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0)      完本感言(01-20)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0)     

步步高升382 我的女仆叫小豫

不出意料,省財政廳在月末安排了一個審計小組,在東臺財政局停留兩周,對東臺各項財政專款進行了詳細的審計,盡管戚蕓在方志誠的提醒之下,將綜合保稅區的專款重新歸位,但任何縣政府的財政都經不起細查,尤其是一些遺留的問題都暴露出來,作為主管財政工作的戚蕓自然受到相應的懲處。
  這一輪審計并不僅僅針對東臺一個縣,而是針對銀州旗下的所有縣區,這引起了市委書記宋文迪的關注,因為他隱隱意識到這是一場針對自己發起的審計風波。
  經過一番了解之后,省財政廳從部委空降一名正廳長,該廳長上任之后,便有意要對淮南省的財政工作進行一番梳理,而日新月異的銀州變成首當其沖被整治的目標。
  縣委書記辦公室內,孫偉銘正在與新任財政廳廳長祁少群打電話。
  祁少群輕嘆道:“偉銘,大家從部隊出來之后,一直各奔東西,遍布大江南北,像咱們這樣還能在一個省份的戰友可不多,有空你一定要來瓊金,咱們要好好喝幾杯。”
  孫偉銘思緒頗多,祁少群是當年同期之中最不顯眼的一人,不過出了部隊,機遇連連,先從某個首長的警衛兵干起,然后又娶了一個首長的女兒,轉業之后進入部委,如今差距變化很大。
  孫偉銘知道盡管兩人是戰友,但彼此之間身份差異,已經不允許他再像以前那樣與祁少群說話,他笑道:“那是自然,有空你也可以來東臺視察一下,我好盡東道主之誼。”
  祁少群擺了擺手,笑道:“偉銘,你變化很大啊,當年我們一個班,就屬你個性最強,有領導魅力,現在有點不夠爽快,跟我對話的時候,扭扭捏捏。咱們可是兄弟,就不用那么多客套。以后有什么需要,你盡管說,我一定會幫你解決。不過,東臺的財政情況,讓我挺意外,我特地調了審計小組的材料報告,你們比銀州的其他縣區要規范很多,幾乎找不到太大的毛病。我這也算是沒幫上你什么忙吧。”
  孫偉銘笑了笑,道:“已經足夠了……”
  祁少群沉默片刻,又道:“告訴你個好消息,如果不出意外,喬首長很有可能會來淮南……”
  “啊?”孫偉銘眼睛一亮,驚喜道,“是真的嗎?”
  祁少群此話說得委婉,細細分析,他只不過是那位首長的陣前先鋒。
  祁少群淡淡一笑,“現在還只是消息,咱們耐心等待吧。等到喬首長來到淮南,肯定要提拔一批有能力、信得過的干部,到時候我在他面前提一提,以你在東臺所作出的成績,往上面走兩步,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喬首長便是當年祁少群跟的那個首長,雖然與孫偉銘沒有直接聯系,但喬首長如果來東臺的話,必然是一方權貴,需要培養人馬,而以自己與祁少群之間的關系,那么孫偉銘無疑便可以借勢而起。
  如果再往上面走,那就是去市里或者省里,孫偉銘隱隱覺得,自己的機遇到了!
  東臺勢頭雖好,但上升空間有限,既然在官梯之上,誰不想往上多走幾步?
  不過,離開東臺,他必須要妥善安排,在核心位置上安插自己心腹人馬。無論是去市里還是去省里,東臺都將是他的兵馬糧倉。
  官場之中,每個人都不簡單,看上去不起眼的人,細細了解之下,說不定會牽扯出一個驚天動地的大人物,比如孫偉銘,在東臺沉寂多年,在副處級和正處級的位置上卡了足有兩屆之久,誰又能想到他竟然還能與部委領導搭上關系?
