步步高升》 最新章節: 第1092章永不愿醒來的夢(大結局)(01-27)      完本感言(01-27)      第1091章少小離家老大回(01-27)     

步步高升378 跳梁小丑不自知

宏達集團招商部的部長名叫岳明河,是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男人,長相清爽、俊朗,但不知為何,方志誠看他總有點不爽,或許是因為岳明河對待吳海燕的態度,太過于熱情。
  岳明河與吳海燕緊鄰而坐,不時地湊到吳海燕的耳邊,低聲說幾句悄悄話,至于桌上其他的人,包括羅輝和方志誠在內,他都沒有放在眼里。
  岳明河在宏達集團的招商部工作十多年,經常跟各地的政府官員打交道,廳級官員看過不少,像羅輝和方志誠這樣的副處級干部,他自然有點看不起,按照他心里盤算,應該由銀州市市長接待自己,這才符合標準。
  羅輝自然也瞧出了岳明河的心中所想,他為了在匯金商業廣場一事上能夠給方志誠足夠的支持,將自己的身份擺得很低,笑道:“岳部長,宏達集團是咱們淮南的商業神話,如今和齊氏集團強強聯手,一定能再度創造奇跡,我敬你一杯,預祝匯金商業廣場能夠如期開業。”
  岳明河淡淡一笑,道:“羅縣長,我跟你相識多年,十分佩服你的為人。匯金商業廣場的確是一個很好的項目,不過此一時彼一時,我們宏達集團的招商能力固然可以,但現在時間很匆忙,要我們在兩個月內不僅要將商鋪招滿,還要裝修成功,難度實在太大。”
  羅輝賠笑道:“岳部長,我知道你手腕通天,一定有其他方法能夠解決問題的。”
  岳明河擺了擺手,笑道:“羅縣長,你可是在為難我啊。”
  羅輝處事經驗豐富,摟著岳明河的肩膀,道:“多喝幾杯,那就不是為難你了。”
  岳明河嘿嘿的笑著,“羅縣長,我酒喝多了,喜歡說醉話。醉鬼的話,即使答應,你也不能當真啊。”
  羅輝繼續奉承道:“岳部長是金口玉言,而且酒量極佳,不會輕易醉,即使醉了,想必也是一言九鼎。”
  岳明河被羅輝拍馬屁拍得很舒服,頓時在云里霧里,指著吳海燕道:“羅縣長,我把你當兄弟,你也得把我當哥們才是。這是我們新地公司的吳總,你以后一定要多幫忙。”
  羅輝微微一怔,連忙又斟滿一杯酒,敬吳海燕道:“吳總,一直是咱們東臺杰出的女企業家,以后如果有什么需要,政府方面一定會竭盡全力,服務好你的企業。”
  吳海燕見岳明河盯著自己看了一眼,眼神中挑逗之意明顯,暗自嘆了一口氣。岳明河之前曾經來東臺考察過,上次見面便對自己各種暗示,甚至還有幾次主動給自己發短信,差點被自己老公發現。
  吳海燕知道岳明河今日為何與羅輝那么說,是希望讓自己看清楚他的能量。吳海燕只需要抱上岳明河的大腿,以后在東臺便有羅輝這個副縣長罩著。
  吳海燕雖然對岳明河很反感,但并沒有表露出來,畢竟他來自總部,上達天聽,新地房地產公司不過是宏達集團旗下的一個子公司,在總部招惹一個權勢人物,顯然不利于新地以后在集團內部的生存,所以吳海燕才會忍氣吞聲。
  在岳明河的眼中,東臺現在急需宏達集團招商部的招商能力,同時也急需自己的支持,所以他才表現得如此高調。甚至,齊氏集團這般在洲際規模的大型企業,在他眼中,也不過如此,至于方志誠一個年輕的副縣長,岳明河更是沒有在意,在他看來,方志誠不過是今天飯局的陪襯而已。
  岳明河主動起身,給方志誠敬酒,笑道:“方縣長,我還是第一次見到你這么年輕的副縣長,以后前途一定不可限量,以后飛黃騰達,還需要照顧一下老哥。”
  岳明河這話若是換作另外一人,倒也沒什么,但對方志誠這么說,有點托大了。畢竟方志誠可不是一般的副縣長,他即將進入常委,比起羅輝要更有分量。
  方志誠倒也不會跟岳明河過多計較,畢竟人的性格千變萬化,岳明河性格外向,倒也不會讓人覺得太過反感,他淡淡一笑道:“好說,好說。”
  方志誠坐下之后,齊豫不悅地低聲說道:“這個姓岳的,架子也太大了一點,搞得自己是什么大人物似的。”
  齊豫是齊氏集團的第三代接班人,什么人物沒見過,對岳明河這種態度頗為不滿,方志誠笑笑,低聲安撫道:“淡定一點。”
  齊豫輕哼一聲,悶悶不樂。
  吳海燕看在眼里,心中為岳明河捏了一把冷汗,別人不知道方志誠與趙清雅的關系,她吳海燕可是知道的,當初新地房地產陷入困境,還是由方志誠與趙清雅聯系,出資收購才解決新地房地產的燃眉之急。
