如同公主一般照顧著,對她任何要求都竭盡全力地滿足,沒想到沈薇最終還是出軌了……
  方志誠這時輕輕地拍打蕭鏘的肩膀,低聲道:“對不起,蕭大哥……”
  “對不起?”蕭鏘反手打掉方志誠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掌,“你們這對狗男女!”
  方志誠臉上露出苦笑之色,輕聲道:“蕭大哥,你安靜一下,我要跟你解釋一下前因后果。房間的確是薇姐訂的,而她現在也在臥室內,但這件事情從頭到尾都是一個局,是薇姐想要測試你脾氣底線的陷阱,而我呢,被薇姐借用過來,演一場戲而已。”
  “什么?”蕭鏘聽方志誠如此解釋,臉上露出疑惑之色,他顯然也覺得其中有點問題,從頭至尾,有些地方很明顯有不對勁,比如自己剛才在門外竊聽時,那女人的聲音,明顯有點做作,似乎就怕別人不知道里面有茍且之事。
  或者,這一切真的如同方志誠所說,只是一出戲,方志誠和沈薇并沒有發生什么。
  沈薇沒給自己戴綠帽子……
  方志誠見蕭鏘冷靜下來,繼續微笑著解釋道:“你仔細想想,如果薇姐真的要跟我那啥,會將房間號發給你嗎?另外,我配合薇姐演戲一事,玉茗姐也是知道的,你實在不信的話,不妨給玉茗姐打電話。”
  蕭鏘將信將疑,掏出手機給秦玉茗撥了個電話過去,他無法相信方志誠,無論此事真假,方志誠都信不過,而秦玉茗是沈薇的好姐妹,他會相信秦玉茗的話。
  “玉茗,我問你一件事,方志誠與沈薇的事情,你知道嗎?”蕭鏘顫抖著聲音,開門見山地問秦玉茗。
  蕭鏘內心也在盼望,自己看到的一切都不是事實,而且,他也知道自己老婆的性格,的確有可能會做出這種事情,用一場精心導演的騙局來刺激自己,考驗自己。
  “老蕭,沒想到你還活著……”秦玉茗笑道,“薇薇太胡鬧了。讓志誠一起演戲騙你,不過,我可以保證,她是真心愛你,出發點是好的。薇薇,希望你能把內心真實地展現出來,而不是一直藏在心里。”
  蕭鏘沉默地聽著秦玉茗幫兩人解釋,面色由陰轉晴,不再如同剛才那般歇斯底里,方志誠暗自松了一口氣,心中有些愧疚。這種愧疚并非對蕭鏘的,而是對秦玉茗的,因為自己利用、欺騙了秦玉茗……
  等掛斷電話之后,蕭鏘長吁了一口氣,臉上露出歉意,道:“對不起,志誠,剛才我的態度不好,主要事情太讓人意外,我一時沒有控制好脾氣。薇薇呢,她還在嗎?”
  “在的!”方志誠暗忖危機終于過去,過程有點混亂,也有點狗血,但終究自己還是成功巧妙脫身了,“薇姐,你可以出來了,蕭大哥知道前因后果了。”
  臥室的門被緩緩地推開,沈薇一臉微笑,方志誠細細一瞧,覺得有點詫異,在這短短的十來分鐘時間內,沈薇不僅收拾好自己,還化了淡淡的妝容,之前臉頰兩朵漂亮的酡紅色被香粉遮掩,已然看不出痕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