  省財政廳正廳長是孫偉銘的戰友,此事不知不覺傳播開來,原本孫偉銘看似岌岌可危的地位再次不可動搖,有省委權力部門領導撐腰,自然不可同日而語。
  ……
  匯金商業廣場的開業儀式規模宏大,在宏達集團和齊氏集團兩個強有力的財閥聯手宣傳之下,不僅在淮南省引起關注,甚至在全國也引發熱議。業內認為,這是一次開創性的動作,是香都企業與大陸企業共謀發展的一次典型案例。
  宏達集團負責的商業區域,主要針對高性價比的品牌,涵蓋餐飲、購物、休閑等;齊氏集團負責的商業區域,主要針對高端消費的品牌,主要以珠寶、服飾等。兩個商業區域看似主打的品牌不同,但彼此之間又有聯系與互補。
  市委書記宋文迪出席開幕儀式,并發表講話,認為匯金商業廣場不僅是東臺的近兩年來標志性的項目,同時也是銀州進入發展新時代的重點項目。隨著東臺擁有一個如此重量級的商業廣場,市民的生活水平也得到進一步提升。同時,匯金商業廣場不僅有一期工程,還有二期與三期,不斷豐富的商業配套,將為東臺增添更多的競爭優勢……
  方志誠坐在臺下,靜靜地分析著宋文迪的話,看上去簡單的話語,但內涵卻不同尋常。宋文迪已經將東臺的發展與銀州完全看成一個整體,并將東臺視作自己在銀州布局的重要戰略要地。
  宋文迪原本的發言稿只有五分鐘,不過,他今天即興脫稿演講足有十五分鐘,邏輯清晰,語言流暢,聲音平緩有力,吸引在座所有人。一幅極有畫面感的城市畫卷仿佛在眾人眼前豁然打開,不用多久,東臺將成為一個與國際接軌的縣級城市,緊追云海,牽引著銀州,成為一個獨特迥異的個性城市……
  匯金商業廣場終于成功開業,彩帶飛舞,歡呼聲掌聲連綿不絕。
  方志誠的心情難以言喻,他竟覺得鼻子有些泛酸,回想在東臺的這兩年時間,自己一步步的努力轉變為現實,那種成功的感覺溢于言表。
  齊豫不知何時從主席臺位置來到方志誠的身邊,見方志誠神色不對勁,笑問:“怎么了?想哭?”
  方志誠點點頭,道:“對,我被自己感動了。”
  “噗嗤!”齊豫哭笑不得,很快平復心情,感慨道,“沒錯,你的確很偉大,東臺的老百姓應該感謝你,匯金商業廣場的開業,對于一個縣級城市而言,絕不僅僅是一座商業廣場,而是一個標志,在未來三年內,東臺的整體商業水平將會往上跨一大步。”
  方志誠提醒道:“按照今天開業儀式的效果,對齊氏集團挽回品牌形象也是有莫大好處吧?”
  齊豫輕嘆道:“沒錯,我剛才接到電話,東臺匯金商業廣場成功開業的公告一經發布,集團連日下跌的股價終于不見頹勢,正在逐步攀升,隨著明天新聞在國內各大媒體發布,后續也會對齊氏集團的股價有推進作用。”
  方志誠點點頭,突然想起一件事,笑問:“差點忘記,我們之間似乎還有一個賭約沒有解決。”
  “啊?什么賭約?”齊豫眨了眨眼,仿佛失憶一般。
  方志誠苦笑,暗嘆:“與女人打賭,永遠是必敗無疑。”
  開業儀式過后,大約五六千市民蜂擁涌入匯金商業廣場。不少消費者不懂匯金商業廣場對于東臺的意義,但他們認準一點,開業期間所有店鋪都有極為吸引人的開業活動。低價、返現、抽獎……讓消費者根本沒有辦法控制心中購物的**,他們毫不猶豫地從口袋里掏出錢或者從皮夾里抽出銀行卡,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購物帶來的喜悅。
  與齊豫在匯金商業廣場逛了一圈,見每個商店內都是擠滿了消費者,齊豫感慨道:“沒想到東臺市民的購買力這么強,讓人覺得挺意外的,原本我以為一些奢侈品品牌店,生意應該會冷清,但沒想到還是擠滿了人。”
  方志誠笑著解釋道:“被煽動起來的市民很可怕,只要你商品質量夠好,渠道正規,就不怕沒有市場需求。”
  齊豫眉頭微微一皺,道:“你似乎話中有話。”
  方志誠點點頭道:“齊氏集團招商過來的品牌店,都是國際知名品牌,但我害怕這些品牌店會為了利潤,引入很多水貨,牟取暴利,如果那樣的話,恐怕得不償失。”
  齊豫輕嘆了一聲道:“沒想到你還挺懂行的。”
  方志誠搖了搖頭道:“不是我懂行,而是市民比我更懂行。如果你們能確保品牌店的商品貨源正規,我相信一定可以集聚大量人氣。”
  齊豫笑了笑道:“放心吧,這個我會嚴格要求的。”
  與齊豫在匯金商業廣場的某個美食店簡單吃了午飯,方志誠將齊豫送回酒店,正準備離開時,齊豫突然喊住了方志誠,笑道:“對了,我有點東西要給你,你跟我一起去房間吧。”
  方志誠一頭霧水,跟著齊豫進了酒店,齊豫卻是直接進了臥室,反鎖了門,將方志誠晾在客廳。
  等了差不多十五分鐘,房門被打開,眼前的場景,方志誠不禁瞠目結舌。
  齊豫雙手交叉放在小腹位置,深深地給方志誠鞠了一躬,甜甜嗲嗲地說道:“主人,您好!我是你的仆人小豫,請問有什么吩咐嗎?”1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