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386 無為有處有還無

方志誠出了衛生間,突然感覺迎面吹來一陣冷風,原來沈薇將空調的溫度打得很低。方志誠皺了皺眉,盯著抱膝坐在沙發上的沈薇,問道:“雖然天氣很熱,但空調打這么低,也不好吧?”
  沈薇吸了吸小巧的鼻翼,道:“冷點好,降降火!”
  方志誠嘆了一口氣,嘀咕道:“莫非你心里有火?”言畢,目光落在沈薇雪白纖美的腳趾,順著腳踝晚上是兩條白皙如玉的長腿,沈薇今天穿著白色的雪紡連衣長裙,如今半條床裙被捧起收在床上,方志誠看得心里微微一蕩。
  沈薇沒瞧見方志誠的眼神,伸了個懶腰,然后往衛生間走去,低聲吩咐道:“你去床上等著,記住如果有人摁門鈴的話,就去開門。”
  方志誠苦笑道:“嗯嗯……知道了……”
  這門必須得方志誠開,是沈薇訂的房間,如果由別人開門,這就坐實了沈薇在外面與別人有關系。
  沈薇進衛生間洗了五分鐘,門鈴被摁響,方志誠猶豫片刻,湊過去通過貓眼往外面望去,嚇了一跳,沈薇算得還真準,在貓眼里有點變形的蕭鏘手里捧著一束鮮花,一臉微笑等待著門打開。
  方志誠深深地吸了一口氣,輕輕地拉開門,蕭鏘臉上原本的笑意突然僵硬,他往后倒退兩步,看了看房間,疑惑道:“志誠,你怎么在這里?”
  方志誠吸了吸鼻子,道:“今天在這個酒店開會,所以便在這里開了個房間。蕭大哥,你要進來嗎?”
  蕭鏘滿腹疑云,搖頭尷尬地說道:“不進來了……我來找沈薇呢……走錯房間了,不好意思啊……”言畢,蕭鏘撓著頭,自言自語地往外走。
  方志誠關上門后,長長地呼出一口氣,感慨,“這蕭鏘也太好騙了吧?”按照沈薇和方志誠的計劃,蕭鏘應該是直接沖入房間,然后發現沈薇在里面洗澡,這便算是撞破奸情了。
  然而,蕭鏘并沒有進屋,這難免讓方志誠犯愁,下面的戲該怎么演呢?
  這時,客廳內傳來手機的鈴聲,方志誠順著聲音走過去,號碼顯示是蕭鏘的名字。蕭鏘沒找到沈薇的房間,所以果斷給沈薇打電話了。
  方志誠想了想,拿著電話敲了敲衛生間的門,沈薇正在沐浴,花灑剛才開得很大,所以并沒有聽見方才被嚇了一跳,問道:“怎么了?”
  方志誠苦笑道:“薇姐,你倒是快點洗,剛才蕭大哥來過了,我用你教我的話,他直接走了。現在他又打電話過來了……”
  “啊?走了……”沈薇也很意外,未過多久,門被打開一道縫,沈薇伸出纖纖玉手,接過了方志誠遞入的手機。
  “老蕭,你到了嗎?”沈薇解釋道,“我在外面還沒回房間,什么?剛才發你的房間號不對?我等下再發給你,你在大廳等等,行嗎?”
  方志誠站在門外聽沈薇如此解釋,暗忖沈薇的邏輯縝密,現在也只有這么個方式,才能繼續忽悠住蕭鏘。
  沈薇這時候不能說,自己發給他的房間號是對的,因為那么一來,和方志誠的演戲便有點假,如果兩個人偷情的話,哪里輕易地讓老公來捉。按照偷情之人的正常邏輯,現在的第一反應,必須要緩住來人,用拖延的策略,給自己一點時間。
  五分鐘之后,沈薇從房間內走了出來,身上披著浴袍,原本姣好的皮膚經過沐浴之后,顯得越發柔嫩可人。她躡手躡腳地來到門口,透過貓眼朝外望了望,然后將纖纖玉指放在唇邊,輕噓了一聲,暗示方志誠不要說話。
  方志誠頓時明白,這蕭鏘怕是沒有離開,肯定現在站在門外呢。
  方志誠尾隨在沈薇的身后,低聲問道:“現在該怎么辦?”
  沈薇猶豫不決道:“他現在不敢沖進來,但心中肯定已經開始懷疑,在門外偷聽里面的動靜。要不我們動靜鬧得大一點,這樣可以更好地刺激蕭鏘……”
  方志誠嘴角露出苦笑,干巴巴地問道:“怎么個鬧法?”
  沈薇輕輕地咳嗽一聲,清了清嗓子,曖昧地說道:“志誠,不要嘛……”
  方志誠瞪大眼睛,露出訝然之色,道:“要不要這么夸張?”
  沈薇撇了撇嘴,輕聲道:“演戲當然要逼真一點……”
  方志誠哭笑不得,“這不是逼真,而是有點過頭了吧?”
