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5)      完本感言(01-2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5)     

步步高升384 與女神要安眠藥

蔣文嵐又泯了一口茶,臉色變得凝重而嚴肅:“我也不瞞你倆,現在黃金街項目出現了問題,原先項目是有某位領導在背后支持,而且我還動用資源,吸引了幾個國外投資商加入,但近期出現了小插曲,從政策上來看,黃金街項目可能不再有優勢,而且國外幾個投資商也面臨撤資,所以我現在遇到了很大的麻煩。”
  方志誠皺了皺眉頭,黃金街項目涉及到黃金現*貨交易,這是一個足以動搖國家經濟的領域,如果在最高層面缺少領導的支持,無疑是極為不利的,另一方面,黃金街項目需要的資金龐大,若是主要投資商撤資,這對于黃金街項目后期的落實,也存在極大的風險。
  方志誠大致知道蔣文嵐的難處,這怕是涉及到高層領導之間的立場。黃金街項目涉及到金融根本,然而國內現在的金融體系還極不發達,如果任由外部資金涌入,很有可能會出現不可預料的后果。
  黃金街項目的股本結構,主要有三部分構成,其中國外資本占據了近百分之三十,這種外資屬性明顯的結構,引起高層的重視,也是理所當然。
  寧香草沉吟片刻,輕嘆道:“這的確是一個很大的麻煩……”
  蔣文嵐苦笑道:“所以黃金街項目暫時可能需要停滯一段時間……”
  蔣文嵐的這個結論讓方志誠皺起眉頭,這可不是小插曲,對蔣文嵐而言,或許無足輕重,因為黃金街項目還處于建設初期,資金也只是輸入極少的一部分,然而對于東臺,這可是一個極為不好的消息,會影響東臺的格局,尤其對自己,無疑是五雷轟頂。
  自己能這么快從招商局長升任為副縣長,再進入常委會,黃金街項目的政績,所占的比重無疑很大。如果黃金街項目變成泡影,那豈不是會成為笑柄,讓人帶著有色眼鏡看待自己。
  方志誠沉聲道:“難道就沒有補救的措施嗎?比如更換股東?”
  蔣文嵐搖頭,解釋道:“不是更換股東的問題,而是國家的政策風向變化了……”
  方志誠盯著寧香草深深地看了一眼,問道:“難道就沒有補救的措施嗎?”
  寧香草擰緊眉頭道:“要不,我找爺爺試試……”
  蔣文嵐輕嘆道:“這或許是當下唯一的方法了。寧老是中顧委的資深元老,如果他能夠在首長們的面前說幾句,或者可以改變首長們的觀念。”
  隨后三人又陸續聊了很長時間,送蔣文嵐離開的時候,方志誠心中如同堵了一塊石頭,原本以為很多事都在掌控之中,誰又能想到天有不測風云呢?
  黃金街項目上,方志誠涌現出無力之感,這是他無法能夠改變的情況,因為他現在所處的層次太低了,甚至宋文迪都無法直接改變這種局面。
  難怪有人說,仕途生涯,只有你到達部級,那才是真正的開始,而方志誠明顯離那個級別還有極其遙遠的距離。
  盡管知道自己人微言輕,但方志誠還是將消息告訴了宋文迪。宋文迪沉吟許久,幽然嘆道:“此事已經牽扯到兩個副總理看待國內經濟趨勢的不同觀點,已經不是我能夠左右的,我會與思源書記溝通一番,后果如何,只能盡人事,聽天命了。”
  東臺黃金街項目被暫停,這使得原本匯金商業廣場開業的利好消息很快吹散。
  東臺縣政府整個招商系統出現了災難性的打擊,原本因為黃金街項目衍生的一系列分支領域出現震蕩。
  方志誠作為東臺招商系統的主要負責人,在此事上自然是責無旁貸,并在常委會上多次受到孫偉銘的委婉批評。
  孫偉銘認為,東臺這兩年招商工作步子邁得太大,看上去收獲頗大,成績喜人,但這些快餐式的招商引資存在巨大的泡沫,一旦泡沫炸裂,對于東臺經濟的影響是極其嚴重的。所以東臺招商工作要放慢步速,穩扎穩打,不能夠再像以往那樣追求速度,而不求質量。
  同時,孫偉銘還責成招商局,要跟進好黃金街項目,如果該項目出現“爛尾”,那必須要追究主要負責人的責任。
  當然,邢繼科與戚蕓紛紛出聲聲援方志誠,黃金街項目之所以停滯,并非主觀因素,而是客觀存在的問題,不能夠責怪任何人,畢竟項目有偶然性,能否順利成長,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
