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15)      完本感言(01-15)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15)     

步步高升383 有種不好的預感

齊豫穿著一身女仆裝,宛如一副島國動漫里女仆的溫婉形象,里面是黑色的連體裙,胸前掛著白色的圍裙,頭上系著白色的輕紗喀秋莎(發箍),鼻梁上不知何時多了黑框眼鏡,遮住了原本白皙的俏臉,唇紅齒白,婀娜多情,讓方志誠竟然看直了。
  齊豫輕咳一聲,在原地提著白色的裙擺轉了一圈,甜美地問道:“還滿意嗎?”
  方志誠摸了摸鼻子,笑道:“挺滿意的,這是一個巨大的驚喜。我原本以為你會反悔的……”
  齊豫嘻嘻一笑,低聲道:“我雖然是女子,不是君子,但還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既然輸了的那一方,要做對方的仆人,那我當然不能反悔。”
  方志誠豎起一個大拇指,稱贊道:“有骨氣!來,給爺倒一杯水喝,爺的嗓子又干又癢。”
  齊豫快速地彎腰,向方志誠施了一個禮,然后轉身去燒水,未過多久,齊豫端著一杯茶出來。方志誠的眼神一直在齊豫身上上下逡巡,暗忖齊豫這樣穿別有一番風味,原本在自己心中齊豫是一個嬌生慣養的公主,但誰又能想到她會像一個仆人一樣,在自己面前照顧自己呢。
  方志誠用嘴唇碰了碰茶杯,輕哼一聲道:“哎呀,怎么這么燙啊,倒點水都有問題,你想燙死爺嗎?”
  齊豫連忙躬身道歉:“蘇一馬塞,我這就給您換一杯?”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不用了,放在一邊冷冷吧。”言畢,他扭了扭脖子,指著自己的肩膀,給齊豫使了一個眼神。
  齊豫連忙會意,站到方志誠的身后,將手搭在方志誠的肩膀上。
  方志誠閉上了眼睛,感受著齊豫幾根柔軟的手指在自己肌膚上輕盈地按動,頓時有種癢癢的舒服的感覺。
  “力度還得再大一點!”方志誠繼續擺起爺的架子,吩咐道。
  “嘿!”齊豫溫順地應答,涂著粉紅色水晶指甲油的手指加快節奏,賣命地擠摁。
  方志誠全身也放松下來,漸漸的,迷迷糊糊的,有種想要睡覺的感覺,他連忙打起精神,嗯了一聲,道:“按摩到此為止吧,我的女仆,你還有其他功能嗎?”
  齊豫站到一旁,雙手交疊放在小腹,垂著眼瞼,繼續角色扮演道:“報告主人,我的功能很強大,三言兩語無法描述,并且還有許多潛在的功能需要主人進行挖掘。總而言之,主人的想象力越豐富,女仆的能力就越大,只要你想得到,女仆就都能做到。”
  “真有這么厲害?”方志誠摸著下巴,笑謔道。
  齊豫眨著那雙柔情似水的眼眸,一本正經地匯報道:“嘿……”
  方志誠忍不住撲哧笑出聲,感慨道:“看來我這個賭約沒白贏。下面你聽從我的吩咐,我試試其他功能。”
  齊豫點了點頭,嘴角帶著微笑,沉默不語。
  兩人都覺得彼此的對話很幼稚,但偏生沉浸在這種角色扮演的氛圍之中。
  方志誠終于知道為何人喜歡這種感覺,因為生活在一個摻雜在現實和虛擬的世界之中,可以讓自己變得輕松,忘記一切憂愁。
  方志誠托著下巴想了許久,輕聲吩咐道:“現在你進房間,躺在床上……”
  齊豫微微一怔,聽從方志誠的吩咐,走進房間,未過多久,方志誠也跟著走了進來,看得出齊豫臉上的神色多了一抹緊張之意。
  方志誠湊過去,走到齊豫的身邊,俯下身,他甚至能夠聽到齊豫心臟劇烈跳動的聲音。齊豫索性閉上了眼睛,雙手緊緊地捏著床單。
  “啪嗒……”方志誠在齊豫的額頭上輕輕地啄了一下,“現在開啟休息功能,我的女仆你下班了。”
  隨后方志誠沒有再有任何其他動作,而是轉身出了臥室,齊豫許久沒有回過神來,聽著外面的門關上的聲音,徐徐吐了一口氣,有些慶幸,又有些悵然所失……
  凌晨一點多,方志誠抵達云海,王崇在酒店的大堂等待著方志誠。本來方志誠半夜趕到云海,只讓招商辦事處幫忙訂兩個客房,但沒想到王崇會在夜里等到這個時間。
  昨天半夜接到電話,今天早上寧香草要帶著自己去見蔣文嵐,一起商討黃金街項目的事宜,方志誠害怕清晨出發有什么差錯,索性便半夜趕了過來。
  匯金商業廣場一期項目成功開業之后,后續的事情就是水到渠成,下一步重點跟進的項目便是黃金街項目的落實。蔣文嵐手中藏著很多資源,到現在還沒有釋放出來,所以方志誠必須要追一追,加快進度,讓黃金街項目更快地成型。
  王崇主動要幫方志誠提包,方志誠笑了笑,也就沒有拒人千里之外。不得不說,一年多的時間,王崇歷練得不錯,西裝筆挺,相貌堂堂,比起當初在招商局的時候煥然一新,變成一個成功人士。
  進了房間之后,方志誠暗忖王崇給自己訂的酒店房間規格還挺高,笑道:“以后沒必要這么鋪張浪費,能節省的地方就節省一點……”
  王崇見皮包小心翼翼地放在沙發上,笑道:“這不是您來了嗎?我們辦事處的工作人員平常可都是很注意控制經費的,恨不得將一枚硬幣掰成兩半來使用。你是咱們云海辦事處的創始人,又是難得來一次,其他地方能省,您這兒可不能省!”