  沈薇不管方志誠,自顧自地喊了起來,聲音從小變大,從滴滴清泉變成狂風驟雨。不得不說,沈薇這聲音太有穿透力,方志誠看上去很平靜,內心卻是波瀾起伏,狂奔不已。
  站在門外的蕭鏘正將耳朵貼在門上,他聽著屋內的女人聲音,臉色變得死灰,眼神中充滿憤怒之色,“老婆,你怎么能這樣?”
  蕭鏘剛才已經去過樓下,在前臺詢問服務員,問到了沈薇入住的房間號碼,發現并不是沈薇發錯了房間號,而是沈薇的確就在那個房間,但為何是方志誠來開的門,而且方志誠還穿著洗完澡后的浴袍?
  所有問題聯想到一塊,蕭鏘再如何愚蠢,他也猜出究竟發生什么!
  沒錯!方志誠跟自己的老婆沈薇就在房間內,然而自己是不是要沖進去,揭穿兩人,來個罪證確鑿?蕭鏘退縮了,因為他沒有勇氣直接面對出軌的沈薇。自己該如何處理后面的事情,如何抹去這如同噩夢般的隔閡?
  “怎么還沒有動靜?”沈薇臉上露出疑惑之色。
  方志誠輕聲道:“我去門口瞧瞧,看他是不是還在?”言畢,他再次來到門前,透過貓眼一望,搖了搖頭,苦笑道:“薇姐,你怕是將蕭大哥嚇跑了。他恐怕沒有信心面對現在這種局面,所以索性離開了。”
  沈薇蹙起秀眉,沉吟許久,道:“不對!還有一種可能,那就是蕭鏘到前臺,讓服務員過來開門,來將我和你當場捉住,所以現在咱倆不能夠站在這里,而是要……”
  方志誠順著她的手勢一望,哭笑不得道:“薇姐,你的意思是要上床?”
  沈薇鄭重其事地點點頭,道:“按照我們原來的計劃,本來就是應該在床上纏綿著,然后被蕭鏘發現。出現偏差的原因在于,蕭鏘提前早到半個小時。不過,這也沒關系,現在我們靈活應變,將程序改變一下……”
  方志誠見沈薇已經上了床,猶豫不決,見沈薇再次向自己招手催促,心中暗嘆,今天自己肯定已經讓蕭鏘生疑,既然如此,不如爽快一點,演得徹底一點便是。
  方志誠小心翼翼地鉆入被褥,沈薇躺在另一邊,她似乎也有點警惕,低聲警告方志誠道:“記住,這只是演戲而已。”
  方志誠點頭苦笑道:“這戲演得越來越荒唐了。”
  老婆演戲給老公看,讓老公誤以為自己戴了綠帽子,這不只是荒唐,而且荒謬。
  在床上躺著,時間的流速開始變得緩慢,方志誠感覺自己的心臟在撲通撲通劇烈地跳著,他感覺喉嚨越來越癢,想要喝水,想要大聲呼吸,但沈薇就躺在旁邊,方志誠又不能隨便咽口水,隨便呼吸,那樣會讓沈薇覺得自己在胡思亂想……
  “薇姐,我有一個問題……”方志誠緩和氣氛的尷尬,說道。
  “問吧……”沈薇換了個姿勢,輕聲道。
  “我們不做點什么嗎……我的意思是,如果就這樣干巴巴的躺著,蕭大哥沖進來的話,會不會覺得這臥室太過整潔了一點?”方志誠仔細分析道。
  “咱們就是演戲而已,躺在床上就已經夠刺激蕭鏘了,不需要其他動作,你千萬不要想著占我便宜,不然小心我對你不客氣。”沈薇感覺自己說這話時有點緊張,又帶著一點興奮。
  “哦……”方志誠扭了扭身體,讓自己躺得舒服一點,盡管空調溫度開得很低,但他發現自己還是熱,很熱!
  就這么平靜地過了十分鐘,外面依舊還是沒有動靜,沈薇覺得有點不對勁,“蕭鏘,那家伙不會是在這個關鍵時刻溜了吧?”
  “可能性不小!”方志誠苦笑道,“如果蕭大哥有心要抓咱倆,早在方才打電話的時候,恐怕就破門而入了。”
  “這個沒膽的家伙!”沈薇憤憤地想著,隨后繼續為蕭鏘找借口,“我們繼續等待吧,他的性格比較忸怩,我們再給他一點時間。”
  “你……往旁邊躺一點……”沈薇突然發現,方志誠不知不覺已經湊到了自己身邊。
  “薇姐,我們假戲真做吧!”方志誠沉默許久,突然鬼使神差地說道。
  “……”沈薇不語,她似乎被方志誠嚇住了,“你別沖動,我們是朋友,剛才只是演戲而已,千萬不能當真。你是玉茗的男朋友,我是她的閨蜜,咱倆不能做對不起她的事情……”
  方志誠笑了笑道:“我只是開個玩笑而已,薇姐無需太緊張……”
  “我可以不緊張,那得你先離我遠點。”沈薇紅著臉,低聲說道。
  “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方志誠吟著詩,嘴角浮現出一抹壞笑。
  (番外:假作真時真亦假,無為有處有還無,進群可見:206123320,另,煙斗昨天領證咯。)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