  盡管大家心知肚明,黃金街項目出現問題,并非方志誠的問題,但潛意識里還是會將責任推在方志誠的身上。
  在官場有順境,也有逆境,方志誠雖說能理解處境的變化,但心中不免還是有些失落。
  傍晚時分,雨說下便下,方志誠走在路上,天降暴雨,他沒有帶傘,只能在某處人家的屋檐下暫時避雨。等了十來分鐘,雨一直沒有停歇的架勢,方志誠打開公*文包,想要取出一根煙抽抽打發時間,卻發現雨水太大,公*文包里面的煙盒都已經被浸濕了,根本沒法抽。
  方志誠透著雨霧,瞇著眼睛望著外面的世界,突然有種錯位的感覺,原本每天都走的道路,現在這一刻都不一樣了……突然一個俏影映入眼簾,穿著白色衣服的女人,懷中抱著一只通體雪白的貓咪,她快走兩步,走到方志誠旁邊,貓咪“喵”了一聲,那女人抬眼看到方志誠,笑道:“原來是你,沒想到挺巧的。”
  方志誠原本心中的陰霾消失不少,笑道:“這就是緣分啊。”
  抱著貓咪的女人,不是別人,正是鄰居花綻露。她帶來雨傘,不過雨勢太大,想必這雨傘也成了擺設。
  花綻露輕嘆道:“原本覺得天氣不錯,所以想寫生,以夕陽余暉為背*景,沒想到雨說下便下了。”
  方志誠笑道:“其實你回味一下,這暴雨未嘗不是一個極好的素材。”
  花綻露調頭深深地看了一眼方志誠,笑道:“不錯的建議。”
  雨勢終于小了下去,方志誠從花綻露手中接過傘,兩人并肩而行,在門口分手。回家洗了一個澡,琢磨著與花綻露的幾次見面,總覺得有點怪怪的感覺,又不知怪在何處。
  方志誠總有一種感覺,與花綻露并不陌生,仿佛曾經在很多地方見過面,但究竟在哪里見過,卻又想不起來。
  花綻露抱著貓咪回到家中,更換衣服之后,取出手機然后撥通了一個號碼。對面傳來一個男人渾厚的聲音,“小花,有什么事情要匯報嗎?”
  花綻露輕聲道:“最近從我的觀察來看,方志誠似乎心情很不好,尤其是之前的黃金街項目停滯下來,這似乎對他的打擊很大。”
  男人在電話那邊沉吟許久,道:“黃金街項目是一個事關國家經濟改革尺度的問題,稍有不慎可能會引火焚身,現在中央對此事討論得也很激烈,絕不會那么容易成功,所以在這件事情上,恐怕難有定論。你主要的職責是監視他,至于其他事情,只需要及時地將消息傳給我便好。”
  花綻露沉聲道:“知道了!”
  掛斷那男人的電話之后,花綻露臉上的神色突然一變,方才打電話時的凝重與嚴肅一掃而空,判若兩人,還是那個看上去弱不禁風,舉手投足帶著藝術氣息的女畫家。
  暴雨下到半夜停歇,方志誠突然在夢中驚醒,再也睡不著覺,便給謝雨馨撥了個電話過去。每逢半夜睡不著,方志誠第一反應便是給這個黑夜白天不分的女主播打電話。
  謝雨馨接到電話十分高興,笑問:“怎么?又想心思,睡不著了?老實交代,!”
  方志誠嘆道:“是啊,最近工作壓力太大,睡眠質量欠佳,所以我又與女神要安眠藥來了。”
  謝雨馨癟了癟嘴,道:“原來跟我說話,那么無聊,跟安眠藥一樣,是吧?”
  方志誠笑道:“千萬不要誤會!我的意思是,跟你聊天特別舒心,可以忘記一切憂愁,所以能助人睡眠。”
  方志誠說的是心里話,謝雨馨是專業的播音主持,她的聲音特別甜美,帶著磁性,有種穿透靈魂的感覺。
  謝雨馨聽了心里高興,嘴上卻是不屑地說道:“可是我每次跟你聊天,都沒那么輕松,所以決定以后你的電話要少接,尤其是這半夜……”
  方志誠苦笑道:“這樣多不好,不是折磨人嗎?”
  謝雨馨輕哼一聲,嘀咕道:“我又不是你什么人,可沒有義務像老媽子一樣,唱催眠曲,講童話故事,哄你入眠。”
  方志誠微微一怔,頓時有點失語,謝雨馨此話說出他內心之言,之所以覺得謝雨馨對自己有著很強的吸引力,或許便是源于謝雨馨身上透露著的那股母愛。謝雨馨與自己母親太相似了,一個單親母親帶著孩子,獨自生活。那種感同身受,讓方志誠難以控制地想要靠近謝雨馨。
  自己這該死的戀*母情結啊!2k小說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