  方志誠指著王崇,笑道:“馬屁功夫見漲啊!”
  王崇嘿嘿笑道:“那是必須的,在辦事處這一年的時間,嘴皮子練利索了。”
  方志誠點點頭,低聲道:“聽說謝萌萌離婚了。”
  王崇的面部表情明顯有些不對勁,嘆道:“我聽說這件事了,前段時間謝萌萌來找過我……”
  方志誠見王崇沒有對自己隱瞞私事,笑道:“要不要我幫她操作一下,將人事關系調到云海辦事處來?”
  王崇連忙擺了擺手,尷尬地笑道:“先不急。我覺得,謝萌萌還沒有想清楚呢……”
  方志誠點點頭,沒有繼續追問。隨便問一句下屬的生活,那是一種體貼,但問得太多,超過了界限,反而會引起下屬的反感。
  王崇在房間里又坐了半個小時,像方志誠匯報了一下,現在云海辦事處的基本情況,包括人員數量、業務進展以及未來的發展規劃。辦事處因為與云海商會關系不錯,所以現在好的招商引資項目并不缺少,按照縣政府的要求,辦事處開始遴選精選一批有潛力及成長空間的企業,不僅僅看重企業的投資規模,還從東臺城市的規劃布局上選擇引入的企業。
  在不到一年的時間,辦事處能將工作做到如此細致的程度,這充分說明王崇有一定的潛力可以挖掘。
  出了酒店房間,王崇心中暗自琢磨,隱隱覺得方志誠與以前不太一樣,相比較在招商局的時候,方志誠如今顯得沉穩許多。以前與方志誠交流溝通的時候,更多的是方志誠在描繪招商局的宏偉藍圖,但現在方志誠不多言,而是讓王崇暢所欲言。
  位置的變化,讓方志誠處理問題的方式也有所改變。
  方志誠不會在如同以前那樣,什么事情都做得面面俱到,他需要培養下面獨立承擔事情的能力。
  第二天八點左右,方志誠在華英集團寧香草的辦公室,見到蔣文嵐。許久不見,蔣文嵐依舊還是那般舉手投足透露著儒商的氣息。與蔣文嵐輕輕握手后,方志誠主動泡起了茶,未過多久,辦公室內茶香四溢。
  寧香草接過茶杯,笑贊道:“比我泡的茶要香,文嵐先生你試試……”
  蔣文嵐泯了一口清茶,道:“心曠神怡。”
  方志誠笑道:“如果二位喜歡我泡的茶,以后多去東臺幾次。雖說香草姐這極品龍井價值不菲,但我那兒還有更好的茶……”
  寧香草沒好氣地白了方志誠一眼,道:“為喝你的茶,要趕往東臺,文嵐先生怕是沒那個閑工夫……”
  蔣文嵐卻是搖了搖頭,輕聲笑道:“香草,你這話說錯了,我現在還真很閑,說不定到時候就去東臺騷擾志誠,這也是沒準兒的事情。”
  “歡迎,歡迎……”方志誠連忙邀請道,“文嵐先生,已經是東臺的自家人,但黃金街項目開始實施之后,卻未曾取過,這不禁讓人感到遺憾。”
  蔣文嵐淡淡一笑,道:“我其實去過很多次,只是沒讓你知曉而已。”
  方志誠笑了笑道:“那下次去東臺,一定要通知我才是。”
  對話雖然簡單,但蘊藏的信息量很大。蔣文嵐這方面對于黃金街項目,一直沒有什么大動靜,但不代表他沒關注東臺黃金街項目的進展情況,很多時候,蔣文嵐都是低調地實地考察黃金街項目的進展。
  然而,今天這次見面,名義上是寧香草組織的,其實仔細分析,怕是蔣文嵐與寧香草要求的。
  莫非黃金街項目在實施過程中出現什么問題了?
  方志誠心中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R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