  “岳部長,東臺匯金商業廣場一事,還需要你多費心……”吳海燕主動與岳明河敬酒,“我是東臺本地人,也是宏達集團的人,如果宏達集團能夠進入匯金商業廣場,這對我而言,是一件幸事。”
  岳明河深深地看了吳海燕一眼,低聲道:“吳總,咱倆是自家人,沒必要這么客氣。”
  坐在岳明河旁邊一人,是岳明河的助理,瞧出岳明河對吳海燕有意思,起哄道:“吳總,今天既然這么高興,我們不妨更加熱鬧點如何,你跟岳總交個杯……”
  羅輝見方志誠臉色不佳,也露出尷尬的笑容,岳明河今天在飯局上的表現,說句好聽的是不把自己當成外人,說句難聽的是太肆無忌憚了。
  羅輝湊到方志誠耳邊,輕聲解釋道:“這岳明河在淮南社交圈是排得上號的人物,宏達集團的招商部之所以實力強大,便是因為岳明河有很強的公關能力。我們只需借用岳明河的實力,便能在最短的時間達到目的。”
  齊豫抽了抽嘴角,不悅地說道:“方志誠,我反悔了。匯金商業廣場另一半場地租賃,我不愿意交給他們來負責。”
  “這……”羅輝臉上露出難色,這時岳明河已經與吳海燕完成交杯,吳海燕一臉敷衍,顯然也是沒有太多辦法。
  “既然如此,那就作罷吧。”方志誠并沒有露出太多的情緒波動,淡淡地說道,“羅大哥,我和齊豫就先走了。你跟岳部長打聲招呼吧。”
  羅輝知道方志誠心生不滿,只能苦笑道:“今天事情顯然無法談成了,你們先走吧。”
  見方志誠與齊豫離開,岳明河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他今天故意冷落方志誠和齊豫,這其實是有意為之,在岳明河看來,自己來東臺是看在羅輝的面上,方志誠不過是一個年輕的副縣長,自己哪能放在眼里;另外,那齊豫是齊氏集團的負責人,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是宏達集團在淮南的競爭對手,他又如何能給什么好臉色。
  “老羅,我來東臺是跟你談生意,你帶個齊氏集團的人過來做什么?而且那個年輕的副縣長,我一看他什么就不懂。匯金商業廣場一事,我只認你一個人。”岳明河湊到羅輝的身邊,低聲說道。
  羅輝輕嘆道:“岳部長,你怕是判斷錯誤了。今天我帶過來的那個方縣長,比我說話分量重,另外,剛才齊氏集團的負責人也說過,匯金商業廣場怕是不能與你們合作了。”
  岳明河擺了擺手,自負地笑了笑道:“老羅,無需嘴硬啊。匯金商業廣場現在進度如此緊急,除了我們宏達集團之外,還有誰能有這個實力,在這么短的時間內招到足夠的商鋪?”
  羅輝搖了搖頭,露出苦笑,不再言語,岳明河確實有自負地資本,方志誠其實只要稍微忍耐一下便可以,如今不成熟的一走了之,這讓他很難辦。
  “不好意思,我剛才沖動了一點。”走出飯店之后,齊豫幽然嘆道。
  方志誠笑道:“你剛才的確沖動了。匯金商業廣場可不能說不租賃就不租賃。”
  齊豫盯著方志誠瘦削干凈的臉,疑惑地問道:“莫非你還有下家?”
  方志誠搖了搖頭,淡淡笑道:“宏達集團是淮南省最大的商業地產公司,他們的招商能力在全國也排得上號,如果不是他們進入匯金商業廣場,我們想要在計劃時間內讓一期項目開業,幾乎不可能。”
  齊豫輕哼一聲道:“那宏達集團招商部的部長,怕也是因為這個原因,吃準了你們東臺政府,才會在飯局上那么肆無忌憚。莫非你還準備回去求那個惡心的家伙?”
  方志誠發現齊豫有時候雷厲風行,但很多時候又很幼稚,笑道:“那個姓邱的,不過是一個招商部長,即使求了他,宏達集團未必能愿意進入匯金商業廣場招商。我要求的這個人,比那個姓邱的可靠,她若是答應了,你所提的那個賭約,那就必敗無疑了。”
  齊豫揮了揮手,說道:“只要你不去求那個姓邱的,那么我會收回剛才的話,匯金商業廣場依舊可以租賃出一半……”
  方志誠笑了笑,當著齊豫的面,撥通了趙清雅的電話。以方志誠與趙清雅的關系,宏達集團豈能不管匯金商業廣場的事情,之所以讓羅輝出面與宏達集團合作,只是以免被有心人關注,將自己與宏達集團牽扯上關系。
  官場中人若是與某個企業發生聯系,這并非一件好事,經濟問題是官場大忌。
  在方志誠的眼中,其實邱明河不過是一個跳梁小丑,卻不知自己的身份。R1058